肖雅笑著摸了摸她的臉,「你想說什麼?我現在地位穩得很,受點委屈算什麼。其實,他也是病了后才變這樣的,慢慢會好的。」

倆人出了餐廳,肖雅說:「等下叫邵陽送你回去,你別自己一個人,知道了嗎?」

「嗯,叫二哥送我,你放心吧。」莫雨晴笑說。

肖雅抱了她一下,轉身上了車。莫雨晴直到看著車子不見,才轉身要回餐廳。可手剛觸到門把手,卻定在了那裡,她思索片刻,轉身走到路邊,找了輛計程車上去,離開了。

計程車到了明苑小區的門口,莫雨晴付了車費下了車。站在小區門口往裡看,黑漆漆的,沒什麼人,只有門口的保安室里亮著燈。

她走過去,敲了敲窗戶,裡面的保安拉開了窗戶。

「陳大叔,今天是你的班啊。」莫雨晴笑盈盈的說:「幫我開下門好不好?我忘帶門禁卡啦。」

陳大叔見莫雨晴,笑著說:「哦,是405棟的小美女啊。怎麼這麼多日子都沒看到你和你老公了呢?出去旅遊啦?」

「嗯!」莫雨晴說:「去國外玩了幾天,這剛回來。」

門嘎達一聲響了,莫雨晴推門而進,「謝謝陳大叔。」

莫雨晴朝里走去,順著幽長小徑,到了樓下,上了樓。從電梯出來,站在門口,低頭看著密碼鎖,她按了密碼,只聽門一聲響,打開了。

她心裡高興,快速的進去了。站在門口,看著一切都沒有變動的客廳,她心裡泛起一絲感動。換了鞋,慢慢的朝里走,她先回了自己的房間,裡面的陳設依舊沒變,她打開衣櫃門看了看,裡面空空如也,自己原來的衣服都沒有了。她再環顧一圈看,曾經擺在面上的東西,也都不見了。

她冷笑一聲:「做的還真是夠徹底的呢。」

從房間出來,她又朝顧邵霆的房間走去。浴室的門這時也打開了,顧邵霆從裡面出來,腰間圍著一條浴巾,赤裸著上身。

倆人,就這麼的看到了彼此。

「啊!」莫雨晴被嚇了一跳,驚叫一聲。

而顧邵霆看到是莫雨晴,愣在了那裡,腦海里不自禁的如回放電影一般,出現了畫面。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走錯房間了。」

「腦子不夠用嗎?連自己的房間都會走錯?」

「我初來乍到,對這裡不熟悉,走錯了不也是很正常的?幹什麼要說我腦子不好使?」

「相由心生,看你那長相,也能看出來是個頭腦不靈光的了!」

畫面在腦中不斷交替,裡面和他吵嘴的人,面容模糊,看不清楚。

「邵霆……」莫雨晴激動的上前一步,動情的叫了他一聲。

顧邵霆被這一叫,回過神來,有點茫然的看著她,脫口問道:「你腦子不靈光走錯了房間?」 莫雨晴一愣,「邵霆,你是不是想起來了?」

顧邵霆單手揉著太陽穴,一臉痛苦的表情,「不是。你不要和我說話,我頭疼!」

莫雨晴卻還是走上來,握著他的胳膊緊張又關心的問:「怎麼辦?有頭疼葯嗎?我給你去拿。」

顧邵霆卻是胳膊一甩,「不用!」看著她又厲聲問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莫雨晴退後兩步,聽他問自己,抿了抿嘴說:「我之前一直住在這裡,知道門鎖密碼不奇怪吧?」

「你?」顧邵霆疑惑,「你住在這裡?和誰?我嗎?」

莫雨晴心痛,哽咽一聲,微微轉過頭去,說:「我說的話,你會信嗎?」

顧邵霆的頭疼勁兒過去了,他緩了緩神,走到莫雨晴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你是誰,我已經知道了。你不要再來糾纏我,我馬上就要結婚了,也請你自重一些。」

莫雨晴困惑又訝異的看著他,不解的問:「我做什麼了就不自重了?簡依然和你說了我什麼是不是?邵霆,我現在並不是糾纏你,我是在找回你,你明白嗎?」

「我不需要明白。」顧邵霆說完,伸手便去推她往外走說:「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馬上從我家出去!」

莫雨晴氣結,生氣的說:「顧邵霆,你不要被簡依然給騙了。你聽我說,她不是你的女朋友,我才是!你聽懂了沒有,我才是你的女朋友!」

顧邵霆一路沉著臉給她推到客廳,皺著眉頭的說:「誰是我女朋友我心裡有數,反正不是你!快點走!」

莫雨晴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抱著胳膊對顧邵霆說:「你如果不聽我說的,我是不會走的!」

「耍無賴是嗎?」顧邵霆冷笑,「如果說之前我對你的話有那麼一絲絲的相信,那麼現在這一絲絲都沒有了。像是你這種女無賴,我怎麼會喜歡上你呢?」

「顧邵霆!」莫雨晴聽他說完,氣的一下站了起來,仰著頭看著他大聲的說:「你忘了,那就讓我提醒你!聽好了,是你先喜歡我的,是你先來招惹我的,是你先對我表白的,一切都是你開頭的!」她氣急敗壞,伸出拳頭來捶打在他身上,帶著哭腔,委屈又無助的說著:「我怎麼就無賴了?我不走就是想把事情跟你說清楚,告訴你事情的真相,這樣我就成無賴了?顧邵霆,你還是不是人?你把我們之間的所有都忘了,你之前口口聲聲對我說的愛我全都忘了……」

顧邵霆面對她的眼淚無動於衷,握住她的手腕,繼續把她往外推,警告她說:「不要再在這胡鬧了,快點走!」

「我沒胡鬧!」莫雨晴哭著說:「明明你才是我的男朋友,明明是我們倆住在這裡,為什麼你就不相信我呢?」

顧邵霆站住,反問她道:「那好,你說你是我女朋友,那為什麼我從海城回來,卻沒有看到你,也沒有人和我說起你呢?為什麼我身邊的朋友們都沒有質疑過簡依然?如果她不是我女朋友,他們為什麼都不告訴我?」

「那是因為有人不讓他們說!」莫雨晴說。

「呵呵。」顧邵霆冷笑,「你覺得你說的,我會相信你嗎?」

「為什麼不相信?」莫雨晴一臉困惑:「我說的都是真的!」

顧邵霆沒有耐心再聽他說下去了,語氣不悅的說:「莫小姐,你已經影響到我休息了,現在請你馬上離開,我不想再聽你說些什麼莫名其妙的話了。」

莫雨晴一步又一步的被他推著,心裡不甘。忽地一下轉身,胳膊摟過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吻上了他的唇。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電光火石間,顧邵霆的心猛烈的跳動,下面也起了反應,心裡猛地升起一股強烈的衝動與慾望,想要加深這個吻,想要要了眼前這個女人。

他被這個念頭給震住了——對簡依然,他從來沒有過這麼大的慾望。

莫雨晴見顧邵霆並沒有推開她,心裡大喜,繼續的吻下去,身子向前,緊緊的貼上了他的身子。

「你們……」突然出現的聲音,打破了倆人的繾綣。

顧邵霆回過神來,一把推開了莫雨晴,茫然的看向進門來的簡依然。莫雨晴也回頭看過去,眼神淡漠,沒有說話。

「對不起,是我壞了你們的好事。」簡依然強顏歡笑,「你們繼續。」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顧邵霆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了她,「依然,你別走,不是你看到的這樣……」

「那是哪樣?我不走,難道還要留下來做電燈泡嗎?」簡依然眼裡淚光閃閃,說:「邵霆,你鬆開我,讓我走。」

「你別走!這是我們的家,要走也是她走!」顧邵霆冷眼看向莫雨晴,喝道:「還在這站著幹什麼?快點離開我家!」

莫雨晴恨的咬牙切齒,又看向簡依然,無奈又心痛的點了點頭,「好,我走,我走。不過,有幾句話我還是要說的,你們想要順利結婚,除非我死了,不然做夢都別想結婚!」

說完,她又留戀的看著顧邵霆,眼裡多了幾分柔情,軟了語氣說:「邵霆,每天要多想我一點,或許你會慢慢的想起我來。」

簡依然轉身朝房間走去。顧邵霆狠瞪了她一眼,追了過去。莫雨晴心痛無比,卻也無可奈何,只有默默的出了家門。

簡依然回了房間,生悶氣的躺到床上,被子蓋在了頭頂上。顧邵霆進來,換了睡衣,之後也鑽進了被窩裡。

「你出去!」簡依然不高興的說著,伸手就要往外推他。

「大晚上的睡覺,你叫我去哪?」顧邵霆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裡,理直氣壯的問。

「你愛去哪去哪!」簡依然使勁兒把手抽出來,轉過身去,難過的說:「剛才不和莫雨晴吻的火熱的嗎?那就去找她啊!對我提不起興趣來,對她倒是興趣十足,你別委屈了你自己!」

顧邵霆聽了這話,也有了片刻的沉思,是呀,自己怎麼會對她有這麼大的反應呢?

「依然,剛才的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但這絕對是個誤會,請你相信我。」顧邵霆在她身後,摟住了她,對她解釋這算不上的解釋。 簡依然身子朝前挪了挪,譏嘲的問:「什麼誤會?你倒是說說看。」

顧邵霆沒說話,腦中在回想著剛才的那個吻以及身體的反應。又看著懷裡的簡依然,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心裡不禁也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你怎麼不說話?」簡依然扭頭看他,不高興的問:「你是不是在想莫雨晴?」

顧邵霆突然很疲憊,平躺下來,不說話。

簡依然見他這樣,心裡又氣又委屈,還不敢冒然發火,背對著他生悶氣。

「依然,」顧邵霆突然開口問她:「我們在一起幾年了?」

簡依然悶悶的說:「好幾年了。」

「好幾年是幾年了?」顧邵霆追問。

「七八年了吧。」簡依然含糊不清的說:「時間太長,我也都不記得了。」

顧邵霆淡淡的哦了一聲,「我們有沒有坐過摩天輪?」

「嗯?」簡依然疑惑一下,隨即說道:「還沒有,我恐高,害怕坐那個東西。」

顧邵霆轉頭看了她一眼,對她說:「你轉過來,我們聊聊天。」

簡依然也不敢作的太過分,依言轉了過來,顧邵霆隨之也面對著她。

「你想聊什麼?」簡依然眉眼低垂的說:「我可沒原諒你,我還生氣呢。」

顧邵霆伸出手來輕輕地摸著她的臉,看了她片刻,輕笑出來,逗她說:「不要生氣了,我和她真的沒什麼。你怎麼不相信我呢?」

簡依然心裡一軟,眼眶濕了,抿了抿嘴唇,小聲的說:「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她。現在你失憶,我是害怕你聽信她的讒言,繼而相信了她說的話。」

「嗯,她說她是我的女朋友。」顧邵霆說:「我和她之前在一起過嗎?」

簡依然皺眉,說:「我就知道她會這麼和你說。之前我們有一次吵架,吵的很兇,冷戰了幾個禮拜,臨近分手。就是那幾天,她纏上你,你也是故意要氣我,才說要和她交往試試。後來我們和好,你也和她說清楚了,可她卻對你賊心不死,說什麼她不同意分手就不是分手這種話。哎,現在趁著你失憶,又來騙你,我真的很生氣。」

顧邵霆聽后,把簡依然抱進懷裡,輕拍她的後背,問:「我和她還有什麼?上過……床嗎?」

簡依然從他懷裡抬頭看他,反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問?」

顧邵霆說:「我只是想知道和她有沒有發生關係,傷害到你沒有。」

簡依然心落下一點,說:「其實,那次事後我也問過你,你說沒有。我選擇相信你。」

顧邵霆點點頭,下巴抵著她的發頂,說:「沒有就好。」

簡依然心裡發虛,也沒敢在怎麼多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去洗澡吧。」抱了一會兒,顧邵霆鬆開她,說:「早點休息,明早還得去拍婚紗照呢。」

「呀!我買的餛飩還在廳里地上呢。」簡依然想起來,起身下床了。

顧邵霆也起來,拿著煙去了陽台,拿著電話撥了過去。

莫雨晴出來,低聲哭著出了明苑,攔了計程車回了紀景言家。

家裡人正都急的團團轉呢,見莫雨晴回來,都鬆了一口氣。

就連顧邵陽都過來了,不高興的問:「你去哪了?」

莫雨晴獃獃的坐在沙發上,噘著嘴巴不說話。

「得,不用問,肯定是去找邵霆去了,受打擊回來了。」 豪門婚寵:惡魔老公請住手 紀景言說。

寧嘉打了他一下,拿了水杯塞進她手裡,問:「去找顧邵霆了?說什麼了?」

顧邵陽見她蔫蔫的,心裡也不是個滋味,坐在她身邊,問:「我哥不相信你說的是不是?」

莫雨晴哇地一聲大哭出來,說道:「他真的一點都不記得我了!他和簡依然好,還說我不自重,說我是女無賴,說我不要再糾纏他!啊,他怎麼能這樣呢?怎麼能忘了我呢?」

寧嘉抽出紙巾來給她擦眼淚,哄著說:「他失憶了,不記得你也是正常的。心裡難受就大哭出來吧,哭出來就好受了。」

紀景言說:「你看,我們就說你先不要說,不要說,他肯定不會信的。你就是不聽啊,這下撞了南牆,知道疼了吧?」

「你少說兩句。」寧嘉瞪了他一眼。

莫雨晴看著紀景言,邊哭邊說:「都怪你們,為什麼不告訴他我的存在?還有你!」說著,轉過身來用手指猛戳了一下顧邵陽的胳膊,憤恨的說:「你們顧東顧西的,就沒顧過我。剛才他質問我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去回答!」

顧邵陽摟過莫雨晴,哄著說:「不哭不哭了,妝都哭花了。是我們的錯,我們膽小,我們瞻前顧後,沒想到你的感受,我們做的不對。二哥對不起你,不哭了啊。」

莫雨晴在顧邵陽的懷裡哭的肝腸寸斷,「二哥,你都不知道,剛才他是用什麼眼光看我的,那種淡漠疏離的眼神,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掉。他叫她依然,他去哄她,他為了她攆我走,我心都要碎了!碎了!」

「這你也不能去怪他,現在他以為簡依然是他的女朋友,自然要對簡依然好了,你別因為這個氣他了。」紀景言開口為自己的哥們兒開罪。

「你快閉嘴吧!」寧嘉氣的擰了他胳膊一下,對他說:「你要再說廢話,就上樓去。」

紀景言疼的直揉胳膊,連連說「不說了,不說了。」還不忘提醒寧嘉:「動作幅度不要大,小心寶寶。」

莫雨晴看著他們倆人,哭的更兇猛了,沒好氣的說:「你們倆要是秀恩愛,就上樓去秀去,不要在我面前刺激我!」

顧邵陽無奈的笑著說:「雨晴,他們倆這怎麼是秀恩愛呢?分明是寧嘉在替你出氣啊。」

「可我看著就是秀恩愛!」莫雨晴抽出紙巾胡亂的擦了擦眼淚和鼻涕,對顧邵陽說:「二哥,時間也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吧,我沒事了。」

顧邵陽說:「真沒事?早點睡,別再哭了。」

「知道了。」莫雨晴說。

顧邵陽又開導她說:「明天我哥就只是拍婚紗照,你不用在意的。」

「那後天小長假就過完了,他要和簡依然登記去了,我用不用在意呢?」莫雨晴冷著臉問。

顧邵陽颳了她一下小鼻子,說:「二哥會幫你的。」 莫雨晴聽他這麼說,疑惑的問:「你要怎麼幫我嘛?」

顧邵陽笑了笑,「別問了,好好睡個覺,我走了。」

送走了顧邵陽,莫雨晴回來,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紀景言,她問:「顧邵霆和簡依然在誰家拍的婚紗照?」

紀景言說:「我不知道啊。他倆結婚的事,也都沒和我說過。」

莫雨晴一屁股坐在紀景言身邊,委屈的又要開哭,說道:「枉我一直還叫你景言哥哥呢,你看看你,關鍵時刻都不幫我。你說,你是不是覺得簡依然比我好?比我更適合顧邵霆,所以你更傾向他們倆好?」

「我沒有啊。」紀景言無奈的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寧嘉在旁邊用手指頭戳著他胳膊,「你少騙人!那天我都聽到你打電話問顧邵霆了,快說!」

紀景言夾在兩個女人中間,哭笑不得的說:「你們讓我說什麼啊?我是什麼都不知道!行了行了,我先溜了吧,不然等下命都得沒。」說著快速起身,逃也似的上了樓。

莫雨晴坐在沙發上,低著頭,懨懨的不說話。寧嘉坐過去,拉過她的手安慰她說:「別喪氣了,咱在想別的辦法。剛才顧二少不說會幫你的嗎?」

莫雨晴嘆了一口氣說:「也不知道二哥要怎麼做。可能就是安慰我的一句話呢?」

「行了,你今天這都累一天了,快點先去睡覺去吧。」 總裁強情寵愛 寧嘉說。

莫雨晴搖搖頭,「我不累,睡不著。」她看寧嘉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說:「你先睡去吧,別陪著我了,肚子里寶寶需要休息。」

寧嘉也確實是困了,沒再堅持,站起來對她說:「那我先上樓了,你也早點睡。房間我已經叫傭人收拾好了,在我隔壁。」

「好,知道了。」莫雨晴淡淡的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