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蒼夙的怒喝,老者哼哼一聲,不爽道:「小妮子說話真不討人喜歡,老夫哪裡是糟老頭子了?」

說著,老者保持著蹲著的姿勢,一手抓著蕪夷藥草低頭看著蒼夙,有些好奇,「不過,小妮子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突然冒出來的明明是你!」見老者一臉好奇,居高臨下的瞅著自己,蒼夙一個咬牙,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老頭,那是我先找到的藥草,你憑什麼拿走?」

「哎呀呀,你這小妮子怎麼不講理呢,這藥草明明是老夫先挖下來的嘛。」說著,老者轉動了一下藥草,有些挑釁的望著蒼夙。

翡翠色的雙眸中充斥著怒火,蒼夙看著沒理強佔理的老者,恨不得衝上去把藥草強搶過來。

可是,蒼夙也是清楚的明白,老者的實力要比她強悍得多。

雖然蕪夷藥草她也需要,可是倒不需要到來得罪這麼一個實力強悍還不講理的老頭。

就在蒼夙不爽皺眉的時候,那老者卻是一把將蕪夷藥草丟給了蒼夙。

見老者就這麼毫不憐惜的將蕪夷藥草丟了下來,蒼夙連忙的將其接住,然後狐疑的抬眼看著老者。

對上蒼夙的目光,老者哼哼了一聲,「老夫才不屑於搶你這點小妮子的東西呢,這藥草既然是你先看到的,那便讓給你吧,雖然老夫需要這藥草,可也不至於那麼沒風度的和你搶。」

聽言,蒼夙收下藥草, 有種放學別跑

說著,老夫氣哼哼的瞅著蒼夙,「小妮子,下次再見到老夫可不許再喊老夫糟老頭子了聽見沒有!」

撇了撇嘴,蒼夙因為老者比自己強上許多,再加上收下了藥草,當下心不甘情不願的只能點了點頭,「咱們沒機會再見了,永別再見,走好不送。」

見蒼夙一臉不情願的跳下了樹,老者納悶的撓了撓頭,嘴裡還自言自語,「這小妮子,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老夫說話老夫還不願意……」

說著,老夫又盯了眼蒼夙,伸手撓了撓腦袋。

「嘿嘿,不過,這麼有趣的小傢伙倒是許久沒有遇見過了,這樣渾厚的精神之力,可是不多見嘍……」說著,老者再次深深瞅了眼蒼夙,旋即化作了一道清風,轉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此時,蒼夙已經跳下了樹,抬頭看了眼老者方才所在的方向。

「這老頭,做的事情倒還算是講道理。」說著,蒼夙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望了眼此刻已經又和自己拉開了一段距離的埃爾德,抬腳朝著森林的外圍衝去。

身形宛若一陣清風,蒼夙將精神之力擴散開來,躲過那些高級的魔獸,徑直的朝著森林深處和邊緣的交界瀑布行去…… 很快,一個月的期限便到了,而眾人卻是遲遲沒有離開森林。

站在眾人的面前,賀蘭德導師的面色微微有些發青。

見眾人雖然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勢,可是,卻都是沒有重傷的狀態,本來,賀蘭德應該很是滿意眾人的表現,可是,現在的他卻是無心去管這些。

因為,學員之中少了一人,而那人,正是薔薇蒼夙。

「怎麼回事,卡琳,薔薇蒼夙怎麼會不見了的?」清楚的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賀蘭德看著卡琳問道。

打假大帝 ,卡琳不情願的走出隊伍,沖著賀蘭德道:「導師,當時薔薇蒼夙硬要離隊,我攔不住她啊,這一點,大家都可以給我作證的。」

卡琳話語剛落下,高級二班的其他學員也是贊同的點頭,每一個人都為卡琳作證。

當是蒼夙離隊是他們親眼看見的,如今蒼夙不見了,實在是和他們沒有關係。

見所有人都為卡琳作證,賀蘭德的眉頭越發鎖緊,「那薔薇蒼夙到底是去哪裡了?」


聽著賀蘭德疑問,眾人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出聲。

想蒼夙離開了隊伍后就不知道去了哪裡,他們根本就沒有遇見過她。

「導師,薔薇蒼夙會不會去了森林深處去了……」這時,一個學員舉起手來,弱弱的對著賀蘭德道。

聽言,眾人的臉色皆是一變。

森林深處的恐怖,他們自然都是明白,斗皇強者都有可能喪命,更何況是六星斗靈的薔薇蒼夙。

望著賀蘭德一臉的焦急,一旁圍觀的銀風劍卻是低頭勾起了唇角。

薔薇蒼夙之前被他引到了森林深處,想現在早就應該死透了,又怎麼還會回來呢?

想著,銀風劍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薔薇蒼夙,惹了我銀風家族,你死有餘辜!

不知道銀風劍所想,賀蘭德面色陰沉,皺眉道:「算了,既然不知道薔薇蒼夙的所在,那便先回去吧,很快我會聯繫學院,在森林中搜查看看……」

「抱歉,賀蘭德導師,我來晚了。」

就在這時,一道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讓銀風劍的眼睛猛地瞪圓。

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銀風劍渾身上下打了個寒顫,看著那毫髮無損的蒼夙緩步的從森林裡緩步朝著他們走來。

「怎……怎麼可能……」木訥的蠕動著雙唇,銀風劍滿頭冷汗,驚恐的望著那方微笑的蒼夙。

森林深處的可怕,他不是不知道,可是這個薔薇蒼夙為什麼還能活著出來?!

眼角一掃震驚的銀風劍,蒼夙翡翠色的雙眸中閃過一道譏笑。

而此時,賀蘭德則是迎了上來,上下的打量了蒼夙一遍,確認無事後問道:「薔薇蒼夙,你是去了哪裡了?」

「隨便逛了逛。」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蒼夙一語帶過了賀蘭德的問題,指間一彈納戒將那任務中要求的五樣東西如數的放到了賀蘭德的手中。

對上賀蘭德愕然的視線,蒼夙一雙眸子亮晶晶的說道:「賀蘭德導師,這是任務中要求的東西,你清點一下吧。」 一語既出,驚煞眾人。

特別是在賀蘭德仔細的確認過了蒼夙給出的五樣東西並沒有任何問題后,也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薔薇蒼夙,你做的很好,你是唯一一個湊齊了五樣東西的學員,恭喜你拿到了滿分。」將東西再次全部還給了蒼夙,賀蘭德幽幽的聲音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那個薔薇蒼夙,那個廢物的薔薇蒼夙居然得到了滿分!而且還是唯一的滿分!

聽到這裡,銀風劍臉上的愕然全部化作了惡毒。

該死的薔薇蒼夙,這次算你命大,下次,我一定不會再放過你。

而就在銀風劍這麼惡狠狠的想著的時候,蒼夙卻是忽的將目光投了過來。

與蒼夙那平淡不驚的翡翠眸子對上,銀風劍看著蒼夙眼中陰沉的笑意,心頭猛地一驚。

見銀風劍的眼神中已經出現了一絲躲閃,蒼夙緩緩的收回了視線。

銀風劍,既然你沒能害死我,那就讓我好好的回報你一下好了……

想著,蒼夙跟著賀蘭德一起回到了學院。

徑直的回了宿舍,蒼夙一進門便倒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將已經累趴了三隻小獸放在床上先睡,蒼夙起身坐在大床上,感受著一抹熟悉的氣息。

「既然都跟來了就別躲躲藏藏的了。」淡淡的開口,蒼夙的語氣中帶著一抹無奈。

蒼夙話語落下,一抹身影便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蒼白的頭髮隨意的披散在肩頭,血紅色的雙眸微微的垂下。

一張臉蛋精緻的不像話,埃爾德一雙漸漸的獠牙泛著寒光,直挺挺的站在蒼夙的面前。

看著埃爾德,蒼夙咂咂嘴,納悶道:「我說,你是怎麼做到從森林裡出來的?」

要知道,歷練森林是巴奈蒂特學院的獨有的地方,一般人是不能夠隨意進行出入的,可是蒼夙沒想到,這埃爾德居然跟著她出了森林,一直來到了宿舍。

淡淡的瞥了一眼蒼夙,埃爾德輕啟紅唇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就好了。」

說著,埃爾德身形一閃,再次的躲在了蒼夙不遠處,卻又十分不起眼的地方。

對此,蒼夙也是無可奈何,只能默許。

再說了,埃爾德在森林她那麼虛弱的時候都沒有對她下毒手,如今更是沒有這個必要。

既然他想跟著,那便讓他跟著吧, 睡住不放

想著蒼夙躺倒床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銀風劍,我向來有仇必報,今晚你就等好吧。」說著,蒼夙收回了思緒,逐漸的陷入了夢鄉之中。

很快夕陽西下,黑夜悄然降臨。

黑暗籠罩了整個學院,烏雲遮住了空中明亮的月亮,只露下少許的星星在夜幕中閃閃發光。

巴奈蒂特學院此刻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每個人都陷入了夢鄉之中。

只見學院的訓練場中,一道身影迎風而立,拳頭狂舞,空氣隨之而震動。

一陣夜風吹過,吹散空中的烏雲,月光灑下,照出了那人的面容。

枯黃的頭髮銀風狂舞,漆黑的瞳孔閃動著陰冷的光芒。

眼前的人,正是銀風家族的銀風劍。

====================

小舞在這裡再次聲明一下,本文的升級系統只是有一部分借用了《斗破蒼穹》里升級系統的名稱,其他都是小舞的原創,並沒有任何模仿《斗破蒼穹》情節的地方。

還請有些親們尊重小舞的勞動成果,如果有些親不喜歡小舞的文,那可以不看,不用一邊罵一邊看還說些有的沒的。

小舞會為了支持小舞的親們加油,這是今天的加更,謝謝親們的支持。 拳風嚯嚯,似要撕裂了空氣,銀風劍一臉的陰沉,想起今日薔薇蒼夙居然可以從森林深處出來而沒有死,心中就有些的忐忑。

以薔薇蒼夙的等級能從森林深處出來必定沒有那麼簡單,而且今天他感應到了蒼夙的實力明顯提升了變得比以往更加的強了。

雖然銀風劍並不知道蒼夙的等級又提升至什麼地步,但若在這樣下去恐怕在排名賽開始的時候蒼夙真的有可能打贏他!

不行!他絕對不可以輸給薔薇蒼夙,他要抓緊修鍊儘快升級才行!

銀風劍越想臉上越發的猙獰兇殘,豁然拳頭上繚繞著一道強悍的鬥氣匹能,隨即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轟隆,一聲巨響,地面隨即微微的顫抖,塵土瀰漫。

當塵埃消散,一道深坑烙印在了地面上,可見剛剛的威能是多麼的強悍。

當銀風劍再次揮拳的時候,一道不咸不淡的似乎是男子的聲音打斷了銀風劍的修鍊。

「你這小子就是那個銀風劍?」

聽著這突然出現的聲影,銀風劍的第一感覺便是就是薔薇蒼夙找上門來了!

想著,銀風劍一臉兇狠的猛地轉過身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但此時站在銀風劍眼前的並不是薔薇蒼夙。

天空中暗淡的星光清晰的將眼前出現的人的輪廓照映出來。

只見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顯得十分弱小的男子,帶著冷笑看著銀風劍。

男子平淡無奇的臉上顯眼的烙上了一道從額頭上方經過右眼至臉頰的猙獰傷疤。

看著眼前的瘦小男子,銀風劍先是一怔,隨後警惕道:「你是什麼人?」

「你管得著大爺我是誰么混小子。」冷笑了一聲,瘦小『男子』通透的墨綠色的雙眸中閃過了一道冷意。

「嘻嘻嘻,丑媽媽你裝的好像哦!」就在瘦小『男子』的話語落下之時,一個壓抑著笑意的聲音忽然輕輕的響了起來。

聽言,瘦小『男子』抬手一捏胸口處,聽著懷裡那不安分的小傢伙一聲哀嚎,才滿意的勾唇笑了笑。

抬手輕輕的拂過臉上的刀疤,『男子』一雙翡翠色的雙眸飽含著淡淡的殺氣,一如既往的充滿著靈動之氣。

眼前的瘦小『男子』,正是靠著自己易容本事裝扮齊全的蒼夙。

眉頭微微一皺,銀風劍的眼中帶著一抹疑惑。

如果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薔薇蒼夙,那這個人到底是誰?

不等銀風劍問喬裝打扮的蒼夙是誰,蒼夙手中已經凝聚了一

道藍色雄渾的水球,二話不說的狠狠朝著銀風劍砸了過去。

淡藍色的水球看似無害,卻是散發出駭然的氣息,在夜空中水球清晰的將夜空的繁星印在了裡面。

水球伴隨著水霧,帶著令人咂舌的力量,急速而至狠狠的朝著銀風劍的門面砸去。

見眼前這個素不相識的傢伙來勢洶洶的莫名攻擊,銀風劍眼底頓時湧出一抹殺氣。


銀風劍今天本來心中就十分的不痛快,如今又來一個挑釁他的人,那麼正好,就讓他來拿眼前的這個人練手好了! 隨後,就在水球即將砸來之際,地面猛地竄起了一道土牆擋在了銀風劍的面前,瞬間擋下了蒼夙的一擊。

只見水球狠狠的撞擊在土牆上面,霎時,兩方水球和土牆一起化為了粉末。

空氣中飄散著融合了塵土的水汽,隨後消失在天地間。

冷眼睨了一眼蒼夙,銀風劍冷哼了一聲道,「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話落,銀風劍揮手一劃,頓時,土系魔法元素凝結成了無數的土刺鋪天蓋地的朝著蒼夙爆射過去。

臉上並未出現慌張,蒼夙嘴角凝著淡淡的笑。

她現在雖然只是八星斗靈,但她在森林深處歷練的時候卻是達到了直接衝破斗王的條件。

而如今的實力,也是因為蒼夙為了以後的修鍊,將鬥氣強行壓縮而導致的結果。

加上銀風劍自以為是召喚師,對於鬥氣的修鍊並未下太多的功夫,以至於體內的鬥氣過於浮躁。

所以,蒼夙可以自信的說,單憑實力的衝撞,現在的她定不輸給銀風劍!

想著,蒼夙眼中閃過精光,兩手反轉,手掌朝著兩邊揮划拉開,頓時,一道藍色水面屏障擋在了蒼夙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