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會有滔天大禍這麼嚴重,兩小認真了起來,「娘,楊嬸,我們記住了。」

見兩個小傢伙聽進去了,趙明放下心來,「月兒,小胖,在外面難免會和別人起衝突,如果是平常的瑣事,就寬容一些,咱們盡量與人為善,多交朋友少結仇,量大福也大。」

王再興道:「大哥,咱們已經有不少仇家,我從孟烈的魂魄里看到各種害人的手段,如果他們用這些方法對付我們,該怎麼辦?也要寬容嗎?」 寬容害我們的人?那怎麼可能!

在趙明的心裡,如果原諒了害人的人,那就等於和害人的人是同夥。

如果一個人對你和親人實施了傷害,你原諒了他,那就相當於你同意他進行傷害。

能不能報得了仇很多時候由不得自己,但原不原諒卻完全能由自己決定。

如果有誰認為可以原諒,那麼就讓這個東西承受同樣的災難,姦淫、傷殘、身死、家滅、國破,看它還能否雲淡風輕,還能否笑對自己和親人的遭遇,還能否快樂地活下去。

趙明決定趁此機會把這段時間以來心中的各種想法跟大家說一說。

「小胖,月兒,『量大福也大』只能用來解決一些小紛爭或者一些沒造成什麼後果的無心之過,但絕不是對害我們的人用的。對於那些想要制我們於死地的人,無論他是誰,哪怕是世家或者宗門,我們都要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

「這話聽起來好象有點自不量力是吧?但如果沒有這個心,連這種想法都不敢有,我們就縮在明月潭裡不出去好了,還築什麼基,成什麼金丹,修什麼仙,報什麼血海深仇?」

「在百鍊宗,我們要用宗規保護好自己,如果不得已動手,也要掌握好分寸,但出了宗門,到了沒有宗規約束的地方,弱肉強食,不想被吃掉,只能以殺止殺!」

眾人紛紛點頭,趙明的這種說法讓大家十分認可。

「可是我們要知道,殺掉一個敵人雖然可以掃除一時的障礙,但並不能讓我們真正變得強大。這次回盤龍鎮和宗門修士接觸,讓我的眼界開闊了許多,其實除了個人的境界修為之外,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讓我們變得更強大,比如我們象狼一樣成群,就能吃掉猛虎。」

「相遇洞之戰,我們為什麼能快速拿下孔義、黃不、孟嬌、孟烈,還有那些以先天六層為首的武者們?以大家當時的修為,任何一個人單獨出手都難以做到。」

「只要他們當中有任何一個傳訊回了鎮府,執法殿趙玄東和李計兩人一旦趕來,咱們的行動就會失敗,拿不到證據不說,從此還會被通緝追殺,但咱們六人合力拿下了他們,沒給他們任何機會。一個人不可能做到的事,咱們一群人去做,分工協作,就順利完成了。」

「所以除了內力、法力、元力之外,我們還需要合力,眾人一心的合力。這種合力,就象百溪成河,百河入江,百江匯海,可以讓弱者變強,強者更強,可以讓我們每一個人的力量都獲得無數倍的增長,無礙不破,無堅不摧!」

大家靜靜地聽著,心中都不由得升騰起了一股洶湧的豪情。

合力,讓弱者變強,讓強者更強,讓每一個人的力量都獲得無數倍的增長。

這就如同青龍山脈的百河入江,象東震大陸的百江匯海,這是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

石冬梅用十分敬佩的目光注視著眼前的少年,心裡帶著深深的感動。

這個十五歲的少年,越發與眾不同了。

他的內心越發強大了,強大到沒有任何東西能把他打垮。

他對檢測不出靈根,成不了內門弟子這種大事都毫不在意,而且不但自己內心強大,還想方設法讓大家也和他一樣變得內心強大,提前就做好了無視外界看法的準備。

不但如此,他對於如何變得更加強大,竟然看得如此透徹,他剛剛的說法讓人信服。

這是一個值得信賴和追隨的少年,和他合夥開丹藥店,是一個無比正確的決定。

「我想和大家說,如果我的靈根檢測不出來,事實擺在那裡,別人議論是別人的事,無須理會。只要我們自己合力一心,外人就無法憾動。時間久了,拋開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其他人一定會知道我們是與人為善的,這樣就算不能交到朋友,也會少許多敵人。」

趙月和王再興滿眼都是崇拜地看著這個只比他們大二、三歲的哥哥,用力點了點頭。

「孩子,你完全長大了,」楊玉感慨地看著趙明,目光中滿是欣慰,「你不但修為大幅提升,連見識也更加不凡了,混元太極功又衍化出了一種無形無相的力量,一心合力!」

「是的,這是屬於我們明月潭所有人的力量,混元一心,無形無相,無可憾動,無礙不破,無堅不摧。」趙明輕輕點頭,目光看過眾人,眼中星芒閃耀。

混元一心,無形無相,無可憾動,無礙不破,無堅不摧。

眾人會心相視,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那個神情激動的自己。

大家不約而同抬手擊掌。

「啪——」聲音整齊劃一。

趙明、趙月、王再興、王勁、楊玉、石冬梅,六人十二掌同時擊在一起,連成一圓。

眾人只覺胸中風雲激蕩,心意相通,渾然一體。

「還有件重要的事要說一下,」收掌之後,趙明開口提醒,「因為恆前輩的存在,我們才得以重回盤龍鎮,但這一切只是機緣巧合。我們不能依靠他來保護我們,實際上他也沒說過這樣的話。我們雖然可以借前輩之名來震懾仇敵,可實際上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是啊,大家連連點頭,深以為然,就連趙月和王再興這兩個小傢伙也不例外。

趙明、土金二老,還有冬梅的父母,都是被恆前輩所救,能得前輩連續三次出手相救,這已經是天大的福分,哪裡還敢奢求被前輩保護一輩子。

楊玉介面道:「大家出去之後,不論做什麼事,都要量力而行,如果遭遇仇家針對,一定要冷靜,首先要保全自己,然後再設法殺敵,如果有足夠的緩衝時間,大家要及時商議,只要混元一心,我們就無可憾動,無堅不摧。」

在反覆叮囑了趙月和王再興之後,趙明再次提醒大家,如果以後遇到一些不得不解釋的情況,可以把外人不能理解的事情都安到恆前輩身上,比如憑空送玉簡,比如過幾天要藉助玄空界悄然出現在盤龍鎮等等。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大家晚飯後進入石屋聚元陣,整夜坐息行功。

第二天,趙明決定在離開明月潭之前向大家講述一下這段時間的修鍊心得。

他希望這些心得能讓大家在武道和鍊氣的境界上再進一步。

混元一心雖然說起來無可憾動,無堅不摧,但現在也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景而已。

包括趙明自己,明月潭眾人每一個都是混元一心的基礎。

只有每一個基礎都強大了,混元一心才有可能發揮出期望中的作用。 寬闊明亮的石室之中,兩根巨大的空冥石柱閃耀著七彩光芒,聚元陣里的濃厚元氣讓人神情氣爽。這裡是風影和雷柔出生之前相伴了不知多久的家,現在明月潭眾人的修鍊室。

石室正中,趙月和王再興抱著風影和雷柔,大家圍坐一起,聽趙明講述修鍊心得。

王勁、楊玉、王再興和趙月都是武者出身,現在大家在武道上還停留在後天圓滿,已經遠遠落後於鍊氣六層圓滿的修為,所以對於如何領悟武道意境,如何突破先天,如何能做到法武合一,都非常嚮往,就連石冬梅也對法武合一大感興趣。

「回盤龍鎮這段時間,我對混元太極功有了新的感悟,領悟了法武合一的心法。這種心法意境,是由突破先天時的武道意境漸變而來。」

「現在,我感覺這種心法意境絕不止是武道意境那麼簡單,還應該和天道有關,因為這種意境,不僅是自成一體的綻放,還是內連外延的融通,這種心法意境是——無有意境。」

無有意境?

眾人都不由得愣了愣神兒。

「哈哈,」趙月忍不住笑了起來,「哥哥,你起的名字為什麼這麼古怪呢?以前是沒靈根,就是沒有靈根,現在是無有意境,就是沒有意境。什麼都沒有,怎麼領悟呀?」

哦,是嗎?什麼都沒有?有這種意思嗎?

趙明看著忍不住莞爾的眾人,有些無奈地撓撓頭。

好吧,無有意境,這個名字確實容易讓人產生誤解。不過起名字的時候他可沒考慮這些,因為只有「無有」二字才能把這種意境的玄妙表達出來。

「大家不要笑好不好,」趙明輕輕掐了一下妹妹水嫩嫩的小臉蛋兒,「不許打岔,我可是受恆前輩無上經文的啟發才有所感悟,這可是混元太極功成為一部法武合一功法的心法意境。無生有,有歸無,無有一體,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異常玄妙。」

恆前輩的無上經文?無有一體?這可得好好聽聽。大家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趙明略略凝氣靜心,一邊感應著無處不在的虛空能量,一邊把這段時間的感悟娓娓道來。

在盤龍鎮期間,在連續的生死磨礪之中,他感悟了生於險境,融於險境,進而吸納險境,頑強生長的武道意境,並因此成功突破到先天境界。

這是一種在逆境中綻放生機,吞噬逆境而茁壯成長的武道意境。

這種武道意境因為秉承了混元太極功的歸一和衍化,所以從在險境之中誕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適應險境的生長之路。

到如今,這種意境已經開始超脫外部環境的險夷和順逆,甚至已經超脫了外部環境的有無,漸漸成為了混元太極功最重要的基礎心法。

這是趙明在突破先天,進入先天七層圓滿,法武合一之後,對無形無相的混元太極之氣、無形無相的無相元神、無形無相的玄空界、無形無相的虛空能量細心體悟得出的結論。

昨天在探查風影和雷柔的妖獸經脈時,他曾感慨拳功十大形過去因為天地元氣稀薄,囿於外在環境而無法突破後天的桎梏,但那只是對拳功十大形還沒融入混元太極功時的看法,而不是現在的看法。

對現在的趙明來說,以他這段時間的修鍊體悟,哪怕天地元氣無比稀薄,稀薄到天地間的五行元氣全部消失,甚至只剩下一無所有的虛空,拳功十大形仍然可以修鍊。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有了混元太極功和無相元神的歸一和衍化,「無」即是「有」。

拳功十大形趙明已經習成龜、蛇、豹、鷹、鶴五形,這五形所產生的諸般法力,全都可以被混元太極功歸一成虛無的混元太極之氣,也可以隨時衍化成各種拳功法力。

自蛇王洞開始,自混元歸一大周天創立的那一刻起,拳功十大形就已經通過混元歸一大周天的融通,成為了混元太極功的一個分支。

這是拳功十大形與過去最大的不同。正是因為這個不同,讓拳功十大形超脫了外部環境的影響,突破了後天的桎梏,超越了先天功法,成為了一部法武合一的修仙功法。

混元太極功統攝了混元歸一大周天、拳功十大形和周天煉神訣,已經超越了後天武學,超越了先天武學,甚至超越了趙明現在所知的鍊氣功法,成為了一部法武合一的修鍊功法。

混元太極功為根,混元歸一大周天為主幹,拳功十大形和諸般鍊氣功法、先天功法盡為為枝葉,周天煉神訣為花朵,這四類功法主次分明,內連外延,混融一體,已經初步長成了一株無形無相的經脈之樹。

這株經脈之樹,由無形無相的混元太極之氣構成,與無形無相的玄空界融為一體。

這株經脈之樹,無形無相,猶如虛空,根是虛無的,干是虛無的,枝葉是虛無的,花朵也是虛無的,它與虛空融為一體,生長於虛空,向四面八方生髮,綻放於虛空。

在趙明的感應之中,此刻的丹田氣海,混元太極氣旋不但在吸納著無形而有相的各種天地元氣,還正在吸納著無形無相的虛空能量,玄空界也在無時無刻地吸納著虛空能量。

這種虛空能量到底是什麼,趙明有些猜測,因為玄空界就是由這種能量構成。

其實除了玄空界,混元太極之氣和無相元神,也都是由虛空能量構成。

趙明認為他之所以能感覺到並吸納到虛空能量,和他經歷過時空穿越有關,和混元太極功有關,也和玄空界有關,這些都是別人無法俱備的天賦條件。

當初混元太極氣旋剛剛形成,就可以吸納煉化虛空能量,當初玄空界還是玄空珠時,就可以吸納虛空能量。後來玄空珠進化為玄空界,與丹田和經脈合而為一,從那時起,丹田、經脈、混元太極之氣、玄空界、元神,就已經融為一體。

混元太極功統攝了混元歸一大周天、拳功十大形、周天煉神訣,以及玄空界,所以趙明的武道功法、鍊氣功法、元神功法,都可以從浩瀚無邊的虛空之中吸納到虛空能量。

這種吸納煉化的進度雖然極為緩慢,與煉化天地元氣的進度無法相比,但實際上由煉化虛空能量所衍化出的各種元力,一點也不比煉化天地元氣來得少。

所以不論外部環境是險是夷,是順是逆,無論天地元氣是濃厚還是稀薄,哪怕沒有天地元氣,只有無邊無盡的虛空,混元太極功仍然可以融納、吞噬、歸一、衍化。

虛空就是一無所有嗎?不是。

因為混元太極功從虛空之中吸納煉化到了無形無相的虛空能量。

玄空界、混元太極之氣、無相元神,都是這種無形無相的虛空能量。

由此可見,「虛」中存真實,「空」中有妙有。

混元太極之氣,是一種「虛」,可以吞噬一切「實」,是一種「無」,可以容納一切有。

吞則歸一為虛無,吐則衍化為實有,吞吐之間歸一衍化,無生有,有歸無,無有一體。

混元太極功已經脫胎換骨,成為了一部法武合一的修仙功法。 隨著趙明對武道意境進化為無有意境講解,對混元太極功統攝混元歸一大周天、拳功十大形、鍊氣與先天功法、周天煉神訣,實現法武合一的講解,對無中生有,有化歸無,無有一體的講解,眾人都沉浸到了對自身功法和意境的感悟之中。

這一次,趙明向明月潭眾人講述了一些過去他從未講過的修鍊感悟。

他要把關於修鍊上的感悟,只要是現階段對大家能有所幫助的,全部都講述出來。

當大家會心相視,擊掌為誓的那一刻,明月潭眾人就已經心意相通,混元一心。

此時此刻,明月潭八位成員,趙明、趙月、王勁、楊玉、王再興、石冬梅,包括從蛋里孵化出來只有十一天的小蛇風影和小雕雷柔,都是家人,都值得信任。

今天,趙明不但要向大家講述武道意境向無有意境的進化,講述突破先天,突破法武合一的經驗,講述混元太極功的整體構架,講述拳功十大形與妖獸經脈的形態淵源,還要講述過去從未詳細講過的元力和意念的歸一和衍化。

「混元太極功是一部『道法自然』的功法。」

「做為混元太極功的重要分支,拳功十大形自然也是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

大家聽到這個詞,臉上都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

趙明知道這個詞單獨拿出來很難讓人理解,但如果整句拿出來,前後語義貫通,再加上一個人對生活,對功法修鍊的感悟,就能從中領會到一些難以言明或者不可言明的東西。

「一先一后是混元,一陰一陽謂之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抱陽,沖氣以為和。」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講出了三句經文,趙明看了看陷入沉思的眾人,又道:「這是恆前輩傳授的無上經文。恆前輩說,道法自然中的法,意思是遵循和效法。」

「人遵循地道,地遵循天道,天遵循自然之道。」

「自然無邊廣大,又無盡微小,遠遠超過我們能看到的只有日升月落的這片天。」

「萬物負陰抱陽,生滅盛衰,循環往複,就是自然之道。」

看到大家的神情開始有些困惑,趙明知道,他要改變一下說法才能讓大家明白。

「拳功十大形就是一部道法自然的功法,」趙明緊接著就說出了讓明月潭眾人震驚和恍然的話,「拳功十大形的經脈形態,絕大部分與風影和雷柔的脈絡形態相同。」

趙明揮手在地上刻畫出了風影的螺旋狀脈絡和雷柔的放射狀脈絡。

楊玉和趙月修鍊了蛇鷹兩形拳功,石冬梅修鍊了鷹形拳功,三人對自己的經脈形態了如指掌,對比之下,驚嘆不已。

這下大家全都明白了,為什麼當初眾人可以因為修鍊拳功十大形而產生法力。

趙明又把自己和三人在這兩形拳功上的經脈分別畫了出來,指出相互之間的相同與不同之處,並告訴眾人,正是因為大家遵循了自然而然的修鍊方法,才產生了不同,但也正是因為這些不同之處契合了各人的天賦,所以才讓修鍊了同一種功法的人產生了不同的本領。

噢,原來如此。大家明白了。

趙月由蛇形拳功悟出風遁,楊玉由鷹形拳功悟出雷遁,而石冬梅則因鷹形拳功修鍊出了藤蘿系甲法力,這些不同,是由於大家的靈根天賦不同,所以在遵循自然而然的修鍊心法時,拓展出的經脈也有所不同,再加上感悟不同,這三種不同,讓大家各自形成了獨特的本領。

這時小蛇風影和小雕雷柔忽然從趙月和王再興的身上跳到地上,二寶圍著地上的幾幅經脈圖形游來跳去。風影絲絲地吐著信子,雷柔咕咕地鳴個不停,一看就是十分興奮的樣子。

二寶也能看懂經脈圖?

大家正疑惑間,風影盤在了屬於趙月的那幅經脈圖上,雷柔蹲到了屬於楊玉的那幅經脈圖上,兩個小寶貝兒身上開始傳出明顯的法力波動。

「它們這是在本能地修鍊,這兩幅經脈圖對它們產生了觸動。」在無相感知的探查之下,趙明看得清清楚楚,二寶只有鍊氣五層修為,而趙月和楊玉已經六層圓滿,經脈拓展的數量比二寶要多,現在二寶體內的法力正向著這些新增的脈絡方向拓展。

不過提升一階修為明顯不是那麼容易的,二寶雖然看到了新的脈絡走向,體內的法力也不由自主地向那個方向流動,但要想全部打通,顯然非一日之功。

果然,在眾人靜靜地等待之下,也就小半個時辰,二寶就結束了修鍊,不過它們接下來的動作卻讓眾人大感有趣。

「嗖嗖嗖——」風影吐出一縷縷小風刃。

「咻咻咻——」雷柔吐出一絲絲小電閃。

瞬息之間,岩石上的經脈圖形全都被打了個稀爛,再也看不出一點經脈的樣子。

風影一弓身,躥回到趙月胳膊上,雷柔一展翅,飛回到王再興肩膀上。

噝噝,風影吐了吐信,蹭了蹭趙月的手臂。

咕咕,雷柔偏了偏頭,拱了拱王再興。

看二寶的神情,這分明就是在跟月兒和小胖說,姐姐,哥哥,我們聰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