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對方要報警,惱羞成怒的紀佳夢拿起包包要砸過去的時候,就被過來的酒店保安抓住了。

「放開我,你們這群勢力小人!」

指著一群人破口大罵,盛氣凌人的紀佳夢很快就引起在餐廳用餐的人注意,不少人都看了過來,還有人舉起手機想拍照。

「誰讓你們拍照了!」

拿起自己的包包就丟過去,其中一個沒來得及躲開的服務員被砸到臉。

「你們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權,我可以告你們!」

說話的經理,餘光一直在注意著周圍的人,極力維持出一副客氣恭敬的態度,「紀女士,不好意思,為了不影響其他客人用餐,我們只能請您去休息室等候了。」

「我可是你們酒店的頭號貴賓,你敢這樣對我,放開我,放開我!」

紀佳夢被人架起抬了出去,後面的服務員幫紀佳夢收拾掉在地上的包包。

臉被包包打到的服務員已經被人扶去醫務室。

盯著那一幕心懷鬼胎各自都在盤算的小戲碼,木小寶嘆了口氣,跟了過去。

看到紀佳夢兩個胳膊被左右兩邊的保安架起,兩個腿在空中來回踢踹,高跟鞋都掉了一隻,那滑稽的模樣,還真是可憐。

抱著胳膊過去的木小寶昂起頭,微微提高聲音,「等等!」 距離虛空神殿十餘里位,一群高手靜靜懸在此地,身著統一制式道袍,臉色凝重。

這些人,來自崑崙。

雖然不如古皇朝九黎族這般顯露,但若是追溯下來,比這兩者可能更為恐怖,上古時期赫然是什麼萬道之源所在,崑崙更是被稱為神山,聖山,可見其底蘊之深。

而且,在諸多秘境小世界之中,崑崙秘境小世界也是最早開啟的,只不過並沒有干涉這個祖星的復甦,甚至主動約束崑崙妖獸,不得侵擾凡人世界。

但是此刻,真龍巢穴出現,幼龍降世,讓這些人也坐不住了,第一時間派遣高手趕來。

不過畢竟相距較遠,崑崙高手晚來一步,但卻也恰恰讓他們逃過一劫。

一道身影悄然出現在他們身邊,是一名老者,崑崙化靈境強者。

其他人見狀,連忙躬身行禮。

「拜見長老!」

老者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身上氣息也不顯,恍若一個普通老頭,目光直接看向林楠所在,打量著這座虛空神殿,也看向下方的真龍巢穴所在位置。

另一個方向,相距不遠,一位位化靈境高手出現。

九黎族為首的是一名身披獸皮,手持巨大的狼牙棒的壯漢,氣息悍然,猶如一頭人形凶獸,格外顯眼。

玄天宗那邊,是一名道骨仙風的老者。

罪女皇妃(新浪VIP完結) 皇甫氏族位置,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前方,臉色頗為凝重。

其他位置,也有高手突然間出現,但卻氣息不顯。

而北方,一道氣息毫不掩飾,帶著強大戰意,直接出現在虛空神殿周圍。

古皇朝的高手趕來!

和其他各方高手低調不同,這位戰王很強勢,戰鬥之王,本身就極其強大,這次古皇朝損失太大了,他這次出來,沒有任何好說的。

「長老,我們要不要動手?」崑崙這邊,一名尊者境巔峰高手開口詢問。

其他各個方向,都有人開口。

但得到的答覆出奇的一致。

「不著急,看看再說!」

沒人想當出頭鳥,古皇朝也不想,但損失太大,臉面也被林楠打啪啪響,他們必然要找回來,唯有強勢鎮壓林楠,才能洗刷這個恥辱。

虛空神殿上,林楠感受到周圍的氣息,很是淡然,自顧坐在神殿廣場上,周圍五十八位尊者境高手奴僕,再加上華夏趕來的四位高手,都在這裡了。

其他人不出手,他不在意,目光還是看向了北方。

殺雞儆猴,之前選擇的是最出頭冒泡的古皇朝一脈,此刻依舊選擇他們好了。

這邊氣息也最盛,一旦斬殺之後,林楠就不相信其他各方還敢。

再不然,那就派通神境高手來吧,但可惜,應該沒有。

收服了五十八名尊者境奴僕,林楠也輕易的從他們口中了解了不少。

以這古皇朝為例,確實很強大,有著五尊王者,一位皇者。

算得上最強的一個秘境小世界,王者是化靈境強者,而皇者其實也是化靈境。

秘境小世界,哪怕是可以躲避祖星的災難,防止被滅武,但終究不是健全的世界,化靈境便是極限,不足以誕生通神境強者。

所以,林楠並不怎麼畏懼。

「主人,這是戰王,化靈境後期,很強!」戰王剛一到,一位古皇朝尊者境後期高手便主動開口介紹了起來,臣服林楠,化身為奴,那一刻他們的命運便已然確定。

他們,沒有回頭路,故而很是自覺。

林楠滿意點頭,目光在其他人臉上都掃了一遍。

「我是不想再殺人,所以留著你們,老老實實做好你們本分的事情,我也不會虧待你們,他日有機會,我會放你們自由,若是有怨有恨,你們儘可能的自己化解,否則別怪我沒有提醒。」林楠警告了一聲。

眾人沉默,但這一刻有人面帶痛苦,眼中有恨意閃爍,但越是如此,越是痛苦。

一直到最後,這人深呼一口氣,老老實實跪在地上,心中儘可能的放下仇怨,放下恨意,這才算是稍稍好上一些。

「林楠,受死!」這位戰王很強,也很自信,不管周圍各方高手,直接怒斥一聲,抬手一座秘境小塔打了出去,眨眼間在虛空中放大,足足數十丈大小,衝天而降,要重重鎮壓在虛空神殿上。

「是至寶鎮魔塔!」這一刻再度有古皇朝高手開口提醒,帶著一絲懼怕之意。

這是古皇朝的至寶,強大無比,無數年來在古皇朝內部,動用數次,每次都能誅殺化靈境強者。

周圍,其他高手也臉色凝重,這東西很強,他們也認了出來。

林楠自然也感受到了,這東西從天而降,帶著強大的氣息,竟然讓虛空神殿都受到巨大影響,自己有些站立不穩。

「哼!」林楠冷哼一聲,心中微動,頓時虛空神殿爆發,強大的空間壓制直接施壓而去,抵禦這座至寶鎮魔塔。

「翁!」

一瞬間,兩大至寶碰撞在一起,虛空神殿全力爆發,但卻依舊略顯不敵,讓林楠暗暗點頭,這些傳承了無數年的勢力,果然有些底氣。

倘若是不將這虛空神殿徹底爆發最強力量還真不見得能夠壓制的住。

放眼看了一眼這位戰王,林楠淡笑。

「不夠!」

「哼,找死!」這位戰王中年模樣,氣勢極強,冷哼一聲,接連打出一些複雜手印,陡然間鎮魔塔發光,忽然間再度變強,轟然間砸落下來,要強行在虛空神殿中鎮壓林楠。

「翁!」一瞬間,虛空神殿再度爆發,艱難抵禦,但卻閃爍個不停,給人一種隨時可能被攻破的感覺,但卻還是堅持住了。

「還是不夠,你要進來嗎?」林楠淡笑看向這位武王。

敢進來嗎?

眼看爆發鎮魔塔最強之力竟然依舊沒能鎮壓而下,武王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鎮魔塔可是上古至寶,絕對強大,化靈境高手正常根本擋不住,甚至猜測可能達到通神境的威力。

但眼下,不夠!

至於要不要趁機進入虛空神殿範圍斬殺林楠這個問題,武王心中冷笑,他自然不會,周圍可是有著不少助力。

「諸位,現在不出手,還要等待何時?擊破此地,我等各憑本事!」 這下輪到雲熙長大嘴巴,吃驚的看著她:"你不是吧,現在還有你們倆,這麼談戀愛的,你們分手之前,我就不說了吧,現在又在一起了,而且,老大還想起以前的事情了,他居然能無動於衷,他這是和尚啊,還是你們在談精神戀愛啊!"

葉一朵羞紅著臉,使勁去踢雲熙:"雲熙,你怎麼這麼八卦啊,我看你兼職去干八婆得了,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就讓路彥琛把你的嘴巴封住!"

雲熙像是在看一個小妹妹一樣,笑的那叫一個樂呵:"好啊,你跟老大說說,我們倆再說什麼話題,我保證,老大的臉色一定比我想象的還要精彩!"

葉一朵紅著臉,一個勁的瞪雲熙,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可是,她想到自己現在跟路彥琛的相處模式,她自己更加害羞了。

路彥琛在外面,等著葉一朵和雲熙出來。

結果,他等了半天,都沒有看見這倆人出來。

他看見他們再說話,然後,他就耐心等了幾秒。

結果,這倆人居然嬉笑打鬧起來,路彥琛今天本來就生氣,現在看著這個場面,他是怎麼看,怎麼覺著生氣。

他怒氣沖沖的走進去,一把將門推開。

雲熙正在和葉一朵兩個人互瞪,葉一朵羞紅著臉。

雲熙笑的那叫一個賤兮兮。

路彥琛的心情,立馬就不好了,這樣的場面,怎麼看怎麼像是打情罵俏。

他一打開門,雲熙和葉一朵立馬愣住,齊齊看向他。

路彥琛生氣的走過去,一把拉住葉一朵的胳膊:"測試完了嗎?"

雲熙不等葉一朵回答,立馬狗腿的開口:"完了,她剛才在跟我問結果呢!"

路彥琛胸口上下起伏,他生氣的瞪了一眼雲熙:"我問你了嗎?"

雲熙無辜的看著路彥琛,又看了一眼葉一朵:"我……我就是……隨口解釋!"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我不用你解釋!"

他緊緊的捏著葉一朵的胳膊:"走,跟我回去!"

葉一朵有些生氣:"我自己會走,你鬆開我!"

她這麼一說,路彥琛的胳膊,捏的更重了。

葉一朵生氣的跺腳:"你鬆開我,路彥琛,你要死嗎?"

路彥琛壓根聽不進去她這些話,他拉住葉一朵的胳膊:"你走不走,你現在要是不走,別怪我不客氣!"

葉一朵也火了:"你要怎麼對我不客氣,你想殺了我嗎?"

葉一朵說完,立馬彎下腰,當著雲熙的面,對著路彥琛的胳膊上,就咬下去。

路彥琛疼的倒吸了一口氣,他皺眉看著葉一朵:"你是屬狗的嗎?"

葉一朵死死的咬著路彥琛的胳膊,就是不鬆口。

路彥琛看見雲熙一臉難以直視的表情,瞪著他們倆。

他壓著心裡的怒火:"你還待在這裡幹什麼?"

雲熙立馬點點頭:"我走,走走走,立馬就走!"

雲熙起身,就趕緊向著外面走去。

結果,葉一朵鬆了口。

路彥琛抽出胳膊,拉起袖子看了一眼。

路彥琛的胳膊上,深深地兩排牙印,清晰可見。

雲熙走了兩步,還偷偷地側目瞄了兩眼。

葉一朵的小臉,立馬變得無辜起來。

她感覺,自己剛才就是一般用力啊,最多就是心情不好,火氣有點大而已,怎麼看著,都出了血絲了。

路彥琛看著她這一副小白兔的樣子,心裡的氣,都發不出來。

他瞪著葉一朵看了兩秒,雲熙已經走到門口了。

他突然聽見,葉一朵驚呼了一聲。

他下意識的轉身去看。

然後,他看見路彥琛打橫抱著葉一朵,快速的向著外面走來。

雲熙吃驚的愣了一秒,趕緊下意識的往邊上縮了縮,站在一旁,看著路彥琛走過來。

路彥琛目不斜視的抱著葉一朵,一路向著暗夜總部外面走去。

這次,葉一朵沒有被蒙著眼睛,她這才看清楚了,有一部直通樓上的電梯,還設置了密碼。

路彥琛輸了密碼,帶著她上了地面,然後,直接開車,帶著她離開。

葉一朵好奇暗夜總部的地形,所以,剛才都忘記掙扎了。

直到路彥琛將她扔在車裡,她這才反應過來。

看見路彥琛上車,她立馬像個小獅子一樣,生氣的瞪著路彥琛:"路彥琛,你要幹什麼,我還沒說走呢,你就這麼野蠻的把我直接……強制拖走,你讓雲熙怎麼想嗎!"

路彥琛的眸子有些陰沉:"你很在乎他的看法?"

葉一朵趕緊搖頭:"你胡說八道,我怎麼是在乎他的看法,我只是就事論事,覺得你這樣做不對!"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既然你不在乎他的看法,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坐著,我帶你回家,還有,剛才我對你的行為,不是強制拖走,而是公主抱,你不懂嗎?還是需要我再給你示範一次,上網讓你搜一搜!"

葉一朵立馬啞然了,她沒想到,路彥琛會說出公主抱這樣的話來。

她氣呼呼的嘟著小嘴:"路彥琛,你別以為我打不過你,你就這麼欺負我,我好歹也是練過跆拳道的!"

路彥琛上了車,瞥了她一眼。

他將安全帶系好,轉身,悠悠的看著她:"你放心,就算是你打不過我,你打我,我也不可能還手!"

葉一朵再次被噎住,她咽了口唾沫,瞪著路彥琛:"是嗎?你說你不還手,你以為我會相信啊,說不定,你就是說說而已!"

路彥琛勾了勾唇:"今天,我們回去可以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