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孫宣文的喊聲,江絕顯得有些遲疑。他的內心再進行著激烈的搏鬥。

看到江絕的猶豫,孫宣文加大了嗓門,怒喊道,「我讓你把上衣脫掉!」

孫宣文在喊的同時,用上了精神力,一下就把江絕給震醒了。


被震醒的江絕,看了一眼孫宣文,接著看了一眼孫宣文手中的銀刺軟鞭,又看了一眼他自己。最後,他一咬牙,背過身去,直接扯下自己的上衣,對著天空大喊道:「來吧!」

看著江絕白皙的後背,孫宣文首先是在他的背上打了幾個穴道,用靈力封住了江絕的翅膀,接著孫宣文揮動著銀刺軟鞭就打了過去。

「啪」的一聲,銀刺軟鞭抽在江絕的背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淤青。

「啊!」江絕發出一聲慘叫。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當鞭子真抽到身上的時候,才會知道那有多疼。

江絕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牙齒縫間吸了一口冷氣,江絕只覺得自己的肩膀似乎忽然間麻木了下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直鑽入心,在這股劇烈的疼痛之下,蕭炎就是連腳尖都有些發軟,差點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在劇烈的疼痛過後,是體內那急速趟過的微薄靈氣,靈氣在疼痛的刺激下,似乎比平日更加的具有活力,歡快的流過肩膀處的脈絡與位,一絲絲溫涼,緩緩的滲透進骨骼肌肉之中,悄悄的進行著強化…

其實選擇這種近乎摧殘的訓練方式,孫宣文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江絕的起步比其他同齡的孩子要晚的多,雖然江絕此時已經修鍊到了先天二重天,但是還是不夠。正常貴族人家的孩子,十二歲,一般都會突破成為先天武者,也就是先天一重天。

而那些資質好的孩子,十二歲,大多都會突破到先天五重天,以至於更高。

千年前的江絕,十二歲修為便突破到了中位血嬰。

他們境界為什麼會高?不是因為他們的資質無比逆天。而是因為資源,靈藥,功法。

貴族們以手中的資源培育後輩子弟,用靈藥給他們打好基礎,讓他們修鍊高深的功法。所以說,貴族出強者!因為他們贏在了起跑線上。

江絕已經修鍊了《紫霞密典》,在功法上不遜與任何貴族,甚至比一些小貴族修鍊的還要好。

至於資質,江絕絕對是上乘。不依靠靈藥,外物,在十二歲修鍊到先天二重天,資質沒的說。

在孫宣文看來,江絕就是一塊沒有雕刻的璞玉,而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精心雕琢這塊璞玉,讓他綻放出絢麗的光華。

銀刺軟鞭,每一次抽打江絕的身體,其鞭子上的銀刺,都會扎破他的皮膚,銀刺軟鞭還帶有著一些眼鏡王蛇的毒素,可以加重人的疼痛感。直接刺激體內靈氣漩渦的旋轉速度,加速對靈氣的吸收。

其次,每揮一鞭子,孫宣文都會蘸一下木桶中的墨綠色的藥劑。這種藥劑是用霸王花,崗岩草等九種珍貴藥材,外加一顆在二階荒獸中,以防禦著稱的鐵甲犀牛的精血調製而成。該藥劑的主要作用就是強化江絕的身體。

孫宣文的訓練方式,就好比軍隊上所練的鐵沙掌的訓練方法。

把一些珍貴的藥材裝在一個沙袋裡面,讓戰士每天反覆用手擊打沙袋,手掌打爛也不可以休息。

每打一下,沙袋當中的藥材就會相互擠壓出一些汁水,這些汁水被擠出沙袋,順著傷口進入訓練者的手掌,滋潤他的手掌。

同樣的道理,只不過,孫宣文更加直接。他把藥材配置成藥劑,用銀刺軟鞭蘸著藥劑,直接注入江絕的體內。這種效果更好,只不過付出的代價也有點大。

「再來!」待得肩膀上的疼痛逐漸褪去,江絕那稚嫩的小臉上,卻滿是執著與倔強。

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那麼就走到最後,不留遺憾。

「啪,啪,啪……」一聲聲的抽打聲在練武場上回蕩。還伴隨著一聲聲慘無人道的叫聲。

夜空中的明月,似乎也聽到了這凄慘的嚎叫聲,不禁加快了自己行走的步伐。

夜深了,孫宣文看了看頭頂的圓月。對著江絕說:「還能堅持不?」

此時的江絕,可以說是慘不忍睹。原先只是用銀刺軟鞭抽打背部,到後面,就是抽打全身。

江絕身體的很多地方,都被銀刺軟鞭上的銀刺扎破。每個扎破的地方,都會滲出來一些血。而現在江絕整個人,就好比一個血人一般。看的人滲的惶。

「再來!」江絕整個人已經跪在了地上,雙手撐著地面。苦苦堅持著。當聽到孫宣文的問話時,仰著頭髮出一聲怒吼。

「好」孫宣文就喜歡江絕這一點,絕對的堅持到底,不管身體可不可以堅持住,精神絕對不會退縮。

「啪」這一鞭孫宣文已經有所收力,但是江絕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了,這一鞭子差點把他打趴下。

「再來!」江絕的身體已經開始控制不住,帶著略微的顫抖,連聲音都開始發顫了。

「啪」當這一鞭子下去的時候,江絕雙手已經支撐不住了,直接被打倒在地。但是他還沒有放棄,咬著牙,努力使自己起來,但是雙手已經負擔不起自身的重量了。

就在江絕再一次努力的時候,孫宣文走了過來,直接把江絕抱起來抗在自己的肩上。「今天就到這裡,明天接著訓練。」聽到這句話,江絕的精神一松,直接就昏了過去。

把江絕扛到房間,司馬月兒早已經等在了那裡。和以往一樣,司馬月兒已經配好了藥劑。

看到江絕渾身是血,司馬月兒嚇了一跳。趕忙接過江絕,幫他把已經被打爛的褲子脫下來,只留一條短褲,拿毛巾把江絕渾身的血跡擦乾淨。最後放入藥劑桶中。

做完這一切,司馬月兒指著孫宣文的鼻子,怒斥道:「對一個孩子有必要這樣么?」

聽到司馬月兒的怒斥,孫宣文面容一整,無比嚴肅的說道:「有必要!原本我已經放棄的夢想,因為看到江絕,我發現了實現的可能,所以我要讓江絕替我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對於孫宣文的一切,司馬月兒都無比了解,聽到孫宣文如此說,司馬月兒知道,孫宣文那顆早已沉寂的心,因為江絕的出現,已經開始沸騰起來了。曾經的「文公子」,將要回來了!

剛踏出門口的孫宣文,好似想起了什麼,轉過頭對司馬月兒說道:「額……還有,我覺得孫天的訓練有些簡單了,明天讓他去練武場參加訓練。」

……

第二天,陽光明媚,江絕照舊來到練武場,發現練武場上多了一個小男孩。

那個小男孩,大約七八歲的樣子,身高一米四左右,面白如玉,長相俊朗,身著一身白色勁裝,帥氣逼人,長大之後必能迷倒萬千少女。

在江絕看到那個小男孩的同時,那個小男孩同樣也看到了江絕,並快步向江絕走來。「大哥哥,你是江絕么?」

江絕疑惑的回答到:「我是江絕,小弟弟,你找我有事?」

「嗯,那就對了,我父親讓我從今往後跟著大哥哥一塊訓練。」小男孩說道。

「哦,那我訓練什麼,你就跟著訓練什麼。自己把握,堅持不了的話,可以休息。」江絕恍然道,並沒有在意。

因為孫府中有很多人看到孫宣文對江絕的教導。希望可以和江絕子孫訓練,便把後輩送來,但是沒有一個堅持超過兩天的。所以江絕也就見怪不怪了。

還是和以前一樣,早上體能訓練,一直跑圈,跑到中午吃飯。下午靈力訓練,知道血族變身被迫收回。

值得一提的是,那個小男孩一直都在堅持,並沒有放棄。江絕在訓練,他也在訓練,只不過沒有江絕堅持的時間長。這讓江絕不由暗自讚歎。

晚飯結束后,天空修鍊變得黑暗起來了,看著正在穿上睡衣的天空,江絕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經歷的琢磨,想到馬上就又要經歷一邊,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小男孩看到江絕哆嗦,還以為江絕感冒了,不由關心道:「大哥哥,你冷么?」

這時江絕才發現那個小男孩還沒有走,「你怎麼還不走呢?趕緊走,接下來的訓練不是你能接受的了得。」

小男孩本來是被逼著來訓練的,早上和下午的訓練雖然艱苦,但是小男孩還是可以堅持的。

經過一天的相處,小男孩認為江絕的毅力無比堅定,但是能讓江絕害怕的訓練,這不禁真正引起了他的興趣。

正當江絕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孫宣文已經拿著銀刺軟鞭走了過來。

「江絕給孫天講一下今天晚上訓練什麼。」孫宣文說道。

「完了,叫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走都不行了,晚上訓練是……」

聽完江絕的講述,孫天也就是那個小男孩都呆瀉了。「這是人訓練的么?」孫天對著江絕說道「這種訓練你都要參加?」

聽到孫天的疑問,江絕聳了聳肩,「沒辦法,想要成為強者必須付出代價。趕緊走吧。」

或許是被江絕的話感染了,孫天也留了下來,為什麼?因為他叫孫天,他是孫宣文的兒子!

第十四章侯雪琪

孫天乃是孫宣文和司馬月兒的兒子,天賦異稟,繼承了父母的優秀基因。

他從小就在各種讚揚,在同齡人的羨慕和嫉妒中成長,雖然沒有貴族子弟的傲慢,陋習。但是,他很驕傲。骨子裡的驕傲,因為他有驕傲的資本。

今天來練武場訓練,主要是父親告訴他,他的師兄很優秀!讓他像師兄學習。孫宣文是很少夸人的,能夠得到孫宣文如此高的評價,這引起了孫天的好勝心。

和這個所謂的師兄訓練了一天之後,孫天認可了他,因為江絕表現的確實很出色。可以達到當孫宣文徒弟的標準,但是卻不符合那麼高的評價。

正當孫天有些失望的時候,孫天聽到江絕所講述的晚上訓練內容,頓時感覺不可思議,這種非人的訓練還會有人參加?

「想要成為強者,必須付出代價。」說完這句話,江絕便和昨天一樣,主動脫下了自己的上衣。

孫宣文深深的看了一眼在旁邊呆若木雞的孫天。

「啪」孫宣文揮動了第一鞭,這一次江絕並沒有喊叫,而是牙齒咬著嘴唇,努力剋制著自己。

一聲鞭響,打醒了發愣的孫天。孫天看著江絕背後那道鮮紅的鞭印,嘴角不停的抽搐,後背都覺得發冷。

當他看見江絕咬牙堅持的時候,心中那顆驕傲的心開始不停搖擺。「我可以撐得住么?我會這樣堅持么?」孫天在內心不停的問自己。

「啪,啪,啪」在孫天發愣的時候,孫宣文手中的鞭子如同雨點一般的,在江絕的背上落下,打的江絕皮開肉綻,看的孫天心驚膽戰。

但是江絕還是沒有喊一聲,雙手死死的扣住地,雙眼暴睜,嘴唇已經被咬出了絲絲血跡。

「啊」一聲吶喊,孫天掙脫了內心的掙扎,「來吧」他脫下自己的上衣,把後背露出給孫宣文。

孫天驕傲的心破碎了,他在內心不停的問自己「我能比他做的更好么?」最終的答案是「不能!」

孫宣文很早就看出了兒子存在的問題,骨子裡太過驕傲,看不起別人。

從小孫天的身上就籠罩著各種光環,妖孽,天才,神童,沒有人能夠超越他。所以,孫天最大的問題就是自信心膨脹。

雖然孫天很優秀,但是現在優秀,不代表以後繼續優秀。孫宣文早就想解決兒子自信心膨脹的問題,在看到江絕時,想到了辦法、

孫宣文看著脫下上衣的孫天,嘴角啄上了一絲笑容。「看來效果不錯,但是還不夠。」

「江絕,十二歲,未藉助任何外物修鍊,境界,先天二重天,毅力超強。承受鞭數,三十一鞭。」

「孫天,七歲,從小被稱為天才,境界,先天三重天,承受鞭數,零!」孫宣文的聲音緩緩聰後方傳來。

聽到孫宣文的講述,孫天的神情先是驚訝,最後變為驚愕,看了一眼旁邊比自己大五歲的江絕,孫天的眼神開始變得堅定。

他孫天從不服輸,師兄可以做到,那麼,他也可以。

看著眼神無比堅定的孫天,孫宣文知道,問題解決了。

「啪」孫天撐住了第一鞭,「啪」江絕挨住了第十三鞭!

孫天第三鞭,江絕第十五鞭。


孫天第八鞭,江絕第二十鞭!

……

出乎孫宣文的意料,江絕和孫天兩個人杠上了。江絕認為,孫天才七歲,我難道還不如一個七歲的孩子?而孫天則想,師兄能做到的,我也一定可以做。


結果就是,兩個人不斷的突破極限。最終,江絕挨了四十五鞭子,孫天挨了十九鞭子。這讓孫宣文都感到驚訝。

原本孫宣文對江絕的預測是三十三鞭子,對孫天的預測是十一鞭子。沒想到最終會超出來這麼多。孫宣文不禁自戀的給自己贊一句,「我真是太聰明了。」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這三個月的時間,江絕和孫天在一起訓練,在一起吃飯,有時候連睡覺都在一起,就像一對親兄弟一般。

經過了三個月的魔鬼訓練,江絕的身高已經達到了一米六,整個人雖然沒有像肌肉男一般,但是渾身充滿力量。

而他的境界也在半個月以前達到了先天三重天。已經不弱與一般的貴族子弟。他的《彈腿》已經可以勉強施展出來了。

隨著境界的提升,江絕識海深處的那根不足一毫米的金絲,似乎稍微增長了一點。當然,他並沒有發現。

而孫天經過這三個月的訓練,也是進步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斂去了內心的驕傲,開始更加努力。

又是一天的傍晚,訓練結束后,孫宣文左肩扛著江絕,右肩扛著孫天。邊走邊說:「明天,城中會舉行一個十年以來最大型的拍賣會,白天給你們兩個放一天假,放鬆一下,晚上拍賣會開始的時候跟我去長長見識。」

……

第二天,陽光明媚,在烏托邦城的主幹道上,一個大孩子牽著一個小孩子在街上玩耍。

「師兄,我知道這裡什麼最好玩,什麼最好吃,我帶你去。」孫天說道。

江絕溺愛的摸了摸孫天的額頭,道「我們現在先要去一個地方。」孫天乖巧的跟在江絕後面。

江絕在路邊買了很多吃的,很多玩具,打包起來抗在肩膀上,左手拖著孫天向一個方向走去。

大約走了一柱香的時間,拐了三四條街道,他們走到了城中心人流量最多的一條街道。在這裡,有很多的乞丐在沿街乞討。

江絕扛著一大包東西,徑直走到了一個年輕乞丐身邊。江絕在這兒的一個星期時,這個乞丐非常照顧他。

年輕乞丐感覺到有人靠近,便抬起頭看著一身少爺打扮的江絕,疑惑的問道:「你是?」

江絕出聲道:「我是江絕。」

「江絕?哦……你是江絕,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乞丐瞪著大眼睛,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也不怪年輕乞丐不認識江絕,而是江絕的變化太大了。個頭比原來高了十幾厘米,皮膚比原來略黑了一點,身穿白色長袍,黑髮披肩,且身上散發出一種貴族氣質。阿虎當然不可能把他和原來那個小要飯的聯繫起來。

孫天知道他這個師兄是從這裡走出去的,所以他沒有打擾孫宣文和年輕乞丐德聊天,而是把江絕肩上的包裹取下來,給四周的乞丐分發東西。

江絕直接盤腿坐在了阿虎的面前,他們聊了很多。聊到孫宣文對江絕的考核有多麼的艱難,聊到孫宣文對江絕的訓練有多麼的變態。

就在江絕和年輕聊的興起的時候,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江絕舉目四望,忽然他看見了一件讓他憤怒的事。

七八匹馬在街道上肆無忌憚的狂奔,看到擋路的攤位直接就縱馬踐踏過去。遇見反應慢的小販,直接一鞭子就抽到一邊去,可謂是極度囂張。

馬隊速度非常之快,轉眼就到了街道中間,而街道的末尾,孫天正在那裡給乞丐們分發吃的和玩具呢。

當孫天聽到嘈雜的馬蹄聲,抬起頭時,就看見馬隊中為首的那個人,揮起手中的鞭子向他抽來。

因為距離太近,孫天想躲已經躲不開了,只得舉起雙手,交叉放於頭頂上。準備硬抗這一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