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微微的皺了皺眉的說道。

韓楉樰也是這樣覺得的,雖然,這件事情,看起來,好像真的是一場誤會,沒有任何的不合理的地方,可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越發的覺得奇怪了,容初璟也應該是這樣覺得的。

「那你能不能看出來,哪裡不對勁?」

韓楉樰就是想了很長的時間,都沒有像明白,所以,才有些睡不著的,這會兒,只能將希望放在了容初璟的身上了。

「我也有些沒有想通。」

容初璟搖了搖頭,聽韓楉樰說的話,他已經知道了,拓跋玉純,應該是不知道容小貝的身份的,那應該,就不是專門的針對他的身份,做出來的這樣的事情。

而以前的時候,拓跋玉純和容小貝,也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更是剛剛從關外回來的,他們之間,應該是沒有什麼恩怨的。

可是,容初璟卻又覺得,那迷濛草的毒,來的是有些蹊蹺的,他總覺得,這其中,他們忽略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要不然,將他們兩個人給分開好了。」

容初璟想不通,之後,就給出了這樣的一個解決的辦法,在他看來,既然覺得,這個拓跋玉純,是個有可能會危險到容小貝的人,那就將他們分開。

這樣一來的話,也就誰都不能危險到誰了,在容初璟的心裡,自然還是自己的人比較得重要的,而且,在他的心裡,除了不能和韓楉樰分開,其他的,都是不怎麼在意的。

「這怎麼能行呢。」

韓楉樰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想也不想的覺拒絕了,覺得,他真的是出了一個餿主意了。

「這怎麼說,也是兒子第一次喜歡一個姑娘,萬一只是我們想多了,真的只是一場誤會的話,那不是讓他們兩個人傷心嗎。」

雖然,韓楉樰覺得,她和容初璟都覺得有問題的事情,應該就是真的有問題了,可是,也不能就因為這樣,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將兩個有情人給分開了吧。

「左不過,離十二號,還有幾天的時間了,到時候,看看情況再說吧。」

韓楉樰想著,還是要先見過拓跋玉純之後,才能做出決定來的,而且,她也不想用這樣的辦法,對對待自己的孩子,和她喜歡的人。

當然了,要是拓跋玉純不願意和容小貝一起進宮來的話,韓楉樰就要重新的想辦法了,說不定,到時候,也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了。

「你決定就好了,不過,不要讓自己為難。」

既然韓楉樰要自己處理這件事情,容初璟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不管她怎麼決定,她的背後都是有自己在撐腰的。

「放心吧,我知道的,快睡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自然是不會讓自己為難的,同時,她也更加的不願意讓容小貝為難,要是能夠做到兩全其美的話,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了。

可是,容初璟卻沒有應韓楉樰的話,看著她的眼神,也漸漸的變得深邃了起來了。

「你,你怎麼了?」

這麼多年了,對容初璟這樣的眼神,韓楉樰可是很熟悉的,只不過,有些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這個時候,起了這樣的心思。

「既然娘子睡不著的話,那我們,不如就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吧。」

說著,容初璟的嘴角就揚起了一抹笑意來了,然後,唇就壓了下來,韓楉樰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一句話,就被他將聲音都給堵住了。

而韓楉樰,也真的是沒有在問容小貝這件事情了,安心的等著十二號的到來,到時候,看看拓跋玉純的選擇就好了。

不過,幾天之後,容小貝就一臉笑容的來找韓楉樰來了,見到他這個樣子,她就知道,應該是有讓他們高興的事情了。

「怎麼了,這是?這樣高興的樣子?」

相愛恨晚時 儘管已經有一些猜到了,不過,韓楉樰還是要問上一問的,畢竟,容小貝這樣高興的來了,她也不能讓他失望不是。

「母后,是玉兒,我和她說了,你和父皇想要見她的事情了,她已經答應了,願意十二號的時候,來皇宮裡面見你們。」

容小貝高興的說著,這幾天,他也是在想著,要怎麼和拓跋玉純說的,就怕她會拒絕了自己。

一開始的時候,拓跋玉純聽了,確實是有些猶豫的,說要回去考慮一下,結果,今天,她就和自己說了,願意和自己一起來見韓楉樰他們,容小貝怎麼能不高興呢。

這證明了,在拓跋玉純的心裡,也是在意這自己的,要不然,也不會願意跟著自己回家見父母了,也正是因為知道了這個,容小貝才歡喜的。

「你和她說了,你的身份了?」

見到容小貝這樣高興的樣子,韓楉樰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了,只要拓跋玉純願意來見他們就好了,這樣一來,她覺得,自己也能再給她一個機會了。

「嗯,母后,我喜歡玉兒,想要娶她為妻,母后,你肯定是會為我高興的,對不對?」

容小貝有些忐忑的看著韓楉樰,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一向都是很將就著自己的,可是,這畢竟是終身的大事,他還是不敢自作主張的,而且,他也希望,能夠得到自己親人的祝福。

這還是容小貝第一次,在韓楉樰的面前,這樣直白的,說出自己喜歡一個人的話出來,讓她都有些怔愣了。

之前得而時候,雖然容小貝也說過,自己在意拓跋玉純,但是,也只是有些好感而已,韓楉樰就知道,這個時候,要將他們強行的給分開,是很難的了。

而且,到底是自己的兒子,自古情傷就是最傷人的了,韓楉樰也不想讓容小貝經歷那樣的痛苦,所以現在只希望,拓跋玉純是個好的了。

「那當然了,你有了心上人,母后自然會為你高興的了,不過,你要是想娶她的話,還是要先等母后和你父皇看過了之後,才能決定的。」

聽到了韓楉樰這樣的話,容小貝就放心了,在他看來,他們是一定會喜歡拓跋玉純的,這根本就不是大問題。

「嗯,我知道了母后,過兩天,我就會帶著玉兒來見你們了。」

容小貝說著,就先離開了,他也要去安排一下,到時候,拓跋玉純進宮的事情。

很快的,就到了十二號,拓跋玉純進宮的時間了,容小貝也早早的就去接她去了。 爹地成堆送上門 「玉兒,你放心吧,我父皇和母后,都是極好的人,他們也一向都是很和氣的,你別緊張。」

看著拓跋玉純好像很緊張的樣子,容小貝溫聲的出言安慰著她,好讓她能夠放鬆下來。

這也是,為什麼,在之前的時候,想讓拓跋玉純進宮的時候,容小貝就將自己的身份,還有韓楉樰他們的身份,和她說的了原因。

就是希望拓跋玉純早些知道了,能夠有個緩衝的時間,也不會再要來的時候,才知道,會更加的緊張。

「都是你了,小貝,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你的身份呢,讓我都沒有準備好,就這樣去見你的父母了。」

拓跋玉純聽了容小貝的安慰之後,確實是放鬆了一些了,不過,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自從容小貝告訴了自己,他的真實的身份,還有她決定了,要去見他的父母之後,拓跋玉純就變得緊張了起來了。

畢竟,她要去見的人,可不是別人,而是,這天底下,最尊貴的兩個人,這大禹王朝的皇上和皇後娘娘。

這幾天,拓跋玉純,都在糾結,自己應該穿是,衣服,帶什麼首飾,送什麼禮物,到了之後,要怎麼說,怎麼做,才不會失禮,也不會讓韓楉樰他們,不喜歡自己。

拓跋玉純是真的喜歡著容小貝的,所以,自然也是希望韓楉樰和容初璟能夠喜歡自己,接受自己的。

「是,都是我不好,沒有早點告訴你,不過,有我一直陪著你的,不會有事的,我母后和父皇肯定也是會喜歡你的。」

馬車裡,容小貝握住了拓跋玉純的手,將自己的力量,默默的傳送給了她,默默的支持著她。

或許是感受到了容小貝對自己的支持,也將他的話給聽進去了,拓跋玉純慢慢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了。

「嗯,小貝,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讓皇上和皇後娘娘喜歡我的。」

拓跋玉純重重的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要是想二話容小貝在一起的話,最重要的,就是要得到韓楉樰和容初璟對自己的認可,要不然,他們肯定是不會同意自己嫁給他的。

很快的,馬車就到了宮門口了,不過,因為容小貝也在馬車上面,所以,馬車直接的,就往皇宮裡面駛進去了。

這還是拓跋玉純第一次來皇宮,之前的時候,她也想象過,皇宮是什麼樣子的,可是,這會兒,她的心裡越是往裡面走,就越發的緊張,也沒有心情去打量皇宮了。

對於皇宮的印象,拓跋玉純這會兒,就只剩下一個了,那就是大,因為,她和容小貝已經走了好一會兒的時間了,都還沒有到地方。

倒是這一路上,有不少遇上了容小貝的宮女太監,都會很恭敬的給他行禮問安的。

而這個時候,容小貝身上的氣息也變了,變得比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更加的凌厲霸道,也更加的沉穩了,這還是拓跋玉純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他。

可是,不得不承認,就算是這樣的容小貝,拓跋玉純覺得,也是非常的吸引自己的。

「好了,到了。」

就在拓跋玉純有些失神的時候,就聽到了容小貝的聲音,瞬間的,就將自己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了,不過,她發現,經過了剛剛的事情,自己好像沒有那樣的緊張了。

容小貝來韓楉樰的鳳藻宮,自然是不用通報的,平時,都是自己就進去了,可是,這次不一樣了,他還帶著拓跋玉純了。

容小貝想要讓韓楉樰和容初璟喜歡拓跋玉純,那自然是不能直接的就帶著她就進去了的,所以,這會兒,帶著她站在門外,老老實實的,讓宮女進去通報去了。

這可是堂堂的太子爺,那宮女哪裡敢怠慢,馬上就進去了,沒有一會兒的時間,就出來了,將容小貝和拓跋玉純給請了進去。

「別害怕,我母後人很好的。」

進去的時候,容小貝還湊近拓跋玉純的耳邊,輕聲的安慰了她一下,緩減了一下她的緊張和害怕。

「見過母后。」

「民女拓跋玉純見過皇後娘娘。」

進來了之後,容小貝就對著韓楉樰行了禮,而拓跋玉純,眼睛一點都不敢亂看的,也跟著他行了禮。

「都起來吧,坐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就讓容小貝和拓跋玉純都起來了,還讓人給他們都安排了座位。

「母后,父皇呢?」

容小貝還以為,容初璟也會在這裡的,畢竟,之前的時候,他問韓楉樰的時候,都是這樣說的,所以才會問一問的。

其實,容小貝也是不想讓拓跋玉純誤會,以為容初璟對他有任何的不滿的想法。

「你父皇臨時有事,就先離開了。」

韓楉樰哪裡不知道容小貝的意思,不過,還是按著他的心思,解釋了一下,也是解釋給拓跋玉純聽的。

難得自己的兒子,這樣的對一個人上心,韓楉樰也不想讓容小貝心裡不舒服,而且,容初璟也確實是有事才離開了的。

容小貝點了點頭,他自然也是知道,容初璟平時的時候,也是有許多的事情要忙的,也就沒有在多問了。

「這個,就是小貝常說的玉兒姑娘了吧,本宮瞧著,確實是個水靈漂亮的姑娘。」

韓楉樰對著拓跋玉純說話,畢竟,提出要見一見人的,也是她,這會兒,自然是不好將人給晾著了。

「娘娘謬讚了,民女慚愧,比不上娘娘的一二。」

這個話,拓跋玉純到不是恭維的,而是真心的稱讚著的,剛剛,她也是匆匆的看了韓楉樰一眼的,她確實是很美。

雖然,韓楉樰已經是三十齣頭了,可是,這些年來,容初璟沒有讓她憂心什麼事情,而且,她自己的手上,就有不少的美顏的秘方。

這個時候的韓楉樰,除了身上多了一些皇后的雍容華貴之外,和十年前,還真的是區別不大的。

「玉兒姑娘太過妄自菲薄了,你這樣的姑娘,才正是朝氣勃發的時候呢,我們啊,都快要老了。」

這話,拓跋玉純卻是有些不好接了,只能笑了笑,然後,交上了自己帶來的禮物。

「玉純也不知道娘娘喜歡什麼,希望娘娘不要嫌棄,娘娘叫民女玉兒就好了。」

拓跋玉純送給韓楉樰的,是一匣子的寶石,有紅的藍的和綠的,確實是已經價值不菲的。

而且,哪個女人不愛首飾,這些,可都是原石,能夠打許多的首飾了,韓楉樰自然也是很喜歡的。

這個時候,韓楉樰對拓跋玉純,倒是有些喜歡了,倒不是,被這一匣子的寶石給收買了。

畢竟,韓楉樰也做了十年的皇后了,有什麼樣的好東西,是沒有見過的,而是因為,她也從容小貝那裡聽說過了,拓跋玉純的出生的。

這樣的一下子寶石,應該是她能夠拿出來的,最好的東西了吧,就憑著這一份心意,韓楉樰覺得,她也應該不是個差的。

「玉兒,那你也不要見外了,第一次見面,我也沒有什麼好東西給你,這個就送給你當見面禮吧。」

說著,韓楉樰從自己的手上褪了一個碧綠色的翡翠的手鐲下來,送給了拓跋玉純。

拓跋玉純一看就知道,韓楉樰手上的鐲子,是個價值不菲的,比起自己的那一匣子的寶石來,只怕也是價值更高的。

這樣貴重的禮物,拓跋玉純不想要,可是,韓楉樰又說了,這是見面禮,她不要也不太好,頓時就有些為難了。

這樣一為難,拓跋玉純,就下意識的,就看向了自己旁邊坐著的容小貝去了,見著他沖著自己,微微的點了點頭,她才下定了決定,接下了韓楉樰送給自己的手鐲。

「玉兒多謝娘娘的賞賜。」

韓楉樰自然是沒有放過,拓跋玉純和容小貝之間的互動,而且,那都是下意識的動作,於是,心裡就更加的放心了一些了。

「都說了,不用這樣的客氣了,對了,玉兒,本宮聽小貝說,你是從關外剛剛到上京來的,你是哪裡的人啊,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這些事情,之前的時候,韓楉樰也了解過了,大多,都是容小貝和自己說的,不過,這會兒,她還是要親自的問一問拓跋玉純的。

而拓跋玉純,聽了韓楉樰的問話之後,也知道,這是應該的,心裡沒有任何的不舒服的感覺,就將自己的事情,和盤的脫出了。

「嗯,我確實是去年年關的時候,才從關外回來上京的,不過,我並不是關外的人。」

原來,拓跋玉純,也是大禹王朝的人,只不過,小的時候,父母雙亡,又被人販子給拐走了,差點被賣了。

還是拓跋玉純機靈,從人販子那裡逃脫了,結果,就流落到了關外去了,沒有過多長的時間,就遇上了她的養母,這才有了安身之所的。

在遇上了她的養母的時候,拓跋玉純才六歲,也就是九年前的事情了,而這之後,她就一直和她的養母在一起了。

「那這次,你的養母,也和你一起回來了嗎?」

韓楉樰聽了之後,點了點頭,這個,都是和容小貝和自己說的,沒有什麼出入,她也沒有暗中的調查過,不過,她相信,應該都是真的。

「嗯,這次,母親也和自己一起回來了。」

拓跋玉純點了點頭,雖然是自己的養母,可是,她的心裡是很敬愛自己的養母的,所以,一直喊著她母親。

而且,這次,也不是拓跋玉純想要回來的,而是她的養母,說是想要回到自己的故鄉,他們才會到上京來的。

「哦,你的養母,以前也是上京的人嗎?」

聽了拓跋玉純的話之後,韓楉樰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她還是第一次聽說,她的養母,是上京人。

九十度、守望 「嗯,應該是的,我聽過母親,說起上京的事情,都是很熟悉的,而且,之前的時候,母親好像也說過,她是上京人士,而且母親也是上京的口音。」 聽了拓跋玉純的話,韓楉樰覺得,只要她沒有說謊,那她的養母,就可以肯定,是上京的人了,而她,也沒有撒謊的必要。

「那你這次來皇宮裡面,你母親知道嗎?」

既然拓跋玉純都是喊得她的養母為母親,那韓楉樰自然也不好再稱呼為她的養母了。

「嗯,母親知道。」

拓跋玉純點了點頭,其實,她沒有說,當時,自己在猶豫容小貝讓自己進宮來,她要不要來的時候。

還是她的養母知道了,馬上就卻說著,讓她來了,還說,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她的年紀也大了,難得遇上這樣一個好的少年,讓她把握住了。

拓跋玉純,雖然不是看上了容小貝的權勢和地位,可是,自己養母的話,她還是不想就這樣說出來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