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保鏢都已經察覺到了這一點。

可是他們無可奈何,他們找不到解決的方案。

沒辦法,彼此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

蘇七鋒出手速度極快,躲閃的速度更快!

所以導致保鏢們表面上來看佔據上風,但實際上沒有對蘇七鋒造成什麼真實的傷害。

漸漸的保鏢們,也發現蘇七鋒是越來越可怕。

他們的攻擊剛一出手,蘇七鋒就好像已經猜到了他們要做什麼。

提前就躲開了!

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蘇七鋒已經逐漸對他們的一舉一動,全部都在掌控之中。

「原來你們就這點本事。」

蘇七鋒躲閃,開一名保鏢的拳頭,搖了搖頭,甚至還有時間說話。

「所有人全部拚命!」

就在這時,為首的一名保鏢,臉上浮現出猙獰之色,怒吼一聲。

其他的朋友們,一個個臉上也是露出了猙獰之色,紛紛咬牙拚命攻擊蘇七鋒。

他們這一次的攻擊是數十人聯合在一起,同時發力。

天上地下,東西南北。

所有的地方全都充斥著殺招。

讓蘇七鋒,無處躲藏,避無可避。

與此同時蘇七鋒也行動了,簡簡單單一拳揮出去。

可是這一拳頭卻是讓所有的保鏢大驚失色。

因為蘇七鋒這一拳揮出。

猶如鋪天蓋地一般向他們砸去。

只是一拳,所有的保鏢卻全部倒飛了出去。

一個個腹內翻江倒海,口吐鮮血。

倒飛而出,落在地上,慘叫連連。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蘇七鋒的實力竟然如此之可怕!

比他們強大了許多!

不對,不僅僅是比他們強大了多少,正確來說是強大到了恐怖的狀態!

根本無法與之為敵!

旁邊的葉無垢,此時臉色也是相當的難看,鐵青一片,難看到了極點!

他也沒有想到,蘇七鋒的實力竟然強到了這樣的程度!

頓時站起身怒吼道,「誰要是敢退,必死無疑!」

其他的保鏢們也都明白這一點。

所以此時,所有人全部咬牙再度朝著蘇七鋒衝去。

蘇七鋒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周身的氣勢勃然而發。

頓時一股滔天的殺氣湧出!

猶如實質一般!

壓制的眾人喘不過氣!

蘇七鋒猛的一步邁出,一拳就砸在其中一名保鏢的胸口上。

頓時這名保鏢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直接倒地身亡。

蘇七鋒毫不留情,左手化為爪,一爪揮出,就捏碎了另一名保鏢的咽喉。

出手一次就帶走一條性命!

蘇七鋒的攻勢犀利到了極致!

雖然屋裡的保鏢人數眾多,可是也經不住蘇七鋒這麼狂暴的殺戮!

轉眼之間。

屋裡這一大堆的保鏢就全部躺在了地上,最多還有幾人沒有死,但大多數的人都已經沒有了氣息。

蘇七鋒停下手,把目光轉向坐在沙發上的葉無垢。

此時的葉無垢看到這樣一幕,雙目赤紅,眼中是充滿著憤怒!

可是整個人卻非常的鎮定,沒有慌亂之色。

看來是還有點兒底牌的樣子!

蘇七鋒稍微一詫異也就反應過來,冷聲問道:「我要的人在哪裡?」

「哈哈哈……」

葉無垢大笑了起來說道:「人在哪裡?在一個你根本無法達到的地方。我可以告訴你人在哪裡,在我們葉家老宅!我告訴你了,你現在能去把人帶回來嗎?你不能的,哈哈哈哈!!!」

葉無垢瘋狂大笑,似乎是覺得耍了蘇七鋒,特別的高興。

蘇七鋒眼中充斥著冷漠寒意,冷聲道:

「既然如此,那你也沒有什麼活著的必要性了!」

話音一落,殺機旺盛的蘇七鋒身形如電,直接便沖向葉無垢。

要乾脆了當的滅掉葉無垢!

只有把葉無垢的性命奪走才能夠讓蘇七鋒解除心頭之恨!

可是,葉無垢卻彷彿沒有感受到死亡的降臨。

嘴角帶著笑意,整個人顯得非常的沉穩。

忽然,蘇七鋒感覺背後有一股殺氣襲來,猛的停下身形往後方一拳轟出。

轟的一聲。

兩隻拳頭在空中碰撞。

在蘇七鋒身後,一名光頭男子渾身一顫,往後連連退了數步,這才穩住身形。

而蘇七鋒的身體卻是紋絲不動,眉頭微皺,看著眼前的男子,口中冰冷的問道:

「葉無垢這就是你最後的依仗了嗎?」

葉無垢沒說話。

站起身就往後走去,是打算趁此時間脫身!

蘇七鋒沒有回頭追殺葉無垢。

此時,他表情凝重的盯著眼前的光頭男子。

此人絕對是一位高手,即便是以蘇七鋒的實力都感受到了一絲的威脅,所以蘇七鋒必須要全力以赴應對才行!

這名光頭男子也是目光死死的盯著蘇七鋒。

空氣當中,殺氣凝聚,氣氛變得逐漸凝聚,逐漸緊張了起來。

忽然間。

兩個人同時動了。

光頭男子一拳就朝著蘇七鋒的頭部砸去。

此人速度極快,拳風兇猛,若是被一拳砸中,必死無疑!陳秉沉吟一下,道:「據說那個無極不是和呂家大小姐關係很曖昧嗎?」

穆嬌艷皺了皺眉:「我沒什麼耐心,直接說重點!」

陳秉忙是道:「這段時間多方勢力明裏暗裏都在打探這個無極的消息,只不過這人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連他常住的花氏鍛造鋪里也沒他的蹤跡。最重要的是昨天我聽說有人曾見到這個無極數天前從西邊街道走過,在這之後他人就消失了。而西邊街道的盡頭處就是呂家的地盤,您說這裏邊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無上劍庭》第二卷蟄龍已驚眠一嘯動千山第一百二十二章十五碎心丹陳秉的計謀 葉流回到診室沒多久,黃凱也回來了。

「欸,凱哥,你回來了。」

葉流說完看著黃凱面色匆匆,問道,「怎麼了?」

「你怎麼在這裡啊?」

「海洋讓我來的。」

「哎呀,這海洋果然是不靠譜啊,這事情怪我。我走的匆忙,忘記跟你說讓你在辦公室等下我。」

葉流看著黃凱一臉自責的樣子,笑著回道:「嗨,沒事。」

「我剛剛去辦公室找你的時候正好碰到海洋,他說你在診室,而且他還說你剛剛接診了梁志明,嚇得我一路小跑過來。梁志明人呢?」

「走了啊!」

「看完了?」

「看完了啊。」

「就走了啊?」

「對啊!」

「哦,走了就好。」黃凱如釋重負,「對了,怎麼會讓你來診看病啊?」

「你不在,我不就上嘛。」

「海洋他們不是在嘛,再怎麼說也不能讓你單獨接診啊,他們真是亂來,這種事情還讓你一個新人來。」

「嗨,沒事,我也一樣可以接診的,他們當時也在忙。」

葉流並沒有把剛剛江海洋設計他的事情告訴黃凱,反而幫他們打掩護。

「再忙也不能讓一個人看病啊,而且還是梁志明。對了,他什麼情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