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輕鴻牽起她的手,英俊的臉上浮著優雅的笑容,「我們一起進去。」

沐傾狂點頭,又轉身看向黃大川和黑虎等人,「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們,不要進去了。」

黑虎欲言又止,但在看到聖輕鴻的眼神后,只好乖乖閉上嘴巴,然後點頭。

花心才不願意待在這裡,她化成精靈飛在沐傾狂身邊,嘻嘻笑道,「我就這樣跟著你們。」

沐傾狂看了看她沒有拒絕,她是擔心一會兒地上的黃沙有危險,花心化成精靈就沒事了。

「傾狂,我帶你們飛過去。」肥肥飛到沐傾狂面前很確定道,而後身形瞬間變得龐大,足夠坐上沐傾狂和聖輕鴻。

小龍龍和醜醜見肥肥帶著沐傾狂他倆進去后,也迅速跟上,剛剛被火焰幻鳥打敗,它們感覺臉上很無光,所以還想進去再與它鬥上一斗。

飛過一片黃沙地,肥肥在沙柱區中一片空地上停了下來。

沐傾狂和聖輕鴻迅速從它背上下去,兩人警惕的朝四周張望,這裡面的沙柱是密密麻麻的,就好像一個迷宮似的。

「肥肥,帶我們去找火焰幻鳥。」沐傾狂淡淡的說。

肥肥和醜醜迅速朝前面奔去,聖輕鴻拉著沐傾狂的手一步步沉穩的走著,這些沙柱肯定不簡單,他們還是小心為妙。

沐傾狂邊走邊打量四周的沙柱,這些沙柱都奇形怪狀,看那些紋路應該是年代很久了。

突然,他們四周的沙柱以極快的速度移動起來,伴隨著的還有狂風。

沐傾狂感覺四周的東西不斷在轉動,聖輕鴻迅速將她抱緊在懷裡,把她的小腦袋埋在他的胸口,他緊緊閉上眼睛,不去看四周的狀況。

沒一會的功夫,一切恢復正常。

沐傾狂睜開眼睛,發現四周的一切並沒有任何變化。

「我們剛剛看到的應該是幻覺,火焰幻鳥的目的是想讓我們衝出去。」聖輕鴻冷靜的說道,這沙柱外面的黃沙一定有什麼陷阱。

沐傾狂甩了下頭,她旁邊的沙柱依然是她原本看過的樣子,難道剛剛真是幻覺,這裡一定被火焰幻鳥施了什麼陣法。

「走。」聖輕鴻拉著沐傾狂的手淡淡道。

沐傾狂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朝前面走,突然她啊的一聲尖叫,只見她腳下的黃沙形成了一個旋渦,她的身子不斷往下掉落。

「傾狂……」聖輕鴻見狀,雙手緊緊拉著她的雙手,銀瞳里是濃烈的厲色,他不斷用力拉扯沐傾狂,可是旋渦的吸力太強大,就算他運起全力,沐傾狂還是一點點被吞噬著。

「輕鴻,你放手,你去找火焰幻鳥。」沐傾狂掙扎著要抽出自己的手,她感覺旋渦處有一股力量在吸納著她,她的身子正一點點往下滑。 「不放,你運氣,我一定把你拉上來。」聖輕鴻面色鐵青道,他怎麼可能放開她,這黃沙下面還不知道是什麼,要是全是泥土,傾狂被吞噬下去那會被活活埋死的,他絕對做不到讓她在他面前消失。

沐傾狂努力運氣,但旋渦處的力量太強大,根本不容許她反抗。

「你快放,再不放,我們倆個要一起下去了。」沐傾狂眼裡帶著一絲乞求,她不希望他跟著她一起被掩埋。

聖輕鴻怎麼可能放,他用盡全力拉著沐傾狂,不讓她的身子往黃沙裡面掉。

醜醜三個看著這一幕不斷怒吼著,發動著一道道力量朝旁邊的沙柱攻去,頓時一陣陣爆炸聲響起,場面一片混亂。

小龍龍迅速化成人幫著一起拉扯沐傾狂,此時的沐傾狂已經被旋渦吞到了腰部,就算聖輕鴻拉著她,她的身子還是在慢慢朝下降落。

「傾狂……」原本飛到前面返回的花心在看到這一幕後大驚失色,她迅速化成人朝沐傾狂奔去,伸出手一起去拉她。

沐傾狂雙手一陣發疼,漩渦的吸力很強大,就算他們三人拉扯,也無法將她拉上去半分。

「你們放手,不要再拉了。」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說不定一會還會將他們三人全部扯下去。

聖輕鴻是絕對不會放手,他已經做好和她一起被漩渦吸進去的準備。

「你們倆個放開。」他冷冷道,他看到沐傾狂手腕上一陣發紅,有些心疼,便不想再這樣拉扯,不如就和她一起下去看看。

「可是……」花心不願意。

聖輕鴻冷冷的掃她一眼,身上散發著一股壓迫性的氣勢,花心有些懼他,便放開了拉著沐傾狂的手,小龍龍也跟著放開。

「聖輕鴻,你做什麼!」沐傾狂在看到他朝她走來后臉色發黑的沉聲道。

聖輕鴻沒有回答道,隨著他不再用力,旋渦處的力道將他和沐傾狂一起吸了進去,他倆剛消失,那旋渦也跟著消失,地面又恢復了平靜。

「怎麼辦啊,他們不見了!」花心急得在原地轉來轉去,這是什麼古怪的地方。

小龍龍英俊的臉上一片淡定,回答道,「等。」

他們干著急也沒有用,他不相信沐傾狂和聖輕鴻會那麼沒用,所以他們要做的只能等了。

花心瞪大眼睛,她是急性子的人,她哪裡有什麼心思等。

小龍龍鄙視的瞪她一眼,傲然道,「你不等也只有等,不然你去哪裡找他們?」

「小龍龍說得對,我們現在只能等了,那個火焰幻鳥又不出來,我們根本沒有辦法,你們在這裡等,我去地下看看。」醜醜沉聲道,而後小身子朝地下的黃沙鑽去,希望能夠找到沐傾狂和聖輕鴻。

沐傾狂和聖輕鴻被旋渦吸進去后只感覺身子不斷在滾動,聖輕鴻將沐傾狂抱在懷裡,原本緊蹙的眉頭微微舒散開,幸好這地底下還有空間。

兩人不知道滾了多久,最後才停下來,沐傾狂正好壓在聖輕鴻身上。「不放,你運氣,我一定把你拉上來。」聖輕鴻面色鐵青道,他怎麼可能放開她,這黃沙下面還不知道是什麼,要是全是泥土,傾狂被吞噬下去那會被活活埋死的,他絕對做不到讓她在他面前消失。

沐傾狂努力運氣,但旋渦處的力量太強大,根本不容許她反抗。

「你快放,再不放,我們倆個要一起下去了。」沐傾狂眼裡帶著一絲乞求,她不希望他跟著她一起被掩埋。

聖輕鴻怎麼可能放,他用盡全力拉著沐傾狂,不讓她的身子往黃沙裡面掉。

醜醜三個看著這一幕不斷怒吼著,發動著一道道力量朝旁邊的沙柱攻去,頓時一陣陣爆炸聲響起,場面一片混亂。

小龍龍迅速化成人幫著一起拉扯沐傾狂,此時的沐傾狂已經被旋渦吞到了腰部,就算聖輕鴻拉著她,她的身子還是在慢慢朝下降落。

「傾狂……」原本飛到前面返回的花心在看到這一幕後大驚失色,她迅速化成人朝沐傾狂奔去,伸出手一起去拉她。

沐傾狂雙手一陣發疼,漩渦的吸力很強大,就算他們三人拉扯,也無法將她拉上去半分。

「你們放手,不要再拉了。」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說不定一會還會將他們三人全部扯下去。

聖輕鴻是絕對不會放手,他已經做好和她一起被漩渦吸進去的準備。

「你們倆個放開。」他冷冷道,他看到沐傾狂手腕上一陣發紅,有些心疼,便不想再這樣拉扯,不如就和她一起下去看看。

「可是……」花心不願意。

聖輕鴻冷冷的掃她一眼,身上散發著一股壓迫性的氣勢,花心有些懼他,便放開了拉著沐傾狂的手,小龍龍也跟著放開。

「聖輕鴻,你做什麼!」沐傾狂在看到他朝她走來后臉色發黑的沉聲道。

聖輕鴻沒有回答道,隨著他不再用力,旋渦處的力道將他和沐傾狂一起吸了進去,他倆剛消失,那旋渦也跟著消失,地面又恢復了平靜。

「怎麼辦啊,他們不見了!」花心急得在原地轉來轉去,這是什麼古怪的地方。

小龍龍英俊的臉上一片淡定,回答道,「等。」

他們干著急也沒有用,他不相信沐傾狂和聖輕鴻會那麼沒用,所以他們要做的只能等了。

花心瞪大眼睛,她是急性子的人,她哪裡有什麼心思等。

小龍龍鄙視的瞪她一眼,傲然道,「你不等也只有等,不然你去哪裡找他們?」

「小龍龍說得對,我們現在只能等了,那個火焰幻鳥又不出來,我們根本沒有辦法,你們在這裡等,我去地下看看。」醜醜沉聲道,而後小身子朝地下的黃沙鑽去,希望能夠找到沐傾狂和聖輕鴻。

沐傾狂和聖輕鴻被旋渦吸進去后只感覺身子不斷在滾動,聖輕鴻將沐傾狂抱在懷裡,原本緊蹙的眉頭微微舒散開,幸好這地底下還有空間。

兩人不知道滾了多久,最後才停下來,沐傾狂正好壓在聖輕鴻身上。 「傾狂,沒事吧!」聖輕鴻迅速抱著她坐起。

沐傾狂一手擁著他,一手幫他整理著身上的灰塵,瞪著他道,「為什麼跟我一起下來。」

他知不知道這下面或許會很危險,要不是這裡有空間,他們就會被活埋。

聖輕鴻握緊她的手,寵溺的笑道,「就算是黃泉,我也和你一起走。」

「傻瓜。」沐傾狂聲音有些哽咽,心裡是說不出的溫暖,她依稀記得上次她和天剎一起進的陰間上奈何橋的情景,幸好她們沒有喝孟婆湯,所以才會擁有原本的記憶。

聖輕鴻抱著她站起,兩人開始打量四周,他們所站的地方是一個地洞,這裡面的氣溫異常的高,比外面要熱很多倍。

「輕鴻,我們朝前面走走看。」沐傾狂握緊聖輕鴻的手冷靜道。

聖輕鴻牽著她走在前面探路,兩人沿著地洞一步步朝前面走,越往裡面走,裡面猶如火爐般,兩人順著路拐了一個彎后,裡面的情景讓他們眼裡又是一亮。

這裡竟然有一個地下宮殿,看起來很古老,裝飾的也是非常的奢華,四根雕刻精緻的圓形大柱讓這裡看起來很恢宏大氣。

沐傾狂第一感應便是,這裡好強大的火元素,當下,她想也沒想,便打坐在空地上開始吸取火元素力。

聖輕鴻安靜的站在旁邊守護她,冰冷的銀瞳朝宮殿四周打量著,宮殿里擺滿了值錢的各種寶物,桌子上放滿了美味佳謠,但看著這些,他卻沒有半點食慾和想要拿走寶物的想法。

「大膽,竟然敢在我的宮殿里吸收火元素力。」突然一道凌厲的聲音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道紅色的身影。

女子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身紅色拖地長裙,一頭紅得發亮的長發,就連那雙眼睛也是紅的,整個人看起來妖艷又尊貴。

她的身材很高挑,身上散發著高人一等的凌厲氣勢,站在那裡猶如一尊神般。

沐傾狂睜開眼睛便對上那雙如火般的紅眸。

「你既然把我們弄到這裡來,我為什麼不可以吸收這裡的火元素?」沐傾狂站在聖輕鴻身邊小鳥依人般的淡淡笑道。

紅鸞沒想到沐傾狂會這樣回答,她雙眸眯了眯,揚起下巴高傲的說道,「人類總喜歡這樣貪婪。」


「我這不叫貪婪,而是資源利用。」沐傾狂勾了勾唇痞笑道,她想對面的女子就是火焰幻鳥了,紅裙,紅髮,紅眸,像一團火似的。

紅鸞眉頭蹙起,冷著臉,充滿敵意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我們想要你的蛋。」沐傾狂也不拐彎抹角。

紅鸞突然笑了起來,嘲諷的說道,「蛋沒有,不過這裡的金銀財寶隨便你們拿。」

「我們不要那個。」聖輕鴻很確定道,他們又不缺錢。

「我們只要你的蛋。」沐傾狂的語氣無比的確定。

紅鸞臉上的笑僵了,她詫異的看著對面的一男一女,他們竟然不要金銀財寶,這倒是讓她意外,在她的眼裡,人類都是非常貪婪的,有寶貝便想佔為已有。「傾狂,沒事吧!」聖輕鴻迅速抱著她坐起。

沐傾狂一手擁著他,一手幫他整理著身上的灰塵,瞪著他道,「為什麼跟我一起下來。」

他知不知道這下面或許會很危險,要不是這裡有空間,他們就會被活埋。

聖輕鴻握緊她的手,寵溺的笑道,「就算是黃泉,我也和你一起走。」

「傻瓜。」沐傾狂聲音有些哽咽,心裡是說不出的溫暖,她依稀記得上次她和天剎一起進的陰間上奈何橋的情景,幸好她們沒有喝孟婆湯,所以才會擁有原本的記憶。

聖輕鴻抱著她站起,兩人開始打量四周,他們所站的地方是一個地洞,這裡面的氣溫異常的高,比外面要熱很多倍。


「輕鴻,我們朝前面走走看。」沐傾狂握緊聖輕鴻的手冷靜道。

聖輕鴻牽著她走在前面探路,兩人沿著地洞一步步朝前面走,越往裡面走,裡面猶如火爐般,兩人順著路拐了一個彎后,裡面的情景讓他們眼裡又是一亮。

這裡竟然有一個地下宮殿,看起來很古老,裝飾的也是非常的奢華,四根雕刻精緻的圓形大柱讓這裡看起來很恢宏大氣。

沐傾狂第一感應便是,這裡好強大的火元素,當下,她想也沒想,便打坐在空地上開始吸取火元素力。

聖輕鴻安靜的站在旁邊守護她,冰冷的銀瞳朝宮殿四周打量著,宮殿里擺滿了值錢的各種寶物,桌子上放滿了美味佳謠,但看著這些,他卻沒有半點食慾和想要拿走寶物的想法。


「大膽,竟然敢在我的宮殿里吸收火元素力。」突然一道凌厲的聲音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道紅色的身影。

女子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身紅色拖地長裙,一頭紅得發亮的長發,就連那雙眼睛也是紅的,整個人看起來妖艷又尊貴。

她的身材很高挑,身上散發著高人一等的凌厲氣勢,站在那裡猶如一尊神般。

沐傾狂睜開眼睛便對上那雙如火般的紅眸。

「你既然把我們弄到這裡來,我為什麼不可以吸收這裡的火元素?」沐傾狂站在聖輕鴻身邊小鳥依人般的淡淡笑道。

紅鸞沒想到沐傾狂會這樣回答,她雙眸眯了眯,揚起下巴高傲的說道,「人類總喜歡這樣貪婪。」

「我這不叫貪婪,而是資源利用。」沐傾狂勾了勾唇痞笑道,她想對面的女子就是火焰幻鳥了,紅裙,紅髮,紅眸,像一團火似的。

紅鸞眉頭蹙起,冷著臉,充滿敵意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我們想要你的蛋。」沐傾狂也不拐彎抹角。

紅鸞突然笑了起來,嘲諷的說道,「蛋沒有,不過這裡的金銀財寶隨便你們拿。」

「我們不要那個。」聖輕鴻很確定道,他們又不缺錢。

「我們只要你的蛋。」沐傾狂的語氣無比的確定。

紅鸞臉上的笑僵了,她詫異的看著對面的一男一女,他們竟然不要金銀財寶,這倒是讓她意外,在她的眼裡,人類都是非常貪婪的,有寶貝便想佔為已有。 「我能給你們的只有金銀財寶,拿著那些東西趕緊的走。」紅鸞指了指衣袖冷冷道,她倒要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貪財。

「我們不要。」沐傾狂和聖輕鴻異口同聲道。

紅鸞挑眉,而後邁步朝左邊走去,那裡有一個桌子,桌子上面擺了各種各樣的寶貝,每一件都非常值錢,隨便拿一件,一個普通人都能吃一輩子。

「那就隨便你們了。」紅鸞低笑道,她深深地看沐傾狂和聖輕鴻一眼,飛身朝宮殿的大門躍去,而後那石門迅速合上。

「火焰幻鳥!」沐傾狂沖紅鸞喊道,她怎麼就突然走了。

聖輕鴻看了看那些珍寶,這火焰幻鳥是想考驗他們么,就算她把他們關在這裡幾天,十天,二十幾天,他們也不會對這些珍寶感興趣。

沐傾狂雖然很喜歡珍寶,但此時她腦袋沒有發暈,想必這些珍寶是萬萬不能要的,不然下場一定會非常的慘,她總感覺這個宮殿很詭異的樣子。

「火焰幻鳥,火焰幻鳥……」她朝宮殿大門走去,石門根本打不開,他們就這樣被困在這個古老的宮殿里了。

「她不會理我們的。」聖輕鴻拉著沐傾狂的手,將她抱到旁邊的桌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