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陳紅霞此刻那錢也暫時不考慮了,自己受了欺負,立馬很是委屈的說道!

「就是這傢伙!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私自跑到客人的房間裡面偷酒喝,還把房間弄得烏煙瘴氣的,還動手打了我,你們可得給我做主啊!」

「私自跑到客人的房間裡面偷酒喝?你說他?」

女經理也愣住了,而陳紅霞趕忙點頭,並且一個勁兒的喊著,快叫保安上來,這個人喝醉了,是個酒瘋子。

「你搞錯了吧!姜先生是我們的客人,他已經在這兒住了兩天了!」

「轟」

陳紅霞如中雷擊,整個人僵硬在哪裡,不敢相信的看著姜辰又看向女經理道!

「不!不可能啊!他!他不是這裡的保安嗎?我還問了樓下的保安的!」

「姜先生這種尊貴的客人,怎麼可能是保安呢!你搞錯了吧!他是不是保安我會不知道?」

女經理的話讓剛剛如雷擊中的陳紅霞又彷彿跌入了冰底,整個心瞬間哇涼哇涼的。

「我說你們這兒到底請的是什麼服務員,我在沙發上躺的好好的,一進來直接給我一抹布,手機都給我打掉了,你看現在還在地上,把你們管事兒的喊上來!」

姜辰瞬間勃然大怒道!搞不好還得送自己十天免費酒店住,這陳紅霞還間接送了自己一份禮物。

「你到底乾的啥事兒啊!你來面試的合同上我們不是標明清楚的嗎?記住永遠不要和客人發生矛盾,永遠要把客人放在第一的位置,你現在完全違反了合同的規定,根據合同開除不說,還得賠償工資10倍的違約金,總共56000塊,至於這客人控告你非法傷害,和對他的民事賠償就看你們怎麼協商了。」

一聽到女經理這麼一說,陳紅霞雙腳一軟直接癱在了地上,合同上的確有這麼一條,但是哪曾想到,自己一來就觸碰底線了,自己本來只想來賺點工資把欠的幾萬塊錢還了,結果這5600影子都還沒看見,居然又遭了56000,家裡看來完全要鬧飢荒了,

「誤會!這是個誤會,這人是我女婿,我們鬧著玩兒呢!是不是?是不是辰兒,」

頓時陳紅霞就過去抱著姜辰的腿一雙眼神苦苦哀求道!

「請問我認識你嗎?我都不認識你,你給我說啥呢!」

姜辰好笑著聳著肩道!

「你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阿姨沒錢了,阿姨真沒錢了,現在我還差人家幾萬呢!我現在太需要一份工作了,你看在吳馨的面子上你行行好可以不?」

「誰是吳馨啊!我根本就不認識!」

姜辰點了一支煙看著窗外吐著煙氣道!

「姜先生你消消氣,畢竟氣壞了身體可就不好了,你說大事兒化小,小事兒化了,你要是把大堂經理叫上來了,我可能都飯碗不保了,我給你揉揉肩捶捶背!」

這客房的女經理也趕忙上來求情道!

「我要你揉肩幹嘛?畢竟這個事兒又和你沒什麼關係,一人做事一人當!叫她來吧!你再去打一盆熱水過來,叫她幫我洗洗腳!我看我心情能不能好點!」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去!」

看事情有轉機,姜辰可是大堂經理特意叮囑了的尊貴客人,這客房的女經理,哪裡敢怠慢,趕忙拿著一個精美的瓷器盆子端著熱水過來了。

姜辰直接把腳伸到了陳紅霞的面前,仰了仰頭道!

「我記得很多地方都有跪式服務,不知道貴店有沒有啊?」

「當然有了!服務姜先生的這種尊貴的客人,我們當然必須跪式服務了!」

說著女經理趕忙陪笑道,自己先跪了下去,然後推了一把陳紅霞,而陳紅霞不敢怠慢趕忙也跪在了地上。

「還愣著幹嘛呢!」

反應過來的陳紅霞趕忙把姜辰的腳放在了盆里,然後雙手輕輕的搓揉了起來。

「輕重可以不?姜先生?」

「湊合!」

姜辰叼著煙舒服的靠在了沙發上,看著跪在地上低著頭給自己洗著腳的陳紅霞,露出了意猶未盡的笑。

「洗完給我好好按摩一下,捏捏腳,對了以後她就指定服務與我了,每天多給他算1000塊錢的消費,我到時候退房的時候一起結賬。」

「還不快謝謝姜先生,姜先生這麼寬宏大量,跟你不計前嫌還給你每天額外1000塊錢的小費,你算是遇見活財主了!」

客房女經理趕忙無比激動的說道!

「謝謝姜先生!謝謝姜先生!」

陳紅霞趕忙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行了!你出去吧!一會兒再給我帶點水果進來!」

說著姜辰擺了擺手,而客房女經理立馬起身恭敬告退。

見女經理走了以後,陳紅霞四下看了看低頭給姜辰按著腳小聲道!

「這臭小子身上到底還有多少錢啊!這麼豪氣居然敢來住這種酒店!」

「這酒店也不貴啊!就幾千塊錢一晚上,住十天也才幾萬塊錢嘛!自己花了,總比被別人搶了好是不是?對了!你做夢或許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跪著給我洗腳吧!」

姜辰玩著手機咧嘴笑道!

而陳紅霞立馬把姜辰的腳丟到了一邊,站了起來道!

「你神氣不了多久了,你要是和我作對,沒你的好下場!」

「怎麼?要造反啊!不想按了?」

姜辰加大了語氣吼道!

「你是不是要玩!你要玩!我陪你玩,你信不信我馬上打一個電話,立馬讓唐家榮找人來削你,你別以為還有幾個臭錢住一下大酒店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嘚瑟。」

「我就嘚瑟了怎麼的?我覺得你這種人真的不能慣,因為越慣越混蛋!跪下繼續按!你信不信我馬上叫人了,這下叫過來就不是這麼簡簡單單就算了的,如果你覺得5萬塊錢的違約金無所謂,你現在可以滾蛋了。」 「叮咚!姜先生你的水果來了!我可以進來嗎?」

聽著外面的聲音,陳紅霞無奈之餘繼續跪了下去,抱著姜辰的腳,忍氣吞聲的按了起來,這口氣陳紅霞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他一定要找自己女婿唐佳榮把受得氣給還回來。

當天晚上回去的時候,氣的不行的陳紅霞立馬給自己女兒吳馨說了這件事兒。

「我去!這傢伙真的敢怎麼踐踏你?那看來他沒給我們說實話啊!那房子的賠償款至少有30萬以上,不然他不可能這麼逍遙。」

「你馬上跟家榮打電話,就說我被欺負了,家榮畢竟在社會上還是有點關係,吃的開,對付那個小畜生完全是綽綽有餘」

想著今天的事兒,陳紅霞氣的喝水都喝不下去。

「媽!你別急,唐家榮這人不靠譜,給我刷了十萬居然又要了回去,我還倒貼5萬給他,我們麻煩他辦事兒的話,他肯定會覺得自己有多牛逼,多了不起似的,而那次我跟你說的那個24歲比我大一歲那個富二代,人家給我刷了十七萬,這兒我馬上要請他吃飯,這個是真有錢!等我把這個金龜婿給你釣上,那不要說姜辰那畜生了,整個華陽市敢欺負你老人家的人都找不出幾個,你先別急,那小畜生你別跟他一般見識。這裡是2萬塊錢,你拿著先用!」

「行!畢竟你這個是大事兒,媽相信你,肯定能把那小子拿下的!姜辰那小畜生我就讓他在多跳幾天!」

看著女兒現在居然捨得拿這麼多錢給自己用,從女兒出手的闊綽,都能知道女兒這次釣了一條金槍魚。

姜辰昨天可能喝了太多酒的緣故,導致今天睡過頭了,要不是周小莉今天給自己發微信語音的話,自己肯定會錯過這次夏令營活動的。

快速起床,連臉都來不及洗,姜辰便急急忙忙的下樓,在路上打了一輛計程車,快速朝學校趕去,等氣喘吁吁的趕到學校的時候,發現學校停著4輛大巴車,同學們正在挨個兒點名上車,還好趕到了。

「喲!姜辰同學,你不是說自己趕車去嗎?你空著手滿頭大汗的跑到這兒來幹嘛呢?」

謝海威第一個看見姜辰,立馬和他那幫狗崽圍了上來,同學們看見姜辰滿頭大汗窘迫的站在那裡,也紛紛笑了起來。

「我和你們一起去啊!我怕一個人找不到路!」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姜辰喘著粗氣道!

「誰要你和我們一起去啊!那邊三班的人家是班費喊的大巴車,而我們班是威哥一個人出錢叫的兩輛大巴車,你是不是聾子啊!那天威哥說了任何人都可以坐,唯獨你姜辰不行!」

「那邊不能坐,到我們這邊來吧!我們班還有多的空座位!」

就在這個時候,蘇安嵐和小山東胖豬走了過來道!

「喲!嵐天社的大姐大還真是好心呢!姜辰快去吧!坐不起車去施捨別的班拉你,那我們高二一班的臉可被你姜辰給丟光了!」

謝海威無所謂的笑道!

「就是!只有我們班才出這些敗類啊!不光靠班上的人救濟,現在還要靠外班的人救濟,我們高二一班的臉可沒法放了。」

葉珊珊也陰陽怪氣的玩著指甲道!無形中給了姜辰無比多的壓力。

「安嵐啊!人家一班的事情,你們外班的就少來插手了,畢竟這是謝海威人家私自出錢叫的車子,要誰坐是人家的權利。」

羅凱穿著一件修身白襯衣,牛仔短褲,加一雙古馳的板鞋,很是校園男神的打扮相勸道!

「謝海威同學,你讓人家姜辰坐一下又怎麼了,同學之間不是應該互相幫助嗎?你這不是讓外班看咋們班的笑話嗎?」

這個時候班主任老師趙一曼趕忙過來解圍道!

「老師那天你也看見了,姜辰同學在講台上那麼羞辱我,我還請他坐車?我瘋了差不多,而且他不是自己口口聲聲的說自己坐車去嗎?班上的人也都聽見了的!」

謝海威立馬理直氣壯的吼道!

「就是!老師你不可能因為姜辰同學一個人影響咱們班上大家的行程吧!」

班上的勢力狗們也都紛紛站在謝海威的那一邊,畢竟謝海威免費請大家坐車吃飯,肯定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啊!

「這樣吧!姜辰同學老師幫你叫一個滴滴打車,你一會兒直接來濕地公園就可以了!」

趙一曼無可奈何的說道!一個剛大學畢業沒多久的班主任老師,氣勢經驗上管理這群學生還是有很多不足。

「不用你破費了趙老師,我有車!」

姜辰微笑著道!

「噗嗤!你有車?你有啥車,小黃車嗎?還是膜拜單車!」

謝海威第一個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行了!懶得搭理他了,別因為一顆耗子屎,打壞了一鍋湯,咱們走吧!」

葉珊珊對大伙兒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很是高檔大氣的房車,朝著學校操場開來,一下子操場上100來個同學都愣住了,這誰啊?去夏令營不帶帳篷,開房車去的。

「你還真是讓我好找呢!不是說好了!要去濕地公園的嗎?快上車啊!」

周小莉穿著一套波西米亞地中海長裙,很是優雅休閑的從車上下來,看著姜辰有些生氣道!

「哎呀!我知道了!煩的很!對了!馮月月呢?月月!你快過來!」

說著姜辰不顧所有人震驚見鬼的目光,過去拉著呆若木雞的馮月月,便拉到了房車前。

「月月坐這個車吧!你看看裡面超大的空間,天鵝絨的席夢思,還有超棒的家庭影院,還可以洗澡,冰箱,廚房,整車都覆蓋無線網,你只要躺在床上,喝著果汁,看一部好萊塢電影,很快就到目的地了。」

「這不好吧!」

馮月月臉紅得跟一個紅蘋果似的趕忙搖頭道!

「這有什麼!我知道你坐大巴有些暈車,而且這麼多人坐在裡面空氣多不好啊!這個車是自帶空氣凈化的,而且晚上躺在床上,車頂可以弄成全玻璃透明的,躺在裡面就可以看星星多好啊!來!你喜歡看什麼電影,就侏羅紀公園吧!你在裡面好好休息,我去副駕駛位置!」 說著姜辰便下來關上了後面的車門,而爭先恐後朝裡面看的同學們,也紛紛被裡面豪華的家庭布置,和舒服的環境所震撼住了。

「你們都還愣著幹嘛呢!剛剛不是鬧著要走了嗎?還不走是等酒還是等菜啊!那我們先走吧!」

說著周小莉發動車子,霸氣無比的房車在眾人面前掉了個頭,便留下一道尾氣揚長而去,留下一臉懵B的羅凱和謝海威他們在風中凌亂。

「嵐姐!這小子什麼來路啊?」

胖豬也吞了口唾沫回過了神兒來問道!

「不知道!但是很明顯應該是跟羅凱杠上了!」

蘇安嵐獃獃的說道!

「怎麼樣?這車滿意吧!思前想後我覺得去夏令營還是這車好,又不用單獨帶烤架工具啥的,車上烤箱和住宿啥的一應俱全。」

而姜辰趕忙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看了看後面。

「哦!你放心,這車隔音的。後面聽不見前面的,這個是你喜歡的女孩兒嗎?」

「對啊!我的女神!」

姜辰無比興奮甜蜜的笑道!

「那她喜歡你嗎?」

「不知道!可能有那麼點意思嘛!畢竟女孩子都比較害羞靦腆嘛!」

「也是!希望你們能成功啊!」

周小莉眼裡閃過一絲惆悵道!

「那必須的!」

姜辰此刻心情大好,微笑著看著窗外,感覺整個世界都是五彩繽紛的。

大巴車上羅凱氣的咬牙切齒。

「這個混蛋可以啊!房車都搞來了,還有剛才那個氣質優雅的女人是誰?」

「凱哥我也不知道啊!我現在簡直是一頭霧水!不過我一會兒可以叫王通那小子去探探底,你先別急凱哥!」

謝海威趕忙安慰道!

「草!開快點啊!沒吃飯還是怎麼的!」

羅凱坐在大巴車上把情緒發在了司機身上,班主任老師趙一曼坐的另一輛車,所以他才敢這麼膽大妄為。

濕地公園距離華陽市大概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這是一個郊區的生態公園,佔地面積非常大,裡面有人工的天鵝湖,薰衣草基地,團建項目,高爾夫球場,和賽馬場,露天游泳池,總之很多項目。。。

姜辰他們提前半個小時到達了濕地公園,跟裡面的工作人員說是來參加夏令營的,工作人員指點他們在天鵝湖旁邊的草地上搭建營地。

然後周小莉把車開在了草地上,然後一鍵化把房車打開,撐起了遮陽傘,沙灘椅,茶几,把果汁,水果,甜點都放在了茶几上,然後和馮月月喝著果汁吃著甜點等著大巴車那些人的到來。

周小莉弄好這些以後交代了幾句便借口有事兒離開了,而馮月月坐在沙灘椅上,然後拿著手機在那裡自拍了起來,還叫姜辰幫她拍了好幾張美美的照片。

「姜辰這車是你的嗎?」

馮月月小聲的看著姜辰詢問道!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