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陳震卻是牙根緊咬住,臉色鐵青,看着林毅,手中的招式連連變化,招招攻向林毅的要害之處,和那霹靂槍之名頗有些相符。

而一旁的名銘弘也是瞬間和對面的一名弟子相接,手中的威龍槍龍吟陣陣,好似要吞噬天地,看着如此,不得不驚歎於此槍的威力,也許是銘弘所面臨的對手也不弱,林毅相信此槍的威力應該更盛。看來當初幫助銘弘買下此槍絕對是個正確的選擇。

“鏘”的一聲,一招之下, 地球文明升級中 ,雙手微微顫抖,看來自己的實力應該比這傢伙要強上許多了。

“小子,你很強!”

看着林毅的眼神像鷹狼一般,陳震嘴角微動地說道。

“謝謝,你也不賴,我們還是儘快解決戰鬥吧!”

有禮貌地迴應一句之後,林毅身形再次上前,魂力完全釋放,驚得在場的衆人紛紛側目。

“如此強盛的魂力?恐怕連白華師兄都做不到吧?”

在場的衆人七嘴八舌地開始議論,林毅自然是聽在耳中,雖然一個人的魂力多少並不能代表實力的強盛,但在很大程度上還是決定了一個魂者的後期發展潛力,否則這些弟子也不會如此吃驚了,要知道現在的林毅可是僅僅在控魂者的境界啊。

那手持霹靂槍的陳震顯然也是被林毅的這一招所震撼,稍微遲疑了片刻之後方纔是提起手中的長槍朝着林毅衝殺過來。

“鏘”的一聲,魂力所造成的強大沖擊之力直接將在場的衆人震的紛紛倒退,激起的塵埃更是飄揚在半空之中,將林毅和陳震兩人完全籠罩在其中。

此刻,林毅只感覺手心一麻,心臟少許震盪,雖然有點難受,但還是沒有放棄絲毫,提起一腳便是朝着對方踹了過去。

只聽的“哇”的一聲,在場觀看的衆人便是看見一道身影自那塵埃之中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天吶!以控魂境界瞬間戰勝噬魂者,未免有些太可怕了點吧?”

看着眼前的情景,不少的弟子已是將林毅看做是怪物一般,無論是實力還是天賦,衆人已是承認,林毅超越了在場的所有人。

一擊命中,林毅並沒有停止,充分發揮“趁你病要你命”的精神,強行壓制住身體之內的不適,身形飛速向前,手中的玉淵劍已是高高舉起。

儼然就是要至對方於死地的架勢,現場的不少人已是閉上了眼睛。

“混賬!”

恰在此刻,一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自周圍觀戰的人羣之中衝了出來,速度之快難以想象,雙手作刀,徑直朝着林毅劈了過來。

然而,面對如此凜冽的招式,林毅卻是並沒有慌亂,拿着手中的玉淵劍直接反手一劈便是將那朝自己而來的攻勢化解。而後者也是瞬間便是朝着身後數米的地方掠去。

“呵呵,白華師兄別來無恙啊!”

看着來者一襲白衣,林毅一位深長的笑了笑說道。

“你認識我?”

後者顯然對於林毅將自己認出來極爲吃驚。

“師兄說笑了,單單是真傳弟子這一個頭銜就足以讓林毅認識你了!”

對於這個白華林毅當然是有些瞭解,現有青雲弟子中資歷最老的弟子之一,實力就算是和水天玥相比也是相差不了多少。林毅知道自己這一次想要成功進入青嵐劍宗,此人必是一大勁敵。

“呵呵,這位師弟倒是有心了,只不過公然在這宗內挑起戰鬥似乎是有些不妥吧?”

這白華自從林毅一進入青雲宗內就有所瞭解,曾幾何時還想要收入自己的麾下,只是沒想到這第一次就是鬧得如此尷尬。

“有何不妥?”

林毅的語氣極爲生硬,完全以質問的口氣,讓的對面的人更加的語塞。

瞬間漲紅臉的白華,顯得有些憤怒地說道:“宗門可是有規定不可在公共場合尋釁鬥毆的!”

職業拆夥 哪一條?”


一聽林毅再次質問的語氣,那白華差點沒有爆發出來,原本以爲自己只要語氣稍微強烈一點,林毅就會有所收斂,現在卻是沒想到竟是問自己是哪一條的規定。

而根據宗門的規定,卻是並沒有公衆場合不允許鬥毆這一條,一時之間,白華被問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師兄,據我所知,在這宗內好像並沒有此條規定吧?”

看着那白華無語的樣子,林毅似笑非笑地說道。

“哼,即便是如此,同門師兄弟,你也沒有必要如此吧?”

被林毅提醒到的白華依然是不依不饒地說道,腳下的步伐更是向前走了兩步。

林毅知道此人平日裏主要是負責宗門之內的治安管理,因此現在的他出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還有一層卻是林毅最爲懷疑的,那就是現在的這陳震所依附的勢力就是眼前的白華,若所白華的出面沒有什麼貓膩,林毅怎麼也不會相信。

“師兄,還有一件事情林毅極爲好奇,希望你能解釋一下!”

看着那上前來的白華,林毅絲毫沒有慌亂地問道。旋即再次問道:“衆所周知,這陳震營長的依附者便是白華師你,不知道師兄這一次的出面是否因爲這一層的關係呢?”

此話一出,頓時如石子扔進平靜的湖面一般,激起千層浪,在場的衆人皆是左顧右盼,相互竊竊私語起來。

“小子,你說什麼?”看着林毅的眼神已是血紅,甚至已是將魂力散發出來的白華怒不可遏。

而這樣的情況卻正是林毅所要的,現在的他還巴不得對面的白華朝着自己出手呢,嘴角已是微揚,不得不爲自己成功激怒眼前之人而有些激動。 “難道不是麼?”

看着對面的白華,現在的林毅只想要一心激怒對方,原因無他,只因爲與身後的陳震交手之時並不能真正展現自己的實力。

但是現在的白華相對來說卻是可以讓林毅放開了手腳的戰鬥,即使是有些危險,林毅也不會相信對方會對自己下死手,畢竟身爲真傳弟子, 所任何事情,都是有着自己的邊際的。


“小子,難道你就這麼喜歡找事麼?”

看着林毅,那白華的拳頭緊握,身體微微顫抖,而這這一切又怎麼可能逃過林毅的眼神。

“你就說有沒有就是了?”

林毅一心只想要誣陷眼前之人,纔沒有心思去理會他現在的心情。但周圍的觀戰者可就完全不這樣想了,面對林毅的公然挑釁,大家都是認爲現在的林毅已經是瘋了。

“我看你是找死!”

說罷,只見原本給人以溫文爾雅印象的白華身形陡然向前爆衝,捏緊的拳頭夾雜着魂力朝着林毅直接揮了過來。

“忍不住了麼?”

看着來者,林毅心中也是莫名的激動,玉淵劍身上一股火焰陡然升騰,藍紫色的火焰好似要將周圍的空氣都要,融化一般。

“這是?”

看着林毅爆發出來的火焰,在場的人無不驚歎,林毅在修煉四象火訣一事在場的所有弟子皆是知道,然而現在的火焰明顯的與之前林毅在鄘城大戰之中所展示的不一樣。

那白華顯然也是看出了林毅現在所展現出來的火焰有些奇特,但無奈自己的攻勢已經打出,根本就沒有收回的餘地。

而在上山地的那老者同樣將下面的一切看在眼裏,不禁是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道:“這小子越來越有意思了,居然還能將四象火訣強行融入其他的火焰。”

手持着玉淵劍的林毅絲毫沒有顯示出慌張的神情,身體如同螺旋一般在空中飛速朝着對面的白華迎了上去。長劍在前,帶着吞噬的氣息。

轉眼之間,兩者便是對撞在了一起,“鏘”的一聲,竟是都是朝着對方連連出手,不到兩息的時間已經交手數個回合。

“砰”再次雙手對撞,兩兩分開。站定身形,林毅只感覺全身上下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五臟六腑都受到強烈的震動。

而那白華也是雙眼緊盯着林毅,雖然當日在鄘城大戰之中見識過林毅的實力,但也沒有現在這般凜冽,當日的林毅倒好像是用某種祕法強行提升起來的。

然而現在,對於白華來說,現在的林毅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可是實打實的,更爲恐怖的是那火焰朝着自己襲來之時竟有些傷及魂體的危機感,若不是自己的實力還算是強悍,其後果還真是有些難以想象。

“怎麼樣?師兄,林毅的實力如何?”

看着白華尷尬的樣子,林毅的心中更是有些小小的激動,這白華雖然實力強橫,但就現在的狀況看來也並不是全無戰勝的可能。

“看來今天不得不挫傷一下你小子的銳氣,否則今後還不翻天了?”

面對林毅的囂張,白華已是在心中打定了主意今日要將林毅徹底的打敗在衆人的眼前。

只聽的“噗”的一聲,白華手中出現一斌相對較爲纖細的紫劍,頓時周身的氣息相對於之前的要強上了不少。

“小子,現在纔是真正的開始呢!”

說罷,也不再理會林毅的反應,白華的身子瞬間拱起,朝着林毅跳躍而來,瞬息即至。

看着眼前跳出了數米之高的白華,林毅瞳孔微縮,不禁罵道:“臥槽!”

這白華現在的實力絕對是在人魂之境,按原理來說已是具備了御空的能力,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傢伙居然是選擇這種跳躍的方式。

說他是傻麼?完全不是。林毅心中極爲明白,相對於御空飛行,那白華彈跳的更爲恐怖。無論實在速度還是在爆發力上,跳躍都要比一般的人魂者強上許多。


因此,面對如此情景,林毅竟然是當着如此衆多弟子的面直接轉身就跑。

“我呸!原來以爲有多厲害呢,還向白華師兄挑釁,沒想到現在卻是變得如此不堪一擊。”

看着逃跑的林毅,在場的弟子已是有着不少開始鄙視了起來,作爲一名魂者竟然是不要尊嚴的選擇逃跑,這在青雲宗的歷史上可還是頭一遭呢,林毅的行爲自然讓的在場的人看不起了。

然而,面對周圍衆多弟子的鄙視,林毅卻是完全選擇無視,現在才發現有時候臉皮太厚了也是一種好處。

“林毅,小心後面!”

恰在此刻,只聽得一旁的銘弘提醒道。只顧着逃跑的林毅自然是不會知道身後發生的事情的,連忙回頭,卻發現之前被自己打退的陳震現在和白華一起朝着自己追了過來。

“媽的,果然有貓膩!”

這一聲林毅說的極大,故意讓的周邊的弟子聽見,腳下的速度更加提升了幾分。而效果也正是如林毅所想的那樣,看着兩人追着一人的場面,圍觀的弟子已是開始交頭接耳了起來。

面對林毅攪起的渾水,那白華現在心中更加的憤怒,對於林毅已是有了一絲的殺心。

“吃我一招!”


話音剛落,就只見從林毅的手中飛過來一顆拳頭大小的火球,正是從玉淵劍上甩出的陰火與煉石天火的融合之物。


看着如此火焰,無論是白華還是陳震,兩者皆是連忙規避,那火焰之中的氣息有多強他倆可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林毅,看來你這人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看着林毅還是死命逃竄,那白華手中的紫劍“咻”的一聲便是操着林毅的後背憑空飛刺而來,如一道電光一般,根本來不及阻擋。

至尊小村醫

於此同時,林毅也是感覺背後一陣涼颼颼的感覺,心中暗叫不妙,正欲側身躲避,卻是隻覺又一陣勁風襲來,比此前的那一道力量更強上不少。

“”的一聲,刺耳的聲音自林毅的身後響起,震得耳膜止不住的疼,幾乎是同時,一股爆炸之力也是擊打在自己的身上,如鋒刃一般的勁氣更是將後背之上的戰甲劃出一道可怖的口子,若不是有着戰甲保護,林毅恐怕也要就此蹬腿了。

“堂堂真傳弟子竟然向外門弟子下手,你也不怕毀了自己的聲譽?”

只聽一道嬌喝自人羣外圍傳來,停下腳步的林毅聽着此聲音再熟悉不過來,只見走進來的正是昨日的嫣然,依然給人一種清秀的感覺。

看着兩人三人皆是齊齊住手,那白華見着身穿着羅裙的嫣然竟是極爲恭敬地叫了一聲:“師姐!”緊接着,在場的衆多弟子也是禮貌的行禮。

“白華,身爲青雲宗的真傳弟子,就這樣公然在大庭廣衆之下對着師弟下死手,也不怕掌門開罪與你?”

眼神此時轉瞬變得如冰霜一般,盯着那白華,頗有些責備的口吻。

“是這小子事先挑事的!”

聽着嫣然的責備,白華並不服氣地說道。卻是隻聽見“砰”的一聲,當即便是被身前的嫣然一揮手拋的老遠。

而面對這一擊,適才還趾高氣揚的白華卻捂着胸口,驚恐的看着嫣然,不敢再出一言。

“我不管你們有任何的恩怨,兩日後就是宗門選拔大賽,到時候大可一併解決!”

嫣然的聲音極爲堅定,根本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