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道攻擊,明顯已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所以一經發出,便不是他們所能控制的了。

他們現在只能寄希望於這道攻擊只要能重傷君朔便好,這樣他們便還有拼的資本。

君朔見這道攻擊強橫,不敢硬接,飛速的在身前布下一道又一道的空間屏障,想要儘可能的消耗這道攻擊中所蘊含的能量。

而這,也給楚郗等人爭取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阿郗,你怎麼樣?」君影寒一臉擔憂。

「我沒事,咳咳!」咳出一口淤血,楚郗的臉色頓時好看了一些。

「沒事就好。」君影寒長長吐出一口氣,如果她的阿郗真出了什麼事,她真的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再這樣冷靜下去。

兩人抬頭望天,楚郗神色凝重:「這樣下去不行,如果等君朔將這道組合技的能量耗光,那我們之中,到時候絕不可能再有辦法阻攔他一時三刻。」

「我有辦法。」冷眸中幽光閃過,君影寒突然開口道。

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楚郗一臉驚愕的看向君影寒:「你有辦法?」

「沒錯!」君影寒神色平靜的點點頭,捧起手中的鳳簫:「就是它!」

「鳳簫?」楚郗先是一愣,之後臉色大變:「你要吹奏第七樂譜禁之最後的絕唱、獸神降臨?不,這絕對不行,先不說這能不能殺死君朔,你都肯定是必死無疑!」

楚郗的神色很是激動,他絕不會允許他的丫頭這樣做的。

「不,阿郗你聽我說,在我的精神力沒有達到神級之前,我也一直認為只要吹奏這第七章樂譜我便是必死無疑,不過當我的精神力達到神級之後,我突然發現,似乎這必死的結局也不盡然,只要你們能給我爭取足夠的時間,我定能保證自己在吹奏過後,保住自己的性命,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我一身修為盡廢罷了。」君影寒冷靜的為楚郗分析。 —

–>

「雖然鳳簫肯定會毀壞,不過以一件神器來換大陸的安寧,我想,很值!

而且我是鳳女,你忘了我也可以浴、火重生嗎?想讓我死,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更何況,我吹奏這第七章樂譜最終的目的不是為了殺死君朔,而是為了將他封印!」

「封印?」

「是的,封印。君朔太強大了,就算用第七章樂譜我也不敢保證定能將他殺死,可如果只是封印的話,我可以百分百保證成功。」

聞言楚郗的紫眸閃了閃,似乎已經有些被君影寒說動了:「那你能封印他多長時間?」

「保守估計,一萬年!」

「好,我一定會為你爭取這個時間!」楚郗微微一笑,輕輕在君影寒的唇邊落下一吻,之後拖著重傷的身體,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看著楚郗離開的背影,君影寒有些顫抖的將鳳簫放至唇邊,一滴清淚,終是忍不住的滑落而下。。。。。。

對不起,阿郗。。。。。。

她騙了他,封印君朔一萬年倒是不假,可若她吹奏第七章樂譜,她便根本不可能再有活下來的希望。

簫毀,人滅!

這是定然,非人力能改,神也不行!

簫聲起。。。。。。

不再是怪異、低沉、清悅、渾厚、高亢和壯烈,取而代之的是說不盡的絕望與凄迷。。。。。。

大踏步向前而走的楚郗身子頓時一僵,臉上露出慘然的微笑,眼角亦是一滴清淚滑落而下。。。。。。


他知她騙了他,可是他不怪她,他尊重她的決定,正如往常他縱容她的任性一般。

她想要天下安寧,他便為她與君朔大戰;她想要君朔的一個破綻,他便用重傷替她交換;如今她想要為天下人奉獻一切,那麼他便為她爭取時間,直到……他死!

簫聲既起,便不可中斷,所以哪怕他此時有了一絲後悔,他也再無力改變。

不過丫頭,這次請讓我也自私一次,讓我,死在你的前面,好嗎?

周身紫氣升騰,楚郗再次用出了他的最大底牌,紫皇!

他成全她的大義,用他的生命!

原本被死氣困住的焱,在簫聲奏起的瞬間,他便完全恢復了自由,旋即一道金光從天而降,將他沐浴其中。

「即即~~」鳳凰長鳴,九轉金鳳進化第一轉,開始!

「小主人你……」

在第七章樂譜奏響的瞬間,焱便能與君影寒進行心靈溝通,感受到自己周身的變化,焱的臉色頓時大變,不停的掙紮起來,想躲開金光的照耀。

「沒用的。」君影寒的聲音在焱的心底幽幽響起:「簫曲已成,便無法停止……」

聞言,焱掙扎的動作頓時僵住,苦笑道:「小主人,你又何必如此……」

君影寒沒有回答焱的話,九轉進化已經開始了第二轉,天空中又一道金光落下,照在了焱的身上。

此時的君朔已經將武玥兒四人的組合技完全消耗乾淨,一扭頭,便看到了不遠處焱的變化。

頓時臉色一變,大手一把抓向被金光照耀而進的巨大火鳳。 —

–>

「嗖!」

一支紫色羽箭從天際射、來,君朔猝不及防之下,掌心被完全洞穿,一滴滴灰色的血液流淌而下。

這一箭射出,楚郗亦是強弩之末,再沒了任何攻擊力,不過好在,九轉已經到了第三轉。

「轟!」又一道金光落下,卻是照在了君影寒的身上,在金光的沐浴之中,她仿若天界女神一般,凌然不可侵犯。

而到了這第三轉,將沒有任何人能再阻斷這支簫曲的完成,君影寒不能,君朔更是不能!

從空中如自由落體一般的墜下,看著君朔發狂般的攻擊君影寒和焱卻毫無丁點效果,楚郗的嘴角不由勾出一抹弧度,緩緩閉上了雙眼。

丫頭,我能為你做的,便只有這麼多了。。。。。。

「轟!」又一道金光落於焱的身上,第四轉了。。。。。。

「三哥!」楚泠心騰身而起將已經昏迷的楚郗接了下來,水光瀲灧的紫眸中滿是痛心。

抬頭看著天上的君朔和君影寒,楚泠心的心中一時不知是個什麼滋味。

「寒兒,父親的好孩子,咱們把簫曲停下來好不好,這天下,為父不毀了,你我父女二人一人一半,你看好不好!」強攻不成,君朔開始改打親情牌。

除了君影寒、楚郗、焱三人,其他的他們誰也不知這簫曲的不可斷性,就連君朔也不知道。

見君影寒無視他的話語,並且天空中又一道金光落下時,君朔瘋狂了。

「好,你不停,本座便殺到你停!」

猙獰一笑,一掌拍向莫輕言等異辰學院眾人所在的地方,頓時一片血霧爆起,竟無一人倖免!

神與超高級異能師之間,終是有著不可跨越的鴻溝,殺人,於君朔來說,比捏死一群螞蟻還要更加簡單。

君影寒眸中一痛,天空中又一道金光落下,第六轉了。。。。。。

老師,對不起,是弟子連累了你們。。。。。。


「哈哈!真是痛快!」殘狠的一笑,君朔又一掌拍向鳳族眾人所在之地,其中也包括武玥兒四人。

「嘭……」依然是一蓬血霧爆起,沒有絲毫懸念。

玥兒、月靈。。。。。。

君影寒冷眸中的血淚滾滾而下,天空中第七道金光落下。。。。。。

「哈哈!還有一群!」瘋狂一笑,又是一掌拍向雙影眾人所處之地,其中萬千行與雪帝赫然在列。


雪帝沒有絲毫猶豫的吻上萬千行的唇瓣,那冰冷濡濕的觸感讓得萬千行不由一愣。

「冰然你……」

「萬千行,你的命是本帝給的,你記住,從此刻起,你的心中只能有本帝一人!」

霸道又不容置疑的話音落下,下一秒雪帝便化為一層巨大的冰雪屏障將萬千行包裹而進。

與此同時,君朔的大掌正好落下,除了冰雪屏障下的萬千行外,所有人亦沒有絲毫反抗的化為一團團血霧。

冰雪屏障在陽光的照耀下迅速汽化,之後飛快消弭於空氣之中。

神與半神,一字之差,卻是天地之距! —

–>

雪帝傾盡自己一切的冰雪能量以及修鍊了幾千年的半神之體,才能勉強在君朔的掌下保住萬千行一命。

她說得不錯,他的命是她給的,是她拼盡了自己的一切,才為他換來了這一絲生存的機會。。。。。。

看著雪帝消散於空氣之中,這一瞬間,萬千行只感到自己心底最深的某處屬於君影寒的地方轟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被雪帝所有的音容相貌給緩緩填滿。。。。。。

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那個妖嬈魅惑卻又喜怒無常的大美人;那個一身霸氣極北冰天的最高掌控者。


每一個都是雪帝,都是他的冰然,屬於他一個人的冰兒。。。。。。

「冰兒……」呢喃著雪帝的名字,萬千行昏死了過去。。。。。。

天空中又一道金光落下,第八轉了。。。。。。

君影寒的淚水早已流干,冷眸緩緩閉上,雪帝隕落,那麼接下來便該是自己的愛人、妹妹和大哥了吧!對不起。。。。。。

雪帝,我的朋友,祝你一路走好!

看著君影寒痛苦的閉上眼睛,君朔怪笑道:「桀桀!怎麼我的女兒,你看不下去了嗎?不過你還真是繼承了本座的心狠手辣,親眼看著自己的親朋好友一個個的都死在自己面前,還能繼續將簫曲吹奏下去,不錯不錯!那就讓這三個小傢伙也為你的心狠付出一份代價吧!」

說著便又一掌向著楚泠心三人的方向拍下。

抱著懷中的楚郗,楚泠心的紫眸緩緩合上,嘴角露出一抹釋然的笑容,終於,該輪到他們了嗎。。。。。。

下一秒懷中倏地一輕,意料中的劇痛並沒有到來,楚泠心下意識的睜眼向前看去,只見楚郗不知何時竟已醒來,用他的神人之軀擋在了她與乜琦的身前。

「心兒,快走……」楚郗單膝跪地,口中鮮血狂噴,臉色更是白如金紙,周身的生命氣息也已變得若有若無,可就算如此,他也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安全離開。。。。。。

「哥~~」紫眸一片血紅,看著這樣的楚郗,楚泠心的理智近乎完全崩潰。

「嘖嘖!好一副兄妹情深的感人場面啊!既然如此,那本座就成全你們到冥界再做一對鬼兄妹吧!桀桀!」口中怪笑著,君朔的手印一變,一隻巨大的能量掌印向著三人覆蓋而下。

「噗!」楚郗的神人之軀瞬間破碎,就連神魂也沒有半分遺留。

楚郗,隕落!

能量掌印穿透楚郗而過,威力大減,但其餘勢依舊迅猛的吞噬向楚泠心兩人。

「泠兒!」乜琦沒有絲毫猶豫的側身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擋在楚泠心的身前,下一秒,兩人便都被能量掌印完全吞沒,意識陷入一片黑暗。

楚泠心人生的最後一個意識是,乜大哥,你個傻瓜。。。。。。


楚泠心、乜琦雙雙隕落!

「啊~~」天際最後一道金光落下,君影寒雙眸血紅的仰天長嘯,九轉金鳳,降世!

「即即~~」鳳凰聲鳴,天地間一片金光閃爍。 —

–>

下一秒以焱的火鳳之身為核心,一座巨大的法陣由天際上的九道金光,緩緩勾勒而出。

白虎、青龍、朱雀、玄武,四大神獸之王映像浮現,之後化為漫天金網,鋪天蓋地的向君朔籠罩而去。。。。。。

神界,白虎宮殿之中,一名白衣少女突然秀眉微皺,輕咦出聲:「人界之中也有能召喚出我白虎靈像之人嗎?有意思,真有意思……」

下一秒少女化為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時間,青龍宮殿中的青衣男子,朱雀宮殿中的紅衣女子,以及玄武宮殿中的玄衣男子,皆是同那白衣少女一個反應,之後身形同時消失在了各自的神殿之中。。。。。。

冥界,一對青年男女正在悠然散步,突然女子腳下的步子一頓,旋即略帶歉然的看向自己身邊的男子:「不好意思阿辰,今日我恐怕又不能陪你了。」

「又發生什麼大事了嗎?」男子苦笑一聲,擺了擺手道:「罷了,你去吧!記得早點回來吃飯就行。」

「嗯!」女子微微一笑,手指在虛空中一劃,一拉,一個巨大的黑洞瞬間形成,之後一步跨入黑洞之中,女子的身形便完全消失在了冥界之內。。。。。。

人界,異靈大陸。

「不!」金色的大網將君朔完全包裹,就連他的神魂也被鎖得死死的,之後大網緩緩收斂,絕對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金色的網線一接觸到君朔身上的灰色神力,神力便如冰雪遇到烈火一般飛速消融,那份痛苦可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的。

一時間,君朔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天地!

「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哀嚎聲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君朔便完全被金網包裹成了一個拳頭大的小球,神之軀體早已破碎,只剩他那強大的怨念之魂還在苦苦掙扎。

「封!」低低的冷喝聲從君影寒的口中發出,她雙目血紅的看著君朔被金網包裹著緩緩封入辰炳城的土地之下。

「轟!」金色光柱衝天而起,整個辰炳城的土地頓時全部下陷百米之深,而城中的一切建築也在金光爆閃中化為一片廢墟。。。。。。

一切,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