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減肥這個想法一出,就立馬被栗原泠自己先否定了。

就按照她最近這種背時的運氣,上下學都能遇見同一波打劫的混混,還有就算躲著也會遇見的柳生比呂士,等減肥之後,按照自己以往的容貌,肯定會被不斷的騷擾吧。

栗原泠又仔仔細細的思考了一下利弊,最後覺得減肥這種事還是往後靠一靠吧。

但是,這個看臉的世界還能不能好了!

栗原泠在心中悲憤的叫到。然後就聽見了團長的怒吼:「慄慄栗請你不要划水!」

栗原泠攤了攤手,然後又將亂七八糟的心思收好,繼續將精力專註於現在的遊戲當中,但可能因為之前一直不專心,一個走位失誤,變成了一個墳頭草。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啊。」栗原泠感嘆到。

然後下一秒,就看見自己被請出了團隊。

「團長不要啊!我一定認真努力!我再也不划水了!你想要的照片我也有啊你喜歡的樣子我都有啊團長求你了!放我進去吧!」栗原泠大爆手速的發著消息。

下一秒,又看見了團長發來的入隊申請,栗原泠手快的點了進去,然後又嘀咕到:「所以說,男人都是傻子。哎,這個看臉的世界啊。」

不過打遊戲歸打遊戲,栗原泠還是沒有忘記在卡點的時間將更新發了出去,以免接到編輯的奪命連環call。但除此之外,只有滿文檔的腦洞,而具體都還是沒有去仔細塑造的東西,也就等於,其實今天還是沒有更新的一天。

不過在打遊戲中突然有很多腦洞到還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呢,栗原泠睡覺前美滋滋的想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電路檢修停電了一天出門頂著高溫逛了一天的街。晚上好不容易來了電,結果變壓器炸掉了突然,然後又停電了,我吃雞決賽圈直接掉了。

然後被高溫侵蝕。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希望明天能來電吧,我想要空調嗚嗚嗚。 結束了一周的學習之後,便是難得的周末休息的時間。

而對於栗原泠來說,周末卻是更加忙碌的日子,畢竟,按照她一般的習慣,周末是會多更新幾章內容的,可是最近好像有點玩的太嗨了點,存稿數為0,也就意味著周末得加班。而且,更加的噩耗可能就是,她的泡麵吃光了,冰箱里一點儲備糧都沒有了,還得出門去買。

但是周末出門,絕對是栗原泠非常不願意的一件事。畢竟周末大家都挺清閑的,街上人多,而人一多就意味著熊孩子和沒素質的人也很多,而栗原泠現在作為一個大胖子,一旦遇見熊孩子和沒素質的人,那絕對是分分鐘很想罵街打人的。可也正因為她只是一個丑胖子,並沒有一點戰鬥力,雖然嘴炮在遊戲中歷練的挺厲害的,但是萬一惹怒了人,她一個戰五渣的下場可想而知。

只是,不管在怎麼不情願,門還是要出的,畢竟總不能天天吃外賣吧,去學校還要自己做便當總是需要食材的吧,雖然學校有食堂還有麵包賣,但栗原泠這個身材總不可能去食堂吧,而麵包也是不能天天吃的吧。

於是,栗原泠出門前,深呼吸了很久,最後才終於下定決定出門去採購。

然而,對於一個死胖子來說,公交車和地鐵都不是非常好的選擇,畢竟周末人流量本就是巨大的,她的體型又擺在這裡,所以當然是騎著她的小電驢出門去超市的。

「麻麻麻麻,你看,那裡有個胖子。」走在路上的時候,栗原泠聽見街邊有一個小朋友這樣說到。

然後小朋友的麻麻回答到:「你看,那就是整天吃泡麵和垃圾食品造成的,你以後要少吃,免得也像那樣,把床都壓塌了。」

栗原泠欲哭無淚。

什麼叫做人在街上走,鍋從天上來,這就是啊。不就是因為她胖了點嗎,那她能怎麼辦嘛。還有,說她可以,說她的床不行啊!那可是花了很大的價錢新買的完全能夠承受她的重量的床好不好,至於以前那個,還確實是在某一天,被她壓塌了,但她也沒想過體重增長的這麼快的嘛!

但是這些話當然只能是在心裡默默的吐槽,畢竟小電驢的速度還在那裡,自然也是很快的就過去了。而且,她這麼大人了,難道還能跟一個小朋友計較?做人啊,要學會冷靜和理智。

周末的超市,人也是極多的,很多都是平時上班沒有空出門只有周末才有時間的上班族以及為了周末的超市促銷而趕來的大媽們,另外還有一些幫自己家裡大人來購物的青年學生。

整個超市內都是非常熱鬧的,但是這樣的熱鬧對於栗原泠來說,簡直是災難。因為超市為了擺放更多的東西,過道往往都不會特別寬,而周末人多,加上栗原泠的體型,很多地方她都是非常艱難的擠著過去的,而就算擠過去了還要被其他人嫌棄。

「這麼胖就不要在人多的時候來超市了啊!「有一個大媽堵在了栗原泠的路上,在栗原泠擠過去的時候這樣嫌棄到,然後很快就得到了很多大媽的共鳴。

頓時,很多指責聲都響了起來,無非就是說栗原泠礙事,甚至有些更難聽的話都說了出來,什麼有娘生沒娘教,沒家教之類的話。

栗原泠第一次因為自己胖而感覺到委屈,有些想哭,可也不願意在這群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脆弱,於是梗著脖子學著大媽的樣子反駁道:「胖怎麼啦!胖就沒人權!我胖吃家大米啦?!」

當然,這些話在這些大媽聽來,那自然就是不尊老愛幼了,於是更加越發賣力的指責起來了。而潑婦吵架,也往往會東扯西扯,這些大媽也不例外,很快就從胖變成了栗原泠沒素質沒家教,不懂得尊敬老人。

栗原泠聽著這些話語,真的是非常生氣了,所以她就不願意上街的嘛。她就靜靜的聽著,畢竟這種事情,越反駁她們越來勁,栗原泠非常懂得這其中的套路,之前只是一下沒忍住。所以做人啊,一定要冷靜。

但也許是之前栗原泠不服氣的反駁,反正這些大媽說了老半天還是很來勁,直到說到栗原泠的家長不好好管教孩子,栗原泠終於是又沒忍住了。

「我就是沒人管怎麼了,我父母為了事業都死了,我自己養我自己我出來買個東西怎麼了?」栗原泠和一直喋喋不休的大媽對叫了起來,「我一個孤兒你說我就說我,你還說我父母。是我就是沒人管因為他們都死了,但是你說我父母,你素質也不見得怎麼樣嘛。」

大媽一時就愣住了說不出話來了。她現在要怎麼說嘛,就算再說人家是沒教養,人家是個孤兒本來就沒父母,自己是不是有點太刻薄了?栗原泠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她完全說不出話來,但不對啊,她一直喋喋不休難道不是因為她胖嗎?

「那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一直擠人啊!」大媽終於是理清楚了思路,又回了一句。

「那我也不想的呀,我就這麼胖,路就這麼窄我能怎麼辦嘛!」栗原泠不服氣,「難道這條路上寫了胖子不能走嗎?胖沒有人權嗎?」

周圍突然就沉默了,雖然他們確實是認為胖子沒有人權,可是這種話也不能直接說出來啊,說出來豈不是顯得他們看不起人?但就算是不說,栗原泠也能讀懂他們的表情。

這種表情,她曾經在她家的親戚的臉上見到過,明明就是不屑,明明就是輕蔑,卻還要裝作我不是這樣想的,我覺得你很好的樣子。真是虛偽極了。

栗原泠笑了笑,然後再一次開口:「好好好,你說的都對,是我錯了,你開心就好。「然後便是直接離開了,不再理會那些大媽還想說些什麼。

至於採購,購個鎚子啊,以後再也不會出門買東西了!網購!全部網購!

真是非常生氣了!為什麼胖子就沒有人權啊!歧視啊!栗原泠心裡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

求收藏求推薦。 等到周末結束之後,栗原泠在家宅了兩天之後悲慘的發現,自己又胖了十斤。

說起來這也是一個非常悲慘的事情,之前栗原泠出門想去超市採購然後和大媽怪阿姨吵起來了吵的心力交瘁,自然就放棄了採購於是便回家先點了一個外賣,然後網購了三箱泡麵,加上一堆亂七八糟的零食和甜點之類的。而日本就這麼大點的地方,快遞自然是很迅速的,於是兩天栗原泠就不斷的在家收包裹,根本就不需要出門。

雖然不用出門對於栗原泠來說真的是一件非常爽快的事情,然而,網購的零食甜點和外賣以及泡麵,全部都是卡路里非常高的煎炸膨化食品,加上栗原泠熬夜那肯定也是妥妥的需要夜宵的,於是,栗原泠在周末結束的時候踩上電子秤發現自己的體重,又增加了。

「真是不能再增加了啊!」栗原泠看見體重的瞬間,嚇得瓜子都掉了,然後抱著頭大叫。

畢竟也還是個姑娘,對於體重和顏值都是很有一些想法的,雖然現在是挺願意保持這樣的豬精樣,但是也不代表她會對體重增加而無動於衷。

到底還是想著有一天能夠減肥成功,恢復成以前貌美如花的女神樣貌的,畢竟這個看臉的世界她可還想體驗戀愛的酸臭氣息呢,可不想孤獨終老。

但是現在體重已經增加了,短時間內,栗原泠也不會想著減肥這件事,所以也只能認命的嘆了口氣,然後將電子秤扔回到了不起眼的角落中,她決定了,短時間內她也不會想不開去踩電子秤了。

不過很快,在栗原泠回到電腦前開始碼字之後,又忍不住伸手抓向了電腦屏幕面前的曲奇、泡芙和蛋糕以及豬肉脯,然後順手給聯繫人列表中一人去了一條消息:「網購的泡芙和豬肉脯非常好吃!」

那邊的回復也非常迅速:「別說話!鏈接!」

栗原泠立馬將鏈接發了過去,這是栗原泠為了更好的寫去沖繩旅遊找靈感時認識的比嘉中的田仁志慧,也是唯一一個還能算是朋友的人,不過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胖子並且都喜歡吃吃吃所以才能當朋友吧,畢竟不會嫌棄胖子的好像也只有胖子了。

嗯,這麼說來的話,其實比嘉中網球部的那群人好像也不嫌棄她是個胖子?可能也是因為他們網球部中有一個胖子,然後兩個胖子一起相處的很友好吧。

不過栗原泠還是深刻的了解了,先有顏值後有天這個道理。

畢竟作為一個曾經的女神,現在的胖子,前後的人緣關係和交流態度的對比是很明顯的,自然也就能感受到其中的落差。

而這時,田仁志又來了一條消息:「不過話說你還吃?我還天天運動呢,你都要比我胖了吧!」

「我已經比你胖了!」栗原泠回復到。

「那你豈不是戀愛無望了?」田仁志問她。

栗原泠一口奶油噴了出去,然後咬牙切齒的回復到:」我還年輕,不著急。等我瘦下來保證會有很多護花使者來追捧我的。「

「只有顏值才是正義!」田仁志慧回復,「我以前在U-17的時候瘦下來過一段時間,可還是沒有找到女朋友啊!」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以前也是女神。」栗原泠說到,然後將自己以前在冰帝時的女神時期的照片找了一張發送了過去,附帶了一句:「我以前就這樣!顏值是不是超級高!」

這還是栗原泠第一次主動給別人看自己以前的照片,不過卻並不擔心,因為比嘉中和立海大離的非常遠,自己也不在比嘉中,所以才不擔心會掉馬。而那邊田仁志慧久久沒有回復,栗原泠心中浮現了一種小得意,然後又送了一句話:「是不是被本仙女的美貌給折服了!」

「P的吧!」田仁志慧這才回復到,「你要是有這顏值你會樂意給自己折騰成現在這樣?」

「說起來這是一個一言難盡的故事。」栗原泠又說,「但是你只要知道,我總有一天會再瘦下去的。」

「胖子互相手牽手,誰先變瘦誰是狗!」田仁志慧再一次說到。

「為了變瘦狗就狗,誰跟你是好朋友!」栗原泠接到。

「叛徒!「田仁志慧叫到,」你就這樣背叛了我們的友誼!「

「哈哈哈哈不我不是我沒有,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栗原泠笑道,「為我們的友誼乾杯!這家店的飲料非常好喝,強推!」 機靈寶寶:酷總爹地太霸道 然後再次附上一條鏈接。

「我覺得非常OK。」田仁志慧非常受用的也去網購了。

所以不得不說,比嘉中的這個少年心思就是單純呢,只要能一起吃吃吃喝喝喝就非常滿足了呢。而栗原泠現在也是一個非常容易知足的人,能吃飽,書有人看,偶爾也就和田仁志慧網路上聊聊天,就很心滿意足了。不然他們怎麼可以做朋友呢。

當然,栗原泠在寫書這個事,還是除了她自己和校長之外沒有人清楚,就連之前那些想要撫養她好霸佔她家財產的親戚也只是知道栗原泠可以養活自己並不需要他們,卻不清楚栗原泠到底是用什麼來養活自己的。不過想到栗原泠拿出自己所賺的錢拒絕他們的時候,親戚所流露出來的輕蔑和不屑,恐怕至今都以為栗原泠是靠顏值來做一些不太好說的事情吧。不過栗原泠和這些親戚也很久沒有見面了,若是讓他們看見栗原泠現在的樣子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吧。

但是現在誤會了就誤會了吧,最好是把她當成不學好的人永遠不要來往了,反正栗原泠也不願意和他們有什麼往來。

於是栗原泠非常心大的,又將心神放在了遊戲和碼字當中。不得不說,容易知足的人還真是快樂啊,但是栗原泠你一直停不下來抓零食的手,你的體重還會增長的知不知道啊?

而栗原泠當然也知道自己一直在吃東西還會長胖的,可不吃飽怎麼有力氣減肥啊是不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

求收藏求推薦。 周末結束之後,又是愉快的上學日。當然對於栗原泠來說其實並不是非常愉快。

而自從非常背時的一天連續的遇見了兩次混混流氓之後,栗原泠也是決定再也不走幽暗的小巷子了,為此,鬧鐘一響就一定要起床。當然,想是這樣想的,可早起的基礎是早睡,而當栗原泠特意提前關了電腦躺在床上的時候,卻是怎麼都睡不著的。不得不說,生理鍾實在是個非常可怕的東西。

所以,栗原泠睡著的時候依然是修仙到了三四點鐘,而早上鬧鐘響后,自然也是起不來的。不過這一次相對比較好的是她沒有忘記給小電驢充電。

之前為什麼會早上晚上都走小巷子遇見同一波混混,其實原因就是她之前忘記給小電驢充電了,所以只好繞近路走小巷子。不過現在,雖然起的比鬧鐘還是晚了一些,卻也是不擔心會遲到的。

到了學校之後,班上的同學同往常一樣,別說有人和她打招呼了,更是當做沒看見一樣。而另一邊的角落中,幾個女生正圍在一起討論著什麼發出陣陣的笑聲。

「真的嗎?他跟你告白了啊?」這是某個女生小聲的疑問。

然後就見被圍在中間的女生一臉嬌羞的低下了頭,輕微的點了點頭。

至於栗原泠為什麼能聽見,因為她的座位就在人群之後,她想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必須得穿過圍著人群。不過按照她被無視的程度,顯然是不可能讓這群人給她讓一條路的,所以也就是稍微的繞了一點路,但是她們雖然是說是小聲的在議論中,聲量卻不會自覺的提高一點,因此栗原泠也就大概的聽見了一些,包括她繞路時經過的旁邊座位上坐著的人也同樣聽見了。

而那個座位上又剛好是個男生,聽見女生的這些話后,然後感受到了栗原泠龐大的身軀從自己身旁路過,不可見的掃了一眼栗原泠,眼中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名為嫌棄的表情。

這種嫌棄的神情栗原泠並不陌生,可以說她自從轉學來到立海大之後,每天都在一個人忍受著來自不同的人同樣的嫌棄,而其中大多數都是來自男生,姑娘們雖然也嫌棄,卻並不會像是打量一個物品一樣去打量她。

栗原泠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後拿出課本立在桌前,課本之後放著的是她的手機。這一次上課她並不打算睡覺,畢竟只要不睡覺老師就不會點她回答問題,而不會點她回答問題,自然也不會因為答不出來而罰站,雖然都是不能睡覺的,但顯然還是坐著比較舒服。

不過今天的老師似乎並沒有這樣的了解,看見栗原泠居然沒有睡覺,還以為她在認真聽課,於是又是點了她回答問題。可栗原泠雖然沒有睡覺,卻也沒有聽課,而是在奮筆疾書的碼著更新,因此站起來的時候也是一臉蒙蔽,於是老師又按照慣例的讓栗原泠出去罰站了。

網球部的仁王雅治這節課是體育課,卻並沒有去操場,而是變裝成了柳生比呂士,裝作學生會有事情一樣在一年級的走廊隨便晃悠。而作為立海大的欺詐師,自然也是認識立海大有名的醜女兼胖子栗原泠的,而看見栗原泠又被罰站在外面,仁王雅治突然玩心大起,產生了想要逗逗這個姑娘的想法。

「栗原桑。」柳生比呂士版的仁王雅治低聲叫著她,畢竟她們班級還在上課,總不能玩的太明顯是不是,影響不好。

「啊?」因為罰站在外十分無聊所以昏昏欲睡的栗原泠萎靡不振的應了一聲。

「其實我覺得你很可愛。」仁王雅治壓著聲音說道。

栗原泠頓時就被嚇醒了,然後看向裝扮成柳生比呂士的仁王雅治,說道:「你眼睛沒瞎吧?我建議你去看眼科。」

「我眼睛非常好,你身高168體重190斤。「仁王雅治學著柳生比呂士的樣子,一臉正經的回答。

栗原泠的表情立馬就變了,變成了一種想不到你是這種柳生比呂士的表情,然後回答到:「好好的一個人,可惜是個傻子。」

說完便不再理會這個柳生比呂士,不論仁王雅治再說些什麼,直到仁王雅治離開之後。

栗原泠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特別是變胖了以後,作為一個很醜的大胖子,是不可能有人會覺得自己可愛的,特別是在立海大這種名校內,掛在自己身上最多的字眼就是死胖子、醜女、吊車尾。可愛完全和自己搭不上關係的詞語,從不熟悉的人嘴裡說出來,特別是從男生的嘴裡,感覺真的很冷。

雖然這個人是被稱作紳士的柳生比呂士,但栗原泠認為,就算他真的認出了自己,也絕對不會沒事跑來說自己可愛,畢竟現在這樣真的和可愛搭不上邊。何況,按照她的了解,柳生比呂士雖然並不會亂嚼舌根卻也不是會沒事跑來說自己可愛的人。

而如果真的有人會從心眼裡覺得自己可愛,那肯定不是瞎了就是傻了。

所以就算剛才那個人的語氣中帶著滿滿的誠意,栗原泠也並不覺得裡面會有多少真心實意。畢竟,男人的話都不可信,信男人的鬼話還不如去相信母豬會上樹。呵,男人。

栗原泠心裡編排著,然後在下課之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進行課間的補覺。

不過睡著之前,依稀也聽見幾個男生在對學校的漂亮姑娘們品頭論足,還有意沒意的將栗原泠和她們對比,並且發出一陣笑聲。

於是栗原泠的補眠睡著前所想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低俗!下流!low!

呵,男人。

然後栗原泠就睡著了,畢竟前一天睡的晚,她雖然是想著上課不要睡覺不能睡覺,可因為長時間作息顛倒和垃圾食品,身體也一向很弱,自然是扛不住的。

於是接下來的後果,大家也懂得,又是點名回答問題然後罰站,如此反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

求收藏求推薦。 這一天內,栗原泠似乎發現自己不管在哪裡都能看見柳生比呂士。

除了上午罰站的時候看見一次柳生比呂士之後,中午吃飯的時候、下午體育課的時候以及放學去校長辦公室的時候,都可以隨處可見柳生比呂士的身影。而栗原泠自己因為心虛,畢竟不管柳生比呂士是不是真的認出的自己,他都是唯一一個說出過自己曾經在冰帝的事情,所以栗原泠完全不敢和柳生比呂士對上,一般都是繞開走的。

所以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越想避開什麼人就會發現越容易遇見?

栗原泠推著小電驢興緻缺缺的想著這個問題,今天她在校長辦公室呆的時間有點久了,因為今天是她的新書上架的日子所以更新的篇章需要多一些,就留的晚了一些,不過留的晚也有晚的好處,就是她回家的時候並沒有遇見任何一個熟人,當然她的所謂的熟人也不過就是班級上的同學而已。

可是,正當栗原泠在暗自覺得晚回也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的時候,就看見眼前的校門口處幾個穿著土黃色運動服的人影。栗原泠嚇的立馬停下了腳步,可也不知道是她之前在想事情並沒有注意之間的距離還是前方的人的聽力實在是太好了,總之,在栗原泠停下腳步了之後,前面的幾個人就轉過了頭來往回看。

「栗原桑。」柳生比呂士推了推眼鏡開口叫到。

這一次倒是真的柳生比呂士,因為仁王雅治就在他旁邊站著,當然,栗原泠也並不知道上午罰站時見到的柳生比呂士是個冒牌貨。

於是栗原泠陷入了一種自我尷尬的境地。畢竟柳生比呂士已經開口叫了她的名字,她不回答吧,顯得不禮貌。可是回答吧,又感覺自己和柳生比呂士其實並沒有那麼熟悉,而且,要知道,眼前的這些人可是立海大網球部的人啊,網球部的正選在立海大有多受歡迎還用她解釋嗎?可她卻是整個立海大中最不被待見的人啊,這要是答話了,被其他人看見了,不管他們之間有沒有什麼事,只怕是以後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了吧。

於是栗原泠迅速的分析出了她現在的處境,於是也立馬思考出了政策,那就是和前方的人一樣的轉身往回看。可身後並沒有其他人,於是栗原泠就裝作沒聽見的樣子,路過幾個人,然後騎上小電驢,飛快的溜了。

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而柳生比呂士則看著那個身影,又一次推了推眼鏡,有一種意味深長的感覺。

仁王雅治搭上柳生比呂士的肩膀,笑道:「喲搭檔,想不到你認識她?」

「她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柳生比呂士說到。

「你是不是喜歡她啊?「仁王雅治打趣到,畢竟紳士對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的,從來沒有對誰有過特別的,而他作為柳生比呂士好幾年的搭檔,這還是第一次聽見柳生比呂士在非公事的時候主動叫一個姑娘,雖然那個姑娘又胖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