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洛風也一口答應了下來。

聽見自己的父母沒有事情,靈兒終於是鬆了口氣,倒在流逸雲的懷裏,靈兒不一會的時間就睡着了。

不過這也正常,靈兒剛纔可一直是昏迷着的,在加上驚嚇過度,當她醒了後,得知一切都過去了,心神放鬆之下,自然就容易睡着了。

看着自己懷中熟睡的靈兒,流逸雲放棄了現在去試驗手冊的想法,抱着她就睡起了覺來。 第二天一大早,一臉迷糊的靈兒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感覺自己躺在一個溫暖舒服的地方,靈兒忍不住用腦袋蹭了蹭流逸雲的胸口。

蹭了兩下之後,靈兒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臉色有些羞紅的向着自己身邊看去。


“啊!”當看見自己躺在流逸雲的懷裏時,月兒頓時就驚呼了出來,臉上紅的就像要滴出水來一樣。

“你醒了,怎麼樣,好一點了嗎?”就在此時,流逸雲也醒了過來,看着自己懷裏的靈兒,流逸雲關心的問道。

妻約到期:總裁,不玩了 我,我好多了。”靈兒小聲的說道。

“好了,不要再這麼害羞了,走,我們去吃早飯吧!吃完阿姨他們應該也要過來了。”颳了一下靈兒的鼻子,流逸雲對着她笑道。

“恩”點了點頭,靈兒從流逸雲的身上爬了起來。

帶着靈兒走到劉家大院的餐廳中,流逸雲剛剛和她吃完早飯,一臉笑容的洛風就走了進來。

“哈哈,逸雲你昨天晚上乾的還真是解氣啊!那邪神教一直在我們華國做些小動作,可是我們苦於沒有證據一直抓不到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直接被你屠了個乾淨。”

看見流逸雲,洛風忍不住對着他大笑道。

“不過是適逢其會罷了,對了洛隊,今天怎麼會是你來?靈兒的父母呢?”流逸雲有些不解的問道。

“呵呵”笑了兩聲,洛風對着流逸雲說道:“這次我剛好沒有什麼事情,就接了你靈兒的父母過來了,那兩位現在被我安置在一家五星級酒店中,要我現在帶你過去嗎?”

聽見洛風的話,流逸雲再看了一眼一臉期待的靈兒,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現在就帶我們過去吧!”

“恩”點了點頭,洛風有些驚異的看了趙靈一眼。

對於這趙靈,洛風可是感覺有些好奇呢!也不知道她有什麼魅力,竟然弄的流逸雲昨天晚上那麼瘋狂。

邪神教的照片他昨天晚上就收到了,看着那些邪神教教衆的屍體慘狀,就連他這個久經戰火的人,都不禁感覺到有些背脊發寒。

不過對此,洛風也沒有深究什麼,帶着他們就來到了那家酒店中。

看着靈兒和她父母團聚後,那開心的樣子,流逸雲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和靈兒說好晚上來接她,叫她和父母好好聊聊後,流逸雲直接就走了出去。

見狀,洛風也跟了上去,對於這一家團聚的的戲碼,他可是沒有什麼興趣。

“這個給你。”剛剛走出房間,洛風就看見流逸雲拋過來了一顆丹藥。

急忙伸手接住,感覺到那丹藥中的強橫藥力,洛風有些激動的說道:“這是你給冷冰他們的那種丹藥?“

對於流逸雲給冷冰他們的丹藥,洛風可是十分的羨慕的,在服用了丹藥後,冷冰在短短的一天內,實力就提升了兩倍。

而且這也只是煉化了一小半的藥力罷了,要是全部煉化的話,估計實力會有一個質的提升。

對於這丹藥,他可是十分的眼紅,可是流逸雲沒有給他,他總不能去硬搶吧!

沒有想到,現在這麼簡單就得到了一顆。

“沒錯,就是給冷冰他們的那種,對了,這個也給你吧!”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流逸雲的手一翻,又扔過去了一瓶丹藥。

“這是?”有些好奇的打開了瓶蓋,當洛風細細的聞了一下藥香後,立馬震驚的大喊道:“這是邪神教的萬魔丹?”

“恩,走的時候順便拿的,反正我是用不到了,就給你們吧!”對於這萬魔丹流逸雲並不在乎,這丹藥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沒有效果,糖豆都比它好吃一點,所以直接全部都送給洛風了。

“謝謝,這次逸雲你可是立了一個大功啊!有了這萬魔丹,我們GAJ的綜合實力又可以提升許多了。”

洛風一臉笑容的說道。

對於這萬魔丹的大名他可是早就聽說過了,但是邪神教把它藏的太深,他以前可沒有機會得到,沒有想到現在直接擁有了一瓶。

這萬魔丹極其的細小,一顆也就幾毫米大,這麼大一瓶,可是足足有着上百顆,他能不開心嘛?

“好了,東西都給你了,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對着洛風說了一聲,流逸雲瞬間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對此,洛風只是苦笑了一聲,也沒有感覺到什麼不滿。

回到劉家大院自己的房間中,流逸雲直接就進入了自己的體內世界,他現在終於有時間測試一下那手冊了。


盤膝坐在地上,流逸雲回憶起了自己腦海中那神體基礎運用手冊的內容。

根據手冊中說的,想要初步的掌握神體,第一步就是要掌握住神體中的能量。

這神體中存在着一種特殊的能量,根據神體生成時,原本修煉功法的不同,這能量的特性也不同。

這種能量隱藏在人體的每一個細胞中,無時無刻的不在強化着神體,雖然強化的十分微弱,甚至根本就察覺不了。

但是它確實是在強化。

流逸雲現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感應到這股能量。

不過這對於流逸雲來說完全沒有壓力,他以前就感應到過這種能量,只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去修煉罷了。

接下來就是最爲關鍵的一步,用自己的意念去驅動這股能量,使它全部凝聚在一個細胞中。

要知道人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是有着無限的可能的,其中的容量簡直是超乎想象,所以完全可以容納所有的能量。

慢慢的驅動着那股能量,流逸雲額頭上的汗不由的就流了下來,這實在是太費心力了。

這能量可是存在於細胞中啊!驅動起來十分的困難,流逸雲驅動了大半天,也只不過是把百分之一的能量都聚集在了手中的一個細胞內罷了。

“呼。。。這活簡直不是人乾的。”有些疲勞的睜開雙眼,流逸雲一臉鬱悶的說道。

剛剛驅動細胞中的能量簡直是累死他了。


不過,雖然很累,但是流逸雲卻並不打算放棄,因爲他已經感覺到了這樣做的好處了。

握了握自己的拳頭,流逸雲有些激動的說道:“哈哈,我現在的力量比剛纔足足強大了一半,雖然越是往後,實力進步的越小,但是等我的能量凝聚完畢,我的實力應該能夠增強一倍了!”

“而且還不只如此。”得意的笑了一聲。

流逸雲的手一揮,一道金黃色的劍氣便被他射了出去,“轟”劍氣射在地面上,直接把地面射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流逸雲現在已經可以掌控和驅使自己神體內的能量了,而因爲他的能量是由仙氣、浩然正氣和功德金光轉化而來的,所以他的能量不僅僅可以使用各種仙術,還有着祛邪除魔的作用。

“呼,終於可以再次使用仙術了,不然的話,我剛剛學習的仙術不能用,這也太鬱悶了。”流逸雲一臉感慨的說道。

休息了一會後,流逸雲直接就離開了自己的體內世界中,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也是時候去接靈兒了。


來到酒店門口,流逸雲發現靈兒已經在門口等着自己了。

走下車來,流逸雲對着靈兒笑道:“怎麼了,不和阿姨他們多聊一會?”

“我們已經聊了一天了,雲哥哥,爸爸媽媽他們說,他們明天要回去,這怎麼辦?”靈兒有些鬱悶的對着流逸雲詢問道。

“阿姨他們要回家嗎?你放心好了,我會安排人送他們的,而且以後都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我保證。”流逸雲想了想後說道。


“恩,雲哥哥我相信你。”靈兒一臉笑容的說道。

“對了,靈兒你明天和他們一起回去嗎?”流逸雲突然對着靈兒問道。

“我,我不回去,我想要呆在雲哥哥的身邊。”靈兒有些羞澀的說道。

聽見靈兒的話,流逸雲的心中都忍不住一陣悸動。

“好了,既然明天阿姨他們就走了,今晚你就陪陪他們吧!明天我再來接你怎麼樣?”流逸雲對着靈兒問道。

“我聽雲哥哥的。”

“恩,那就這樣吧!等明天阿姨他們走了,我再來接你。”笑了一聲,讓靈兒先回去後,流逸雲也離開了這裏。

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陳平就走了進來。

“怎麼樣了?”流逸雲一臉平靜的問道。

“放心吧主公,一切都處理好了。”陳平一臉淡然的笑道。

“對了,明天你去準備一下,後天我們要出海一趟。”流逸雲突然對着陳平說道。

“出海?主公我們是要?”陳平好奇的問道。

“別人發現了一處遺蹟,我要去查看一番罷了。”擺了擺手,流逸雲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流逸雲的心中卻很是凝重,這亞特蘭蒂斯肯定沒有這麼簡單,每次一想到這件事,流逸雲甚至都有着一種心悸的感覺。

這使得流逸雲很是慎重。

“是,我明天立刻去準備。”答應了一聲,在流逸雲的示意下,陳平退出了流逸雲的房間。

看着陳平離開,流逸雲的臉色不由的凝重了起來,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麼。 第二天,結束了一晚上修煉的流逸雲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這種力量變強的感覺真好。”握了握拳頭,流逸雲一臉愜意的感慨道。

經過一晚上的修煉, 透視醫仙 ,按照這種進度,只要一個月的時間,他就可以把全身的能量凝聚了。

站起了身來,流逸雲剛剛準備出門,一臉不滿的切西亞就闖了進來。

“哼,混蛋,你到底什麼時候送我回家啊!”看見流逸雲,切西亞立馬對着他喊道。

見狀,流逸雲聳了聳肩,對着她淡然的說道:“切西亞,我不是說了嘛!這幾天我沒有時間,這樣吧,最晚這個月,我一定送你回去。”

“哼,記住你說的,這個月啊!”嬌哼了一聲,切西亞又急匆匆的走了。

無奈的笑了一聲,流逸雲和家人一起吃完早飯後,直接就走出了劉家大院,今天他可是得去送送靈兒的父母呢!

“雲哥哥,你來啦!”剛剛來到靈兒住的酒店門口,靈兒就急忙迎了上來笑道。

“好了,丫頭,這麼早就在外面等我,不累嗎?走吧,我們進去。”摸了摸靈兒的小腦袋,流逸雲對她關心了一下後,帶着她就走進了酒店中。

接下來的行程十分的順利,在流逸雲的安排下,靈兒的父母們安全的離開了京都,而靈兒則是跟着流逸雲回家去了。

帶着靈兒來到家中,流依急忙就迎了上來,一臉喜色的說道:“靈兒,你也來了,來來來,我們可是好久不見了。”

看見流依,靈兒顯得也很是開心,直接就被她拉過去聊天了,最後就連切西亞也加入了進去。

看着三個女人那嘰嘰喳喳聊天的樣子,流逸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走到劉老爺子的面前,流逸雲對着他說道:“爺爺,我明天要出一趟海,估計要出去幾天。”

“哦,出海?”聽見流逸雲的話,老爺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一臉關心的說道:“你要出海,那就出海吧!不過,自己小心安全。”

“恩”

“對了,我和上官家已經商量過了,我們準備找個時間讓你和上官雪訂婚。”看着流逸雲,老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噗呲,爺爺你說什麼,訂婚?”流逸雲整個人直接愣在了那裏。

“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瞥了流逸雲一眼,老爺子淡淡的問道。

“這個,訂婚是不是太草率了?”流逸雲硬着頭皮說道,要不是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親人,他早就咆哮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