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江小魚和John都是這裡的人,將來也勢必要留在這裡生活的,所以他們根本不一樣。

於嘉倒也沒有把話給說死,便道:「這件事兒,不能自作主張的。等回頭,我們和奶奶好好商量一下吧。」

葉維點了點頭,就沒有再說起這件事兒了。

之後,車子開到貴族小學門口,江小魚和John背著書包,一起下了車自,朝著學校裡面走去,而喬森這開車,載著於嘉和葉維去了四季酒店。

下完雨之後,天氣陡然降溫。

護士推門進來的時候,不由感到驚訝:「呀,這天不能開窗,不然對身體不好!你還沒有恢復好,可不能這麼任性的……」

一邊喋喋不休的說著,一邊走上前來,把窗子給關上了:「江總,醫生還沒有讓你下地走動呢,快回到床上躺著去。」

江晟景苦笑了下,道:「一點小傷而已,卻把我當成殘廢一般對待!」

說著,拄著雙拐,朝著床邊走去。

「雖然是小傷,但也不能小覷」,護士彎腰打掃著病房裡面,順便傳授給他一些常識:「有些病症,看似很小,但是卻一直藏在人身體里的,等到上了年紀,就會露出端倪……我見過好多這樣的,你可別不信!」

江晟景笑了笑,伸手拿著自己的平板電腦來,處理了幾個工作郵件。

快到中午的時候,助理過來看他,順便給他交代了一些公司發生的事情,把需要簽字的文件,全都給他拿了過來。

江晟景正在處理的功夫,病房的門忽然從外面被推開了。

進來了一個小小的男孩兒,卻是小John。

他試探性的朝著屋子裡一望,隨即趕到有些驚訝:「江叔叔,還真的是你啊……」

江晟景看到他的時候,不由得愣住:怎麼把孩子給弄到醫院來了?

隨即,他抬起頭,就看到了站在John身後的顧一菲。

「江總……」

顧一菲推開門,帶著小John一起進來。

她的手上還拎著一個保溫桶,一手拉著小John的手,帶著他一起進了病房:「江總,您好點兒了嗎?剛好今天學校里午休,所以我特意帶著John過來看看你……」

「江叔叔!」

John也跑到病床前,兩隻小手放在江晟景的被子上,道:「江叔叔,你怎麼受傷了?現在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已經好多了,多謝你來看我!」

江晟景伸手摸摸他的小腦袋,道:「吃飯了沒有?要不要江叔叔給你買點好吃的?炸雞要麼?配可樂好不好?」

這都是小John平時最喜歡吃的東西,只是現在,江叔叔住院,他已經全然沒有了吃東西的心思,便搖了搖頭:「江叔叔,你要什麼時候才能出院啊?」

「會很快的,別擔心!」

無論如何,兒子能親自來看望自己,江晟景還是很高興的。

他伸手,將小John抱到了自己的病床上,道:「今天周一了,學校都有什麼課?」

「今天又游泳課,還有手工課」,小John一板一眼的答,然後又說:「手工課上,老師叫我們做小汽車,等江叔叔出院了,我送給江叔叔一輛。」

江晟景笑了起來:「好啊,江叔叔等著你的禮物。不過,可不許耍賴哦!」

一旁,顧一菲也放下了自己手裡拎著的保溫桶,道:「你們兩個都還沒有吃飯吧?我剛好燉了雞湯,還特意留了雞腿,你們嘗嘗看,我也是頭一次做這個呢……」

江晟景接過了她遞來的雞湯,很有禮貌的說了聲:「謝謝。」

顧一菲笑了笑,然後將一隻雞腿遞給小John,道:「怎麼樣?阿姨做的雞腿好吃嗎?」

小John嘗了一口,然後搖搖頭,小臉上露出一副不大好的表情:「不好吃,沒有我媽媽做的好吃……」

雞湯里的雞腿,根本就沒有什麼味道,不像是煎炒烹炸之後的滋味豐富!

江晟景看了看他的小臉,微微笑了:肯定不會好吃。

「啊哦,那不好意思咯……」

顧一菲沖他歉意的一笑,然後才道:「江叔叔身體受傷了,所以不適合吃得太油,所以就沒什麼味道。等下次吧,下次你去阿姨家,阿姨給你做油炸雞腿,好不好?」

小John點了點頭:「好吧!」

顧一菲又道:「原本想把魚兒也帶過來的,但是我不是她的監護人,沒辦法給她請假,所以就……」

。 「啊——!!」

萬元再次從夢裏猛的驚醒。

這次的夢比上次還要玄幻。

夢裏他在被偷耳機的學校玩雲頂之奕,不管賞金幾連敗,都只會掉竊賊手套。

這也就算了,拋開事實不講,最後這夢還扯上玄幻了。

就是自己被偷的耳機原來是封印了極道天魔的神器,而偷自己耳機的女生其真實身份是瑤池女帝,偷耳機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不讓耳機里的極道天魔奪舍自己因而重生禍害人間。

所以在萬元上次暴揍他們拿回耳機后,極道天魔這次也不演了,直接奪舍萬元。

不過好在最後自己將要被奪舍的時候,終於是意識到了這是個夢。

於是把想要奪舍自己的極道天魔給兩巴掌拍死,最終成為人族的巴掌武帝。

。。。

鬼扯!

這t*還帶聯動性的?

萬元覺得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污染。

畢竟從都市劇情沒有過渡一下子就變成玄幻劇情沒有哪個人接受得了。

叩叩——

彩子敲響了萬元的房門。

「進。」

彩子探了一個頭進來。

「元君,有你的電話。」

元君,,這是什麼鬼,你怎麼不直接叫太君。

萬元帶上面具。

「彩子,,叫我萬元或者萬,或者元就行了,不用加君,不好聽。」

主要是他心裏膈應。

誰知,彩子臉上一紅,點頭出去了。

萬元下了床提上褲子。

還好剛才他只露出了自己的兩百零,,八塊腹肌。

沒有露出自己下體不可直視的真實。

萬元深刻的意識到,在家裏有人的情況下衤果睡不太好,萬一讓人看見某些不可名狀的畫面怎麼辦?

所以下次一定要鎖好門。

迅速穿完衣服,萬元來到電腦旁,接起了電話。

「你好,大神靈異事務所,請問你有什麼委託?」

「嗯嗯,好的,了解,不正常就對了,正常的委託我還不接。」

「難澄鎮嗎?好的,這個距離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我中午出發大概明天中午到。」

「委託費?不要委託費,不差錢。」

就是如果被騙的話比較費人罷了。

「好的,感謝你的來電,再見。」

……

……

跟彩子說明情況之後,萬元又踏上了自己的解決問題之旅。

至於彩子的安全並不需要擔心,對象只是普通人的話那他的蟲小弟就能夠輕易解決,如果對非人。。

那就要恕萬元無能為力了。

畢竟他和彩子也不是什麼特別深的關係,甚至他都準備好彩子把他地下室的一切都報告給政府的準備了。

不是萬元不相信彩子,而是現在的萬元凡事都要做好兩手準備。

不把一萬,只怕萬一。

當然萬元也不希望能用到退路那一步。

畢竟背叛的滋味還挺不好受的。

雖然能夠理解對方出於什麼理由,也能夠原諒對方。

但,誰又不希望對方能夠為了自己對抗整個世界呢?

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多人信奉惡魔了。

畢竟不是有句話叫,天使會為了世界消滅你,而惡魔會為了你消滅整個世界嗎。

當然,也不能盲目的信奉惡魔。

畢竟當惡魔會為你消滅整個世界之時,你身上肯定有比的上世界的籌碼。

在萬元的想像中,惡魔可以為了某人消滅世界,但絕對不會為了無用之人而動手。

所以,一切都需要自身的強大才行。

第二天中午。

萬元如約來到了難澄鎮的車站,又搭乘計程車來到了鎮上。

這裏的霧大的驚人,為了不發生事故,車子只能打着霧燈慢慢開,甚至車子都很少。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能見度應該不超過十米。

一瞬間萬元以為自己回到了迷霧島。

在萬元打電話跟自己的委託人確定了一下之後發現。

自己的委託人還是學生,這個時間點居然還在上課。

不過應該午休了,自己可以去學校找他。

萬元散佈開自己的偵查蟲兵。

在這片迷霧中,又是在巷子多的城鎮里,真的很容易迷路。

所以萬元打算讓螳螂的複眼給自己探路,再由它們反饋回來的信息素,探到的路只會比自己用肉眼看到的多。

雖然也能延伸出四十米的血肉讓上面佈滿眼睛,但自認自己是人類的萬元還是不想做出這麼驚悚的行為。

所以他就這麼朝着難澄鎮的高中走過去了。

直到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你好,,請稍等一下。。」

一個怯弱的女聲響起。

萬元向右轉頭,發現是一個穿着校服的矮小女聲,用書本擋住了自己的頭,但即便如此,也比現在的萬元要高。

「怎麼了?」萬元發問。

「百忙之中打擾您了,您是我在十字路口遇到的第一個人,能否請您幫我占卜一下?」

「占卜?」萬元愣住了,自己明面上的身份是除靈師,不是占卜師啊。

雖然他也不會除靈就是了。

「是這樣的,[十字路口占卜]是最近開始流行起來的,在十字路口遇到的第一個人請求他為你占卜,如果是[吉]的那就皆大歡喜了,聽說很靈驗,所以我想來問問的,,關於的,,我的戀情。。」

這樣么。

了解了事情的萬元算是明白了。

這是學生為了心裏安慰而誕生的遊戲吧。

就像他的年代就是一年級的小偷二年級的賊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