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凌峯還不知道潘若琳心中在想些什麼,不過他的感覺卻是敏銳的!捕捉到潘若琳臉上的那一絲絲悲傷的情緒,凌峯便沒再想別的!

第一場考的是國文,不過不管是考什麼,對於凌峯來說都一樣,定了定神,凌峯開始了答卷。

用“筆走龍蛇”四個字來形容此時的凌峯也不爲過了,一張高二年段的考卷對凌峯來說就像是叫一個大學生去默寫二十六個字母一樣,簡單道不能再簡單了!

緊緊用了三十分鐘,一張完完整整的試卷就交到了潘若琳手上。

起初見到凌峯那筆走龍蛇那樣,潘若琳就覺得奇怪了,不過現在看到時間還未過半凌峯就交卷了,這讓她心中不免有些不舒服,雖然凌峯的成績不怎麼樣,但也不至於破罐子破摔吧!

“你確定交卷了?你不檢查一下?”潘若琳孤疑的問道!其實她心裏還是希望凌峯好的!雖然自己和他之間不可能了!

凌峯不是傻子,他猜出了潘若琳心裏在想些什麼,但在那天晚上潘若琳的脣接觸到他的脣時他心裏就已經認定她了,雖然他已經有了秦筱筱,再這麼做似乎有些霸道,不過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底,此時要凌峯放棄潘若琳已經是不可能了!

“你不相信我?”凝望着潘若琳想要逃避的眼神,凌峯的表情從所未有的凝重!

“我……”

潘若琳不傻,她知道凌峯在問什麼,只不過她選擇了逃避。 從教室裏出來,凌峯的心情不是很好!不過對於潘若琳,凌峯知道她是對自己有感覺的,只不過過於傳統的思想讓她不敢邁出那一步而已。

剛剛點燃了一根香菸,凌峯便接到了秦筱筱的電話,說是王天霸那邊有異動!

趕忙掛掉電話,凌峯便直接驅車道了不夜城酒吧!

酒吧內的人不多,掃視了一眼凌峯便直接進了秦筱筱的辦公室!

此時辦公室內坐着幾個人,凌峯看了看,便直徑走了進去!辦公室裏的都是“手魂幫”的分堂老大,不過不像昨天那麼多加上秦筱筱也只有三個人,也可以說這三個人就是整個“手魂幫”的核心人物,也是精神領袖!

“出什麼事了?”走進去,很自然的坐在秦筱筱一旁,凌峯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就插入了主題!

“今天早上在華朗區傳出王天霸重傷的消息!”

“王天霸重傷?”聽到秦筱筱的解說,凌峯眉頭瞬間皺了起來!“消息可靠嗎?”

“還在覈對當中,不過“天霸團”今天調度頻繁,看樣子應該不是無稽之談!”秦筱筱搖了搖頭回答道!

秦筱筱的話讓凌峯陷入了沉思!

現場變得極其的安靜,沒有一個人敢在此時打攪凌峯思考,這並不是他們害怕凌峯,只是此時的凌峯儼然已經成爲了他們的智囊團,畢竟在這裏的都是一步一步的看着“手魂幫”在秦筱筱手裏再次壯大的,萬一打亂了凌峯的思路有可能給“手魂幫”帶來不小的損失,這是再場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思考了良久,凌峯終於率先開口打破了這一份寧靜,“這件事情你們怎麼看!”其實凌峯再神, 校花的無賴同桌 !他想先聽聽大家的意見!

見到凌峯發問,昨天的那名眼尖的分堂老大立即開口:“我覺得這是個機會!王天霸重傷,“天霸團”羣龍無首,底下分堂老大心又不齊,個個都覬覦“天霸團”老大的位置,此時我們和“義會”聯手,要打散天霸團就更簡單了。”

“對!到時候我們只要稍微吸收一些人,並將與蕉城區相連的幾個地盤收入麾下即可!這樣一來我們既不需要將幫派裏的骨幹派出去強大了我們的勢力,又大大的削弱了天霸團的勢力,也不必擔心“義會”會倒戈!一舉三得!”另一個分堂老大說道!

聽了兩位分堂老大的分析,凌峯沒有說話!卻將眼神望向了秦筱筱,意思很明顯,他想聽聽秦筱筱自己的意見!

只見秦筱筱點了點頭,便開口道:“兩位老大說的有道理,不過這件事情我覺得有些蹊蹺!爲什麼昨天“義會”剛剛來找我們合擊對付天霸團,他王天霸今天就重傷了?這裏面或者有什麼關聯?還有我們現在根本就沒能確定王天霸受傷到底是真是假,貿然行動,怕是會中埋伏!”

秦筱筱就是秦筱筱,雖然是女流之輩,但看事情卻是比這些大男人精細多了!一眼就戳中了重點!

聽了秦筱筱的話,兩位分堂老大對視了一眼,沒有開口卻將眼神望向了凌峯!

凌峯會意微微一笑:“筱筱姐說的沒錯!獨狼被殺,兇手卻不是王天霸的人,此時的王天霸不可能不有所防範,若在這個時候有人再想刺殺王天霸,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有把握可以成功!再則“義會”的人論單打獨鬥的能力確實要比我們手底下的人要強一點,但說到在這樣的情況下刺傷王天霸我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況且他也答應了在兩天以後等我們的消息,此時應該不是他們!”凌峯分析着。

見沒有人接話,凌峯再次說道:“總的來說,王天霸受傷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更別說是重傷了!”

“那以凌兄弟的意思是……”聽了凌峯的分析眼尖的分堂老大再次問道!

“其實我一不大確定,有兩種可能,要麼是“義會”放出的風聲,目的是希望我們急功近利,也他們聯手出擊!”

“那第二種呢!”這一次問話的是秦筱筱!

“呵呵!第二種就是王天霸故意放出自己重傷的風聲了!”凌峯笑笑,回答道!

“故意放出風聲?”秦筱筱喃喃一語,突然,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瞳孔微微睜大,一臉的驚訝!“你是說……”

“不錯!獨狼死了,王天霸重傷!你們說誰會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們……”眼尖的分堂老大被凌峯這麼一提醒立即明白了嘭的一聲拍案而起“狗日的王天霸,既然將全部的事情再次推給了我們!”只不過他在手這句話的時候似乎忘了是自己這邊先將事情推給王天霸的!

而另一個分堂老大也瞬間明白了,意識立即開口問道:“那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不知道!”凌峯很乾脆的回答道!

“不知道?”

“當然啦!辦法是要想的呀!現在問我我這麼知道?”凌峯有些無奈,他們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被凌峯這麼一說,衆人啞口無言!確實,是他們太急了!

不過此時的凌峯心中已經有了想法!只是凌峯不想說而已,他這麼做其實是爲了他們好!“手魂幫”家大業大,凌峯不可能事事都幫他們出謀劃策,要不然等哪一天自己離開了,“手魂幫”將會是一盤散沙!

再者,凌峯的辦法還是等!

這件事情“義會”一定會比自己更急,假如他們選錯了,不僅獨狼的仇他們報不了,而且還會幫助兇手一方!他們是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

當然凌峯不怕“義會”查!他確信陳權那邊不會有什麼紕漏,而自己這邊就更沒有露出蛛絲馬跡,至於在刺殺獨狼那天遇到的那個小護士,凌峯相信她什麼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什麼都不會說的! 神瀾奇域無雙珠

至於獨狼會查到什麼程度,凌峯不在乎,畢竟王天霸的名聲是致命的! 從秦筱筱那裏出來已經是中午的事情了,經過秦筱筱三人的商定最後的決定和凌峯先前所想的基本一至,當然,凌峯暗中提點了不少,這件事情的起源是他搞出來的,他也不可能真的坐視不理!

中午有兩場考試,英語和數學。

這都沒有難倒凌峯,又是筆走龍蛇了一番,依然是早早就交卷了,監考老師估計就是剛剛從別的地方調過來的,總之凌峯沒見過!

不過那監考老師見凌峯交的試卷上面沒有留下空白題,不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剛剛來到南海市附屬中學的他當然是做足了功課的了,學校裏每個年段百名之內學生和一些有錢有勢的的“二代”學生的照片他早已參觀並熟記,不過看凌峯實在是眼生的很,心中也就釋然。

差生一個,又沒錢又沒勢,破罐子破摔吧!這種學生他見多了!

而陳怡蕓也在凌峯離席之時好奇地看了凌峯一眼,她的想法,自然和監考老師一樣了。“大色狼,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看着凌峯的背影,陳怡蕓喃喃道,似乎還在爲早上凌峯狗咬呂洞賓的情況表示心中的不滿!

如果說監考老師心裏還有點兒疑惑,那麼陳怡蕓幾乎可以斷定,一定破罐子破摔了! 留住有情人 ,之所以如此快就交卷,肯定是亂寫一氣,求個早點兒解脫!

當然,其他人的想法跟她也是一樣的!

不過這並不能阻止凌峯的逆襲!

走出教室,卻發現潘若琳站在不遠處翹首以盼,傍晚的太陽帶着火燒雲般的映紅照射在潘若琳的臉上,看起來像是一副悽美的油彩!下意識的凌峯就往那邊走了過去!

似乎是知道凌峯會走過來一樣,潘若琳沒有動,就靜靜的站在那邊等待着那個男人的到來!

“等我?”凌峯有些疑惑!

“恩!”只見潘若琳恩了一聲便掉頭朝着一旁滿是泛黃落葉的樹蔭路里走去!

凌峯沒有多問,也只是靜靜的跟了過去!

一男一女,一前一後!像極了一對熱戀中的男女,但搭配着滿地的泛黃的落葉,又帶着些秋的悲涼!很難想象此時男女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秦筱筱讓凌峯明白了什麼是愛!當然凌峯的愛有些廣,但卻真!面對唐婉君,甚至是陳怡蕓,他可以開玩笑的佔佔小便宜,調戲一番,但潘若琳不一樣,她太天真太善良了!天真善良到讓凌峯忍不住想要把她擁在懷裏!

“有什麼事情麼?”見潘若琳一直都不說話,凌峯便開口問道!

見到凌峯開口,潘若琳猶豫了一下,最後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轉了過來正對着凌峯:“其實,凌峯,你如果肯努力,還是一樣可以考到一個好的大學的,到時候……!”

“你就是爲了說這個?”潘若琳的話讓凌峯心中不免有些失落!當然,凌峯並沒有排除潘若琳話中隱藏的對自己的關心“你應該知道,考個好大學,找份好工作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凌峯說的是實話,或許這對於別人來說是人生大事,考個好大學,找個好工作,一輩子平平安安!但凌峯不一樣,有些事情你可以不去理他,但這卻不代表他不來找你,況且自己的遇刺,南海市黑幫的蠢蠢欲動已經註定了凌峯將不會再默默無聞下去了!

“可是……”


“呵呵!潘老師,在教育學生啊!”就在潘若琳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她!是個女人,應該是個新老師,年紀不大長得也算一般。

“恩!”禮貌的笑了笑,潘若琳應道!

“哎!現在的學生啊!就是這樣!真是白瞎了他們父母花那麼多錢把他們送到這裏來念書,一個個都不思進取,就在剛纔……”那名女老師八卦的開始了她的長篇大論!

不過在她看到兩位聽衆有些黑下來的臉色時,終於意識到了自己這個燈泡究竟有多亮了,於是歉意的笑了笑“額……那個……呵呵!那潘老師,我還有事就不多聊了!”說着沒等潘若琳迴應就掉頭離開了!

“哦!別忘了晚上的聚會!”臨走是女老師對着潘若琳提醒道!

“你晚上有聚會?在那裏?”電燈泡走了,凌峯疑惑的問道!

“學校英語組爲了歡迎新同事辦了歡迎會,說是在酒吧一條街上的‘皇家一號’裏。”講到聚會,潘若琳明顯有些底氣不足,第一她不怎麼會喝酒,但到了那裏,不喝是不行了!再有,不久前曾誠的事情還隱隱壓在她心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晚上我陪你去吧!”看出了潘若琳的想法,凌峯便開口道!

“這……”其實凌峯的提議是好的。可是一個英語組教師的聚會他一個學生去,這算個什麼意思啊!潘若琳想拒絕,但又害怕拒絕!

至於她心中到底在害怕些什麼,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好吧!”望着凌峯那堅定的眼神,潘若琳只能選擇妥協!“不過,我作爲你的班主任,我還是希望我的學生是個積極向上,積極進取的人!當然,如果你需要的話,在雙休日的時候我可以輔導你英語和國文!”在妥協的背後,潘若琳依然堅持着自己的堅持!

凌峯笑了!這丫頭也太實在了!還真想給自己搞個全年無休啊!

這是自己!這要是換了別人,早就不顧一切的答應了,先不考慮補習不補習能不能考上名牌大學的問題,就這美女老師一對一香豔輔導,想想就夠他們激動到心肌梗塞了!

“放心吧!我的好老師!等這次考試結果出來,你就知道你的學生並不是個不思進取的人了!”估計也只有凌峯才能抵擋住女神的誘惑了。


當然,要是沒有秦筱筱,沒有“手魂幫”的那些棘手問題,凌峯還真拒絕不了!本質裏,凌峯還是狼狼的代表!

凌峯的話讓潘若琳一頭霧水,不過卻沒有開口詢問!只是點了點頭“希望吧!” “皇家一號”的大門顯得異常氣派,金碧輝煌的霓虹燈光將周圍的那些酒吧夜總會全比了下去,幾個龍飛鳳舞的霓虹燈光大字在遠處很遠就奪目異常。

其實細細想來蕉城區還是蠻繁華的,特別是娛樂場所,雖然不是哥哥都像“皇家一號”如此璀璨,但也是高消費場所,一般的平民百姓還真消費不起!

晚七時,帶着幾分忐忑的心情的潘若琳與凌峯並肩走進了“皇家一號”大門。一想到等下要帶着凌峯出現在新同事的面前潘若琳心裏不禁有些發虛。


“別怕,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當初你不是任了我這個表弟麼,待會你就這樣解釋我不就行了。”看出了潘若琳心中所想凌峯撫慰道。

潘若琳有些尷尬點點頭,對於“弟弟”這個字眼,潘若琳心中不禁有些牴觸,是啊!他始終都是比我小,始終都是我的學生,呼吸間聞到身邊男子的氣息,潘若琳暗暗有些傷感。

一走進大門,穿着火紅色旗袍的迎賓小姐就熱情地走上前來,詢問道:“先生小姐,請問有預約嗎?”

潘若琳一晃神,纔將思想拉回了現實“啊……是在銀級的包廂888。”

“請跟我來。”迎賓小姐笑着做了請的手勢,便引路而去!

一路上走過光線昏暗的樓道,玻璃質感的牆面上折射出炫彩的光澤,來往的客服人員無一不是帥哥美女的姿態,想來這裏的待遇肯定不低。

隨着迎賓小姐的引路,兩人很快就來到寫着888數字的大門,禮貌性的道了謝,兩人就推開了大門,剛一推開,就從裏面傳出震耳欲聾的嘶喊聲……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別說我溫柔只剩離歌,心碎前……”

微微蹙眉,凌峯將眼神瞟向了聲音的出處,只見一個身材略顯矮胖的眼鏡男站在巨大屏幕前,手拿話筒,仰天閉眼,深情之至。

而廂內坐在沙發上男男女女加起來少說七、八個,此刻正以一種異樣的眼神望着此時深情放歌之人。

那深情的眼神似乎只想把那矮胖男子直接給秒殺了,別人唱歌要錢,他唱歌這是要命啊!驢叫都比他強,至少驢調不會跑那麼遠!

見到門口的凌峯與潘若琳,幾人先是愣了下,緊接着大多都露出怪怪的笑容。

“潘老師,你總算來了,快快快快,來點一曲!”一名身材瘦小,燙着大波浪的女老師率先起身叫了起來,很明顯她的目的只想快些換下這位深情高歌的矮胖子。

緊跟着一干人都起身鼓掌,哎,他們的心情應該都一樣吧!

那剛剛還在殺豬一樣放歌的胖老師見到潘若琳來,終於停止住了他的深情,畢竟是學校裏的第一美女老師,他是早有耳聞味道一見啊,不過當他看到潘若琳身邊的凌峯時,卻帶上了一絲壞笑“潘老師聚會都不忘記帶男朋友,看來感情深厚啊!嘿嘿!”

潘若琳的哪壺不開,這矮胖子就提哪壺,被矮胖子這麼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