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王天龍服用的禁忌之丹,副作用爆發了!

蕭易只是打散王天龍的元氣攻擊,因為掌力過於強悍,把他的精氣關頭也給打破。這才導致王天龍,提前副作用爆發。精氣外泄,化為一灘血水。


這一點,可以說是意料之外。

蕭易在領教了《崩滅神掌之金剛神掌》圓滿境界的威力,強大之餘,對武王的實力,深深感到震驚。

這場比試,王天龍是死了,但蕭易元府內的本命元氣,也基本上耗盡。若非體魄經過改造,《不死金身訣》完成了第一轉。蕭易已經抵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饒是如此,精神也一陣疲憊。

模仿「精神風暴」打出的靈魂攻擊,消耗了太多精神力。現在的蕭易,腦袋可謂一片混沌。渾渾噩噩的,幾欲倒頭就睡。

勉強撐住,等裁判宣布結果了,才在段二猛的幫助下,回到段家。一回到別院,進了屋子,碰到床上,倒頭就睡。

這一睡。

直到第二天天黑,才幽幽醒轉過來。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讓意識慢慢清醒,蕭易盤坐起身,在腦海中問道,「虎大爺,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而已。」

吞天虎賤賤的聲音響起,「說起來,你小子還真沒用,這麼點精神消耗,就變的萎靡不振。睡了一天一夜,才勉強恢復。這要是被人抓住機會,偷襲滅殺,你小子腦袋都沒了。」

「呃……」蕭易無語,「你也不看看王天龍是什麼修為,高級武王,在元氣渾厚度上,比我強了一倍……」

「他那元氣渾厚度都是虛的。」

吞天虎撇嘴,不屑道,「那傢伙是服用了禁忌之丹,以燃燒生命精氣為代價,強硬提升起來的元氣修為。根本不能堅持多久,就算你不和他打。過上九個小時,他一樣會全身化為血水而死!」

「啊?」蕭易張大嘴,滿臉不可思議,愕然道,「這麼說來,我只要拖時間就行了?」

「本來用拖的就行啊,你小子喜歡和他硬碰硬,怪誰?」吞天虎鄙夷道。

這話一出,蕭易俊臉微紅,訕笑道,「我怎麼知道這些。對,我不知道這些,你知道啊。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


蕭易抓住關鍵的,追問道。


「哼,虎爺不告訴你,就是想讓你知道教訓,以後做事要先觀察清楚再行動。」吞天虎語重心長道。

「得了。」

蕭易撇撇嘴,不以為然道,「你想要我多買一點酒,就直說。用得著拐彎抹角,到處暗示嗎?」

「啊?」

吞天虎一滯,旋即尷尬道,「嘿嘿……這個,讓你看出來了啊……」

說到一半,猛地一頓,隨後,乾脆直接承認道,「既然看出來,就快去給虎爺買酒。上次買的酒,已經喝光了!」

「酒鬼!不對,酒虎!」

蕭易撇撇嘴,站起身,打開房門。

或許是趕巧。

段二猛這時恰好走進別院,準備抬手敲門,看見蕭易突然打開門走出來,先是一愣,繼而咧嘴笑道。

「師弟,你可醒了。正好,葉城主找你,快跟我走。」

說著,段二猛轉身在前面帶路。

站在門口的蕭易聞言,下意識一怔。隨後,搖頭一笑,抬腿跟了上去。

葉城主?葉雲飛!

… 身為天罡城城主,又是城池第一強者的葉雲飛找自己,會有什麼事?

蕭易疑惑之餘,充滿了興趣。

跟著段二猛,一路行走,繞過幾條長廊,進花園、內湖、假山,來到段家會客大殿。

還未進門,就聽到爽朗的笑聲,從大廳里傳出。

蕭易隨段二猛進入大廳,一眼看去,呵,好傢夥,段家所有能上檯面的人,都來了。

八零農家小福寶 ,坐在最上首。其他人,分別坐在左右兩排。僕人、侍女,後面站了一大群。不時給坐著的幾位大爺,舔茶送水。

讓蕭易意外的是,段大猛也在場。雖然坐在第二排,但氣色很不錯,滿臉激動,和葉傲雪低聲討論。

段老爺子和葉大城主,在上首說笑。其他人在下面交談,整個大廳,氣氛其樂融融,很是愜意。

不過,隨著蕭易走進來,交談熱鬧中的大廳,忽然陷入死寂。

所有人齊刷刷扭頭,看向蕭易。目光有的激動,有的驚異,有的嫉妒。當然,更多的還是敬畏。

「哈哈,蕭世侄來了,快請快請。」坐在最上首位置的段老爺子,起身和藹笑道。

其他人見狀,紛紛跟著站起來,微笑打招呼。哪怕是段雲風、段雲天這幾個怨恨蕭易的段家直系子弟,也不得不放下身份,起身行禮。

蕭易打敗王天龍,地位已然無限拔高!

沒看見連葉雲飛都站起來,他們這些小輩,要是還坐著,找死也不帶這麼找的。雖然段雲風等人,看向蕭易的目光中,滿是不屑、嫉恨,但在人前,在這會兒,不得不低頭。

這種無形中的大轉變,靠的就是實力!

蕭易雖然有些難受,但人家如此大禮,也就硬撐著,恭敬抱拳回禮道,「見過段家主、葉城主。」

「好,好,蕭世侄過來坐。」段老爺子笑眯眯招手道。

「謝段家主。」

蕭易躬身,隨後,也不客氣,大搖大擺走到靠近上首最近的一個空位置,貼著葉雲飛坐下。

「蕭世侄年紀輕輕,一身修為便已堪至武王之境,實乃人中龍鳳,飛雲宗之福啊。」

段老爺子微笑道。

「段家主謬讚了,小子只是運氣好。」蕭易客氣了一句,隨後,話鋒一轉,看向葉雲飛,問道,「聽說葉城主有事找在下,不知道是什麼事?」

「呵呵,這個不急。」葉雲飛溫和笑道,「蕭世侄年少成名,又是飛雲宗精英弟子,不知有沒有武道伴侶?」

「啊?」

蕭易張大嘴,腦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尼瑪,這轉化角度也太大了吧。一上來就問武道伴侶,難不成這葉大城主想給我做媒不成?

念及此,蕭易下意識撇了眼葉傲雪。哪知這一看,剛好看見葉傲雪俏臉緋紅,嬌艷欲滴。美眸中,遍布滿羞怒。

頓時間,蕭易打了個哆嗦,快速回答道,「回葉城主,在下已有武道伴侶。」

姬雨菲這個緋聞武道伴侶,也算不是?

蕭易心中暗道。

「已經有了啊,那真是太可惜了。」葉雲飛聞言,長嘆一聲。

段老爺子跟在後面,也嘆了口氣,「想想也是,蕭世侄年輕俊朗,修為高深,如果沒有武道伴侶,只怕早就被飛雲宗的少女追求瘋了,又哪還得清閑。」

說著,頗為遺憾的看了眼和葉傲雪坐在一起的段嬌倩,重重嘆息。

兩人為蕭易做媒不得懊惱。

蕭易卻滿頭大汗,岔開話題道,「這個……還請葉城主把找我什麼事,給說說吧。」

「行,找你來是想請蕭世侄幫忙。」葉雲飛神色一肅,沉聲道。

「幫忙?」蕭易訝然,「葉城主是一城之主,又是天罡第一強者,還有什麼事能難倒你嗎?」

話外音就是,你葉雲飛都做不到的事,我一個巔峰武宗,能做什麼?

「呵呵,蕭世侄別急。」葉雲飛似乎沒聽出話外音,仍舊溫和微笑道,「請蕭世侄幫忙,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天罡城!」

「為了天罡城?」蕭易納悶了。

「對,為了天罡城!」葉雲飛神色肅穆,聲音低沉,凝重道,「我想請蕭世侄,代表天罡城,出戰十年一次的城池排名戰。」

「也不怕蕭世侄笑話,天罡城雖然繁榮發達,武道昌盛。但在十大城池排名上,已經連續五十年倒數第一了。」

「上一任的城主,離開前還為此事,耿耿於懷,不能自已。今年輪到我做主,自然要擔任此這件重任。」

「這不,為了……」

「等等,等等!」蕭易忍不住插話,打斷道,「那啥,葉城主能否詳細說說,這十年一次的城池排名戰是怎麼一回事?」

「嗯,蕭世侄難道不知道?」葉雲飛沒有正面回答,反問道。

其他人也一臉吒異。段雲風更是面露鄙夷,低聲譏笑。

見此情景,蕭易越發納悶,不解道,「怎麼,難道這裡面有什麼隱情?」

「咳咳,也不是什麼隱情。」葉雲飛乾咳了幾聲,快速解釋道,「城池排名戰,是夏皇定下來的十年一次大競賽。最終勝出的城池,排名第一,享受王朝各項優惠福利。比如每年上繳的金銀、元晶石,就能比輸的城池,減少一半!」

「哦,原來如此。」

蕭易恍然。

這不就是競爭制度嗎,看來大夏皇帝深得腹黑之道啊……

蕭易腹誹,表面上卻沒什麼流露,仍舊一臉認真傾聽的神色,靜靜聆聽。

葉雲飛見狀,繼續剛才的話道,「天罡城已經五十年,排名倒數第一。我這個城主做的相當尷尬,每次去王都進貢,都會被其它城池的城主譏笑。所以今年這次排名戰,無論如何必要擠進前三。」

「這不止關乎我的臉面,更關乎到天罡城在外的名聲!」

「而排名戰,都是由年輕一輩參與。十年前的一批,輸的慘不忍睹。今年這一批,我很幸運,有四個優秀的俊傑在手。但排名戰,需要十個選手參與。」

絕色嬌女(重生) 我請蕭世侄幫忙,就是想讓蕭世侄,進入剩下的六個選手之一。不管排名戰的結果,是輸是贏。我都會奉上重禮,以示感謝!」

葉雲飛一口氣說完后,眼巴巴的看著蕭易……


… 大廳里,其他人也不說話,直勾勾的盯著蕭易打量,大有蕭易不答應,就一擁而上的趨勢。

對此情景。

蕭易有些無語同時,又感到一陣好笑。

娘的,葉雲飛求自己幫忙出戰。他可是天罡城第一強者啊。雖然蕭易不知道他的武道境界,處於哪一層次。但以一城之主的身份,求自己,也很難得了。

虛榮心得到滿足,蕭易咳嗽一聲,開口道,「我答應了,不知排名戰是哪一天開始?」

之所以答應,蕭易有兩重考慮。

第一,就是想見識一下,其它九座城池的天才人物,到底怎麼個厲害法。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蕭易從沒驕傲過,自己實力提升一點,就到處炫耀。他很清楚,在這個世界,是怎樣的神秘和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