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找到那座塔的人,卻需要跟那塔極有緣份。

一旦你發現它,古神之塔就會眷顧你。

你可以對著它許願。

許的願意一定很靈驗。

可是,那僅僅只是傳聞。

古神之塔是神明仰望天地的凡塵之地,裡面擁有濃郁的神之力元素。

這神之力元素又分成了九大元素力,所以,那片地方的元素力遠遠超過任何一個方位的元素力濃度。

人無法到達的地方,可是神卻可以。

賊和尚跟隨著他去的原因,也是希望可以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古神之塔。

這是他追求了多年的夢啊。

當年曾經請求過南靖宇為他啟開古神之塔,但是,卻被南靖宇拒絕了。

果然,這傢伙重色輕友,雖然他跟他並不是什麼朋友啦。

可是,這麼隨意的拉著一個女人去古神之塔,他就是不爽啦。

南靖宇帶著她走過了一座又一座的山。

柳狐玥修為高,並不覺得累,雲聶塵到最後卻趴在了烈火的背上,這一路上,雲聶塵沒少受到金寶寶跟烈火的鄙視。

他還是個男人!

連幾座山的路程就不行了。

可是偏偏背人的活為什麼總是他們干。

到了三更天,南靖宇的腳步終於停留了下來,此時,他們就站在一座很高的顛峰之中,遙望對岸的雲端,隱約可見一座閃爍著星光點兒的塔,塔在迷霧之中若隱若現,散發著一股神秘又神聖的氣勢。

賊和尚瞪大了雙眼,望著那座塔。

他做夢都想要去的地方,就近在眼前。

他搓了搓自己的雙手:「古神之塔,真的是古神之塔耶。」

柳狐玥回過頭,就見賊和尚的雙眸散發著一片金瞳色的光,光芒一閃一閃,甚是有些刺眼。

她只是看了幾眼后,便覺得有些暈炫,好亮的光,好刺眼……

南靖宇伸手扶住了她:「不要去看他的眼睛,冥瞳是擁有著很濃重的陰氣。」

「冥瞳?!」柳狐玥一驚,不是靈眼嗎?

南靖宇卻在她心生疑惑的時候,解釋:「你不知道他來自於冥界吧,只有身在冥界中天賦最高的人才能擁有這樣的眼睛,人間的人稱為靈眼。」

「很厲害。」

「可以看穿世間所有障礙物。」南靖宇輕輕的解釋給她聽:「這樣的徒弟你還敢收嗎?」

「為什麼不收,這麼拉風的徒弟不收怎麼對得起我媽。」柳狐玥回頭又瞅了眼正看那古神之塔看得入神的賊和尚,修為那麼高深,還是冥界中天賦最高的人才啊,不收白不收。

而身在柳狐玥體內的紫焰卻重重的揉眉:「徒兒,你確定你能收服得了這個徒弟嗎。」

柳狐玥白了他一眼,沒有做不成的事,只有做不成事的人。

她柳狐玥要做的事情能差嗎。

「南靖宇,古神之塔怎麼走。」這時,賊和尚的聲音傳了過來。

南靖宇眼中突然躍起了一抹狡黠的光,回身,道:「法道,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告訴你如何開啟古神之塔。」 其實想了想,柳狐玥若是能夠收到法道這樣兒的徒弟也不錯,至少往後會多一個強硬的靠山。

南靖宇低下頭,看著柳狐玥臉龐上微微盪起了一抹紅暈。

繼而轉身,看向法道:「叫她師父,做她徒弟,我可將開啟古神之塔的秘密告訴你。」

「你休想。」法道突然跳了起來,往後連退了幾步,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的瞪著柳狐玥。

柳狐玥也是被南靖宇的話給嚇到了。

他為什麼要那麼幫助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見過兩次面的人而已,不足以讓他將古神之塔的開啟之道告訴另外一個人,而且,這人還是因為了好了。

柳狐玥看向南靖宇的眼神起了疑惑。


南靖宇不是沒有看到她眼中的迷茫,笑著抬起手中的三株玄靈果,道:「姑娘你別誤會,這三株玄靈果對我有及大的幫助,既然你想收她為徒,那我也算是當人情的送你一個回報,那法道可是冥界祭司,你若能收下他,對你日後大有幫助。」

柳狐玥回頭瞅了瞅法道那個賊和尚。

此時,那賊和尚也在看著她,賊和尚雙手環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受人侵犯的模樣兒吼:「你看什麼,我死也不可能做一個人類的徒弟,這若是說出去,我還想活命嗎,我鐵定不用活命了,我鐵定會被同行的人笑掉大牙,你不告訴我可以,有本事你別進去,否則哼!」

南靖宇低笑,他抬起了手中的劍,劍中生起了一股淡淡的縈光,將整個劍體環繞在瑩光之內,讓人看著就覺得它十分的詭異。

柳狐玥的視線也落到了南靖宇的劍體上,再延著他的手,緩緩往上移。


他到底是誰?

為什麼會讓她感到有種熟悉的感覺,又有點兒心痛。

她愣愣的盯著南靖宇看……

南靖宇的唇微微勾起,似乎很有把握法道根本別想從他眼前走入古神之塔,一道清冽的聲音緩緩吐出:「你試試看,看能不能走入這古神之塔。」

冥界的使者雖然也是神明的一種,但是,卻陰氣沉重,古神之塔神光縈繞,對於來自冥界陰氣最為沉重的人而言,根本就不可能踏入那個地方,就算南靖宇帶到他走到古神之塔,他未必能走入那道門。

「你有種的帶我去,看我能不能走入古神之塔。」法道跳子起來大吼大叫,丫的,惹急了他,他就把整個古神之塔放自個兜里,誰也別想跟他搶,再將那古神之塔帶回冥界去,將裡面的神之光化為濃郁的陰氣,那樣……

他還能進不去嗎!

哈哈哈……

這個方法似乎好像挺不錯。

法道想入非非時,南靖宇卻揮起了手中的長劍,劍中飄溢出了銀色的弧光,那弧光從這頭的山峰,架到了遠處那若隱若現的古神之塔。

形成了一座銀弧拱橋。

法道頓時回過了神來,我靠靠靠!!!!

原來南靖宇的那把劍就是開啟古神之塔的鑰匙。

於是,法道一雙賊眼死死的盯著南靖宇手中的利劍。 心中又盪生起了另一種想法。

若是可以擁有那麼劍的話……

「姑娘,走吧。」南靖宇轉身,牽起了柳狐玥的手,踏入了銀弧拱橋。

從橋上往下觀望,可見山河水流,鳥木互動。

亦可見那濃濃的迷霧在山林間縈繞,它們就像一個舞動著歌舞的姑娘,讓人覺得姿態萬千。

銀色的光芒將柳狐玥照的一片清明,她烏黑的長發披在了身後,晚風輕輕一吹,使得她的發隨風飄揚了起來。

那雙烏黑的眸子水靈靈的動人心魂,南靖宇總是有意無意看向她。

她還是原來的那個她,他卻不再是原來的那個冥空。

這麼多年,到底是時間改變了他,還是他在盡量的改變時間……

他每每想起就覺得這個問題很沉重,若是可以再重來一次,他想……

他應該會很自私的讓小黎君活著,再想盡一切辦法的把她留在自己身邊,而不是看她一個人孤苦伶仃。

她的小手很冰冷,他手掌的炙熱傳遞到那她的小手,但是,她的心卻不在這兒。

而是那古神之塔。

紫焰剛才已經告訴她了,那傳說中的古神之塔若是可以進入的話,她將可以得到九大元素池,到時候,她的元素力又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她期待、興奮……

真想一頭撲過去。

「師父,好高。」雲聶塵抓住了法道的寬長的衣袖,顫顫巍巍的踏入了銀弧拱橋。

「你走好一點,不會摔死你。」法道沒好氣的說。

怎麼就收了這麼廢的徒弟!

唉!

走過了銀弧的拱橋,法道跟雲聶塵還未走過來,那拱橋就先自個收回,法道一驚,立刻拎起了雲聶塵的衣領,飛向了古神之塔。

落地,法道怒怒的瞪著南靖宇:「你存心的。」

「對。」南靖宇的一個字堵得法道啞口無言。

人家就是存心的啦,人家開啟了古神之塔的通道,又沒答應帶你也過來,他跟柳狐玥能夠安全的到達這個地方,可不保證別人也能安全的到來。

「好嚇人,好高。」雲聶塵落地后,腳都軟了,他雙手死死的抱住了法道的粗大胳膊,使得法道連罵他的力氣都沒有,於是,像摸小狗一樣的摸雲聶塵:「徒兒,你以為你安全了嗎,你走過了那道橋,可是通往古神之塔的橋,你知道古神之塔築在什麼地方嗎?」

「什麼地方。」雲聶塵臉一白,看到他師父這幽怨的眼神,他頓時起了不好的預感。

法道很誠實的告訴他:「這是天上,你踩的是懸空,塔也在懸空,萬一老天睜開眼,發現你個凡人到了上,你一樣得從這裡掉下萬丈深淵。」

「啊啊啊!!!」雲聶塵跳了起來,他整個身子就像抱抱熊一樣的貼在法道的背上,雙手死死的勒住了法道的脖子,大聲的驚呼:「那師父我們快點回吧,不要去什麼古神之塔了,我們回家去飯吧,我好餓。」

「你個沒用的東西,快給我下來。」法道快被雲聶塵給氣瘋了,這不是還有他這個師父在嗎…… 就算老天爺開了眼,他也得把老天爺的眼睛給弄瞎。

南靖宇看著這一對奇葩師徒,就無奈的搖了搖頭,回過身,看向柳狐玥。

此時,柳狐玥正仰頭望著古神之塔上面的三個大字「九、生、蓮」!

她回頭,臉上的迷茫更深,問:「不是應該叫做古神之塔嗎,怎麼是九生蓮,不像古神之塔的名字啊。」

南靖宇仰了仰頭,望向那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家「九生蓮」時,眼眸之中閃爍起了一抹淡淡的憂,繼而又深深的沉了下去道:「九生蓮,亦是眾神從這裡撒成九朵蓮種子的地方,當年,眾神便是從這個地方,向塵世撒下了九顆不同神元素力的蓮花種子,九生蓮的命名便是從這裡得來,而古神之塔,又因眾神常常到此塔來聚會,這裡兒,仰對可觀世間最圓最大最亮的月亮,低頭,可觀各大時空的大陸,只要能夠上最頂端,你就可以看到你原本的那個大陸了。」

「你……」他剛才說她原本的那個大陸?

難道他知道她來自於哪裡。

在她心生疑惑時,南靖宇拿出了一張領牌,貼在那門上。

隨後,那領牌就在柳狐玥的身上渡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薄光。

「想進去看看嗎,古神之塔里擁有九種元素力,那些元素力皆是由眾神留下來的。」南靖宇回頭看向柳狐玥,雙手已經推開了古神之塔的大門。


不到觀神日,是沒有神明來古神之塔看望月圓,看望塵世山河的。

柳狐玥回過神來,對啊,她來這兒的目標可是眾神殘留下的那一點點元素力。


對於眾神來說那是一點點的元素力,可是對於人類而已,卻已是很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