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通河的上游。

「嘭!」

「嘭!」

隨著一連串爆炸的聲音,通河邊上上被炸開了一道口子。

而另外一邊,早已經接通了護城河。

不消片刻,護城河水位開始暴漲。

而城門邊,小新所率領的人馬已經開始正面的攻城!可這樣程度的攻城,守城的將士似乎根本不怕。

因為小新所帶領的人,全都是步兵,只有前面的幾十個騎兵。

可以這麼說,面對十多米高的城牆,絕大多數人,只能在底下嘆息。

「殺!」

小新一聲怒吼之後,沖向了城門。

可就在城牆之上的人嘲笑小新傻子的時候。

城門處突然一聲巨響,整個大門應聲倒地。瞬間,一股狂暴的河水,衝進了城中。

而小新身後的七十二人,也跟著殺了進去!

可不管是城門附近的掩殺,還是城外神劍山的阻擊。

都是為了關鍵的戰鬥不受影響。

而關鍵的戰鬥,則是由唐玉、江靈等人,以及唐玉釋放出的那些監獄暴徒。

這些完全都是柴江王城內部的人,大規模的行動根本沒有被王府的人發現。

等到數千人將柴江王府包圍起來的時候,柴江王再想求援,已經不可能了。

吃瓜和尚手裡多了一根禪杖,禪杖的頂部,鐵環作響。

「大傢伙沖,殺了柴江王,瓜分了王府的金銀財寶!還有無數的女人!」

能夠進去到天牢之中的人,哪個不是罪大惡極,而且有不小本事的人,這樣人的朋友,又能夠差到哪裡呢?

這數千人,實力不濟的,都是武師。武官那是其中的主力。

而唐玉,還帶著一個秘密武器。

那就是柴芙蓉!

這個內鬼,說句實在話,對於王府最高的機密可能不知道。

但是別的東西,那簡直是了如指掌,最關鍵的是,柴江王府的秘寶。百鍊空間之石也在她的手上。

很快的。

整個柴江王府就殺成了一片。

數千人的戰鬥。

好在王府面積極大,不然,光是溢出的靈氣,都足夠讓房屋盡數倒塌了。

根據芙蓉知道的,柴江王的實力,大約是武將五重左右。

而郡王柴浩的實力,應當是在武將三重附近。

「小玉,我們這麼貿然進去,是不是有些危險啊!要不等等師叔他老人家?」

謝曉峰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謝大哥,王府底蘊雄厚,我們這一次,集結了這麼多三教九流的人物。一鼓作氣,方能成功,若是下一次,柴江王將所有人都集中起來的時候,恐怕就更難了。」

「不說他們有多少人,就說我們,也集結不了這麼多高手了!」

的確,若是下一次,哪裡有這麼多不怕死的人來王府分贓呢?

幾人穿行過一間院落。

「監察司游龍。在此等候多時!受死吧!」

游龍這個人,唐玉交過手。上一次,唐玉根本不低,完全不是放在一個檯面上的選手。

可如今,唐玉輕笑一聲,便拿出「冶金聖尺」迎了上去。

這一次,戰果毫無懸念,簡單的三招過後。

游龍已經不復存在,三大名捕的威名,也墜落了一地。

「黃金衛李地緣!納命來!」

……

一路殺來,唐玉等人是越來越吃驚。

已經擊敗了那麼多的對手,可王府的守衛依舊多的嚇人!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整個柴江王府,不知道有多少個護衛,單單是武官,唐玉這一行人,已經擊敗了十一個!

可距離王府的中心地帶,依舊有些距離。

突然間,一聲低沉有力的編鐘響起。

「咚!咚!咚!」

每一聲都相當的悠長而有力。

最為關鍵的是,所有的王府戰鬥力,聽見了這個聲音,全都開始朝著一個方向撤退。

「芙蓉,這是?」

「這個聲音……我不曾聽過,據說是王府受到重大攻擊的時候,保護最後的重要人物!所有人都集中到一個地方,做殊死一戰的鐘聲!」

「殊死一戰……」江靈聽了皺起了眉。

連番的作戰,即便都是輕鬆拿下,可江靈依舊覺得,前方的戰鬥,異常的艱險。

唐玉也是駐足開始思考。

「還要不要追上去!」

猶豫了短暫的時間后,唐玉靈氣全開。

「柴江王已經不行了!他們要從密道帶著珍寶跑!大家追!」

唐玉的聲音,響徹整個柴江王府。

三教九流的那些人,聽見這個聲音,而且看著自己眼前正在戰鬥的人,都在飛速撤離!心裡立馬貪念大起。

跑是不可能讓他們跑的!

不約而同的,九成的人開始了追殺!而剩下一成的人,則是著眼於眼前的財寶,打算搶掠一番再過去!

畢竟,實力不濟的人,就算是一開始就過去,也沒有太多的好東西可以拿!

實力才是一切!實力不濟,機會再好,也拿不到太多的好東西!

於是,整個王府雖然很大,可作戰的空間在極速的壓縮著。

本來也經過了一個多時辰的血戰,當人們集中起來的時候,發現最後柴江王手下都集中到了一座花園之中。

而整個花園,布局很是奇怪,一點不像是南武人慣用的園林。

反倒是像極了極西極北之地那些蠻夷之族的部落。 整個園林就像是個做法的祭壇一般。

院子是一個完美的圓形。

而最中間,則是一個八角的閣樓。

看到最後不足千人,背對著八角樓,手持各種兵器,看著外面包圍了的眾人。

可讓人吃驚而且眼紅的是,八角樓的周圍,堆積著各種金色封條的大木箱,更有數之不盡的金元寶!

畢竟還是三教九流的人,各種攻擊方式,讓王府的人難以招架。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唐玉的計策顯然是成功的。

這一戰截至現在,還是王府的人處於下風的狀態。

郡王柴浩站在八角閣樓下,依舊是一席偉岸的紫衣。

「究竟是何人!能破天牢,聚集起這麼多豺狼野狗!」

柴浩大聲的問道。

唐玉踏空朝前走去。

「你是什麼人?」

「我乃柴江郡王柴浩!」

柴浩朗聲道,看起來根本不像是窮途末路的人,反倒是自信滿滿。

唐玉仔細打量著柴浩,發現柴浩身上乾淨的異常,沒有一點鮮血的痕迹。

心道:「這個柴浩,估計剛剛沒有參加戰鬥……而且這個地方詭異的很,很有可能還有后招!」

而唐玉嘴上卻大喊一聲:「你就是殺了侯山的兇手?」

「江州牧侯山?那個不自量力的蠢材,死了便是死了,又何足道也。不過是一條鹹魚,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而已。」

對於柴浩來說,侯山的確不算什麼,殺了便殺了。

可因為江州牧侯山的死,江州死了多少人!更不要說侯山還是唐玉的岳父!

「殺人償命,這條命,你賠定了!」

「殺!」

唐玉一聲暴喝!

重生之平凡是福 處於包圍圈外的那些人,全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那個八角樓里,肯定是密道加寶藏!大家沖呀!」

「搶了他娘的柴江王!」

「裡面可是無盡的金銀財寶!」

在無盡的寶藏面前,普通人都要發瘋發狂,那就是唾手可得的恐怖財富啊!

有了財富,那不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意味著不用拚命,不用擔驚受怕!正是這些亡命徒打爛腦袋所需要的東西!

在閃閃發光的財寶和金銀面前,這些三教九流的亡命之徒,都瘋了。

流水一般的突擊了上去。

而最後剩下的王府這些人,自然是精銳中的精銳。

戰鬥力不弱之外,還擅長陣法。

戰鬥之中,相互幫助,本來十成的實力,更是體現出了十二成,乃至更多。

可,在那些恐怖的金銀珠寶面前,那些亡命徒自己就發揮出了十二成的實力。雙方又是一個旗鼓相當。

每一分鐘,都會有人倒下,可隨後,便又有人沖了上去。

可怕的是,戰鬥到了這個時候,人人身上都有血跡,可能是敵人的,可能是盟友的。

當然,更有可能是自己的,但是殺紅眼了的眾人,已經不在乎這些傷。

剩下的一切,只有殺!

潮水一般的衝擊,褪去。

輪迴反覆,各自死傷不少。

柴浩一身紫色的長衣,不知道何時,已經被撕開了幾道口子,而且也被血染紅了不少。

終於。

江靈對上了柴浩。

紫色的靈氣,對上了紫色的靈氣。

這種巔峰靈氣的對決,唐玉還是頭一回見到。

高強度的紫色靈氣,在院子中飛轉。

周圍則是形成了一個絕大的空地。畢竟被這樣的戰鬥誤傷,那也是很恐怖的。

戰鬥了好幾個回合之後,江靈微微露出一點劣勢。

畢竟修為還差著一點意思,雖然江靈來自神劍山,可柴家的秘傳功法,也不是吃素的。

威力浩大,江靈擅攻不善守,落一點下風也是極為正常的。

可江靈在弄浪的支持下,也只是落了一點下風,柴浩也沒法很快解決戰鬥。

謝曉峰早已經沖了進去,在人群中痛快的廝殺著

唐玉站在一邊,眉頭卻漸漸的皺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