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周丹則是唯一一個沒有踏入准帝境的人,成為闊葉的目標,似乎也在理所當然之中。

至於另外一人,外界並不認識,只是對其沒有人挑戰他,似乎對這感到很驚訝。

九大神族,理應各自有一個名額,扣掉九個,剩下一個名額。

而這最終的名額,明顯需要從這五個人之中選出來。

至於這最後一個名額屬於誰,只能看最後誰可以守得住擂台了。

如今最受矚目的無非是周丹這擂台了。

周丹在九洲大陸也算是一個名人了,可誰都沒有想到最終結果竟然只有他一人沒有成為準帝。

這讓許多人產生了遐想,並且很是好奇。

能夠擊敗一方名人,闊葉的威名也就此遠播了。

「小子,你若是現在主動認輸,喊我三聲爺爺,我便可以放過你。」闊葉冷冷的盯著周丹,看其一臉平靜的樣子,更是忍不住譏諷了幾句。

「你能在喊一遍嗎,我沒有聽清楚。」周丹緩緩開口,只是他眼中已經有寒芒掠過了。

「喊我三聲爺爺!」闊葉冷笑道,以為周丹怕了。

「孫子,乖!」周丹突然笑道:「一遍就足以了,何必又喊一遍呢?」

「小子,你找死!」闊葉先是一怔,而後終於反映過來了,瞬間勃然大怒!

闊葉直接朝周丹撲了過來,揮動雙拳,有著法則在閃爍。

「找死的人是你!」周丹眼中寒芒越發的強盛,霎那殺了過去,同樣揮動雙拳。

「找死!」看到周丹竟然想要與他硬攝,闊葉眼中有著強烈的殺意在閃爍。

轟隆~~

然而他很快便發現自己錯了,當兩個人的拳頭相撞的時候,他便感覺到一股巨力透過拳頭傳進他體內。

撲哧~~

闊葉噴出一口鮮血,倒退了十步,而周丹的身軀也微微一晃,不過並沒有倒退半步。

「你……」闊葉收起了輕視之心,能夠走到現在他也不是傻子,雖然之前僅僅只是一個試探性的攻擊,可卻不是任何天神強者可以擋得住的。

可一個照面卻落入了下方,他總算知道周丹不能夠以常理來看待了。

看著闊葉收起輕視之心,周丹一樣有了嚴肅之色。

一代聖代強者,若是如此不堪,那根本沒有資格走到現在。

雖然第一次碰撞他佔據了上方,可他卻甚至自己的肉身強硬程度已經達到了高階神器的程度了,若是沒有任何防備,尋常准帝也要受重創。

而闊葉僅僅倒退了十步,足以看出其實力也極為強悍。

「小子,倒是我低估你了,不過你以為肉身強悍就可以自傲了嗎?」闊葉收起了輕視之心,他決定快速解決周丹了。

「我現在便讓你看看天神與准帝強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伴隨著他一聲落下,整個戰台都響起了轟隆聲響,在闊葉的頭頂上方,駭然出現一條長河,正是一條完整的天道。

周丹抬頭,凝望這天道,儘管剛剛成型不久,可裡面的那股天道之威也讓他露出凝重之色。

天道之威不可侵,周丹沒有邁出那一步,終究會遭受天道的壓制。

果不其然,當天道籠罩住整個戰台的時候,周丹的實力便遭受到致命的壓制。

天神大圓滿只能發揮出天神後期的境界!

整整一個大境界,在天道的壓制下,周丹的境界瞬間被壓制一大境界。

可這並沒有結束,天道的威力越發的強大,若是如此下去,終究會被壓榨成灰燼。

周丹冷哼了一聲,坐以待斃不是他的性格。

轟隆~~

天神之威徹底的綻放出來,形成了一道絕對的領域,在天道之下,周丹的境界也瞬間恢復了過來。

北有南庭,予我深情 領域硬生生的在闊葉的天道之下擠出了出於自己的區域,強大的氣息席捲全場,令九大神族的人都露出一絲驚訝。

「好強大的領域!」闊葉首當其衝,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天道竟然壓制不住周丹的領域,

「怎麼可能,不,絕對不可能。」闊葉有些難以接受,天道豈會壓制不住領域?

他無法接受自己的天道竟然壓制不住對方的領域。

「給我鎮壓!」隨著闊葉的一聲低吼,天道在運轉,可怕的威壓瞬間充斥而來,差點將周丹的天神領域給壓碎。

不過天神領域仍舊屹立在天道之下,並沒有發生被壓碎的結果。

這一幕打破了眾人的意識,不是說天神領域根本無法在天道之下生存嗎?

「破!」然而為等眾人反映過來,周丹突然主動出擊了,他的天神領域剎那擴大,竟然在天道之下生生的擴張了數十倍。

這一幕再次震驚住了所有人,就是九大神族的人也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沒有被壓碎也就算了,竟然還能夠反擊?

「怎麼可能?」闊葉難以置信,他本以為可以輕易利用天道碾碎的對手,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給他帶來『驚喜』!

這令他心頭震怒,好歹他也是一尊強大的准帝了,一出手沒有壓制住對方已經夠丟臉了,對方居然還能夠反擊?

在別人開來,他豈不是很沒面子?

闊葉終於爆發了,既然壓制不住你,制約住你總可以吧?

天道之力傾灑下來,很是輕鬆的制約住了周丹的天神領域,而這也讓周丹對天道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如今他凝聚了九十九條法則,在天神領域中已經是頂尖的存在了。

而天道至少需要百條法則方可以凝聚而成,雖然看似僅差一條法則,可當凝聚成天道,天神領域並不算什麼。

周丹之所以能夠擋得住天道之威,本身實力強大,但最為重要的是他融合了三大世界,故此才如此的可怕。

別說闊葉是剛剛成為準帝的,就算是成名已久的巔峰准帝,都無法壓制住他。

「給我死!」闊葉一上來就是大殺招,他利用天道制約住了周丹,而他又在天道中任意遊走,如魚得水。

七八十倍的光速展現的淋漓盡致,剎那殺到周丹近前。

周丹深吸了口氣,雙拳猛然一握住,朝前打了出去。

轟隆~~

短暫的瞬間,兩者交手不下上百次,最終一次碰決,周丹倒退了三步而闊葉卻再次倒退了十步。

這一次闊葉終於撼動住周丹了。

可是闊葉仍舊不滿意,此時他心裡早已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一次他全力以赴,竟然還是出於劣勢。

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魂力如此渾厚?肉身有如此強大?

兩人再次交手,手段盡出,可闊葉遲遲不能拿下周丹,這一幕早已讓外界喧嘩起來了。

「南天門的門主果然不同尋常,不能夠以常識去對待啊。」

「是啊,看來這次闊葉是提到鐵板了,以為天神境就好欺負的!」有天神強者為周丹說話,似乎周丹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感到無比的自豪。

畢竟周丹現在代表著不僅僅是天神的極限之境,更是打破了歷史,顛覆了以往的事迹。

「准帝也不過如此!」周丹收拳,冷漠的眼神從闊葉的身上移開。

通過短暫的交手,周丹已經體驗過闊葉的手段了,他承認闊葉的確很強大,尋常的巔峰准帝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可是自從他從天神初期踏上天神大圓滿的時候,闊葉對他已經無法造成傷害了。

「小子,你休要猖狂!」闊葉強壓住內心的震驚,惱火不已。

可是他卻知道周丹的實力完全不弱於自己,甚至還要比他更強一點。

「到此結束吧!」周丹緩緩朝前邁出一步,看似緩慢,實則卻快到令人驚恐。

百倍的光速展現的淋漓盡致,而此時他手中更是出現了混沌神斧與紅芒神劍。

「這!」不只是闊葉,就連九大神族的人都瞪眼,這速度竟然是百倍光速,太恐怖了。

饒是他們,也勉強達到這個程度,而且還是成為準帝強者后才提升上來的,可別忘了,如今周丹僅僅只是天神境。

天神境就擁有百倍光速?

其實自從周丹走到天神的極致境界后,他的速度已不再是百倍的速度,而是一百五十倍!

只不過他並沒有全部展現出來,畢竟這是他最強大的底牌之一,不可能暴露在眾人面前。

而且在他看來,百倍光速已經可以完虐闊葉了。

不管是外界還是精神世界的人,他們都對周丹的實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單單有百倍的速度,幾乎已經落於不敗之地了。

天道無法壓制住周丹,速度又不及周丹,闊葉還拿什麼與周丹抗衡?

許多人似乎都看到了結局,然而就在這時候,闊葉的氣息卻突然發生了變化了。

而這一變化,讓外界的人都發出驚呼,甚至是恐懼。

九大神族的人更是滿臉凝重的盯著闊葉,誰也沒有想到,闊葉竟然會…… 此時,闊葉全身爆發出一股妖異的紅芒,速度竟然提到了百倍之數,躲開了周丹致命的一擊。

這令周丹以及關注此戰的人都莫不驚訝,特別是周丹,他基本上可以說已經摸清了闊葉的實力了。

其實力的確強悍,哪怕是風尊者與木尊者這樣等級的人未必都會是對手。

不過今天算他倒霉,碰到了自己。

可此時闊葉又給他帶來了驚訝,原本六十倍的光速竟然生生提高了四十倍,與他的速度持平了。

不過周丹並沒有太多在意,畢竟他的速度可不僅僅只是百倍而已,如果有需要,他會徹底的將底牌給展現出來,解決闊葉。

對於敵人,周丹從來不會心慈手軟,特別是這種三番四次都尋常他麻煩的人,周丹更沒有理由放過。

如今梁子結下了,自然要化解。

不過周丹並沒有動手,因為隨著闊葉爆發出極強的氣息后,緊隨而之便是虛弱。

「原來只是秘法,怪不得能夠將速度提到那麼恐怖的地步。」外界人頓時釋然。

其實周丹已經看出來了,闊葉本身的實力是有限的,可突然間爆發出那麼強悍的實力,必然有貓膩。

而且結果和他預想的並沒有差別,闊葉果然是動用了秘法。

「你覺得你還能走的掉嗎?」周丹微微一笑,緩緩朝前邁出一步,三大世界瞬間將闊葉給籠罩住。

恐怖的威壓令闊葉臉色微變,他陰沉的盯著周丹,冷聲道:「我算是踢到鐵板了,不過你也不要得意太早,如今才剛剛開始而已。」

使用秘法后,闊葉氣血逆轉,讓他受了不清的傷勢,不過這對他來說也僅僅只是造成輕微的影響罷了。

當然,這種秘法是絕對不能使用多次的,不然就算他是聖代,也難以承受那可怕的代價。

他心裡的確很懊悔,為什麼自己偏偏要得罪周丹呢?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沒有時間去多想了,只能動用最後的手段了。

面對周丹的三大世界,闊葉知道如果在不將最後的底牌給使出來,將會沒有任何可能擊敗周丹,甚至連活下來的希望都很渺然。

周丹是他遇到過最為強悍的對手,在其面前,即便手段盡出,也難以逃到好處。

「雷尊,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在這危急時刻,闊葉猛然轉身,看向不遠處的一座戰台。

這戰台很平靜,沒有遭受任何挑戰,排出九大神族的人之後,自然就是最後的一名聖代了。

「雷尊?」周丹眉頭微挑,看向那戰台中心盤膝而坐的青衣中年,此人的名字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隨著闊葉的聲音落下,眾人的目光也落到了青衣中年的身上。

而這時候青衣中年緩緩的睜開雙眼,那深邃的眼眸中飛出兩道寒芒,隨著他起身,整個戰台都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好恐怖的氣息!」眾人心中震驚,僅僅一個舉動,就令戰台發生了抖動,干擾了天地法則。

青衣男子微微瞥了眼闊葉,隨後便將目光移到周丹的身上,而這時候空間發出輕微的波動,下一刻青衣男子便出現在周丹的戰台上。

「我認輸。」隨著青衣男子現身,闊葉竟然主動認輸了。

下一刻他便被一道光屏給包裹住,送出了戰台,而原本屬於他的戰台也隨著他落敗,煙消雲散。

闊葉主動放棄爭奪機緣的機會,讓人驚訝。

不過想到周丹的實力后,眾人也就釋然了,對闊葉來說,主動棄權的確是最好的辦法了。

實力不如人,搶佔著只會丟失性命。

「雷尊,你若是能夠將此人的頭顱給斬下來,你的要求我便滿足你,並且協助你找到你的父親。」闊葉在認輸之前,留下了這一段話。

看著眼前一臉平靜的青衣男子,周丹眉頭即緊鎖了起來,從其身上,他感到濃烈的危險氣息。

此人,並不簡單!

而這時候雷尊也看了過來,與周丹的眼神接觸,猛然間空中便爆發出一股刺耳的爆響聲。

「你叫周丹對吧?」雷尊並沒有一開始就動手,而是冷漠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