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江寂塵撞入她的懷中,便立刻將她緊緊的抱住。

柳心月此時便要不顧一切的催動絕殺秘器,但驀然間感到嬌軀一震。

一股強大的禁制之力,漫布她的全身。

下一刻,她便被完全禁制,被江寂塵丟在寶船戰舟的甲板上,身體捲縮著,無法動彈。

「你,你不是說停下么?」

柳心月這時候,自然已經知道被對方坑了。

對方說要停手,然而,根本沒有停手,反而趁她放棄反抗那一瞬間出擊。

這賤人,不僅無恥,還言而無信,是一個坑貨。

柳心月此時被禁制住,落入了對方的手中,心中後悔,同時感到萬分的憋屈、難受。

當然,對江寂塵的恨意,也就更深了。

「你無恥,言而無信!」

柳心月此時憤怒無比地罵道。

江寂塵此時卻是相當的淡定,一本正經的地道:「我現在不是停下了么?」

「至於你說我無恥,言而無信?難道,你不是同樣打著這樣的注意么?」

「若是我真的停手,那一瞬間恐怕已經被你手中的絕殺秘器擊中了,現在倒在地上的應該就是我了。」

江寂塵的話,只讓柳心月神色一變。

想不到,對方也早已看透了她的一切心思。

正在柳心月失神之際,她突然感覺到有一雙大手摸上了她的身體。

「你,你想幹什麼?」

「放手,不要!」

柳心月驚呼叫道。

這一次,她真正的慌亂了,因為江寂塵的手在她身上亂摸。

這讓她感到渾身肌膚顫慄。

然而,江寂塵不為所動,大手依舊柳心月的身上遊走。

同時,江寂塵開口道:「別激動,我只要把你身上的東西拿走而已。」

「絕殺秘器在你身上,本公子很不放心。」

柳心月此時驚慌地道:「你別亂摸了,秘器在腰間,你****做什麼?」

江寂塵相當淡定地道:「我以為在胸口處呢!」

柳心月:「」

這一刻,她完全抓狂,連死的心都有了。

而江寂塵,果然從柳心月腰間,找到了一根玉牌,內蘊一道恐怖的殺氣。

一旦催發,恐怕可以屠掉高階帝者。

「呼,幸好沒有讓她催發!」

江寂塵心中一陣驚悚。

想不到,柳心月身上的絕殺秘器是如此的可怕。

幸好,他沒給對方機會催動、釋放出來。

江寂塵隨手收起了這一塊玉牌。

但手並沒有停下,繼續在柳心月身上遊走撫摸。

「停,我把藏東西的地方都說出來,都告訴你,你你別摸了!」

柳心月顫聲音說道。

她真的怕了!

她是超然界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何曾受過樣的對待。

這一刻,她才覺得外面的修道界太可怕了,遠不是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時候,她才想起降臨之前,她母親對她說過的話。

她母親告訴她,六道界雖然是低等修行界,但人心險惡,需要萬分小心,不可大意,更不可小看他們。

那時,她不以為意!

現在,才知道母親是對的。

一開始,便是她大意、輕視了對方。

一開始,她就應該與域外修士一起出手,甚至直接催動絕殺秘器,將對方擊倒。

只是,現在後悔,已然無用了。

隨後,柳心月把身上所有藏東西的地方都說了出來。

於是,江寂塵把柳心月身上的空間法器等一切都收走了。

直到這時,江寂塵才開口道:「嗯,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我將你殺死,順便把你體內空間的東西也收走;第二,訂下契約,做我的隨從女僕。」

江寂塵所說的兩個選擇,也正是之前柳心月對江寂塵說過的。

此時,一切逆轉!

且江寂塵從她身上搜出三張主僕契約捲軸。

只要有這主僕契約捲軸,再經雙方同意,就可以結下主僕契約。

「且慢,我可以如他一般,拿出贖金!」

柳心月想有第三個選擇。

然而,江寂塵卻冷漠地開口道:「不,你只有這兩個選擇!」

說話之間,江寂塵手中已經出現禁忌匕首,抵在柳心月的心口處。

柳心月此時身體一片冰冷,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族修士是認真的。

「我願意你的女僕人!」

最終,柳心月只能認命,她此時再無反抗之力,只能想辦法先保命。

至於契約,只要她足夠強大,未必沒有機會解除。

「很好,那我們訂下主僕契約吧!」

江寂塵剎那之間,又滿面春風地開口道。

很快,二人念動咒語,耗掉一張主僕契約捲軸,終於結下了主僕契約。

所謂的主僕契約,自然就主人的生命,關係到僕人的生死。

反過來,僕人的生命,則與主人無關。

也便是說,江寂塵若是死了,那柳心月也要跟著消亡。

反之,柳心月死了,江寂塵毛事都沒有。

另外,主僕契約,主人自帶定位、懲罰僕人的功能。

一旦僕人違抗主人的命令,主人就可以對其進行懲罰。

最強程度,可以讓僕人的修為廢掉。

不過,主僕契約捲軸是珍貴無比的存在,也只有像超然界的那些大家族才能拿出來了。

像六道界中,沒有多少修士可以拿出,契約捲軸。

而且,越是強大的人物,所需要的契約捲軸越高級。

柳心月手中的三張主僕捲軸,也只能與高階帝者境下的修士訂契。

而通過主僕契約,江寂塵也知道了柳心月的名字。

「江寂塵!」

柳心月此時,自然也因此知道了江寂塵的名字。

此時她心中咬牙切齒的念著這個名字。

結完主僕契約以後,江寂塵溫和地一笑道:「心月呀,我們現在已經一對主僕了,以前不快的一切,當該讓它隨風散去!」

「只要你我主僕齊心協力,必能創造美好的明天。」

江寂塵笑著把柳心月扶起,為她解開了身上的禁制。

同時,除了絕殺玉牌,江寂塵把一切東西都交還給她。

而柳心月,此時已是一陣目瞪口呆。

她只覺得,江寂塵這個傢伙的臉皮實在是太厚了。

還說什麼,讓以前一切不快,隨風散去?

散你妹,總有一天,本小姐要百倍償還!

柳心月冷著一張臉,暗暗想道。 主僕契約已經定,江寂塵自然不會在乎柳心月的那一點小心思了。

此時,他有些意氣風發!

畢竟,收了一個超然界的降臨者,讓他很成就感。

「心月,你可知主人現在心中有一宏願?」

江寂塵要打破僵局,主動跟柳心月說道。

柳心月此時也平靜了下來。

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性命之憂,所以放心下來了。

至於成為江寂塵的女僕,這已是暫時無法改變的況境。

她只能適應!

「而且,歷經紅塵心酸事,方知修行無上境!」

柳心月如此安慰自己,只當這是自己的一場心境歷練。

所以,她很快進入角色,暫時壓下對江寂塵的不爽、怨恨之意。

她聽到江寂塵的話,倒也有些好奇地問道:「你有什麼宏願?」

江寂塵傲然一笑道:「敗盡天下強敵,收盡天下神女、聖女、仙女、魔女當本公子的女僕!」

聽到江寂塵豪氣萬丈的話,柳心月只感到目瞪口呆。

「你」

一時之間,柳心月說不出話。

「心月,淡定,不要激動!」

「你現在是我的第一女僕,要保持形象!」

「嗯,你也不必擔心,你是本公子收的第一個女僕,以後,無論本公子收多少個神女、聖女、仙女、魔女當女僕,你的第一女僕地位,都無人可以動搖。」

江寂塵自以為柳心月擔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此時開口安慰道。

但柳心月剛剛平靜下的心,此時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了。

「第一女僕的地位?」

「靠,自己這個賤主人,還真是極品!」

最後,柳心月心中暗暗自語道。

但她臉上努力的露出一絲笑意道:「主人的宏願,果然震撼到了我!」

江寂塵鼓勵地拍拍柳心月的香肩道:「心月,你不錯,這麼快就能融入本公子第一女僕的角色中,將來必然前途無量!」

江寂塵言語中,充滿了讚賞之意。

柳心月保持著笑容,但心中已經把江寂塵罵開了花。

還前途無量?

你妹的,前途無亮才是真的!

柳心月心中暗語。

而這時候,江寂塵已經動手,把域外安家少主收入了噬毒珠碎片空間中。

同時,蒼天殺陣、煉魂幡飛出,把高階寶船戰舟上的屍體清理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