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座青銅大殿響徹著各種各樣的聲音,似乎是獸吼,還有那些嘶喊。

農夫有些詫異:「咱們的大殿被妖獸佔據了?」

「應該是妖獸之井出問題了!」賬房先生冷漠道。

女人也變得很是擔憂:「趕緊解決去吧,要不然通過陣法去了另外的分殿可如何是好?」

暴發戶卻微微一笑:「走,咱們去看看!」

老頭並沒有說話,只是帶著韓宇飛了過去。

眾人趕到那座大殿之後,韓宇感覺到身體之中一陣悸動,似乎是見到了親人。

可是讓他吃驚的是,那座青銅大殿之中,竟是有著不下數百隻妖獸。

確切的說,是妖族!

那些妖族都有了意識,而且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淡淡的紅色氣息,正在侵染著周圍的世界。

韓宇原來還不清楚,後來才明白,其實這些都是低級妖族。

他們在散發著自己的生命力,侵染著周圍的世界,將其變成紅色,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後來人能夠成功的佔據這片世界。 韓宇不知道為何,突然間有些感動,因為這些正值壯年的妖獸可以為了後輩,犧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可是見到他的情緒,那少婦卻嘆息一聲:「孩子,你可是覺得這些妖族值得同情?」

韓宇一凜,並沒有說話,只是更好的掩飾自己的情緒。

倒是少婦搖搖頭:「若是這些妖族是侵入其他的世界,那我們所有人也都會感慨。

可他們這麼拚命,是為了侵入我們的世界,為了殺害我們的子嗣。

就好像,一個人沒日沒夜的練功,受盡千辛萬苦,最後更是為了報仇變成了妖魔。

可是那人這麼拚命是為了殺你和你的家人,你還會這麼感動嗎?」

韓宇心頭微沉,他覺得這女人說的對。

妖族雖然是很拚命,尤其是為了自己的子嗣後代,可是這些傢伙目的是為了侵入這片世界。

將來更有可能侵入諸天萬界,這種努力,無論如何都應該是不被人尊重的!

可是韓宇心中卻無法恨這些妖族。

暴發戶見到韓宇的模樣,只是微微搖頭:「不必過於緊張,你不過是對上界沒有歸屬感,在加上你身聚妖族聖力,所以才會這麼想,將來就會好了。」

韓宇也不多想,只是跟著幾人進了大殿。

剛一進入大殿,那種激動更加明顯了,韓宇都以為自己要變身了。

吼伴隨著一聲凄厲的咆哮,韓宇竟是發現了一直雷獸!

不過那雷獸很年幼,充其量也就是個剛剛成年傢伙。

韓宇看著那雷獸,感覺和煉妖塔里那隻,有些熟悉,好像是它的子嗣。

「這是雷獸一族的嗎?」韓宇看著那雷獸問道。

暴發戶點點頭:「不錯,這雷獸跟你身體內的妖雷力量一模一樣。」

韓宇不在說話,而是靜靜的看著那幼小的雷獸,沖著自己不斷哀鳴。

它大概是感受到了自己身上同一種族的力量,所以大概是覺得它的族人已經遇害了。

韓宇並沒有同情,曾經那隻雷獸給予了他太多的傷害。

雖然確實也讓他受到了受益,但那隻雷獸肯定不是在幫韓宇,而是為了殺他!

見到韓宇並沒有同情那是雷獸,老頭這才放心一些。

看來韓宇並不是真的不分善惡。

幾人走進大殿之中,那些妖族感受到他們的氣息,不禁紛紛嚎叫,似乎是在呼喚幫助。

暴發戶卻閉上了眼睛,然後肉眼可見的,一道清氣從他的頭頂飛了起來。

那清氣在暴發戶的頭頂,變成了一口大鐘。

韓宇好奇的看著那口大鐘,想要看看暴發戶的真正實力。

就在他好奇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周圍,被包裹上了一層淡淡的白色。

韓宇還沒反應過來,卻發現那口大鐘響了。

沉悶的鐘聲響徹整座大殿,回蕩在整片天地之間,似乎是整個世界都被這鐘聲震動了。

白云殿內長生人 隨後,無數正在這座大殿奔騰的妖獸都被這鐘聲震懾住。

嗡!

鐘聲在度響起,那些妖族還沒有反應過來,竟是瞬間砰的一聲,變成了血霧。

韓宇看著不遠處的那隻雷獸變成血霧,不禁心中威凜。

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保護起來了,看來是那鐘聲專門就是為了攻擊妖族!

鐘聲再度響起,這是第三次。

這一次的攻擊,大殿內產生了更多的血霧,那些強大的妖獸也承受不住了,紛紛變成了一團血霧。

韓宇感受著天地間飄蕩的紅圖之力被鐘聲清掃一空,他的心中不禁暗自警惕。

因為這鐘聲明顯是只針對妖族,說明很多修者的武技都是為了針對妖族。

那豈不是說,韓宇將來會遇到很多這種強者?

所以還是小心些為好,要不然遇到好像劍山弟子一樣的死心眼,那就不好辦了!

大殿內的妖族死的死,逃的逃,已經被清掃一空。

韓宇身體周圍的白光也撤離。

眾人一起來到一座黑暗的大殿之中。

這座大殿中滿是雕刻,而且都是更加恐怖,也更加兇惡的雕像。

老頭指著牆壁上的那些雕刻說道:「這些雕刻之中,都是有靈魂的。

他們的靈魂就是我們從妖族攝取而來,都是一方大尊!

而我們攝取這些靈魂的目的,就是為了你這樣的妖修,能夠增強實力,然後去妖族的世界當卧底!」

韓宇心中微動,好奇的問道:「晚輩經常聽說妖修妖修的,是不是我這樣修鍊妖族之力的人很多?」

「自然,當初因為妖族入侵,很多人都被紅圖之力侵染,結果自願或者不自願的變成了妖修。

不過大多數修者變成妖修之後,都是選擇了自我滅亡,因為承受不了心中的恐慌和愧疚。

還有和很多修者因為被侵染的了大腦,失去了意識,變成了一尊殺人機器,所以被滅掉。

還有一部分,則是甘願成為卧底,進入妖族做走狗或者奴隸,為的就是人族修者,能多獲取幾分情報!

而那些人都是被司法殿表彰過的,也是被司法殿救治過的。

不過遺憾的是,後來他們都選擇了進入亂神域,在那裡成為一方大尊!」

「我很好奇,為什麼那些妖修最後都會落寞的進了亂神域,我可是聽說過,那裡很是混亂,而且天地之氣混雜,極不利於修鍊!」

韓宇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老頭苦笑一聲:「這就涉及到了人族各個勢力的修者。

雖然有很多人能接受這些卧底,但畢竟這些卧底必須要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很多勢力都受到過傷害,結果就是無法容納這些妖修,那些人逼不得已,才會躲到亂神域!」

韓宇冷笑:「也就是說,將來我也是這個下場了?」

「不!」暴發戶很是認真的看著韓宇:「我們不是要你在妖族進攻的時候做他們的奴隸,而是讓你做他們的大尊!

到時候你是高層,不出面就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所以到時候不必畏懼會被人發現你做了卧底!」

韓宇靜靜的思考著,他覺得這個辦法倒是可行,只是到時候自己該怎麼保證安全?

思慮片刻,韓宇覺得自己想這些實在是有些多餘。

現在他最重要的是提升境界,要想回到原來的世界,或者在這個世界擁有一份自保的實力,跟著這些人修鍊是最好的事情。

至於未來的事情,就交給未來去審判好了!

只是韓宇不知道,他做的這個決定,會對人族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

——

五個至尊級別的老祖宗,帶著韓宇來到了牆壁前,然後讓他隨意的選擇一尊雕刻。

「這裡面有靈魂,可以讓你掌握那位妖族大尊的秘技和功法,到時候你要混入妖族之中,必須會妖族的功法!」

老頭認真的看著韓宇。

韓宇微微點頭,然後離開五人身邊,走到那面牆壁前。

脫離了幾人身邊之後,韓宇才發現,這片空間中充滿了古怪的氣息。

不是紅圖之力,也不是人族的靈力,更不是天地之氣。

到好像是一種法則的力量。

不過也不奇怪,這座大殿建築在無盡深淵,沒有法則守護,早就被那些妖獸打破了!

韓宇收回心神,仔細的看著面前牆壁上的雕刻。

這面牆壁上,滿滿的都是雕刻,粗略計算,至少有數十尊!

青面獠牙,體型古怪,眼神更是透露著一股凶煞之氣!

韓宇看著那牆壁上的一尊尊妖族雕刻,他知道這些都是妖族赫赫有名的存在,要不然也不會被封印在這裡。

只是這些妖族實力強是強悍,但卻沒有一個適合他的氣息。

韓宇一眼看上這些雕刻,要麼是生出強烈的排斥,要麼是沒有絲毫的感覺。

漸漸的,韓宇來到了牆壁的盡頭,這些雕刻或強或弱,都沒有讓他感覺到順眼的。

這不僅有些為難,雖然吸收那些沒有感覺的也不是不行,但韓宇這人喜歡追求完美,所以想要找到一尊和自己心意的大尊。

老頭看著糾結的韓宇問道:「你可是沒有看上的?」

韓宇有些尷尬,「咳咳,這些妖尊強是強悍,但是要麼和我很是抵觸,要麼讓我沒有絲毫的感覺……」

那五個人對視一眼,似乎是在下某種決定。

片刻之後,暴發戶看著韓宇說道:「跟我來。」

說罷,當先走在前面。

韓宇疑惑的看著五人臉上凝重的表情,跟著他們一起前行,進了一間更加黑暗的大殿。

這間大殿好像是建築在虛空之中,上不見天,下不見地,而且哈瀰漫著一絲紅圖之力。

韓宇很是奇怪,這座大殿是有法則鎮壓的,根本不可能有紅圖之力能干擾。

之前的那些妖族,拼了命的散發自己的生命力,也沒有辦法對周圍產生一絲的干擾。

可是這裡竟然瀰漫著一絲淡淡的紅圖之力,那麼就證明,這裡封印著太過強大的妖族!

韓宇還在想著,那老頭突然說道:「這裡封印著九座雕像,全都是上古時期那些妖族的強者。

這些妖族身聚偉力,可以說他們和我們是同一等級的也不過分!

所以你一會看到這些雕像,若是能收服就收服,若是覺得不能,就不要去冒險!」

聽到老頭的解釋,韓宇心中吃驚不已。

和這幾位是同一等級的存在,那究竟是多麼強大的妖族?

韓宇想著,卻發現遠處突然出現了幾座雕像。

和牆壁上的雕刻不一樣,這次出現的那些妖族強者,是被封印在雕像之中。 那些雕像距離非常近,就好像是挨在一起,可是等韓宇帶著敬畏之心慢慢接近,卻發現那些雕像看似離得極盡,其實都在遠在無數距離之外!

韓宇腳踩藍光,飛速的來到第一座雕像前。

這座雕像身材高大,而且面容恐怖,四臂三足,還有一隻通天的尾巴。

那尾巴竟是有妖獸本身一樣粗壯,好像是它的分身一般。

韓宇看到這座雕像的時候,其中瀰漫出來的紅圖之力,讓他有些神魂顛倒,竟是想要接近那座雕像。

不過就在韓宇即將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卻突然清醒,帶著三份畏懼的看著那雕像,然後小心翼翼的躲開。

飛行了無盡的距離,韓宇來到了第二座雕像前。

這座雕像倒是好看一些,體型和人族差不多,但是它的臉上卻長著兩張嘴。

那兩張嘴一張在下面,一張在額頭上,也不知道各有什麼神通。

韓宇依然沒有感覺,只能再次來到第三尊雕像前,依然平淡無奇。

一連看了七尊雕像,竟然是都沒有絲毫的動心,不過相中他的倒是有兩尊。

對於這種送上門的,韓宇才不稀罕,畢竟還剩下兩尊。

來到第八尊雕像前,這次竟然和人族極其相似,甚至於只是眼睛有些赤紅。

韓宇看著那雙眼睛,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竟是傳來了一陣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