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是伴隨自己。

韓易也有些疑惑,這個人憑什麼要成為自己的朋友,憑什麼要守護著自己。

現在韓易根本不想相信任何人。

可是,現在的韓易真的無依無靠。

韓易還在這裡冥想,殊不知外面已經熱火朝天了。

青雲門門主青烈正在激烈的甄別到底有沒有姦細。

因為此時青雲門的仙氣還是不斷的被吸收。

僅僅一時半刻,竟然失去了無數的仙氣,這些仙氣可是能夠讓整個青雲門足足使用數百年啊! 青烈現在已經快要瘋了!

這不是要滅青雲門的根基嗎?

這完全就是陰謀啊!

可是,這又不像是死亡嶺、天蓮山、斷海門這些人做事的風格。

這些人要來,一定是佔領,然後瓜分,為了整個門派的生存大計。

可是現在,這個人很明顯就是在吸收這裡的仙氣,根本就不講道理。

這肯定就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別人,因為青烈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些仙氣已經消失不見了,而不是被儲存起來了。

「整個青雲山上已經沒有人了嗎?」青烈冷冷的質問在場的每一個人。

青關都不禁皺起眉頭來,他的眼神瞟向小師妹青葵。

青葵微微皺起眉頭搖著頭。

「青葵!你好像知道什麼?」青烈冷冷的說道。

他對青葵沒有什麼好印象,如果不是青雲祖師下令要求善待青葵,他根本不會留下青葵在青雲門。

「我、我不知道。」青葵搖著頭說道。

「嗯?你不知道?你敢說你不知道!?」青烈冷冷的看著青葵。

他能看出來青葵有些心虛。

「說!到底是怎麼會回事!!!」青烈高聲呵斥。

「沒事,小師妹沒什麼事!」青關當即上前說道。

「沒事?你說她會沒事?哪一次災難不是她帶來的!上一次差點滅亡了整個青雲門,你說還不是她!」青烈有些氣憤。

這個話一出,青葵整個人向後退了半步,差一點摔倒在地上。

她在青雲門的地位也算是上層。

就算是沒有以前的關係,她聽到這種話之後也會扛不住。

更何況,以前的時候,她真的遭遇過這樣的窘狀。

「門主,青葵師姐的房間里有一個人。」

此時,終於還是有弟子將她出賣了。

在青雲門之中,她不可能沒有仇人。

三師兄冷冷的注視著這個告密的人。

「什麼!你說什麼!?」青烈突然暴躁的說道。

「門主,這個人受了嚴重的傷,現在根本無法移動分毫,他不可能是姦細。」青葵連忙解釋。

「不是!?我說過了,凡是青雲門上的人全部要在這裡集合!你為什麼要將他藏起來。」青烈冷冷的說道。

同時,他的幾個徒弟已經向青葵的房間奔去。

「門主,他真的不是姦細!」青葵直接沖了上去。

詭夫大人太兇狠 「滾開!」青烈真的發火了。

青烈直接一拂手,青葵直接飛了出去。

青烈可是真正的金仙高手,青葵只是一個神仙,連天仙都不是,怎麼可能是青烈的對手。

轟!

青葵直接被砸在地上。

青關等人頓時也沖了上去。

「門主,你還沒有調查清楚情況,不能這樣對小師妹。」青關對青葵也非常維護。

其他人卻沒有一個敢上前理論的。

「這就是你管理的青雲門?你就這樣縱容弟子?」青烈冷冷的說道。

「門主,這件事情還得慢慢的調查,還望門主不要先行動怒,現在很多敵人還在虎視眈眈,說不定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善事,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樣!」青關急切的說道。

青烈對青關還是比較疼愛的,不然他也不會放心將青雲門交給他管理。

而且,所有人都很清楚,青雲門以後的門主人選,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將來的門主。

但是,現在的門主還是青烈。

青烈在青雲門依然有著無上的權威。

「我告訴你,如果今天這個人真的是姦細,你就等著青雲門最嚴重的懲罰吧!」青烈高聲說道。

但是,很快,青烈的弟子們都回來了。

「師父,沒有發現任何人。」青烈的弟子說道。

「什麼!?沒有發現任何人?這怎麼可能!?」青烈冷冷的掃視著青關和青葵。

「門主…這…」青關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青葵卻是一臉的疑惑。

自己走的時候那個人明明還在啊!

難道這個人真的是姦細嗎?

青葵現在也非常擔心韓易是姦細。

但是,韓易已經離開了。

韓易此時正在旁邊觀察著。

他看得出來,面前的這位金仙,自己巔峰時期反手就能將其轟殺。

但是現在,自己只是恢復了十分之一罷了。

還無法與這個門主抗衡,所以只能躲藏起來。

如果不是水星之主反應迅速帶著韓易離開,現在韓易已經被擒了。

「你反應倒是很快啊!」韓易笑著說道。

「主人,保證你的安全是我的職責。」水星之主笑著說道。

「少拍馬屁!」韓易啐了一口。

「沒有啊!我說的是真的!不過,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水星之主緩緩的說道。

「你是說青葵的處境吧?」韓易嚴肅的說道。

「是的!這個女孩子非常不容易,她的處境也非常艱難。」水星之主無奈的說道。

「這個問題我會解決!我欠她的我一定會還給她。」韓易認真的說道。

「好!」水星之主不再說什麼。

其實,韓易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現在自己管不了那麼多,如果青葵真的出現什麼意外,那就是自己欠她的,等以後還她的意思也就是以後為她報仇。

韓易其實也很糾結,如果真的青葵出現什麼危險,那也是因為自己。

因為自己而死,韓易會很過意不去。

不過,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自己還保不住自己了呢!

但是,韓易還是希望青葵能夠沒事。

「青葵!這到底是怎回事!!!」青烈冷冷的質問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青葵眼中噙著淚水。

她甚至在慶幸,韓易或許沒事了。

可是,這個時候他又能去什麼地方呢?他難道真的是姦細嗎?

「你竟然將一名姦細帶入了青雲山上,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你的那個叛徒父親想毀掉我青雲門,我們已經原諒了你,但是沒想到,你竟然跟那個叛徒一樣!」青烈的語言鋒利,直至青葵的內心。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青葵已經完全幾乎就要崩潰了。

「還說什麼不是!你就是罪魁禍首!」青烈高聲嘶吼。 腹黑寶寶賊媽咪 整個青雲門都聽到了青烈的嘶吼。

韓易眉頭一皺,他知道,這是青烈在找替罪羊。

如果換做是他,他也會這樣做,作為一個門派的掌門人,他必須這樣去處理。

不然,整個門派將會陷入一片人心惶惶之中。

「不是這樣的!那個人我見過,不是姦細。」青關直接走上前來為青葵解釋。

「什麼!你也見過!」青烈直接火了。

「是的!我曾經見過,而且我還仔細檢查過,這個人已經病入膏肓,沒有任何能夠活命的機會了。」青關高聲解釋道。

「是的!我也曾經見過。」三師兄也走了出來。

現在青葵幾乎已經要面臨最嚴重的懲罰,他們如果再不站出來為青葵辯解,那他們連幫助青葵的機會都沒有了。

「那現在人呢!人去什麼地方了!!!」青烈激動的問道。

「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給門主一個滿意的答案。」青關堅定的說道。

「等你們調查清楚,整個山門也就被人家侵佔了!」青烈嘶吼道。

「門主,給我一天的時間,就一天的時間!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青關有些哀求的意思。

「好!我就給你一天的時間,如果不能找到那個人,我就殺了她!」青烈直接拂袖而去。

青關的臉上露出了極為為難的表情。

「小師妹,人到底去哪兒了?」青關也很著急。

這種時刻,一點失誤也不能出現。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青葵滿眼的淚水。

這種傷心是發自內心的傷痛。

她沒想到,自己在門主眼中還是這個樣子。

她真的沒想到這一切還是沒有過去,就算是自己做再多的彌補也無濟於事,那是一段永遠都無法抹掉的歷史。

她直接哭成了一個淚人。

可是,青關沒有來得及勸說青葵,直奔她的房間而去。

但是,韓易真的消失不見了。

誰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主人,你還要多久才能恢復啊!?」水星之主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知道!這個得聽天由命。」韓易無奈的說道。

「老大,你要是再不就她,她可就真的沒命了。」水星之主無奈的說道。

「你怎麼這麼上心,這跟你有什麼關係?」韓易不屑的說道。

「當然跟我有關係啊!這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當然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咱們不能這樣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吧。」水星之主急切的說道。

「早知道你的嘴這麼碎,你還是趁早離開我吧!」 抗日之暴力軍團 韓易瞪了水星之主一眼。

玄在韓易身邊的時候,無論發生什麼,只要不危及韓易的生命,他一定不會多嘴。

而且還只有在韓易召喚他的時候才會出現。

但是這個水星之主,一旦說起來就沒完,才這麼幾天韓易就開始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