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二樓的客人,不管在穿著上,還是言談舉止上都更加的有品位。

「請問,現在需要點菜嘛?」

迎賓看著林逸恭敬的問道,作為一名專業的服務員,他還是能夠清楚的把握到誰是一行人中的買單人。

「呵呵,不用點了,把你們這裡的招牌菜弄幾個,然後各種海鮮全部上了就行了。」

林逸淡淡的笑道,他自己也是學生,當然知道學生們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普通的菜肴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吸引力,可海鮮卻不一樣了,很多人幾乎沒怎麼吃過。

迎賓一聽,頓時眼睛微微一亮,忍不住多看了林逸一眼,這望江樓光是地理位置就已經註定他的不凡了,這要是按照林逸的要求,一桌子菜下來,最少也有個三五千啊!

「好的稍等,馬上給諸位上菜!」

稍微愣了一下之後,迎賓便回過神兒了,急忙恭敬的共說道。

「上菜?上什麼菜?」

一道帶著怨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只見一名穿著白襯衣,要上掛著一個對講機的男子,一臉高傲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經理!」

迎賓一看,頓時面色一變,一臉惶恐的說道,顯然這經理平時在酒樓屬於頗有威嚴的那種。

「哼!我看你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這裡是二樓,要消費能力強的人才能夠上來,你帶這群學生上來做什麼?」經理皺著眉頭一臉不悅的質問道。

林逸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學生?呵呵,他們雖然稚嫩,可也未必能夠一眼就判斷出是學生啊!更不用說來者是客,如果這望江樓是這種態度經營,怕是早就垮台了,如何能做到今天的生意火爆?

「他們……他們人數跟消費能力都達到了。」

迎賓低著頭,不敢直視經理,弱弱的說道。

「夠了?就憑這一群學生?」經理指著林逸等人,氣急敗壞的吼道,隨後隨便拉住了一名男同學的肩膀嘲諷道:「你不要說你有錢來這裡吃飯吧?」

「我……我是沒錢,可這次是……」

「好了,承認自己沒錢就行了,現在可以滾出去了,吃霸王餐,我們這裡不歡迎。」

經理不等男生把話說完,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一桌子同學一聽,頓時面色微微一變,顯得有些難看。

周圍,不少衣著光鮮靚麗的成功人士,更是一臉玩味的盯著林逸等人,在餐館被人趕走,這可是一件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拿開你的臟手!」

林逸看著經理壓在自己同學肩膀上的大手,面色陰沉如水一般的說道,以他今時今日在中江市的地位,經理這種行為幾乎可以說是死罪了。

「吆喝,怎麼著?沒錢吃飯,就在這裡耍橫啊?我可告訴你這望江樓可不是你耍橫的地方,現在趁早滾蛋,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了啊!」

經理一看林逸竟然還想要發飆,頓時一臉猙獰的呵斥道,他可是成年人,又是酒樓的經理,還真沒有把林逸一行人放在眼裡。 林逸起身,面色陰沉朝著經理走了過去。

所有同學都是一臉焦急的看著林逸,這要是被趕出去了,不但林逸沒面子,他們臉上也難看啊!

「怎麼?想對老子動手?你動我一下試試看?老子今天讓你走不……」

「pia!」

經理的話還沒說完,便是一道火辣辣的耳巴子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經理的半張臉就像是充氣了一般,快速的腫脹了起來,那種火辣辣的劇痛,也瞬間點燃了他心中的怒火。

「瑪德,你個小畜生,竟然敢打老子……」

「pia!」

經理話音一落,又是一道響亮的耳巴子聲音驟然響起。

經理另外一邊臉也快速的腫脹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網紅「小胖」被PS之後的畫像一樣搞笑。

「來人,有人鬧事兒。」

經理眼神怨毒的盯著林逸吼了起來,不過倒是不敢在開口亂罵了。

「嘖嘖,真是囂張啊!竟然敢在望江樓這種社會名流雲集的地方動手,林逸,你眼中可還有王法?」

一道戲虐的聲音驟然響起。

「劉珂……」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不應該是被關起來了嘛?

他不是瘋了嘛?

「呵呵,看來諸位對我的那個雙胞胎弟弟還是挺關心的嘛!」

劉兆一臉玩味的冷笑道。

「你是劉兆?」

張杏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有些詫異的看向了劉兆,實在是兩人太像了,哪怕劉兆已經開口了,她還是有種錯覺,彷彿眼前的這人就是劉珂一般。

「嘖嘖,這位美女應該就是張杏分吧!果然漂亮啊!難怪我的弟弟會對你念念不忘。」

劉兆眼神火熱的盯著張杏分笑道。

張杏分神情一怔,隨後整個人便是一臉殷切的笑道:「劉少客氣了,我可早就聽劉珂提起過您的大名啊!說您是劉家最傑出的人才!」

「哈哈,客氣了,客氣了,等會兒一起共進晚餐啊!不過現在,我有點小事兒,要麻煩張小姐,不知道張小姐是否願意呢?」

劉兆跟劉珂一樣,紳士十足的笑問道。

「咯咯,劉少客氣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只管開口,我保證儘力而為。」

張杏分抿嘴笑道,這一笑那真是顫三顫啊!

看的劉兆這位見過大世面的人都是眼睛一亮啊!隨後豪邁的笑道:「很簡單,這小子,在這裡公然毆打望江樓的經理,我想請張小姐作個證人,應該不難吧?」

「……」

瞬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便是張杏分也傻眼了,她要是做了這個證人,以後在學校,在班上怕是不會再有任何人一個朋友了。

「對了張小姐,我看你的自身條件不錯,我們劉家現在正準備進軍影視業,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成我們劉家第一個簽約的女藝人呢?」

劉兆再度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什麼?女藝人?」

張杏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心跳在這一刻都驟然加速了,如果能夠成為女藝人,那以後她可就要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啊!

就算是得罪了林逸又如何呢?弄不好以後自己就飛黃騰達了啊!娛樂圈的錢有多好賺,大家可都是非常清楚的啊!只要能出名,錢就會像是水一樣源源不斷。

「咳咳,那個,非常感謝劉少的賞識,這次我作證的事情我答應了,無關簽約的事情,這只是一個公民應該盡到的責任而已。」

張杏分義正言辭的說道,可嘴角那抑制不住的笑容實在太明顯了,只要是個人怕是都能夠看的出來,此時的張杏分應該是很高興的。

「張杏分,你這樣不好,如果不是林逸,我們今天都會倒霉的。」

一直默不作聲的顧夏瞳,霍然起身,盯著張杏分說道。

「不錯,張杏分,如果不是林逸,你能獨善其身嘛?我們這次能好好的回來嘛?」

「可不是,我以前就知道你掃,沒想到你他瑪德,竟然還忘恩負義?」

一名名班上的學生頓時就怒了,這簡直就是農夫與蛇的現代版啊!

如果不是林逸搞定了劉珂,別的不說,他們這些女生這輩子算是完了,就算是能夠保住性命又如何呢?生不如死的下場而已。

而且這次,林逸之所以發飆,還不是因為別人率先挑釁,可現在,張杏分竟然要出來指證林逸,這簡直是犯了眾怒了。

「呵呵,我說你們是不是是非不分啊?他救了我們,我很感激,可那跟他打人是兩碼事兒。」張杏分傲慢一笑,看著劉兆認真的說道:「劉少放心,不管什麼時候需要我,我保證都第一時間站出來。」

「哈哈,好,好,好啊!」

劉兆開懷大笑,這次林逸死定了,當然,為了能夠讓林逸坐實罪名,這個經理事後也肯定活不成了,不過他不在意,敢得罪劉家,敢欺負他的弟弟,這就是林逸應有的下場。

「蹬蹬!」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響起。

隨後七八名穿著工作服的服務員,便從樓下沖了上來,個個凶神惡煞,宛如嗜血而殘忍的屠夫一般。

「經理,怎麼了?」

一人衝上前,看著被打的臉頰都腫起來的經理,討好的問道。

「這幾個王八蛋,給我打,打殘廢了扔出去。」

經理指著林逸等人怒吼道,他在這裡當經理可是有幾年了,平時仗著身份,那個服務員不是對他畢恭畢敬的,今天劉兆,這個劉家大少來找他都是客客氣氣的,可現在,他竟然被一個學生給打了。

這次,如果不能夠把林逸等人擺平,以後他還有什麼臉面在這裡當經理?其他人還如何會聽他的?

「嘿嘿,原來是一群黃毛小子,真是好大的膽子,敢來望江樓鬧事兒,我看你們找死!」

暖婚100天 那名最先衝上來的廚師,拎著一個沾滿油膩的大勺子,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那勢頭,看起來像極了一隻從山上衝下來的野豬。

「噠噠!」

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不過這次確實高跟鞋敲打地板發出的聲音。

隨後一名穿著大紅色旗袍,身段高挑的女人急匆匆的沖了上來,一雙眸子帶著驚慌之色,當看到一臉猙獰的經理時,迎賓急忙沖了過去,旗袍隨著她劇烈的動作而微微擺動,說不出的美麗。 「經理,不好了,老闆來用餐了,現在已經到了樓下!」

迎賓焦急的說道。

「什麼?老闆來了?」

剛剛還囂張跋扈,一臉狂妄的經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的猙獰瞬間就換成了驚恐,作為一名在這裡工作多年的老員工,老闆是什麼人他實在太清楚了。

如果讓老闆知道,望江樓竟然出了這種情況,他怕是想痛快死去都難了啊!

「老闆人到哪裡了?」

經理焦急的問道。

「到,到樓下了。」

迎賓剛說完,就又有兩名迎賓走了上來,在他們身後則是跟著一群威嚴十足的中年男人。

「趙局長,這次你能夠蒞臨咱們望江樓,那可是給足了我陳某人的面子啊!今天,一定要不醉不歸!」

陳兵一臉豪爽的大笑道。

「哈哈,陳總好說,咱們這次過來,主要商量的可是這望江樓如何管理的事情啊!千萬不能本末倒置了。」

趙學成哈哈笑道。

「哈哈,好好,你趙局長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我身為中江市的人,的確應該為中江市出一份力的。」

陳兵哈哈大笑道,可當看到樓上,殺氣騰騰,亂七八糟的眾人,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麻的,這是怎麼回事兒?」

陳兵眼睛一瞪,就像是一隻猙獰的響尾蛇要攻擊人類一般,兇殘的吼道。

經理身體一抖,急忙小碎步衝到了陳兵面前。

「pia!」

不等經理開口,陳兵抬手就是一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經理的臉上,這一巴掌可是牟足了勁兒,直接把經理幾顆雪白的牙齒都打的飛了出去。

「嘛的,老子把望江樓交給你,是讓你在這裡表演大雜燴的?」

陳兵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質問道。

「呵呵,陳總,這火氣可比之前又大了啊?」

「可不是,你這弄的,我們可怎麼吃飯啊?」

周圍顯然有不少人都認識陳兵,紛紛起身,看著陳兵苦笑道。

「哈哈,對不住,對不住,今天是我陳兵的錯,所有人一律免單!」

陳兵頗有幾分江湖氣息,對著周圍眾人抱拳哈哈大笑道。

隨後目光再度看向了經理,咬著槽牙聲音低沉的吼道:「跟老子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咕嚕!」

經理直接把嘴裡的血水吞下,看著陳兵就準備解釋。

可劉兆卻率先一步,擋在了經理面前笑道:「陳總,好久不見了啊?」

「劉兆?」

陳兵瞳孔微微一縮,作為一名老江湖,在整個中江市他也算是有頭有臉,能夠讓他忌憚的人絕對不多,可這劉兆能夠算的上一個。

到不是說這劉家的實力真的就強悍到通天的地步,而是這劉兆的為人實在太過陰險,簡直就像是隱藏在暗處的毒蛇。

你打他一下,他不見的當場就會咬你一口,可他一定會在暗中盯著你,尋找合適的機會咬你一口,這種人你若是不能殺了他,最好就不要得罪他。

「呵呵,陳總,這次的事情我恰好在這裡看到了經過,不如讓我給你說說如何?」劉兆盯著陳兵陰測測的獰笑道,他相信,陳兵會給自己這個面子,因為他是劉兆,中江市的劉兆,哪怕他的勢力,哪怕劉家不如他陳兵。

陳兵眉頭皺了一下,隨後冷冷的說道:「既然你知道了事情的經過,這件事兒人就交給你來處理吧!我今天有貴客!」

陳兵皺著眉頭說道,隨後扭頭看向了趙學成,尷尬的笑道:「趙局,對不住了啊!讓您見笑了。」

「呵呵,打開門做生意嘛!難免會有一些麻煩。」趙學成淡淡的笑道。

可站在一旁,一臉陰鷙的劉兆,卻眉頭一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趙學成,在中江市,姓趙的局長本身就不多,還能夠值得陳兵親自外出迎接的,那就更是鳳毛麟角了,趙學成的身份幾乎已經明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