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說完,一臉慈愛的看着小婻,這位小姑娘,是他幾年前遇到的一個被遺棄的嬰孩,一手收養大的。

在聯邦,其實丟棄小孩是違法的,任何遺棄嬰孩的行爲都要受到聯邦法律的嚴懲,一旦發現,最低100年的監禁,最高直接死刑。

“爺爺…”小婻傷心欲絕,加上之前被中年人捏着脖子,哭了幾下就暈過去了。

柳塵看着哭暈過去的小婻,心裏隱隱觸動,點點頭:“好,我答應你,小婻從今往後就是我柳塵的妹妹。”

“好,好,好!”老者一連三個好字,欣慰道:“總算沒看錯人,那老東西的人品雖然不咋地,但重情義,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的走了。”

他看着暈過去的小婻,梨花帶雨,惹人憐愛,小小年紀卻要經歷生死離別了。

“還有,這東西留在我這沒意義了,現在就送給你吧,算是我還了你家老頭子的一份人情。”

接下來,老者從胸口前摸出一條項鍊一樣的東西,吊墜閃閃發光,彷彿一顆奇異晶體。

柳塵很好奇,驚訝道:“老人家,這莫非是…”

“不錯,它就是外界傳聞的,超級基因甲。”老者直接承認了這東西來歷。

它,就是超級基因甲!

但老者卻搖搖頭,諷刺道:“其實,外界的人都搞錯了,我研究的並非是超級基因甲,而是一種更強大,更完美的基因甲。”

“我稱它爲完美基因甲。”

老者說這話時臉上露出一絲絲驕傲,顯然這個成果,是他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

“完美基因甲?”柳塵瞳孔一縮,心臟忍不住跳了跳。

只見老者頷首解釋:“是的,完美基因甲,只要注入體內,就能跟人體的基因組完美融合,藉助基因進化不斷地蛻變,跟隨着身體基因的一次次進化變強。”

“也就是說,你越強,它就越強,就像是一個會自主成長的東西,隨着你基因一起成長。”老者說完氣息忽然變得有些虛弱。

柳塵心思一動,立刻明悟過來,眼前的老者已經要油盡燈枯,即將嚥下最後一口氣。

“柳塵,我時間到了,最後提醒你一句,這東西不要泄露一點消息,否則你將迎來無數追殺。”

老者嚴重的警告,他氣息漸漸微弱,斷斷續續道:“記住,你一定不能泄露…”

“還有,當未來你有足夠能力了,就帶小婻去天河中心星系找….找….”

啪嗒!

話沒說完,老者雙目漸漸渾濁,暗淡,最終斷氣,蒼老枯槁的手鬆開,那條吊墜吧嗒一下掉了下來。

“爺爺…”

正在此時,小婻驚醒過來,但看到自己爺爺竟然死去,受不了這個打擊,白眼一翻,再次暈過去了。

柳塵沉默不語,愣愣的看着逝去的老者,已經沒了聲息,確定完全死亡了。

“天河中心星系?”

他自言自語,回想着老者最後的一句話,可惜沒有說完,根本不清楚他要自己帶小婻去天河中心星系找什麼?

這問題太遙遠了,目前柳塵都沒有踏出地球,更不提外面浩瀚無垠的天河星空,乃至無垠宇宙。

“老人家,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婻的。”柳塵輕聲說了句,彷彿在作出承諾。

他看着昏迷的小婻,心裏暗暗嘆息,走上前,拾起那條滑落下來的吊墜。

“這就是完美基因甲?”柳塵盯着吊墜,晶體裏面有着一種神祕的,透明的液體。

這種液體,就是老者說的完美基因甲,也就是外界傳聞的超級基因甲。

柳塵對此很好奇,這種液體,真的能夠注入體內,跟基因組融合後化作基因甲?

他沒有多研究,小心將這東西收入空間手腕裏放好,這纔看向死去的老者。

“嗯?”下一刻,柳塵瞳孔一縮,兩眼瞪着牀上的老者屍體,正一點點的瓦解,化作一點點灰燼消散。

這一幕曾經他見過,就是自家老頭子死後,身體一樣的化作一種灰燼,彷彿灰飛煙滅。

如此詭異情景,讓柳塵心神猛的一顫,彷彿想到了什麼,一縷靈光劃過心頭,可惜想要把握住的時候卻消失了。

“爲何…難道,任何基因強者死後,身體都要化作灰燼消失在宇宙中?”柳塵眉頭深蹙,內心有着諸多的不解。

他老頭子一樣,眼前的老者一樣,死後身體竟然自主的化作一縷縷灰燼消失。

不久後,老者的身體徹底消失了,只有空中飄蕩着一絲一縷灰燼,證明之前老者存在過。

柳塵愣愣出神,久久不曾動彈,心裏面正有一道道念頭閃過,可惜無法獲得答案。

“嚀…”

昏迷的小婻突然眨了眨眼,茫然的甦醒過來,當看到空空如也的牀榻,上面的老者已經不見了。

“爺爺…”小婻兩眼一紅,淚眼滴答滴答的滑落。

柳塵被驚醒,深吸一口氣,說道:“小婻,別傷心,你爺爺沒有死,只是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

“大哥哥,真的嗎?”小婻豁然擡頭,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淚花閃閃,卻充滿了希望。

柳塵愣了下,不清楚爲何自己會這般說,但還是點點頭。

他笑道:“不錯,你爺爺沒死,只是去了很遠的地方,只要未來你有足夠實力,就能前往那個地方找他了。”

說完,柳塵心裏一震,忽然想起老者臨走前說,未來有能力了就去天河中央星系找,找什麼?難道是找他?

難道,這老者沒死?

一想到這裏,柳塵心裏頓時掀起一股驚濤駭浪,想起自家老頭子來,若是真的,那自家老頭子是不是也沒死?

自這一刻起,柳塵的心已經不再平靜了! 傍晚,廢墟藥店,一大一小兩道人影正坐在桌子上吃飯。

“小婻,以後你就住旁邊的一個房間,這裏就是你的家,以後我就是你哥哥。”

吃着飯,柳塵看向有些忐忑和不安的小婻,輕聲安慰,說完給她夾了一塊異種豬肉。

“嗯,謝謝哥哥!”小婻怯怯的應了聲。

她低頭吃飯,不敢看柳塵,因爲之前柳塵在小巷那裏殺了五個人,每個都是被削掉腦袋,有些血腥了。

小婻就是一個九歲的小姑娘,從沒見過那種血腥可怕的場面,恐懼是很正常的。

而且剛剛認識柳塵,又是她遭遇自己爺爺過世,這打擊沒有崩潰就不錯了,還能保持着一點點冷靜算是難能可貴。

至於恐懼,那是因爲陌生,因爲不瞭解柳塵纔有的正常心理和防備心理。

對此,柳塵並不在意,而是說道:“小婻,接下來我會幫你配置一些藥劑,讓你服用開啓基因突變,未來不明,你必須擁有能夠保護自己的實力。”

“嗯…”小婻應了聲,埋頭吃飯,菜都不敢夾來吃。

看到這裏,柳塵心裏暗暗一嘆,這樣的一個小姑娘,遇到這樣的遭遇和打擊,真的難爲她了。

他打算配置一些超級突變藥劑,讓小婻服用,完成基因突變,走上強者的進化之路。

畢竟柳塵不能時刻帶着她,更不能做到時刻保護她,唯有提高她的實力纔是真正的保護。

讓她成長爲強者,比保護在自己羽翼之下更爲恰當,這就是柳塵的想法。

接下來的日子,小婻就住在了柳塵這裏,從此,多了一個妹妹,而她多了一個哥哥。

而且這個哥哥能耐很大,竟然會配置基因藥劑,這讓小婻很是驚奇,每次柳塵配藥都悄悄躲在後面看。

久而久之,她就漸漸習慣了,心裏漸漸認可了這個陌生的哥哥,有了一絲絲的依賴。

至少目前柳塵就是她唯一能依靠的親人。

“小婻,你過來!”

這天清晨,柳塵從實驗室裏走出來,招呼正在打掃衛生的小婻過來。

“哥哥,有什麼事?”小婻臉上洋溢着一抹笑容。

這是幾天相處下來她最大的改變,至少已經開始恢復往日的純真笑容,已經不怕柳塵了。

她小跑來到面前,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柳塵。

“這是一支心靈藥劑,你直接喝了,然後按照我之前讓你背的心靈脩煉法開啓心靈之光。”

柳塵面色鄭重,語氣嚴肅的說了句,並拿出了一支試管,裏面裝着七彩藥劑。

正是心靈藥劑!

之前他就根據姜焱送來的20份原材料,百分百成功配置20份心靈藥劑,將十份送過去給老妖。

剩下十份,自然留着,現在拿出一份來就是要給小婻服用,開啓她的心靈之力。

之前他就思考過了,決定傳給小婻心靈脩煉法,因爲他發現小婻竟然有着驚人的鑄甲經驗,而且還有這方面的驚人天賦。

不得不說,小婻就是一位有着鑄甲天賦的小天才,或許,跟她死去的爺爺有關吧。

“哇,哥哥,這是什麼,好漂亮啊。”

小婻第一眼看到心靈藥劑,就被七彩藥劑給驚呆了,只覺得很漂亮,根本不清楚這東西意味着什麼。

柳塵笑了笑,說道:“來,喝了吧,等會你回房間好好按照我交給你的辦法開啓心靈。”

“嗯,哥哥,小婻知道了!”

小婻狠狠點頭,拿着七彩藥劑一口喝了下去,而後回到她自己的房間裏,開始按照之前背誦的心靈脩煉法消化心靈藥劑的神祕能量,開啓心靈。

這一步,柳塵之前就經歷過了,是以,他能夠粗略的看出小婻服用藥劑後的情況。

看了一會,見到小婻沒有一點危險後放心下來,至於服用藥劑後開啓的心靈世界,能不能真正破殼而出就看她自己了。

外人是無法喚醒她的,這根突破觀想境界開啓心靈之力不一樣,兩者不可相提並論。

用藥物和祕法開啓心靈之力,那是相當危險的,一個不慎可能就會永遠消失。

當然了,心靈純粹的人就越容易開啓心靈之力,凝聚心靈之光,小婻就是這樣,現在開啓是最佳時機。

“我也要提高自己的心靈之力了。”

看着小婻漸入佳境,柳塵自言自語,關上門,走回自己的房間裏盤膝坐下。

他取出了九份心靈藥劑,一一放在面前,首先,拿起一份直接仰頭喝了下去。

心靈藥劑,是用來補助心靈脩煉法修煉心靈,提升自己心靈等級的,本身是沒有副作用和危險的。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迷失了自我心靈,本心一失,必然造成無法挽回的心靈創傷。

嗡!

心靈藥劑入口,剎那,柳塵只感覺自己的心靈之光震動了一下,而後沸騰起來。

接着,心靈脩煉法自然而然的涌入心神,一字一句,無比深奧玄妙,透着無盡的祕密。

越是理解,柳塵就愈發驚奇,對開創這種奇妙方法的人感到無比的敬佩。

此時此刻,柳塵體內漸漸溢出一絲一縷奇異光芒,彷彿不存在,無法去描述。

但它又真實存在,無處不在,顯得格外玄妙莫測。

那就是心靈之光,一點心靈之光照亮了整個軀體,隱約間,柳塵彷彿看到了自己體內複雜的基因組。

只可惜顯得很朦朧,不清楚,根本無法照見清晰,更無法看到自我基因組的真實情況。

但隨着心靈脩煉法帶動,一縷心靈之光漸漸汲取心靈藥劑的能量,開始一點點的壯大。

從一開始髮絲一樣的心靈之光,隨着時間推移,一點點壯大,最後化作一個小小的光球。

“一瓶藥劑就這樣完了。”

許久,柳塵悠悠醒來,只感覺渾身說不出的舒暢,猛然覺得自己渾身力量有了無比清晰的掌控力。

彷彿一下子,他的控制力暴增了無數,像是通過了無數次磨礪一樣,但他卻沒有。

這是來自心靈變強,提高的一種奇妙體驗,心靈變強了,對身體的掌控就越完美。

“繼續!”

稍微感應了下,柳塵繼續喝下了一支藥劑,接着沒有停止,而是連續不斷的將剩下的幾支心靈藥劑一一喝光。

這次他足足喝了七支心靈藥劑,一口氣喝光,化作一股磅礴的能量在體內席捲開來。

轟!

心靈沸騰,幾乎要燃燒起來,那一個小光球猛然膨脹,在心靈脩煉法的帶動下竟然快速的膨脹。

柳塵的心靈在壯大,心靈之光凝聚,綻放出一絲一縷神祕的光芒透出體外。

他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彷彿化身爲一團熾烈的光,無比強烈,卻又不刺眼。

光芒越來越強烈,最後竟然將柳塵的身體徹底掩蓋,包裹其中,彷彿化作一個光繭。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那個光繭越來越強烈,包裹的嚴嚴實實,只能隱約看見裏面的一道人影。

光繭內,柳塵盤膝而坐,面色平靜,眉心位置閃爍着一點點幽光,四周圍的光芒不斷地涌入其中。

眉心聚斂着無盡光芒,像是心靈之光在有意識的匯聚,醞釀着什麼東西。

滋滋…

突然,眉心位置傳來一絲絲滋滋聲響,有點點火星飛濺,顯得格外神奇。

火星越來越多,點點飛濺,彷彿裏面有火焰開始點燃了,無盡的心靈之光匯聚而來。

咔嚓一聲,包裹柳塵的光繭破裂開了,自裏面一出一縷奇異的光焰,透明,聖潔,無暇,充滿了神祕氣息。

這是一縷玄妙的火焰,是無數心靈之光凝聚點燃而出,化作一縷心靈之火。

“心靈之火,照見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