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滿是驚奇,他有很多疑問,想要問周安,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有著獨特的氣場,他居然不敢貿然開口詢問。

「您請坐,我的島嶼也沒有什麼神奇之處,只是天降異象,我也不知道為何,請問您來島嶼是否還有其他什麼想要的呢?」

周安恭敬的態度,使老者稍微放鬆了一點。

「我遊歷四周,見到跪倒天降異象,便被異象所吸引,但一登島卻被島上的情景所吸引,我本以為島主是一個像我這樣年紀的老人,才可以做到如此成熟的處事,如此規模的經營,沒想到島主,你居然這麼年輕,能有這番作為實在令人驚奇。」

「您實在是客氣了,我只不過是在這個島嶼上種植了水果和蔬菜,並沒有做什麼,對我也實在是謬讚了,我可當不起呀。」

老者十分欣賞周安恭敬有禮的態度。

這時劍仙端著飲料回來了,飲飲料,看上去普普通通沒有什麼驚奇之處,就像是市面上賣的鮮榨果汁一樣。

老者沒有立即喝下這個飲料,他開口詢問「見公子的現狀好像精力似乎有一些不足,不知可否是煉製的丹藥的緣故,我曾有幸在上古書籍中查到上等丹藥的煉製,可以引起天地的異象,剛才的情景像極了,書里描述的情景,所以想請問公子剛才是否在煉製丹藥?這是什麼樣的丹藥?現有如此大的作用。」

周安對於老者的詢問並沒有趕快回答,一直閉口不言,這還沒有確定老者的身份以及目的,之前怎麼敢貿然開口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您現在還是趕緊先嘗嘗這杯飲料吧!」

見到周安這個態度,老者也沒有再繼續詢問什麼,他端起那杯飲料,一口氣全部喝下去,老者的表情瞬間變得舒展了不少。

這杯飲料下肚,他渾身瞬間感覺經絡都十分順暢,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催動著自己的血液行動,他感覺到渾身都暖融融的,好像自己的修為又提升了一點,真是神奇他遊歷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事情,苦苦追尋武學這麼多年,也沒有像今天一樣,僅僅一杯飲料就可以提升修為的。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神奇?喝下去之後渾身暖融融的,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動著血液向前行走,周身的經絡也十分的順暢。」

周安的眼睛撇了一眼劍仙,劍仙立刻會意,他轉身出門離開,並且將房門緊鎖

「這個是我島嶼上種植的超級水果和超級蔬菜,它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只不過可以將你自身的修為進行一個融會貫通的作用。」

老者回想今天所看到的一切異象,被大火包圍的島嶼,年輕有為的島主,神奇的丹藥,這神奇的果汁,他對這個島嶼越來越有興趣了,他對周安這個人也越來越有興趣了,他甚至覺得自己那大半輩子都白活了。

老者端著空的飲料杯子,一直在思考什麼,周安似乎也看出了老者心中所思所想詢問道「您是還想再來一杯嗎?這個超級水果超級蔬菜,雖然功效很好,但是一次如果引用太多,對身體也不是太好,所以您想飲用還需要間隔一些時日。」

周安看到老者依舊低著頭擺弄著杯子。

「因為您的年紀大了,所以超級水果和超級蔬菜也會起到延年益壽的作用,因為您的體質還不太適合這些東西,所以需要調養一陣才可以更好地吸收。」

周安生怕老者以為是自己小氣,不肯再讓他多飲一杯,他正準備吩咐人再拿一些超級飲料來。

老者抬頭看著周安,這個年輕有為的人,似乎可以改變自己的下半輩子,他頓時對逍遙島上的一切都充滿了興趣,他也被這個年輕有為,但是不卑不亢的年輕人所深深吸引,他想留下來探尋一下逍遙島上所發的事情,更想跟著周安,改變一下自己的下半生。

「不用了,不用了,我懂你的意思。並沒有多想,島主是什麼樣的為人?我此時可以清楚的。」

兩個人相視,笑了一下。 老者驚愕的目光當即看向了周安,甚至那其中帶起了一絲絲狂喜。

在留意到老者看向自己的目光時,周安不自覺打了一個哆嗦。

什麼情況?

這個傢伙……他看著自己的目光,簡直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一樣!

不不不,周安覺得,這樣的說法都不對勁。

更準確的來說,現在老者看著自己,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好像,周安是老者從什麼地方徹底淘來一個的一個大寶貝一樣!

被老者的這股目光盯著,周安頓時感覺渾身都不舒服。

「大爺,咱能正常點不,能不能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的小心臟有點受不了。」

周安在心裡默默的說道,一臉的嫌棄,但卻被那老者直接無視掉了,或者對方已經發現了周安的嫌棄,只是沒有放在心上而已。

其他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們看向周安的目光帶起了一絲怪異。

老者這是中了什麼邪嗎?

為什麼老者會突然就對周安這個態度?

怎麼說都完全解釋不通啊!

當所有人都納悶訝異的時候,老者猛然就上去一把狠狠用力抓住了周安的雙手,甚至年邁的雙眸中帶起了興奮的目光:

「你,你就是周安,你就叫周安對吧!?」

周安連連點頭,心裡越來越感覺納悶,更是覺得有些恐慌無比的模樣,「對,對,對,是我。您,您這是怎麼了?」

周安完全慌了,這是啥玩意兒?這老頭子想幹嘛?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吧?

要真是這樣,那可就完蛋了!

試想,如果一個老人突然對一個人這個瘋狂狂熱的態度,誰能不害怕?

甚至周安心裡都有一感覺,這個老者都恨不得把自己當場扔在手術台上給拆分好好研究一下一樣!

「哎呀!總算是徹底認識你了!」

老者一個拍頭,狂喜模樣說道,連連搖晃著周安的雙手,他眼中完全都是遮蓋不住的開心:

「小夥子啊,你可不知道,我期待你很久了!我早就聽說了你的事情,就覺得你是個人才!如今我一見,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上來突然間把自己這頓誇,周安更是覺得怪異。

可周安並沒有直接表示出來,只是連連迎合苦笑模樣說道:

「您過獎了,不過這是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早就讓人調查了你,就覺得你是一個隱藏的人才!」

老者臉上遮蓋不住的喜悅,再度搖著周安的雙手狂喜說道:

「今天我總算是見到了,能不開心了!我跟你講,我這個人一向看人很准,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差錯,今天我就敢把話放在這裡。周安,你今後肯定是前途無量啊!」

周安傻眼了。

這傢伙剛一見面,怎麼就差沒把自己給誇到天上去了?

這到底都是個什麼鬼啊!

不只是周安,連同其他的旁邊人完全懵逼了。

老者怎麼說都算是相當有身份的人,如今竟然對一個比自己小了幾十歲的人露出這種狂熱模樣?

這也太不科學吧!

可一切不僅僅如此而已,更加不科學的事情還在後面呢。

老者的接下來話語,差點沒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直接噴血。

「不過這樣吧,你我今天認識肯定也是上天安排的緣分。我們乾脆就拜個把子怎麼樣!」

……

???

一個老人,跟一個小夥子拜把子?

這件事說出去,多麼驚人?

「老者,您不能這樣啊,您的身份,怎麼能夠跟他拜把子,畢竟,你是星……」

身旁一個手下當即有些急了起來,苦口婆心模樣勸說著。

可根本不等他話說完,老者立刻轉過頭,眼神狠狠瞪了這個手下:

「怎麼,我決定的事,你都要推翻嗎?!還是說,你真就當我不存在,想替我做主,反了你了?!」

老者的咆哮一出,狠狠瞪了一眼以後,這個手下被嚇的連連後退,低下頭連忙認錯的模樣:

「對,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敢了。」

這樣一來,就完全沒人敢再去反駁這件事了。

明顯,這個老者的地位不一般,沒人敢多說一句話。

老者這才重新看向周安,認真說道:

「小夥子,不,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小兄弟了!你我今天就結個忘年之交,我覺得真的就挺好,對不對!」

周安滿頭黑線,他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了。

不僅如此,老者越說越是開心起來:

「周安小兄弟啊,我怎麼說都是比你年長,以後見面,你只要叫我一聲哥哥就行了!」

全場沉浸一片。

周安嘴角抽搐幾下。

差了幾十歲,按兄弟來算,怎麼都覺得怪怪的。

腹黑總裁的貼身嬌妻 「怎麼,你還不願意啊?」

一個手下看出來周安臉色的絲絲變化,皺眉起來說道:

「我告訴你,這位老者可是封號星羅的強者,如今實力可是尊者中期!這可是你的榮幸!」

未等這個手下話說完,老者眼珠子再度狠狠瞪了起來,怒喝著:

「這有你什麼事?哪涼快上哪呆著去。」

這個手下吃了癟,只好乖乖退到一旁。

老者也不管周安願不願意,兀自就凝聲說道:

「周兄弟啊,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要先行離開一下,實在對不住,這邊你有什麼事,對我手下吩咐就行。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老者轉身就要離開。

周安始終都是懵逼狀態,他連說什麼好都不知道。

正當老者剛剛走到門口時,門忽然被推開,只見有一個人影急匆匆敢了進來。

此者……正是劍仙!

劍仙和這個老者一見面,兩人不禁全都傻了眼。

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樣!

下一秒,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喊出了一句話:「居然是你?!」

場面再度混亂不堪。

難不成,劍仙也認識他?

「你們認識?」周安有些納悶,不禁問道。

劍仙嘆了一口氣,回答說道:「何止是認識,我們都太了解對方了。我們本來就是舊友。」

老者同樣皺眉起來,回應說道:「是啊,當初要不是理念想法不同,也不會最後分道揚鑣。」

兩位劍道高手,惺惺相惜,只可惜彼此信念不同,道路選擇不同。

聽到這裡,周安漸漸也有些明白了,他內心不自覺有了些許的嘆息。

這種事情,周安也是理解的。

「劍仙啊,來,我給你重新好好介紹一下!」

亡者殊途 老者忽然露出一副認真的模樣,拍了拍一側的周安,傲然的模樣挺起了胸膛,滿是驕傲的說道:

「聽好了,這位周安,以後就是我的兄弟了!我們也算是拜過了把子!」 聽到這裡,周安再度滿頭黑線,他內心感覺到極度的無奈,卻也沒什麼辦法。

這就是拜把了?

這就稱兄道弟了?

話說回來,周安明明自己還啥都沒做啊……

為一個這般年紀的老頭子拉著自己拜把子,這還真是頭一回。

但周安也不好意思表面上全都給挑明過來,他總不能說直接了當的去打老人家的臉,然後去告訴他,是你丫自己一廂情願吧?

劍仙看了一眼周安嘴角抽搐的表情,又看了一眼滿臉狂喜自豪模樣的老者,當即就明白了其中緣由,掩面嘆息說道:

「這麼多年沒見,你丫還是那個樣,行了行了,不用你說我都能猜到是怎麼回事。」

老者當即有些臉紅脖子粗的模樣說道:

「你什麼意思,劍仙啊劍仙,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咋也還是那個模樣,說話還那麼刻薄!」

劍仙嘆了口氣:

「哪是我刻薄,明明我說的就是事實啊,你一直不都是這個模樣嗎?周安啊,你心裡頭也別在意,星羅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周安苦笑起來,只得是說道:

「沒事沒事,星羅老前輩人還是挺好的,畢竟星羅老前輩也是個強者,能夠跟這麼一位強悍的存在認識,是我榮幸。」

老者星羅聽見周安這麼說,更是開心拍起了胸膛,傲然說道:

「你聽聽,劍仙你好好豎起耳朵聽,連小兄弟都這麼誇我了。難不成我還能是逼著他周安做我兄弟不成?」

聽到星羅的這麼一句話,周安滿頭狂汗。

丫的,難道不是你逼的嗎?

不過算了,這也只是一個小事。

唉,果然活的年紀越長,性情變越古怪。

只是,從這星羅和劍仙的說話方式,周安也能夠聽出來這倆人的確夠熟悉彼此。

再者,兩人這幾乎完全不怎麼附和的性格,的確也能夠猜出,的確可能就是因為如此,兩個人才會走向兩條不同的道路,導致後面分道揚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