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雲煙覺得有些失望,如果彩玉是這樣想的,那她就算是做再多的事情,也是沒辦法讓彩玉真的得到救贖了。

「我才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彩玉理所當然的開口,「我怎麼可能會同意這件事情呢?別以為我不知道,只要抓進去了,我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了。」

「我本來就不喜歡窮酸的日子,又怎麼可能會想要到牢獄當中呢?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有你這樣的傻子才會相信我的話。」

彩玉哈哈大笑了起來,「可惜了,剛剛就差一點,哪怕是不能弄死你,也能讓你感受到痛苦了。像你這樣的人,是不會理解我的。」

說到這裡,她又搖了搖頭,往後退了幾步,「我不會讓你們抓住我的,我不會認命的。既然你們要我的命,那我也只能拚命的從你們手中逃脫出去了。」

對,只要逃出去了,一定還會有更好的生活等著我的。我一定不能在這個地方被抓住,不然的話,這輩子就完了。

看著彩玉滿是慌張的臉色,雲煙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她知道,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要是真的算起來的話,彩玉這樣的人也是不少見的。

也許最開始的時候,就不應該對彩玉有什麼期待的。最開始到最後,對他們相遇這件事情感覺到開心的可能也就只有她吧。

「閉嘴,想要從這裡逃出去,可不是那麼容易。」盛雲眯了眯眼睛,看到雲煙胸前的衣服的划痕,心中燃起一團怒火。

彩玉什麼都沒有說,就這麼直直的看著盛雲和雲煙,她不打算在這個地方妥協,也不可能會輸給這兩個人。

她一定要好好的離開這個地方,去找自己真正的生活。

只是,彩玉還沒等回過神來的時候,盛雲就已經衝到了彩玉的面前了,她想要逃走,卻是一下子就被盛雲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放開我!」彩玉大喊了一聲,卻是被摁住了喉嚨,在最後一刻,彩玉的面前還能看到雲煙在盛雲的後面,一臉無奈的模樣。

還要向我露出這樣的神情,真的是討厭啊。這樣同情的眼神,不要向我漏出來啊。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人了。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彩玉眼中的光就消失了,她的眼睛直直的看著雲煙,就這樣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盛雲看著眼前的人,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要不是因為她對雲煙做出了攻擊的行為,也許還不至於會變成這樣。

也不知道雲煙會怎麼想。還是好好的安慰一下吧。這麼想著,盛雲就轉過了頭,看向雲煙,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就見雲煙神色淡淡的走了過來。

「她已經,死了是嗎?」雲煙下意識的舔了舔唇,但還是問了出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呢。」

盛雲點了點頭,又搖頭說,「別擔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至於她,也是她罪有應得的,你不要覺得。」

「我沒事。」雲煙卻是很迅速的打斷了盛雲的話,臉上也確實是沒有什麼難過的神情,「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我們還沒有抓到真正的兇手,現在還不是這個時候了。」

「彩玉不是已經將那件事情告訴林公子了嗎?雖然事情是假的,但是都到了這個時候,林公子肯定是會非常的警惕的。」

「到了我們需要的時候,林公子也許就已經不見了蹤影了,我們必須在這個時間,找到林公子,找到之前離開的那個工匠,才能夠將一切真相大白。」

聽到這句話,盛雲愣了一下,仔細的看了一眼雲煙,最後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認同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趕緊出發吧。」不過兩個人也沒有衝動的立刻過去找林公子,他們先是來到了自己的家中,好好的商量了一下對策。

齊海和梅琳也在那個地方,這個時候自然是要率先出動。「這件事情,肯定是要由我們去做的啊。畢竟之前也是我們負責,你們兩個不要在這個時候橫插一腳啊。」

「不是,這件事情到底和之前那件事情不太一樣啊。」雲煙無奈的說,「梅琳姐,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梅琳點了點頭,很是嚴肅的看著雲煙,「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們兩個去做肯定是合適的。林公子對我們有警惕心,到時候就會因為警惕而忽視了其他的事情。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

幾個人爭鋒相對了一段時間,到底還是沒能抉擇出來,究竟是讓誰過去才是最好的選擇。盛雲轉了轉眼睛,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他們在這裡爭論的時候,也許外面的人就已經離開了。

到時候他們想要再去找找真正的幕後黑手,就沒有辦法抓到了。因為這個,盛雲直接開口了,「行了,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我們分頭行動,你們去打聽一下,這個地方誰的手藝是最好的。群眾一定能夠抉擇出很多事情。至於抓人的事情,就讓我去做吧。」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最後也只能同意這個方法,分頭進行行動,抓快了腳步。 幾個人一番搜索之後,果然是有了線索。那個匠人在這個鎮上還是非常的有名氣的,幾乎是詢問路人都能夠問出來消息。

只是能夠知道這個匠人在什麼地方的人,卻是少之又少的,這個地方花費了他們很長的時間,這才找到了幾個人所在的位置。

「你們已經查到了嗎?」盛雲問了一句,「我還以為這個匠人肯定是已經離開這個地方了呢。不過,他在的地方,倒是挺讓人意外的。」

「是啊。」齊海也是點了點頭,「雖然,身為男人,對這種地方肯定是會有一定的興趣的,但是按照我們打聽的來看,這個匠人對這個地方特別的情有獨鍾。」

梅琳補充了一句,「幾乎是每天都去。」她指了指那邊的建築,上面寫著賭場,看上去就是一個非常的昏暗的地方。

他們幾個人雖然偶爾去過,但也只是為了調查事情,就像是這一次一樣。而匠人就是所謂的賭性成癮的人了。

雲煙倒是覺得鬆了口氣,有了這麼一個弱點,這個人肯定不會是那麼難纏的。到時候只要稍微的說幾句話,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解決了?你可不要失敗啊。」齊海拍了拍盛雲的肩膀,「我們都已經將最基礎的事情調查好了,你要是還失敗了,就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盛雲輕輕的將齊海的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晃了下來,淡淡的開口說,「放心吧,交給我。你們就在之前說好的地方埋伏,要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也好提前的通告一聲。」

「要小心啊。」雲煙看著盛雲,有些擔心,「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雖然那個匠人肯定沒有你厲害,但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放鬆警惕,要時刻注意身邊的情況,還有。」

聽著雲煙一句有一句的囑託著,盛雲有些好笑的看著她,卻是沒有出聲打斷雲煙。這樣被雲煙關心的感覺,很讓人覺得開心。

齊海和梅琳就在一旁直直的盯著他們兩個人,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兒看看那個,吃瓜吃的很是開心。

說了一段時間,也沒有聽到其他人的話,雲煙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其他人都在盯著她看。

「做,做什麼啊?我說的難道不對嗎?」雲煙乾咳了一聲,「不止是盛雲,你們幾個人也要小心謹慎,好了好了,快點散開吧,不是說了要分頭行動了,這樣聚在一起像什麼樣子。」

「是是是。」幾個人笑了笑,齊海和梅琳率先離開了,留下了盛雲和雲煙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大眼瞪小眼的。

最後還是雲煙乾咳了一聲,有些無法忍受的說,「你,你趕緊去吧,我也得到指定的地方了。」

盛雲盯著雲煙的臉,最後還是忍不住拉住雲煙的手,小聲的說了一句,「等著一次的事情結束之後,我想要和你說一件事情。」

聽到這話,雲煙的心裡劇烈的跳動了兩下。雖然不知道盛雲要說什麼,但是她還是不由得有些緊張。

盛雲正在等待著雲煙的回答,他也不是很著急,就這麼一眨不眨的看著雲煙。總歸那個匠人在賭場不可能立刻離開的。

「我,我知道了。你不要一直這麼看著我,怪不好意思的。」雲煙乾咳了一聲,掩蓋住自己的害羞,「那,那就等著一次的事情解決,我再聽你說,現在你先去忙吧。」

得到了保證,盛雲笑了笑,便不再纏著雲煙,朝著賭場沖了過去,速度可是比剛才快了很多。

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雲煙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真的是覺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盛雲進去的時候,本來是想要隱匿自己的身份,四處看一看,這樣還能在匠人反應不過來的時候,直接將人控制住。

只是沒想到,剛剛進去,就聽到一個角落傳來了很是吵鬧的聲音,再看過去,就有一個人在被不停的毆打,狀況不是很好。

本來,盛雲是不想要管的。在這種地方被打,肯定就是欠錢不還的事情,這也是自找的,和其他人沒有關心。發善心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只是剛要往外走兩步,就聽到旁邊的人小聲的議論著那邊的事情,有一個熟悉的字眼飄進了盛雲的耳朵里,讓他停下了腳步。

「那個人還真是可憐啊,明明身為匠人,不應該過得這麼慘,可是卻沾染上了賭癮,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另一個人點了點頭,「就是說啊,聽說他現在的狀況可以說是妻離子散,明明都這樣了,卻還是在這裡賭博,真不知道怎麼想的。」

其他的話盛雲也沒再去在意了,只是將視線再一次的看向了那邊,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被打的那個人。

特徵倒是有些那天晚上偷偷逃走的人的模樣,應該就是這個人沒錯了。

想到這裡,盛雲將自己臉上的面具輕輕的晃動了一下,確認是結實的,便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你這個傢伙,沒錢過來賭什麼?我不管,今天,你必須將輸給我的都還給我,不然的話,我就讓縣令大人來處理這件事情。」

匠人抱著自己的頭,頭破血流的,嘴皮子卻還是說,「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實在不行,你就把我抓起來,讓我在牢獄里餓死也挺不錯的。」

這話真的是說的讓人特別的火大,就在那個人又一次的要朝著匠人動手的時候,盛雲過去攔住了對方,神色淡淡的說,「手下留情。」

「你又是哪根蔥,和這個人有什麼關係?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啊,這可不是我欺負他,是他欠了我的錢。」

那人有些奇怪的看著盛雲,「你看上去也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這不是發善心能夠解決的問題。」

盛雲卻是笑了笑,開口說,「抱歉,是我沒說清楚,我找這個人有些事情。他欠了你多少錢,我替他還了。」

那人愣了一下,沒想到有人會這麼傻乎乎的,居然還幫人還錢。只是為了找他有件事情?該不會是要狠狠的教訓他一頓吧。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插手這樣的事情了,能夠將錢拿回來就行了。那人想了想,便點頭鬆開了抓著匠人的手。

「行,你要是真的幫他還我,我不找他的麻煩也不是不可以。」說著,就說了個數,伸出了手,朝著盛雲晃了晃,意思很是明顯。

盛雲也確實是沒有騙人,很是大方將相應的銀兩給了這個人,甚至還多給了一些。

沒想到還真的幫他換了,早知道剛剛多要一些就好了。那人有些後悔,正想要說什麼,就見盛雲眯了眯眼睛,閃過什麼危險的光芒。

「還有什麼事情嗎?沒事的話,我就帶著人離開了?」雖然是疑問句,但是總覺得聽上去讓人沒有辦法拒絕

「沒事沒事,你們走吧,錢既然已經給我了,我就沒有事情找他了。慢走,慢走不送啊。」

盛雲點了點頭,拉著匠人的領子,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人給拽走了。這期間沒有人趕過來攔著。

雖然不知道盛雲是個什麼身份,但是看那個氣質,這裡的人也知道,這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主,還是不要主動過去惹麻煩了。

匠人被拉出去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任誰突然被幫忙還款,又突然被這樣子拉著領子拖出來,也會覺得很是懵逼的。

在看到盛雲將自己扔在地上,周圍上來幾個人圍著的時候,匠人一瞬間以為自己是剛逃出狼口,又入了虎口了。

「你們,你們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我沒有什麼你們需要的東西的,拜託一定不要傷害我啊。」

匠人捂著自己的頭,剛剛的那個人都沒能讓他害怕,現在被圍著卻是真的害怕會丟了性命了。

看到匠人這麼膽小,幾個人有種預料之中的感覺。只是還是忍不住感嘆,沒想到林公子找的人居然是這麼的不靠譜。

大概彩玉還算是其中比較靠譜的一個了,可惜的是,現在也不可能再為林公子效力了。雲煙想到這裡,忍不住嘆了口氣,又趕緊集中精神。

「放輕鬆,我們找你可不是為了還錢這麼簡單的事情。」齊海看了匠人一眼,「你真的是匠人嗎?看你好像不怎麼像啊。」

誰知道,再說出這句話額時候,匠人卻是有些生氣的開口了,「說什麼呢?我當然是匠人了,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匠人!」

「雖然,雖然到我這一代,過得有點慘,但是手藝還是非常好的,不要瞧不起我!」匠人說到這裡很是憤恨的看著幾個人,沒了剛剛害怕的樣子。

這倒是讓人有些意外,匠人居然也有這麼勇敢的時候。不過也是,林公子就算是找人不是很靠譜,也不可能找一個手藝不好的人過來,那樣的話,他的計劃不就沒有辦法好好的進行了嗎。 「所以,你們找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啊?這麼說來,我好像也沒有欠你們的錢。」匠人看著眼前的人,要是這麼有特色的人,看到一次他肯定就記住了。

原來還以為是要因為錢財教訓他一頓,現在看來又有些不像了。既然如此,還能因為什麼過來找他呢。

就在匠人覺得疑惑的時候,雲煙解答了他的問題,直截了當的詢問,「我們是想要你給我們做人證。」

「林公子的事情,相信你是知道內情的,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夠不要繼續投靠林公子,幫我們做人證,然後好好的解決這一次的問題。」

聽到這話,匠人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了雲煙和盛雲一眼,隨後恍然大悟的說,「原來如此,是你們幾個啊。我好像是有聽那個林公子說過你們的事情。」

「本來他說的時候,我還不是太相信,現在想想,他說的還是挺對的。」匠人點了點頭,「一看就是不好對付的樣子,要是被發現什麼就完了。」

這麼看來,林公子對他們的評價還挺高的。不過現在也不是為這件事情感到高興的時候。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人證和物證。

本來幾個人也是想要先找找物證,但是林公子的家裡守衛太過於森嚴,他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突破的方法。

過於的打草驚蛇,還會讓林公子更加難以露出自己的馬腳,所以想來想去,還是過來先試探一下匠人,再去做其他的打算了。

現在看來,這個匠人確實是知道什麼事情的,而且和林公子的關係也沒有那麼的密切,看上去沒有一定要死守秘密的意思。

通過觀察,雲煙確定了一下這個匠人的意思,便開口詢問,「怎麼樣,你願意當我們的人證嗎?」

匠人笑了笑,擺了擺手,「你都已經這樣說了,我怎麼可能還會不同意啊。不過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幫你們也挺好的。我確實是幫了林公子做機關盒子,要做人證也只能說這件事情了。」

「你們剛剛還幫我還了錢,就當是還你們這個人情,這個事情我也肯定是會幫忙的,放心吧,我不會耍什麼花招的。」

說著,匠人又指了指盛雲,摸了摸自己的領子,「再說了,我要是耍花招的話,這位怕不是要直接把我給滅了,我的領子到現在都還覺得疼呢。」

聽到匠人的話,雲煙忍不住笑了笑,看了盛雲一眼,盛雲也是露出了很是無奈的笑容,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

沒想到,這個匠人的性格,倒是有一種很是憨厚的樣子。除去了賭博這一點,也確實不是什麼太壞的人。

「行了,既然人證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我們就要想想物證要怎麼辦了。」雲煙想了想,「你們覺得如何?我覺得到時候肯定是需要物證,只是不知道這個物證該怎麼做了。」

匠人在一邊聽著他們的話,想了想,還是開口說,「你們是不是要找物證啊?我知道有誰能夠找到這個東西,需不需要幫忙?」

幾個人有些狐疑的看著匠人,這麼快就倒戈了,會不會有些太快了啊,該不會是故意這麼說的吧。

匠人趕緊舉起自己的手,很是誠懇的說,「我都說了要做人證了,那肯定是沒有什麼幫著林公子的意思了。既然找到物證會比較方便,那我幫你們也沒有什麼的。」

想了想,匠人還是開口說,「就是,可以的話,希望你們能夠多幫我攔一攔客人,又或者說,你們幾個來噹噹我的客人,讓我不要這麼窮就好了。」

聽到這話,雲煙有些無奈的開口,「你要是不來這個賭場的話,肯定不會這麼窮的。難道林公子之前沒有給你報酬嗎?」

「啊。」匠人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給是給了,只是,有點太少了,我過來了幾次,就完全沒有了,最後還欠了不少。」

聽到這話,幾個人都是有些無奈。果然是賭性成癮啊,匠人要是不將這個癮給戒了,以後肯定是沒有辦法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的。

「所以,你所說的方法究竟是什麼,我們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夠利用的。」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雲煙還是開口說,「昨晚這件事情之後,我們再考慮考慮,要不要幫你的忙。」

聽到雲煙的話,匠人的眼前一亮,想到自己又有錢賭博了,頓時積極的開口,「是這樣的,他們家不是有個管家嘛,這個管家呢,肯定是平常最接近林公子的人,到時候想要拿到什麼東西也是最輕而易舉的。」

「只要讓管家過來,和你們談談,你們要是能夠談好,他就會幫忙,不能的話,額,可能就會被林公子發現了。」

聽到這句話,幾個人互相看了看,覺得雖然是一個冒險的行為,但也是值得一試。要是成功了,很多事情就不會那麼的複雜了。

「只是,這件事情究竟應該怎麼做呢。」齊海想了想,「都已經做了這麼多了,在這個地方那個出問題可是讓人很難接受啊。」

雲煙也陷入了沉思,想要看看有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既能夠讓那個管家同意這件事情,又能夠讓林公子失去自己的有利的條件。

真的是挺難得的。雲煙輕輕的嘆了口氣,就在這個時候,盛雲率先的開口,說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齊海和梅琳之前已經出現過,而且被戳穿了,現在肯定是不能過去的。」盛雲又說,「我和雲煙也不行,我們兩個可以說是林公子的重點防範對象,要是真的過去了,可能會引起警惕。」

這麼一說,豈不是沒有人可以過去了。幾個人想了想,又突然將視線轉到了剛剛過來的匠人身上。

匠人有些疑惑的看著這幾個人,最後指了指自己,「誒?你們讓我過去嗎?真的假的?我做不到啊,我怎麼可能騙得過管家。」

盛雲卻是點了點頭,「你去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只要你以借錢的名義過去,管家不會起疑心的,到時候不就兩全其美了?」

「你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只要將管家引到我們這裡。在這我們也不會暴露你,只說是威脅你,到時候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

聽到盛雲的話,匠人很是猶豫,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下來。就在這個時候,齊海使出了一招殺手鐧。

「等你辦完這件事情之後,就給你一點酬勞怎麼樣?」齊海比劃了一個數字,「這個數,很合適吧。」

匠人眼前一亮,很是高興的說,「好好好,我這就過去做這件事情,一定會讓事情順利的解決的!」

聽到這話,雲煙有些哭笑不得,還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盛雲這一招真的是太厲害了。

因為有了匠人這個幫手,這件事情做起來也簡單了很多,匠人就如同盛雲所說的,來到了管家的面前,說是要借錢。

因為之前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再加上匠人支支吾吾的說話,確實是有一種要借錢的感覺,管家也就沒有怎麼懷疑。

沒想到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在那裡等待的盛雲和雲煙,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想要問匠人的時候,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