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這些西藥是治標的藥物,你年紀這麼大,不適宜久服,以及,空腹服用,必須飯後服用。”

楊非凡吩咐道:“至於這個中藥方,你拿着藥方,到藥店去抓藥,就可以了。每天一劑,三十天爲一個療程,少則三個月,多則半年,你的風溼病,就可以治癒。”

“多謝神醫!”老者接過藥物和中藥方,感激涕零地道。

“不客氣!”楊非凡從身上掏出一萬塊錢,塞到老者的手裏,然後道:“這些錢,你拿去抓藥吧!”

由於楊非凡的身上,並沒有帶中草藥,所以,只好開藥方給老者。

通過開啓天目,傾聽老者的心聲,楊非凡赫然發現,這個老者是一個貧困戶。

購買中草藥需要錢,所以,楊非凡才會給他一萬塊錢。

楊非凡所開的中藥方,以除風溼、強筋骨、健脾燥溼、疏通經絡爲主。

藥方中,主要的中藥有:秦艽、牛膝、鉤藤、牛大力、川芎、絲瓜絡、白芍、扁豆、薏苡仁、枳殼、大棗、茯苓、白朮。


老者看見楊非凡塞錢給他後,連忙推搪。

“神醫,你爲我免費治病,我又怎麼好意思,要你的錢呢?”老者連忙將錢,退回給楊非凡。

“老伯,治病需要錢,你沒有錢,怎麼治病?這些錢,你還是收下吧!”楊非凡不管老者願不願意,直接將錢塞到他的口袋裏。

其他的村民,連忙幫忙遊說。好不容易,老者才終於願意,收下了那一萬塊錢。

“謝謝你,神醫!”老者感激涕零地道:“謝謝你,幫我醫治風溼病。”


“不客氣!”楊非凡擺了擺手,然後道:“老伯,假如,服用西藥後,你感到胃部不適,那麼,請立刻停止用藥,知道嗎?”

楊非凡擔心老者上了年紀,脾胃比較虛弱,所以,纔會千叮萬囑,吩咐他服藥時,必須按說明服用。

“嗯嗯,知道了!”老者重重地點了點頭,面露感激的神色。 法師看見楊非凡幫這裏的村民治病後,氣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這裏的村民,由於聽信了法師的胡言亂語,所以,有病的時候,通常都不會去醫院看病,而是,請法師回來作法驅邪。

剛纔,法師曾經說過,這條村由於有瘟神出現,所以,纔會烏煙瘴氣,導致村民多災多難。

其中,最大的災難是,村民多病痛。

自從楊非凡不斷地治好了村民的疾病後,法師的謠言,不攻自破。

這時,很多村民都向法師,投來了痛恨的眼神。

法師被村民盯得心驚肉跳,他很想離開,可惜,楊非凡只是解開了他的啞穴,壓根就沒有解開他身上的其它穴位,所以,他根本就不能亂動。

楊非凡看都不看這個法師一眼,繼續專心致志地幫村民看病。

“大姐,你別急,你的兒子只不過是得了急性腸胃炎而已,只要我開一些藥給他,他很快就可以康復過來。”楊非凡微笑道。

“哦哦,沒事就好!”聽到楊非凡這麼說,年約三十的大姐,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患有急性腸胃炎的人,是一個年約七歲的小男孩,此刻,他面色蒼白,口乾舌燥,四肢無力,給人的感覺,如同是十分虛脫的樣子。

通過開啓天目,傾聽這個小男孩的心聲,楊非凡赫然發現,這個小男孩是由於亂吃不衛生的東西,所以,纔會得了急性腸胃炎。

同時,這個小男孩由於一天瀉了十多遍,導致嚴重脫水,所以,纔會出現面色蒼白,口乾舌燥,四肢無力的症狀。

楊非凡確診後,立刻從儲物袋中取出,醫治急性腸胃炎的西藥。

“這些蒙脫石散空腹服用,第一次服用時,用溫開水沖服兩包,第二次以後,每次只服一包,一天兩次,分作兩天服完。”

楊非凡將裝進藥袋的西藥,交給大姐,繼續道:“固本益腸片,一次服四片;諾氟沙星片,一次服一片,溫開水送服,一天兩次,分作兩天服完。”

“多謝神醫!”大姐接過西藥,感激涕零地道。

“不客氣!”楊非凡擺了擺手,然後,拿出處方箋,開了一張健脾補氣、滲溼止瀉、調理腸胃,治療急性腸胃炎的中藥方,交給大姐。

這張中藥方主要是,在參苓白朮散的基本上,加減藥量。

“黨蔘12g,白朮12g,茯苓12g,扁豆9g,砂仁3g,蓮子肉9g,炒薏米仁12g,訶子肉12g。”

大姐接過藥方後,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道:“這是一張健脾補氣、滲溼止瀉、調理腸胃的藥方。神醫,果然是神醫啊!”

楊非凡笑道:“想不到,大姐你,也是一個識藥的人!”

“懂小小而已!”大姐尷尬地笑了笑,然後,感激涕零地道:“多謝神醫!”

“不客氣!”楊非凡笑道。

臨近傍晚的時候,楊非凡才幫這裏的村民看完病。

直到幫最後一個病人看完病的時候,楊非凡才離開了村子,登上了山峯。

“現在,天色已晚,先找一個隱蔽的地方,打坐運氣調息,等恢復了能量再說。”

楊非凡一邊登山,一邊輕聲喃喃:“至於尋找能量石,只能等到明天了。”

順着山路一直往上攀登,沒多久,楊非凡就已經出現在東峯的一處深山老林中。

那四隻金絲猴,就好像是乖巧的孩子一樣,一直都緊跟在楊非凡的身邊,形影不離。

“這個山洞不錯,極爲隱蔽!”

楊非凡舉目四望,到處尋找,終於找到了一個極爲隱蔽的山洞。

此刻,天色已晚,黃昏已經悄悄地降臨。

楊非凡凝神運氣,仔細地傾聽了一會,確認山洞沒有野獸和毒蛇後,小心翼翼地走進山洞中。

那四隻金絲猴,學着楊非凡的樣子,一邊凝神傾聽,一邊小心翼翼地緊跟在他的身後。

走進山洞中,楊非凡找來了一些乾柴,堆放在一起後,立刻運轉能量,以能量之火點燃。

火光沖天的一瞬間,整個洞府如同白晝,一片通明!

“小傢伙,你們餓了,對吧?”楊非凡輕輕地坐在山石上,微笑地看着金絲猴們。

吱吱,吱吱,吱吱……

那四隻金絲猴,一邊大叫,一邊點頭。

很顯然,它們都已經餓了。

“既然餓了,那麼,就吃一點東西吧!”楊非凡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些乾糧,分別遞給四隻金絲猴。

那四隻金絲猴,興奮地接過乾糧,吱吱吱吱地叫個不停。

“吃啊,你們怎麼不吃呢?”楊非凡立刻開啓天目,傾聽它們的心聲。

“吱吱,吱吱……”一隻瘦小的金絲猴拿着乾糧,目不轉睛地看着楊非凡。

彷彿在說:“你不吃,我們也不吃。”

“好吧,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來來來,一起吃!”

說到這裏,楊非凡拿起乾糧,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那四隻金絲猴,看見楊非凡吃得津津有味後,也跟着拿起乾糧,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就在這時,楊非凡的手機,響起了一首悅耳動聽的音樂。

楊非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赫然發現,是山泉秀櫻打過來的電話。

“秀櫻,找我有事嗎?”每次接聽電話,楊非凡總是習慣這麼問。

“沒事的時候,我就不能找你麼?”山泉秀櫻喵喵嘴,擺出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可惜,他們隔着電話,即使楊非凡身懷異能,也無法看見山泉秀櫻故作生氣的樣子。

不過,楊非凡隱隱察覺,山泉秀櫻似乎有點不高興。

“秀櫻,你千萬別誤會,我不是這個意思。”楊非凡解釋道。

“大哥哥,我想你了!”山泉秀櫻脫口而出,就是一句情意綿綿的話。

“什麼?”楊非凡一邊吃着乾糧,一邊接聽電話。

當他聽到山泉秀櫻說,想他的時候,嗆得拼命狂咳。

“只不過是想你而已,需要這麼激動麼?”山泉秀櫻頗感意外!

“你不要這麼逗人,好不好?”楊非凡取出水袋,喝了一口水,才止住了咳。

“誰逗你了,人家是真的想你,好不好?”說到這裏,山泉秀櫻的嬌臉,微微一紅。

自從認識楊非凡以後,山泉秀櫻早就已經愛上了他。

特別是,楊非凡不辭而別,離她而去後,山泉秀櫻無時無刻,都在想念楊非凡。

這種思念的痛苦,只有山泉秀櫻自己,纔可以深深地體會到,別人,根本就無法體會。

шшш★ тт kдn★ ℃O

“好吧,我錯了!”其實,楊非凡的心裏,也是十分想念山泉秀櫻。

只不過,楊非凡這種想念,和山泉秀櫻相比,微不足道。

山泉秀櫻無時無刻都在想念楊非凡,然而,楊非凡卻是偶爾纔會想到她。

畢竟,楊非凡早就已經心有所屬,他時刻想念的人,不是山泉秀櫻,而是,陳嫣。

山泉秀櫻在楊非凡的心裏,永遠都是朋友關係。

所以,楊非凡想念山泉秀櫻,也只不過是單純的想念。

“哼!”山泉秀櫻冷哼一聲:“現在,知道錯了吧?”

楊非凡輕咳一聲,道:“我說秀櫻啊,你不會是單純想念我,纔給我打電話吧?”


“你到底在哪裏?”山泉秀櫻弱弱地道:“我想來找你!”

“現在,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言下之意,楊非凡不想讓山泉秀櫻來找他。

“什麼事情,這麼重要?”山泉秀櫻好奇地問了一句。

“這個……”有些事情,楊非凡不是太方便說,所以,欲言又止。

“這是什麼聲音?怎麼這麼像老鼠叫?”山泉秀櫻愣住了。

“你錯了,那不是老鼠叫,而是,猴子叫。”楊非凡揮了揮手,示意金絲猴們肅靜。

那四隻金絲猴十分聰明,馬上就明白了楊非凡的用意。

當它們明白了楊非凡的用意後,立刻變得安靜下來。

“什麼?猴子?你什麼時候,和猴子住在一起了呢?”山泉秀櫻打破砂鍋問到底,誓要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非凡將遇到金絲猴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