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無生有些嘶啞笑道。

他現在就是讓黑紋男子放鬆對他的警惕,那樣好一擊將他滅殺。

「哼,既然不是天龍商會的人,也不是五大勢力的人,那麼在這裡就只有死路一條。」黑紋男子沒想到羅無生在這個時候,還這麼的囂張,整個臉一沉,雙眼一厲,對著羅無生冷哼殺意道。

周身黑色妖氣一個颶風呼嘯,整個身形在虛空掠出幾道殘影,直奔羅無生而去。

羅無生氣息上,只是一個進入神火境中期沒有多久的武者,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羅無生對於黑紋男子的出手,心中輕笑一笑,等的就是你自己過來,這樣一來,一擊瞬間滅殺的可能更大。

黑紋男子看著羅無生站著不動,臉上有一絲懷疑,但很快雙眼血厲,感覺自己被羅無生給輕視了。

這是不能忍的,一定要羅無生好看。

金融逆戰 然而就在他離羅無生還有數丈的時候,四周虛空一股極寒之力爆發,然後滾滾的冰焰狂雷,將黑紋男子包裹住。

「呵呵,就這麼點攻擊,也想要殺我!」

黑紋男子感受到冰焰狂雷的波動,嘴角呵呵,忍不住的譏諷道。

「誰說我這招是殺你的?這隻不過是想要阻攔你等下逃離開來。」羅無生一臉譏諷道。

至於說話的聲音,不在壓低嘶啞。

黑紋男子對於羅無生的話,有些一愣。

等他想要反應過來之時,上方虛空一座白色巨碑伴隨著魂力狂雷漩渦,快速的向著他鎮壓落下。

吼!

一聲龍威怒吼而出,驚得黑紋男子心中有些一顫,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慌恐懼之色。

「你是那個人類!沒想到你居然突破到了神火境中期!」緊接著想到了什麼,黑紋男子臉色直接大變道。

話音落下,沒有任何的猶豫,向著宮殿外面而去。

他沒想到羅無生突破到神火境中期,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攻擊,這一招,就算是一般的神火境後期,都要重傷滅亡不可。

「呵呵!現在想要逃,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羅無生嘴角呵呵,一臉殺意道。

黑紋男子的位置,離宮殿大門有些距離,另外四周還有紫雷玄冰焰阻擋,同時他將血毒蜂隱匿在紫雷玄冰焰之中。

一個洶湧,化為滔天巨浪,向著黑紋男子拍打而去。

黑紋男子神色一慌,掌心凝聚心悸霸道的妖力,對著滔天巨浪一拍,想要快速的逃離。

但還沒有等他將滔天巨浪拍碎,一對魂力龍爪從那魂力狂雷漩渦中探出,直奔那黑紋男子而去。

黑紋男子看著逼近的魂力龍爪,心中更加的驚恐,對著羅無生威脅道:「這裡有很多我們黑妖殿的妖族,你殺了我,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在這墓穴里,除了你們那個六階後期,其他的妖族,我還沒有任何的擔心。另外將你斬殺在這裡,他們不會知道。」羅無生嘴角再次呵呵,忍不住譏諷道。

「另外你想要傳遞消息,想都別想!」

黑紋男子臉色一慌,手中一塊雕刻著妖獸的黑色令牌緊握著。

上面絲絲妖力流轉,想要將消息傳出去。

但那魂力龍爪先一步落在他的身上,將他撕裂成了兩半。

其那撕裂成兩半的臉,一臉的不甘。 姜雲卿嗤笑出聲:「耍的就是你!」

言琨臉色難看至極,眼看著那幾個體修混入言家的人群之中,猶入無人之境一般,片刻間就已殺了好些人,而言家那些靈修貼身戰鬥時,靈力尚且來不及凝聚就被人直接砍了腦袋。

言琨擋住姜雲卿手中短劍后厲聲道:「老夫好心放你們走,你們竟敢耍老夫?!」

君璟墨沒有趁手的武器,方才順手殺了身邊之人後,手中拿著那人留下的長劍,一邊和姜雲卿配合著攻擊,一邊冷聲道:

「你當我們是傻子?」

「你明知道我們夫妻身份,又知道我們和朱卓交好,既然已經對朱卓和酆思煜起了殺心,今日這蘅鄔清苑裡所有人都逃脫不掉,你又怎麼可能獨獨留我們夫妻性命。」

「你殺了朱家和酆家嫡支的人,更染了這麼多朱家、酆家人的血,但凡走漏半點消息,朱家和酆家與你們言家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更何況今日之事一旦傳揚出去,你言家九爺殺人越貨仗著修為肆意妄為的名聲傳出去,言家聲名盡毀,往後在十二世家當中也無法立足。」

「你怎麼可能放任我們夫妻離開?」

君璟墨和姜雲卿都是從年少時便一路踩著他人屍骨,與人謀算百般心機走過來的,他們只是駐顏有術,外表看著二十齣頭的年紀而已,可不代表他們心性也是如同朱卓他們這種剛出世家庇護,在外行走的年輕人。

要論算計人心,他們那是祖宗。

言琨的這點心思根本就瞞不過他們。

打從他對朱卓他們露出了殺意,甚至在姜雲卿提起朱家所欠靈晶讓他書寫字據,他卻連具體數額都沒有問過就一口答應了下來,還照著他們所說立了字據,半點不怕被他們坑了開始。

君璟墨和姜雲卿就知道,這個言家九爺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放他們離開,而他之所以敢立那字據,就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想過要還。

恐怕在他心中早就覺得,只要君璟墨他們死了,哪怕寫下再多的字據又能如何?

死無對證,誰敢討要?

言琨被君璟墨拆穿心思,有些惱羞成怒,可看著原本被壓下去的朱家和酆家的人又再次生出了鬥志,那十餘個體修更是斬殺了不少人,連帶著君璟墨和姜雲卿明明修為不高,可卻將他堵得死死的。

讓他想退不能退,想走不能走,只能眼睜睜看著言家的那些精銳一個個的死去。

言琨厲聲道:「老夫從無這種心思,我言家也無意和宗門為難,只要你們現在退去,老夫保證絕不會對你們動手,也不追究今日之事……」

「你以為你不追究就萬事大吉?那六道石睛象是我們夫妻的東西,我們願意給誰就給誰,你言家算什麼東西!」

「你這保證,還是去地底下跟你們那些言家的人說吧。」

姜雲卿狠狠一劍斬在言琨身前,腳下急轉時,身上靈力狂涌,化作暗器直接朝著言琨各處要害疾射而去。 第六百零六章猙獰巨獸

對於黑紋男子的動作,羅無生全都看在眼裡。

想要在說話的時候,將消息傳遞出去,簡直有些太小看他了。

袖袍一揮,將那黑紋男子冰封爆裂成點點晶芒。

然後羅無生手一招,將精血和妖丹收了起來。

有了這些精血,血毒蜂第八次蛻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

接下里會有更多的人,來到這個宮殿群之中,還是小心一點。

當然一些血毒蜂停留在隱蔽的角落,監視著四周的動靜,讓他不被發現。

剛才黑紋男子出現,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是因為他的注意力都被三色武魂石給吸引了過去。

不過接下來,不會再發生這種同樣的事情。

對於銀羅剎三人的出現,他已經得知,從他們的身上氣息,之前離開幻境,有些波折。

隨著血毒蜂的四周探查,羅無生髮現了不少人影。

至於一些血毒蜂,則向著宮殿群的深處而去。

在那深處,有五道身影相互對視警惕。

這五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血仇火炎烈五人。

而在他們的身前,是一座三十丈之大的小型宮殿。

這宮殿看起來非常的普通,沒有什麼不一樣,但血仇火炎烈五人出現在這裡,說明這宮殿不是表面的這樣。

至於這時,血仇手指一彈,一道血光直奔宮殿而去。

可是離宮殿還有一米的時候,虛空一絲漣漪波動,將那血光給抵擋了下來。

「看來寶物的所在,就在這個宮殿裡面了。」

血仇看著漣漪,神色一凝道。

因為那漣漪波動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帝王境的層次。

「先破除禁制再說!」

火炎烈看了一眼,開口道。

這禁制有些強大,就算他們五個人想要破除,也需要一些時間。

「可以!」

血仇和邪琿相互看了一眼,然後開口可以道。

雖然火炎烈有三個人,但之前他們兩個能壓制,現在同樣也可以。

另外現在要抓進時間,畢竟多一個勢力,就多一個勢力的人,對他們還是有些不利的。

火炎烈三人看了一眼,就雙眼再次向著身前的禁制看去。

緊隨著體內真元一動,一道道強大的攻擊,轟在禁制之上。

血仇火炎烈五個人雖然是神火境後期,但是聯手的全力一擊,還是能引起禁制的劇烈波動。

另外他們五人的攻擊,是攻擊在同一個點上,使得瞬間爆發出威力,可以說更加的大。

這禁制沒有什麼恢復能力,在血仇火炎烈五人的瘋狂攻擊下,上面的波動越來越小。

對於這一幕,羅無生通過血毒蜂看的非常的清楚。

為了避免被發現,血毒蜂跟血仇火炎烈五人,還是拉開了一些距離。

魔魂宮的人,是修鍊魂類攻擊,察覺力比同階的人,要更加的敏銳。

至於現在,自然不會過去管他們。

那禁制不是那麼容易破除,另外爭鬥也需要一些時間。

現在的話,他自然要再去尋找一些其他的宮殿。

能出現三色武魂石,說明這裡還是有些好東西,對他有些幫助。

身形一個殘影,出現在一座角落的宮殿之中。

手指一彈,一道靈光一個破空,直奔宮殿的大門而去。

距大門一米,漣漪而出,將靈光抵擋。

但抵擋的下一秒,冰焰狂雷落在上面。

一股極寒之力爆發,那漣漪禁制瞬間冰封爆裂。

緊隨著的看了一眼,就身形一動,直接進入了宮殿之中。

不過周身,一道道冰焰狂雷縈繞,以防裡面有什麼強大禁制,突然一個襲擊。

進入宮殿之後,沒有發現之前宮殿那樣懸浮的光團。

但在宮殿的最前面,有一個紅色的丹爐。

下面一條條火舌,不斷的竄出,將丹爐包裹在其中。

這個墓穴已經有些時間,沒想到這丹爐居然還在持續煉製。

不知道裡面煉製的丹藥,是什麼。

心中激動的同時,身形一個凌厲的破空,快速的向著那紅色丹爐而去。

可是就在羅無生進入宮殿中央的時候,一股心悸強大的力量波動,從地面爆發而出。

然後一道道靈紋,不斷顯現交織,形成一個巨大的靈陣。

吼!

在那靈陣的中央,有一頭猙獰的巨獸。

虎頭牛身,還有三條巨大的蟒蛇巨尾。

羅無生神色一凝,看著那猙獰巨獸看了一眼。

但是下一秒,身形一個殘影,快速的出現在數丈之外。

因為此時,那三條蟒蛇巨尾,心悸靈力一個流轉,直接從靈陣而出,向著他撕咬而來。

然後那整隻猙獰巨獸,從靈陣而出。

身上散發的氣息波動,已經達到了一般神火境後期,看來那丹爐之中的東西,有些不一般,至少是對神火境後期有幫助的。

既然如此,這裡沒有其他人,另外外面在血毒蜂的監視之下,沒有其他人向著這邊過來,所以自然不隱藏自己的勢力。

右手一伸,鎮魂碑懸浮半空。

一路花香 上面魂力狂雷一個波動,直接消失在虛空。

等再次出現之時,化為白色巨碑。

至於下面,一個幾十丈大小的魂力狂雷漩渦,層層帝威攜帶著強大的撕裂之力,向著那猙獰巨獸而去。

那猙獰巨獸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神色更加的兇殘,巨嘴一開,一道黑色的光柱,直接轟在魂力狂雷漩渦之上。

這黑色光柱威力是強大,但是魂力狂雷漩渦威力更加的強大,兩隻魂力龍爪探出,將黑色光柱撕裂開來。

然後一個虛空殘影,出現在那猙獰巨獸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