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德的拋投並沒有命中,克拉克和對方中鋒都準備起跳搶板,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不過克拉克在對方中鋒起跳的一剎那,拽了一把對方腰部的球衣一下,破壞了對方的節奏。

自己則拚命的起跳,伸長手臂去夠這個籃球。因為兩人是緊緊地貼在一起的,裁判所站的角度也觀察不到,所以並沒有吹罰,陳凡卻看了個一清二楚。

籃球最終被施展了小動作的克拉克搶到,在籃下做了一個擦板投籃的動作,將對方中鋒點起,然後再整個人靠上去,這個時候克拉克倒是高喊「And1!」,與此同時還將球給擱進了籃筐。

果然裁判直接吹響哨子,做出手勢2分進球有效,加罰1球!

「YES!」陳凡在場下興奮地甩著毛巾,為球隊成功得分感到開心,不過更多是從頭到尾觀察克拉克,為他天賦不佳,卻兢兢業業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最終得到了回報感到開心。

「裁判!他拉我衣服了!剛才他搶籃板就已經犯規了!」對方中鋒指著自己後背完全從球褲里拉出來的球衣說道。

「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沒看到他拉你球衣,但是我看到你犯規了!」裁判面對申訴一點都不為所動。

「那是你眼睛沒看到,不代表他沒犯規!」對方中鋒着急道。

「請把你的嘴巴閉上,現在,對方要罰球了,你不要阻擾比賽進行!」裁判警告道。

「好,希望下次你能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對方中鋒再次出言,這時候他的隊友已經過來拉他了。

可惜裁判不給他隊友機會,直接吹響口哨,並對他做了個T的手勢,給了個技術犯規!

這下對方中鋒情緒激動了,對着裁判攤開雙手解釋,不過裁判依舊不予理睬,直接繞過他對着技術台做數字型大小碼的手勢。

對方中鋒依舊不依不饒,還伸手扒拉了一下裁判,面對這身體碰撞,裁判再次吹響口哨,又給了一次技術犯規,直接驅逐出場!

短短10秒時間,對方中鋒就因為一次克拉克搶籃板的小動作而被搶走籃板,再被造了一次犯規,進而生氣和裁判激動地討論,導致連續兩次被吹技術犯規驅逐出場……對陳凡來說,這完全是一場蝴蝶效應。

原本加菲爾德內線堪憂,但是經過這10秒鐘的風雲突變,場上局勢突然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且這種變化還是由一個替補大前鋒造成的。

克拉克直接就將加菲爾德的內線危機從根源上解除了……而且還獲得了三次罰球的機會,這就是一個替補球員在場上為球隊做出的貢獻……

「看透徹了嘛?」羅伊轉頭問道。

陳凡點點頭:「看到了!不過還需要再消化消化,裏面確實有很多我平時沒有關注到也不會注意到的點!」

羅伊沒有多說什麼,轉頭繼續觀看比賽。

先是辛普森的兩次技術罰球,都罰進了,再是克拉克的加罰,也精準命中,這麼一來,一個回合里加菲爾德高中連拿5分,比分瞬間反超了對方4分。

接下來的時間,加菲爾德一直將分差維持在七八分得樣子,等到最後2分鐘,施耐德再度披掛上陣,上場準備收比賽,這個時候哪怕再犯規也不怕了。

克拉克從場上下來,陳凡興奮地上前擊掌。

「幹得漂亮!克拉克!」

「嘿嘿,我就做了我該做的事情!」克拉克身為黑人,倒是罕見的謙遜。

「不不不,這場比賽的勝利,絕對有你的功勞,而且還非常大!」陳凡勾著克拉克的肩膀說道。

隨後坐在克拉克的身旁一邊觀看比賽,一邊討論之前克拉克在場上的發揮。

最後比賽結束的時候,加菲爾德高中以103:92戰勝了查爾斯懷特學院,有驚無險的拿下了這場的勝利,最終贏了11分,與此同時,加菲爾德高中豪取10連勝。

這也讓羅伊執教高中球隊的勝場達到了39勝,勝率100%。

去年羅伊執教內森霍爾高中,29場比賽全勝,打破記錄並奪得華盛頓州3A級別州冠軍,並在今年3月20日被評為奈史密斯年度最佳高中教練,他的得意弟子邁克爾·波特也榮膺今年的奈史密斯年度高中最佳球員。

師徒兩個可以說一起成為了美國高中界的一段佳話,而今年,羅伊從內森霍爾的教練變成了他的母校加菲爾德高中的教練。

從現在的局面來看,已經取得了10連勝的成績,似乎再次收下奈史密斯年度高中最佳教練的榮譽也有極大的可能。

不過今年奈斯密斯年度最佳高中球員的榮譽,陳凡理論上應該沒有什麼可能了,因為現在陳凡還是高三,所以被自動排成2019屆,而不是2018屆,除非陳凡宣佈進行跳級。

就像當初馬文·巴格利宣佈跳級升到2017屆一樣,不過今年,依舊有一個名聲在外的天才高中生宣佈跳級了,那就是來自加拿大,就讀於蒙特沃德學院,並且如今已經11連勝的RJ·巴雷特,他就是2018屆奈史密斯年度最佳高中球員的有力爭奪者。

至少現在他依舊是ESPN的全美第一高中生,而且還是2019狀元秀熱門人選。

不過羅伊相信,哪怕陳凡只是高三身份,被排在2019屆,但是肯定也能在明年3月份入選奈史密斯打的最佳陣容,只是現在還不太確定到底是在二陣和三陣。至於一陣,羅伊雖然有想過,不過依舊比較難,基本每年都是被高四學生所佔據。

當天晚上,羅伊在飯桌上和陳凡談起年底應該會進入第三陣容,但是可以沖沖二陣的時候,陳凡欲言又止。

「B-roy,吃完飯後我再跟你詳談!」陳凡停下切著牛排的動作,抬起頭說道。

「好吧……」羅伊挑了挑眉,不知道陳凡有什麼事要跟子自己詳談,難不成是想衝擊一陣?

「就是……別回到家裏還一直討論籃球籃球籃球的,生活大於籃球沒聽說過嘛!」蒂安娜也適時的對羅伊提出了不滿。

面對蒂安娜的譴責,陳凡和羅伊都乖乖地閉嘴,羅伊更是進入了誇讚蒂安娜今天打扮漂亮的流程之中。

等吃完飯後,羅伊和陳凡前後腳進入了他們談話的專屬場地——雪茄室。

「陳凡,你是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嘛?還是說你想要衝擊一下第一陣容?」羅伊笑着說道,打算用這個來活躍下氣氛。

「嗯,我確實有這個想法!」陳凡回應道,正好從冰櫃里拿出冰球,打算給自己倒威士忌的羅伊停下動作,詫異的看着陳凡。

「沒開玩笑?」羅伊還以為陳凡只是順着他的話開玩笑呢。

陳凡搖搖頭,說道:「沒有開玩笑,確實有這麼一個想法。」

羅伊盯着陳凡看了好一會兒,隨後才點點頭:「雖然有點難度,不過我還是支持你,如果你以一個高三學生的身份進入到奈史密斯高中年度第一陣容的話,確實算是一個壯舉。」

「不,B-roy,我打算跳級!」

「什麼!?跳級?」羅伊驚訝的問道。

************** 「深海魔章王!」

被紫火鎖鏈纏繞住的九幽蛇皇根本沒法脫身,身體的多處傷勢又加之一個月前的舊疾,讓他此刻根本無能為力,只能再次求救深海魔章王。

而在超級千鳥爆發的瞬間。

「刷!」黑暗魔殺藤瞬間纏繞住紫火,龍翼翅膀猛地拍打,蘇青宇拉着紫火迅速遠離海面。

這枚超級千鳥所蘊含的雷電能量,已經是一個月前蘇青宇對付九幽蛇皇的兩倍,而上一次的超級千鳥就輕易將九幽蛇皇重傷,如今這枚超級千鳥,完全能將他直接滅殺在這裏。

可四根粗大觸手的出現,將那九幽蛇皇猛地從紫火鎖鏈上拉下,巨力之下,紫火的九根紫火鎖鏈竟寸寸斷裂,令半空中的紫火也不由眸子一冷。

「紫火魔晶獄!」

紫火又重新召喚紫火魔晶獄,要將那九幽蛇皇死死拖住。

可忽地,又是四根觸手席捲而來,將那紫火魔晶獄包裹,巨力壓迫下,紛紛化為紫火四散,但此刻,超級千鳥已然抵達。

「滋滋!」

整個海域化為一片白花花的世界,宛若雷池,其中無數雷電之力遊走,雖然大部分雷電之力被海水傳導吸收。

「嘶!」

可即便如此,依舊讓那九幽蛇皇發出一聲慘烈的嘶吼,而那深海魔章王也在觸手的傳導下,猛地感受到了雷霆之力的威能,眸子中也滿是駭然。

「好強大的雷電之力!」

在有觸手的包裹下,九幽蛇皇身體穿過海面厚厚的雷電區域,在抵達海底時,他的身體已然焦黑一片。

原本這一個月剛剛長出來的大部分新鱗片,此刻在雷電爆發的能量下,竟一片片粘連成為了一體,使得此刻的九幽蛇皇,看上去宛若一個被黑皮包裹的整體,極為恐怖。

而好在深海魔章王的八根觸手為他扛下了大量傷害,不然九幽蛇皇極有可能在那海面身化魂環。

「金眼青龍王!」九幽蛇皇眼中滿是怨毒,身體每一處的劇烈疼痛,甚至讓他自己有一些麻木,眼神更是有着滔天的殺意。

「想不到這一次的雷電之力,比之一個月前,更加恐怖!」對超級千鳥濃濃的忌憚,讓他不敢再離開海底半分。

「可惡!該死的深海魔章王!」見到這一幕的蘇青宇,也不由氣憤。

被深海魔章王連連阻擾,蘇青宇也極為頭疼,可那深海魔章王就躲在海底不出來,讓他也不敢貿然將戰場轉移到海底。

不過,此刻有紫火的協助,而且蘇青宇也感受到那九幽蛇皇在超級千鳥的爆發下,受傷不輕,這樣一來,以二對一,倒也完全可以一試。

「走!」

待得整個海面的雷電之力大部分散去,蘇青宇與紫火雙雙進入海域,朝着那深海魔章王的海底區域疾速而去。

「他們來了!這一次,必須做到一舉擊殺!」

而感受到蘇青宇與紫火的氣息,深海魔章王向九幽蛇皇提醒一聲后,巨大的眸子一冷,八根觸手再一次朝着上方席捲而去。

「嘩嘩!」

一連串水泡爆開,從漆黑的海水中,猛地伸出粗大的觸手,以排山倒海之勢,朝着蘇青宇與紫火抽打而來。

隨即是第二根!第三根!

而大多數觸手卻是從蘇青宇與紫火身旁劃過,讓他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怎麼回事?」

可忽地,足足八根粗大的觸手猛地從四周席捲而來,無論是上方還是下方,八根觸手將周圍所有的海水隔絕,瞬間將蘇青宇與紫火圍住。

「掌控天地!」

宛若一個巨大的牢籠,八根觸手相互交纏,巨大的吸盤緊緊粘連在了一起,觸手包裹下,將蘇青宇與紫火團團圍住。

「不好!」就在蘇青宇與紫火被深海魔章王觸手包裹的一瞬間,忽地,一股黑水猛地從四面八方湧來,令蘇青宇心裏一驚。

「九幽天陰毒!」九幽蛇皇此刻隱匿在一根觸手縫隙旁,瞬間施展魂技,對蘇青宇與紫火兩獸發動了突襲。

「魂力保護罩!」

「黑暗魔殺藤!」

在魂力保護的同時,蘇青宇黑暗魔殺藤也猛地生長,瞬間便形成一個巨大的藤蔓保護罩,將蘇青宇與紫火兩獸,與外部被九幽天陰毒污染的黑水隔絕。

「九幽蛇皇在那!」擁有強大精神力的紫火提醒道,隨着紫火一指方位,蘇青宇也眼睛一亮。

黑暗魔殺藤再次迅速伸長,尖端藤蔓不斷伸出,竟纏繞在了深海魔章王一根觸手的吸盤上,而藉著這根藤蔓,猛地拉動後方的藤蔓球。

隨着黑色藤蔓球的猛地拽動,周圍無數黑水激蕩,而此時,一抹紫色流光從那被拽動的藤蔓球中一閃而過,極為隱晦地從無數黑水中劃過,直奔某個黑暗角落而去。

「噗嗤!」一聲,極為通透的聲音傳來,令紫火眼神微微一喜:「主上,我擊中他了!」

「好!」蘇青宇也是面色一喜。

「嘶吼!」

隨即,便是一聲讓人極為不舒服的吼聲響起,黑水中,無數鮮紅湧出,將整個周圍水域染成一片暗紅,鮮血之多,甚至讓周圍的黑水區域泛起淡淡的紫意。

而似乎深海魔章王也發覺到了,無數觸手也在這一刻也猛地收縮,要將那整個黑色藤蔓球包裹,見到這一幕,蘇青宇眼神依舊不變。

「一舉解決那九幽蛇皇!」

此刻的九幽蛇皇,整個腹部已經被紫火的尖銳肋骨整個洞穿,竟死死釘在了深海魔章王的一根觸手上,整個身體極為虛弱的扭曲掙扎著。

「超級千鳥!」

這等機會蘇青宇決不能再失,心念一動,瞬間聯繫黑暗藍銀斷命處,再次一顆超級千鳥出現在了蘇青宇的右蹄爪上,狂暴的超級千鳥猛地朝着那九幽蛇皇而去。

「金眼青龍王!紫晶魔龍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