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界之中,果然不見唐唐的身影,官天快速的將結界打開,裡面什麼都沒有。

完整的結界,證明這結界沒有被人動過,更沒有被人強行打開過。

說明唐唐是真的就這樣憑空消失了的!

官天動作停滯住,整個人呆住了。

說起來,唐唐是他來到這個世界認識的第一個人,第一個活人,第一個幫助了自己的人。

如今,連唐唐都不見了。

此時,他感覺自己所擁有的東西,正在一滴一滴的消失!

正在官天失神發愣之際,御火添靈獸突然從官天的左肩一躍到了地上,隨後又在官天身邊轉了轉,犄角發出之前一樣的光芒。

連尾巴上的神火都點燃了。

有些疑惑的樣子,本來想說,它最終沒有說,又前前後後仔仔細細的探尋了三遍,它這才小心翼翼的將頭顱抬起。

尾巴夾緊,用最是低沉聲音提醒道。

「說起來主人,御火似乎是感應不到之前葵花的氣息了,似乎她的氣息也消失不見了……」

「什麼??」

官天疑惑著,忍不住嚎叫著問了一聲。

他的命是與花凝相連的,如今花凝不見了,那麼就代表他……

「確實……確實是如此,主人……」

御火添靈獸怯生生的回答了一句,目光之中露出懼怕的意味,忍不住往後縮了縮,就怕惹禍上身。

官天生氣起來可是很嚇人的,雖然看起來他好似溫柔,但是一旦爆發,那是神仙都阻擋不住。

前世御火添靈獸沒少被連累,故此這種懼怕已經深入到它的心裡去了。

聞言,官天慢動作猶如機械的往懷中摸去,果然,什麼都沒有。

何東屍體出事,唐唐消失,連花凝都消失了。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是太快,官天一時之間還真沒有反應過來。

「唔–」

官天支吾了一聲,心中清楚,這一切,並不是偶然發生的。

蝴蝶在官天身邊繞動著,御火添靈獸匍匐在官天腳下,此時的官天無力的垂坐在地上,一臉的迷茫。

腹黑律師不好惹 他在乎的東西,在慢慢的失去,這種感覺,很少熟悉。

想當初,他在乎那個為自己說話的少年,那少年便因為他死亡,連那少年的父親都被連累了。

三千痴怨:相門貴后 而現在,他在乎唐唐,在乎花凝,想要報答何東的救命之恩,而那些人在自己面前也消失不見了。

官天茫然了許久,目光漸漸從渙散到聚集,好似不甘心一般,突然轉頭低聲問道。

「他們還會回來嗎?」

「他們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證據,已經完全消失不見,那麼證明,他們不會再回來了!」

御火添靈獸回答得小心翼翼,事到如今,它不敢對官天有所隱瞞,這些事終究是要面對的。

戀愛通告:男神請接招 正在官天還想再問什麼時,在他們周圍飛舞的蝴蝶突然極速返回,盤旋道:「主人,有人過來了。」

御火添靈獸見之,忙伸出爪子製作了一個結界,它記得官天說過,不想讓任何除楊玉冠之外的人知道他還活著。

不多時,三人結伴從北翼山脈對面的方位過來,那裡,是落城的方向。 三人衣著簡單,為一般人,不過在他們身上攜帶的一些物品,比如鏟子,水袋,寶劍什麼的,倒是和他們身份不符合。

而隨著他們走過來,修為低下的他們不知道官天等在這裡。

其中一個面露兇相的人帶著低俗的笑意,轉頭對著另外兩人低聲說道。

「可惜了,蕭仙仙不行了,銅錢門掌門正急著給她尋找大夫呢……說到底,蕭仙仙可是落城第一美人,年紀輕輕就這樣香消玉殞了,多浪費啊。」

「是啊,若是讓兄弟我們快活一下就好了,嘿嘿嘿……」

「就是就是。」

另外一人附和著。

話語慢慢傳入官天耳中,官天目光之中瞬間露出殺意,隨後一躍而起。

危險在瞬間來臨,這三人還自顧自的沉浸在葷話之中,並未有所察覺。

先前因為發生的事情太多,官天還沒有能夠接受得了,心中正鬱悶之時,卻聽到了蕭仙仙的消息。

他與蕭仙仙已經許久沒有聯繫,確實,在離開銅錢門前往北翼山脈之前,他將蕭仙仙囑託給了楊悲風。

若是蕭仙仙有什麼事情,可由花雪或者花水前去告知楊悲風,讓楊悲風幫忙解決問題和照顧蕭仙仙。

顯然,這件事情已經讓楊悲風都如此在意了,那麼便證明,現在蕭仙仙的情況非常的不好。

沒有什麼大事情,蕭仙仙是不會離開鰱奇山的,因為她原本就是一個喜愛安靜的人。

她不喜歡俗世的掙扎吵鬧,只願一人守著一座山一棵花樹,慢慢老去。

起初官天聽到蕭仙仙的消息,心中震驚不已,之前的幾次治療,足已保住蕭仙仙的命脈,若是這三人所言屬實,那麼便證明,蕭仙仙的病症又複發了。

剛得到蕭仙仙的消息,便聽到這三人低俗的話語,完全是對清純的蕭仙仙的一種侮辱!

官天本就對蕭仙仙有著莫名的好感,雖然說不太清楚,但是他自己知道,那種感覺絕對是超出了朋友之外的。

若是心中沒有考古小刁蠻,若是自己能早一步認識蕭仙仙,說不定在自己心中留下烙印的就是蕭仙仙了。

官天偶爾一個人的時候會這樣想,但是蕭仙仙確實是出現在了考古小刁蠻之後,這是無法更改的事實。

所以以後,他只會將她當做一個朋友對待,雖然在這個異世界,男人三妻四妾的很尋常,但是在官天這裡,卻是不允許的。

一方面自己心中容不下第二個女人,另外一方面,他可是準備回去現代的,目前似乎是有了些許的眉目。

蕭仙仙是這個世界的人,自然不可以離開這個世界。

就算是如此,官天還是決定只要自己在這裡一天,就會保護蕭仙仙一天。

保護的不止是她的生命,還有她的名譽。

如此,他自然是聽不得這三個混混一樣的東西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褻瀆了蕭仙仙!

三人正在閑聊,臉上露出讓人厭惡的笑意,正當他們感應到極其強大的殺意之後,最先說話的那人在不經意間便被官天扭斷了脖子。

他的臉上,還帶著似乎是極其滿足的笑意,陰邪而噁心,仿若自己說的葷話是真的一樣。

那人身體瞬間倒地,驚起一地灰塵。

在他旁邊的那人也反應過來,正愣神之際,忽然的發現,那人是突然倒地,隨後身亡的。

甚至地上的屍體的嘴還張開著,似乎還有未說完的話,那臉上的噁心笑容,實在是讓人覺得反胃。

幾乎是在一個呼吸之間的事情,發生得太快,並且在那具屍體的旁邊,竟然不見一人,而且能聽到那無比清晰的,脖子被扭斷的聲音。

當他反應過來時,突然又感覺自己背後的陽光被什麼給遮擋住了,就在那屍體倒地的那一瞬間。

人的本能,使得他忙轉頭,臉上露出驚恐莫名的神色,同時,他的背脊和臉頰早已被冷汗浸透。

那影子過來,瞬間將他的光亮遮擋,同時擋住的,還有他身上的溫暖。

下一刻,在他轉身的時候,只看到一個影子快速晃動,隨後旁邊的另外一個人的身體又在他身邊重重砸落而下。

「砰砰–」

身體砸落在地上,和先前的那人一樣,脖子扭斷的聲音與身體砸落在地的聲音間隔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

那具屍體和之前的一樣,在砸落在地上之後,因為撞擊,又彈跳了兩下,最終不再動彈。

又是一個呼吸不到的時間。

仿若時間靜止,方才活蹦亂跳的兩個同行的人,此時就已經是一具屍體。

牙齒打顫,心中莫名的害怕,那個影子又晃動了一下,再次回到了他的身後去。

官天就在他身後站著,因為午時過後的陽光太過濃烈,又加上御火添靈獸的能力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官天在行動之時,還會留下淺淺的影子。

這對現在的他來說,是無所謂的事情。

反正在他面前,這三人都該死!

影子的晃動,幾乎是在眨眼瞬間,此時,那人正剛好轉頭。

兩個同伴的屍體一前一後的砸落在地,原本怔住的他也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罪魁禍首就是身後的這個影子。

當他轉頭過去時,只看到落在身旁的一絲影子,卻不見一人存在。

此時是午時過,若是鬧鬼的話,必然不可能,如今一想,唯一能夠解釋的便是,在他身旁的這人猶如天神般的存在。

心中一想,更是懼怕,臉頰上的冷汗順著下巴往下滴落,似乎都能清晰聽到自己因為害怕而狂亂跳動的心跳之聲。

影子帶著冰寒之意,殺意凌然,只需眨眼時機,便知殺意來自於身後的影子。

沉默一個呼吸,就在他還在思考自己的同伴因何送命的時候,只感覺那影子又輕微移動了一下,還未等他轉過脖頸,那影子又到了他的面前。

也就是那兩具屍體之間!

心驚如篩抖,影子快速移動的時候,這人腳下一軟,「噗通」一聲就跪下了地去,雙腳以及他的整個身體都已經沒有了力氣。

整個人癱軟著,猶如爛泥,身在顫抖著,鏟子與繩索從他肩上滑落,驚起一陣清脆的聲響。

這聲響本很尋常,但是在此時的殺意之中,竟然猶如奪命之音一般,重重的敲打在了他心上。

也是這一聲響,讓他如夢初醒,身子猶如抽筋一般抖動了幾下,似乎是考慮到了什麼,瞬間匍匐在地。

嘴唇哆嗦著,聲調已經變得沙啞難聽,連他自己都能感覺到心中的慌亂。 「求……求大人饒命…….饒……小的……」

後面的話,因為懼怕唇角哆嗦著厲害,口乾舌燥,已經說不出來。

趁著這個時機,官天往落城的方向看了看,卻沒有再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

聽到他說話,官天這才將心神收回,居高臨下,絲毫都不客氣的問道。

「方才你們在說什麼,如今蕭仙仙情況如何?」

聽這聲調明明是少年,這人本就過了而立之年,心中念頭起,正覺得自己有一線生機之時,官天的話又漫不經心的傳入了他的耳中來。

「本公子可沒有什麼耐心,若是回答不滿意,本公子不介意也將你頭顱扭下來!」

這種情況下,越是漫不經心的話,越是讓人覺得懼怕。

聽到這話,之前的僥倖心理瞬間不見,忙匍匐在地,頭顱擱在地上,身體抖動得厲害。

他唯一能夠得到的信息就是,這少年好像和蕭仙仙的關係非同尋常,其它的,他已經來不及去思考。

面前這影子周身依然散發著讓人不敢大意的殺氣,為了活命,他囁嚅著嘴,舔舐了一下乾燥的嘴唇,忙結結巴巴的回答道。

「回這位……這位大人的話,小的們得到……得到確切消息,說是仙兒小姐舊疾複發,加上老仙不見蹤影,所以……嗝–」

這人忍不住吸了口冷氣,想抬頭觀看身影卻是不敢,忍不住又將頭顱擱置在地上,繼續回稟道。

「所以……銅錢門掌門便貼出告示,廣尋落城有名的大夫……小的們就是得到了這消息,這才想著來北翼山脈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尋到什麼藥材,救下仙兒小姐的命……」

這人眼皮翻了翻,怕自己說得不夠明白,忙又繼續道:「還……還可以得千金賞錢,所以……小的們……」

「好了,本公子知道了!」

官天拂袖哼了一聲,大概的事情經過他算是知道了。

但是還有一點他不明白,為何之前沒有聽楊玉冠說起過,楊玉冠之前還說,他才從落城回到北翼山脈。

加上他是銅錢門的少掌門,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沒有他的不知道的事情。

楊悲風既然都已經發出了告示,那必然沒有瞞著楊玉冠的道理。

如此一想,官天便覺事態嚴重,頓了頓又快速問道。

「這告示是何時發出的?」

那人本被官天一喝,三魂基本已經嚇沒,一聽官天再問,他忙又頭點地,顫顫巍巍回答道。

「回大人的話,大約……大約是在一個時辰前……銅錢門掌門剛將告示貼出,落城大多數人都知道了,小的們也是……」

「果然!!」

官天眉間一冷,算算時間,果然是在楊玉冠離開落城,到北翼山脈的這段時間內。

若是精確計算,應該是接近午時的時候,那個時候,估計楊玉冠已經到了此地,也就是臨水亭。

在落城,一旦到了無雙宮附近,若是沒有快馬傳信的話,這裡的人想要收到最新消息,估計得半天。

再看這三人風塵僕僕的模樣,顯然,他們是著急趕來的,為的就是楊悲風開出的誘人賞錢。

腦中一片混亂,從午時開始,不,確切的說是從官天自暗界之中出來開始,這裡的情況都在官天的意料之中。

一切的發展,遠遠超出了官天的想象,以及他的承受範圍。

如今何東屍體不能再用,唐唐消失,蝴蝶變成了真正的蝴蝶,連蕭仙仙的舊疾都在這個時候,不巧的發作了!

這一切,到底是為何,官天想不明白。

「難道是我進入暗界的原因……還是我從暗界出來,或者說是那木簪碎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