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還真有人應聲,那聲音清脆可人,很難想象這是一名男子的聲音,要不然他為什麼稱自己為『本公子』?

『嗖』

一旁的大樹後面,突然閃現出幾道人影,為首是一名『公子哥』,手中紙扇輕搖,雙唇嬌艷欲滴,美眸清麗可人,臉蛋細膩而又瑩潤,明眸皓齒,這位『公子』生的實在是美的不可方物。

一時間,霍老二都看呆了,不自覺的吞咽著口水,實在被眼前這位男子打扮的少女驚呆了,世間真的有如此清麗脫俗如謫仙般的人兒嗎?瞬間,霍老二都被感動了。

「喂,哪來的小子,不要多管閑事,這是小爺我抓的俘虜,沒人喊冤枉,不對,這傢伙他不冤枉。」噬也是被『男子的艷麗』驚到了,不過緊接著雙手掐腰,一副山大王的樣子臉色不善的看著對面的三名男子。

霍老二聽到噬的大喊聲,差點被自己一口唾沫噎死,這樣都看不出對方是個女人嗎?想自己英明一世,怎麼就成了這個『傻小子』的俘虜了?

而噬也確實沒有多想,他只注重實力,前面的『俊美小白臉』到還在其次,只是一名天道境初期的修士,應該還是剛剛踏入的天位境,但是其餘兩人給人的壓迫氣息就實在太強了,尤其小白臉左手邊是那名不苟言笑,面容黝黑僵硬的男子,給噬的感覺,很危險,甚至到了那種可以危及自己生命的地步。

「哪家的小屁孩,怎麼如此不講道理,還將人用鎖鏈鎖住,實在慘無人道了,本宮。。子今天這閑事管定了,這位道兄有何冤屈儘管道來,本公子為你主持公道便是。」

『小白臉』一副我要秉公辦理的樣子讓噬與霍老二都是一呆,他們都沒想到,這天下間真的還有如此奇葩?別人說說就信?不止是噬,就連霍老二也是一副見鬼了的樣子對著噬呵呵傻笑了兩聲。 「哪來的傻小子?」噬回頭,看著霍老二嘟囔了一聲。

「這我哪知道?不過。。。人家是番好意!」霍老二翻了個白眼,而後眼神躲躲閃閃的向後退去,那表情再明顯不過了,這是來找你麻煩的,不關我事!

「小傢伙,你罵誰是傻小子?」對面『小白臉』將手中紙扇一收,側著俏臉牙齒咬得吱吱響,口中語氣不無威脅道。

「誰應聲就是說的誰?」噬懶得跟他解釋這許多,真要打起來,自己未必怕了他們,而且就算打不過,難道自己還不會跑么?

「你。。。哼!二黑,給我教訓教訓他。」小白臉被噬氣的手直哆嗦,『惡狠狠』盯著噬看了一眼,而後對身後一名男子吩咐了一聲,就閃到了一邊。


「是,公子!」

被稱作二黑的男子憨憨的點了點頭應聲道,眼中有寒光閃爍,三兩步就到了噬身前五米處,空氣中出現一股波紋,這是肉身影響空間所造成的,可想而知對方實力究竟是有多強勁了。

「公子說讓我教訓你!」男子渾身氣勢張揚,有些輕蔑的看著面前個子不高長相清秀的少年噬說道。

「那娘娘腔叫你去死你去不去?」噬想都沒想就回了一句。

「去!」男子也是連絲毫的猶豫都沒有,但是剛回答完臉色就變得通紅起來,這小子太壞了,竟然給自己下套?自己回答是,那便是承認了自己主子是娘娘腔,如果回答不是,那就是不遵從主子號令了,無論怎麼回答那都是死路一條啊。

「你,你這小子敢耍我!」二黑氣急,一臉張變為鐵青色,渾身勁氣調整到了極致,仔細感應下會發現,男子肉身與法力的修為竟然皆達到了補天境的巔峰,只差一絲就跨入一片新的天地。

噬此刻也是深吸了一口氣,眼前的男子,論起肉身修為來只是稍微比自己差一點,如果對方祭出高強的法寶,完全有能力跟自己打個不相上下,甚至經驗老道者,自己都有可能不是對手,確實棘手,而且,這個名叫二黑的男子身後還有一名男子不曾出手,噬真正的威脅感就是來自那名沉默寡言的黑臉漢子。

「我什麼時候耍你了?你有什麼證據?」噬怡然不懼,身心有一半的注意力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小白臉』身後面無表情的男子。

「你,你說我家公子是。。。」

「夠了,二黑你個笨蛋,這個小魂淡在耍你,費什麼話,給本公子狠狠的教訓他,揍他一個屁股開花,氣死我了!」

『小白臉』快哭了,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愚蠢的部下還是因為被噬狠狠的欺負了,反正此刻他心中充滿了委屈,從小到大都是父皇以及母后他們寵溺下長大的,什麼時候受過這種譏諷?原本想要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結果惹上一個無賴,儘是詆毀自己。

不錯,這個化身公子爺的美麗少年正是龍庭的小公主李月落,因為貪玩強闖至尊秘境,而且還奇迹般的進來了,其輕鬆的姿態比之前戚道義那傢伙有過之而無不及,著實讓一大群人跌破了下巴,感情這位美麗刁蠻的小公主也是一個修道奇才啊。

上天對她的寵愛簡直讓人難以生出嫉妒,出身高貴的神朝公主,萬千寵愛於一身,容貌絕美被稱之為神州第一美女,如今又被人發現,很可能是萬中無一的修行奇才,上天實在對她太過寬厚了,因此也養成了她嬌生慣養的性格,因為從來都不曾有人忤逆過她,她說的就是對的,久而久之,也養成了這種獨斷專行的性子。

或許,這次龍庭能夠讓這名受上天眷顧的美麗公主出來,也是有一部分原因在此,或許也是有意想要讓她在外面碰碰壁,對今後的修行與其它都是大有裨益的。

「唉,要是馨兒在這就好了,揮揮手就能將這死傢伙打的屁滾尿流,這兩個榆木腦袋笨死了。」李月落嘟著個小嘴,看著場中的變化,心中滿是煩亂。

當然了,那個名叫馨兒的侍女是不可能出現在這的,因為她已經修成了天人境,除非她捨得自廢道行,否則根本入不了這至尊秘境。

「喂,霍老二,你這小子不要想著出什麼壞心眼,我不會讓你逃掉的,不信你跑跑試試。」噬猛的朝著霍老二拍了一章,將一縷本源之力灌輸入霍老二的體內,瞬間就將他制住了后說道。

「我。。我沒說跑啊!」霍老二眼珠子一轉,很沒底氣的嘟囔了一句,而後只感覺一股讓全身汗毛倒豎的力量流過全身奇經八脈,瞬間封住了全身所有的穴道,他分明感受到,這是一種區別於真元與靈力的力量,很像是傳說中的屬性能量,而且精純無比,單單精純度上不下於天道境,因此不由看向噬的目光再次現出苦澀。

「來吧!」

做完這一切,噬回身,對著二黑勾了勾手指頭,而後自己全身也現出一種近乎恐怖的波紋,看力量的強度與精純度上,竟然比著二黑還要強上許多。

就連李月落後面的黑面男子也是下意識的望了過來,似乎在這一刻才對噬有了些重視,眼神中也煥發出了神彩,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面前的少年。

「戰!」

二黑一聲大喝,渾身迸發出一種血色的戰氣,這種氣息噬曾經見識過一次,那是之前落葉遇襲,被翎羽族六大天人圍攻時,在諸多天人們的身上見識過,帶有強大的血腥,能夠增幅自己的本身的戰力,而後一拳轟出,帶起破空聲,朝著噬面門而來。

「怕你不成!」噬也是一拳向前,拳隨意動,意由心生,心念所及,拳風已至。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無形的氣浪橫吹了上百米,四周一片飛沙走石,勁風將周圍植物撕成粉碎,噬與二黑紛紛後退,兩人手臂都是有些發麻,在兩人中間留下一個大坑,而後,經過剛才一擊,彼此之間眼神都變了。

「戰過一場!」噬大吼,如此勢均力敵的一戰讓他期待,腳下神凰翅一展身影就已經竄出,一隻不大的拳頭好似能夠將天捅破,直追二黑而來。

「怕你不成,來!」二黑也是一聲厲喝,渾身肌肉變為古銅色,整體恍然如金剛,正面迎著噬而去。 「我勒個去,這兩個傢伙還是人嗎?」

不遠處,渾身酸軟無力的霍老二滿臉震驚之色,這只是肉身力量的對決,卻彷彿能夠毀天滅地般,兩人戰到狂,一拳一式都將空間打的轟隆隆作響,要知道,這裡可是至尊秘境中,空間的結構穩定度是外界的數倍乃至十數倍,輕易不能將之碰觸。

「公主,二黑很危險!」

李月落身旁的男子眼中露出一絲驚訝,根據二人的戰鬥來看,他發現,自己的兄弟,也就是二黑,在氣勢以及肉身的強度上竟然還略有不及,之所以二黑與其拼了個旗鼓相當,那是因為佔據了戰鬥經驗的老道,少年畢竟年齡還太小,經驗不足,互補有餘下,反而在一時間雙方均奈何不了誰。

「二黑會有危險?不會吧,那個少年才多大,就是打娘胎里開始修行,肉身能有多強?」

李月落此刻也是掩著嬌嫩的紅唇,她實在是被嚇到了,這少年是誰?竟然可以跟二黑打到這種程度,要知道,二黑作為自己的護衛,那是被父皇他們精挑細選過的虎賁,經歷過戰場廝殺,若是放到神朝軍隊中怎麼都是一名將軍,但是此刻,卻只是與一名少年打成了平手,不對,甚至是略微的處在下風,而且極有可能,會輸。

「人不可貌相,這少年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是受到上天眷顧的天才人物,此子一定是遇到過什麼了不得的奇遇,否則他只是秘宮境的修為,肉身絕對不會強到離譜的境界。」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名人道境的修士肉身達到補天境巔峰,甚至半步腳都踏入了御天境,真要論起來,這少年的肉身強度,如果我不是因為在通過『登天路』的時候被大道加持臨時做出了突破,只怕我最多也只跟這少年打個平手而已。」

黑臉男子語氣頗為感嘆,自己也是被稱之為天才的人物,但是他自問,在噬這個年紀的時候與其相比,簡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區別,如果兩人在同樣的年齡時對上,自己只有被秒殺的份啊。

「這個小屁孩簡直就是個變態么,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傢伙得罪了我,本公主一定要教訓教訓他,大黑,萬一二黑不是對手你上,總之我要打這小子一個屁股開花,讓他一輩子都給本公主記住,哼哼!」李月落再次磨牙,心中更是蔫壞蔫壞的想著,就算這個傢伙今後有什麼大成就,那自己也是打過他屁股的,說出去還不糗死他,嘿嘿。

「我知道了公主,不過,我還是建議,如果沒有必要,這樣的人物輕易還是不要招惹的好,當然,如果公主殿下已經決定了,那我一定會執行。」黑臉男子,或者說大黑,臉上帶著堅定之色,他只是一名戰場上的將軍,主公之令所指,攻城略地。

「咦?二弟要被逼使用兵器了!」

突然,大黑驚訝了一聲,原本還以為兩人至少要過上數百招之後,二弟才會出現力有不逮,而後動用兵器,以兵器之威再來挑戰,卻沒想到,這才不過數十招,二弟竟然已經要動用他的本命法寶了。

「可惡的臭小子!」李月落噘著嘴,一副我很不爽的樣子看著正在激戰的噬,很是不服氣。

再看噬二人相鬥之處!

那二黑口角帶著一縷鮮血,方才與少年噬拳腳交擊,被噬抽冷子一腳踹到了胸膛上,頓時一口逆血差點噴出,而噬也不是很輕鬆,被二黑一雙鐵拳擦過脊背,差點打到脊柱上,後背上的衣物被勁風撕裂了,差點就又要裸奔。

而且,二黑此次應該受傷不輕,不然也不會將他的本命神兵『戰軍斧』取出,那斧子帶著銀光,好像燦銀製成,氣息強大,雖然威力上不及天人鑄成的兵器,但在破壞力上似乎猶有過之。

斧子所過之處,一切有形之物都紛紛碎裂,帶有網狀的裂痕,很是奇特,這好像不是斧子本身所帶的破壞力,而是完全因為材質所致。

「二黑,我看你還是回去吧,你我實力旗鼓相當,你卻要動用兵器與我為戰,我要是你就直接認輸算了,回去給那個『娘娘腔』磕兩個響頭承認一下技不如人,省的接下來敗北后顏面無存。」

噬對著二黑擠眉弄眼,兩人拳拳到肉,打的砰砰響,周圍一片亂石飛濺,以二人為中心出現一片空地,到處都是坑坑窪窪,二人所過之處,如同颶風過境,只留下一片破敗,在爭鬥中,噬還總是拿話擠兌二黑,讓二黑哇哇大叫,逐漸有些失了方寸。

「啊呀,你這小子,忒不是個東西,再吃我一錘。」

二黑氣之不過,眼看噬跟自己貼的如此之近,急功之下,那斧子揮舞的也沒了章法,根本就是一片亂打,但是噬的身形飄忽,根本就不給二黑機會,兩人你追我趕,將戰場擴大到直徑千米,所過之處,都是被二黑『戰軍斧』砸出了網狀裂痕。

「啊呀,小子你有種別跑啊!你到底是不是英雄好漢!」二黑氣喘吁吁,這戰軍斧有上萬斤重,被二黑單以肉身催動,根本就不能持久,再次一錘將噬逼退,而後瞪著大眼看著噬,罵罵咧咧道。

「切,我才不到十三歲好不好,還是個孩子,根本就不是什麼英雄好漢,再說了,你這頭大笨牛打不過人就動武器,我可是赤手空拳,渾身連一件兵器都沒有,你要我怎麼跟你硬碰硬,也好意思說出口,討打!」

噬眼看著二黑氣喘吁吁有些乏力,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這都是自己有意為之,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再次化為一道殘影貼了上去,逼得二黑只能兩手招架,揮舞著大鎚左支右絀,否則一旦被噬貼身找到了空當,那對小拳頭的破壞力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沒法打了,簡直沒法打了啊,這小子賴皮,太滑溜了,跟個泥鰍似的,公子,大哥,我不要跟他打了好不好。」二黑有些可憐兮兮的望著身後的二人,控訴著噬的種種不對,這傢伙年齡雖然不大,簡直喪心病狂,快將二黑給累死了。

「哎呀,二黑,你這個大笨蛋,真是丟本公主的臉,回去我要罰你,罰你三個月不能吃肉不能喝酒,你這個臭傢伙,實在太不爭氣了。」


李月落被氣的原地亂跳,那精緻的髮髻都顯得有些凌亂,氣鼓鼓的瞪著大眼,雙手掐腰的看著二黑威脅道。

「不要啊,公主,二黑不是打不過這小子,實在是他根本就不跟我打啊,我的肉我的肉啊!」二黑慘嚎,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好機會!」

噬眼睛笑的都眯了起來,二黑這傢伙此刻完全不理他,只是在對著自己人哭豪著,全身破綻大開。

「捆仙繩!去!」

一條金色的繩索,一頭帶著紅纓,另一頭纏著金絲,這是一件兵器也不是一件兵器,它本身不過是一件補天境的天道器,根本沒有絲毫的戰鬥力,它唯一的能力就是『困』,任何被它纏上的東西,都會被牢牢的困住。

除非被捆縛的東西超出了補天境天道器的承受極限,但是那至少也需要御天境肉身法力巔峰修為才能實現,很顯然,此刻的二黑並沒有這個條件。

「二黑,你個大笨蛋,小心啊!」李月落有些無奈的用嫩白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她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因為她怕自己一時忍不住過去將二黑暴打一頓。

「小子,你玩陰的,你不是說你沒有兵器么?」二黑大怒,被捆仙繩捆成了麻花狀,他越是掙扎那繩索纏的便越緊,最後被勒的差點喘不過氣來,這才吸取了教訓,一動也不敢動了,但是眼睛還是惡狠狠的瞪著噬,就像是要將他吃了一樣。

「咳咳,這可不是兵器,你見過有誰將繩子當兵器的么?」噬實話實說,這當然不能算是兵器,只是一根繩子而已,也確實沒有人會拿一根繩子當兵器的啊。

一番話,讓二黑原本就有些不夠用的大腦再次處於當機的狀態,似乎這小子說的很有道理啊,在自己的見識之中,確實沒見過有人拿繩子當兵器的,好吧,我原諒他了。

二黑想了想后,眼神逐漸柔和下來,而後嘴裡不知道哼哼了兩句什麼東西,最後竟然閉上了眼,似乎是有要睡覺的衝動。

「二黑!」

李月落那個氣啊,原本如同仙子般的人,硬是被這個大個子二黑氣的從仙位上掉了下來,他真有了一種要將二黑活活掐死的衝動了。


就連她身後的大黑,此刻也有些掛不住了,嘴角抽搐了幾下,眼神凌厲的望著二黑髮呆,難道自己這個二弟的腦子裡真的都是肌肉么?自己怎麼跟他是兄弟?唉!

「嘿嘿,娘娘腔,你的手下都認慫了,你怎麼說?」噬真的想要哈哈大笑,但是心中卻提醒自己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你,你,臭小鬼,你欺負人!」

看著噬得意洋洋的樣子,小公主李月落眼中滿是霧水,從小到大誰敢這樣欺負自己啊?哪怕父皇跟母后也從來沒跟自己說過一句重話,這個傢伙倒好,一口一個『娘娘腔』,一口一個『小白臉』的叫著自己,而且打敗了自己的護衛之後還無情的奚落自己,一時間,李月落只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對,心中很是委屈,人家只是想要行個俠仗個義嘛,難道這也有錯?為什麼老天會這樣對待自己?

而一旁蹲在不遠處的霍老二,則是眼神複雜的看著這個少年,時而眼中充滿了畏懼,時而又滿是欣喜,而後還有些英雄惜英雄之類的情緒在其中,總之對這個少年是又愛又怕。

「真乃我輩之楷模,陰人之典範也,不知不覺間就將對手陰死了,看來我還要好好學習學習才是啊,如果這傢伙將來加入自己的『神算門』,學上一兩手推演的秘法,那陰起人來豈不是事半功倍?厲害厲害,吾輩不及也。」

霍老二感慨啊,一時間,噬簡直就成了他所崇拜的偶像,這才是真男人啊,有便宜不佔絕對是魂淡,而且是最混最混的那種蛋,只要抓住對方弱點,那就一直整到死,真乃天人也。

如果噬知道此刻霍老二對自己的評價,恐怕會飛起數腳對著他的屁股狠狠的來上幾下的,自己這叫陰人么?這叫做審時度勢,以己之強攻敵之弱,這是戰法,不懂不要亂說。

「大黑!」李月落原地躲著小腳丫,口中大聲的呼喊著身後的黑臉青年。

「公子請吩咐!」大黑微微一嘆,如果按照他的本意,他是不會輕易得罪這樣一名少年俊傑的,這樣簡直就是對自己神朝在未來樹立一個強敵,但是少女是自己的主子,她的命令不容自己違背,因此,只好上前聽令。

「我要你揍這個囂張小子的屁股,揍他個屁股開花!臭小子!」李月落快瘋掉了,眼中含著淚,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就連一旁的長相略微帶著點猥瑣的霍老二都一副神魂顛倒的樣子,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那身段,那臉蛋,嘖嘖嘖。

「哎呀,你個娘娘腔小白臉,還敢揍我屁股,等會將你擒下,一定要將你的屁股揍個開花。」

噬的話剛說完,就連被捆成了粽子的二黑都猛地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少年噬,這個傢伙,還真是。。。敢說!

霍老二更是眼中能噴出火來,經過這番折騰,那女扮男裝的女子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如此長相,如此刁蠻任性,又擁有公主身份的,普天之下似乎只有龍庭當今陛下最疼愛的小女兒,李月落公主了,而且其樣貌更是被評為神州第一美女。

但是這個膽大的小子究竟是在說什麼?要打這位號稱仙魔同體的小公主的屁股?霍老二下意識的望向了李月落那挺翹的*處,似乎想起了什麼旖旎的情形,一時沒忍住,鼻子中一股鮮血噴射了出去,而後幸福的昏倒了。

而李月落更是俏臉通紅,牙齒咬的咯嘣響,感應到霍老二與噬目光所極之處,只感覺*掠過一絲酥麻,而後整個身子都氣的直哆嗦,這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實在是太無恥了,實在是太。。。流氓了,簡直無下限。

「呔,小子,我看你是找死,竟然敢公然侮辱公子殿下,快來磕頭賠罪,或許能饒你一命,不然,哼!」

這次大黑是真的怒了,這個小子,本來自己還想著要饒他一次,哪裡知道,這傢伙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面說如此下流的話。

主憂臣辱,主辱臣死,這是銘刻到了骨子裡的罪!

而噬,卻根本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搞不明白為什麼那個『小白臉娘娘腔』說要揍自己屁股沒人說什麼,而自己一說要揍她屁股,怎麼就引起了眾怒了呢?

這些人。。真是有病! 終於趕上了,剛剛寫完,一刻不停的碼字六七個小時,坐的腰都要斷了,跟大家求個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