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寶物到手后,申屠飛揚突然反悔想要獨吞所有的寶物。

卻被端木御帶著一件靈寶逃了出去。

逃走的端木御知道恐怕難以奪過申屠飛揚的追殺,就找地方將靈寶給藏了起來。

後來,他果然被申屠飛揚給抓住。

這百餘年來,申屠飛揚多次逼問他靈寶的下落,可他知道,如果交出靈寶就是他的死期,所以,不管承受多大的折磨他也不吐露一個字。

沒過多久,端木父女齊齊來到秦天面前拜倒:「秦公子,謝謝,老朽無以為報,也願意留在公子身邊充當一個奴僕!」

「不必了!」

秦天擺擺手:「這對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但端木御卻很是堅持,無奈之下,他只有收下了對方。

「公子,小人有一樣寶物要獻給您!」

端木御道。

「哦?」秦天微微挑眉,知道對方所說的應該是那件靈寶。

果然,接下來端木御道出了那件靈寶的藏身之地。

想了想,秦天道:「這樣吧,你們父女去把靈寶給取回來吧!」

聞言,端木御頗為感動,如果換做其他人,哪裡會讓他去取靈寶,顯然,這是公子對他的信任。

接下來,秦天便在申屠府住了下來,而他擊殺百餘上部天神的事迹卻如同旋風般在第三重傳播開來,使得第三重神域的生靈都記住了「秦天」這個名字。 兩日後。

端木御父女歸來,也帶回了那件靈寶。

「公子,這件靈寶叫青翎,能夠在瞬間釋放出一百零八道翎刃,並且能夠自動鎖定敵人的氣息,端是厲害!」端木御頗為激動的介紹道。

秦天伸手接過這件如同一片羽毛的靈寶,釋放出神魂之力向內部探去,這件靈寶內的能量已經消耗殆盡,而且也沒有任何的印記,可直接煉化。

當初,申屠飛揚身邊帶了十多尊中部天神,端木御能夠從墓穴中成功逃生,多虧了青翎,可惜,中部天神的神元力遠遠達不到完全催動下品靈寶要求,一百零八道翎刃,他僅僅凝聚出七道,就無以為繼。

而且,要煉化青翎也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因此,他提前將青翎給藏了起來,不得不說,他這種做法很是明智,也保住了一條性命。

有功要賞,既然端木御獻上了一件靈寶,秦天也不能虧待了他。

「這枚神格,你拿去煉化吧!」

說話間,秦天扔給端木御一枚上部天神中期的神格。

「多謝公子賞賜!」端木御大喜。

等端木御和端木蓉離去后,秦天便思考著該如何煉化青翎,辦法有兩種,第一種是常規辦法,耗時較久,第二種辦法就是使用赤皇傳授給他的控寶秘法,但如果使用秘法煉化,會使得青翎的威能下降不少。

一番斟酌,秦天決定還是採用常規方法進行煉化,畢竟他身上已經有三件靈寶,也不差這一件。

申屠城,大街上。

秦天一行人緩緩而行,卻頻頻引來路人的側目,眼神中有畏懼,有崇拜,也有驚嘆。

之前,秦天曾放話,讓各大世家在十日內,將他們的旗下的八成財產送來獻上,所以,十日內,他都不會離開。

加上他們剛至第三重神域,所以,秦天帶著一干老婆逛街。

逛了大半日,一干老婆也入手了不少第三重神域的特產,準備找個酒樓犒勞下五臟廟,就在秦天準備踏入酒樓之際,身形陡然一頓,目光鎖定了不遠處牆角下一個骨瘦如柴,渾身髒兮兮的小女孩。

雖然那小女孩的臉上沾染著不少污垢,但他依舊看清楚了對方的容貌,一時,他差點發出一聲驚呼。

因為這個小女孩的容貌和赤皇十分相似。

只是馬上他就覺得不可能。

赤皇何等的人物,生前可是神皇級的高手,而且還是帶著記憶轉世,怎麼會混得這麼慘?

正好這時,酒樓的掌柜親自迎了出來,熱情的招呼著秦天一行人。

「掌柜的,知道那個小女孩怎麼回事嗎?」

秦天指著牆角下的小女孩問道。

酒樓掌柜一愣,連忙道:「回公子,那小女孩叫赤兒。」

聽到「赤兒」兩個字,秦天心臟陡然一縮。

只聽酒樓掌柜繼續道:「她的父母都是下部天神,一般來說,天神懷孕也就十年八年,但這丫頭卻在她母親肚裡待了足足一百零八年,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聖胎,為此,申屠家都特意將她的父母給招攬入府,結果沒有想到,這丫頭降生后,卻是個廢胎!」

「廢胎什麼意思?」秦天不解的問道。

酒樓掌柜看秦天對赤兒頗感興趣,也不由興緻大起:「所謂廢胎,就是那種天生不能修鍊之人,這種情況可說是數十萬年都難遇,畢竟不能修鍊,連普通的下位神都不如,壓根就是個廢物,因此,在她出生后,她的父親就建議將她拋棄,是她母親苦苦堅持,才將她給留了下來,結果沒有想到,這丫頭不止是個修鍊廢材,而且特別能吃,即使他父母都是下部天神收入不菲,都養不起他,而且啊,這丫頭天上厄運纏身,在她三歲的時候,他父母在一次獵殺凶獸的任務中雙雙隕落,詭異的是,那支隊伍中其他人都沒有事,就他父母隕落了!

她父母一死,申屠家自然也不會養著她,直接將她給趕出了府邸,後來,有個好心的中位神收留了她,但不到三個月,那位中位神也意外隕落。

自此,就再也沒有人敢收留她,當然,主要是她是個廢材,養大了也沒有用啊,接著,她就變得無家可歸,只能在城內四處遊盪,有人見她可憐,會丟一些吃的給她!」

聽到酒樓掌柜的一番話,秦天不由若有所思,據他所知,命格太強,會克親人。

假如這赤兒真是赤皇轉世,她轉世前是神皇,命格自然也大得驚人,剋死只有下部天神的父母也屬於正常。

想到這裡,他邁步朝赤兒走去。

酒樓掌柜見狀,連忙道:「秦公子,你如果好心,送她一些吃的就行,千萬別收留她,否則會招來禍事的!」

「嗯,我知道了!」

秦天回應了句,步伐不停,很快就來到了赤兒身前。

赤兒縮在牆角,似乎十分虛弱,僅僅看了眼秦天就不再理會。

心念一動,秦天釋放出了神魂之力將赤兒給籠罩起來,寸寸檢測,發現對方的肉身就如同一個篩子,根本就無法讓神靈之氣停留。

難怪對方要食用大量的食物,不然就會十分的虛弱。

接著,秦天的神魂之力向她的識海探去,卻發現,她的識海處於封閉狀態。

「怎麼回事?」

秦天沉思,半晌后,他隱隱猜到了原因所在,赤皇轉世雖然捨棄了一身靈魂之力,但她的真靈卻十分的強大,新生的幼兒的靈魂根本就無法承載她的真靈,所以,她應該對自己進行了自我封印,只有當赤兒的靈魂逐漸壯大起來,才能與她的真靈慢慢融合。

赤皇對他有大恩,既然已經確定則赤兒是她的轉世之身,秦天沒有理由不管。

於是,不顧赤兒一身的污垢將她抱起,然後朝酒樓而去。

酒樓掌柜見狀,不由一陣暗自搖頭,心中暗道,想不到無情擊殺了那麼多上部天神的秦公子居然還有惻隱之心。

「掌柜的,安排一個包廂,多上一些凶獸肉!」

「好的,秦公子!」

進入包廂,秦天將餓得幾分沒有力氣的赤兒放在椅子上,隨手一拂,神元涌動間,就除掉了她身上的污垢。

「謝謝!」

赤兒看眼秦天,感激道。 不一會兒,酒樓就將菜肴送了上來。

秦天拿過一碗熱氣騰騰的肉粥,送到赤兒嘴邊,溫柔道:「吃吧!」

赤兒似乎真的很餓,也沒有客氣,不斷的將肉粥吞入嘴裡。

喝了小半碗肉粥,她似乎恢復了一些力氣,伸過枯瘦的小手抓住粥碗,有些羞澀的道:「我自己來。」

「沒關係,我喂你!」

秦天笑笑,眼前這尊可是一尊神皇啊,給神皇投食,讓他心裡有種特殊的成就感。

「嗯!」

赤兒似乎感受到了秦天的善意,也沒有堅持,繼續由秦天將剩下的半碗肉粥給吞入了肚中。

一旁的林祖兒看得頗為有趣,並暗中交流,懷疑秦天是不是想玩蘿莉養成的遊戲。

一碗肉粥下肚,在粥內能量的滋養下,赤兒又恢復了幾分力氣,看著滿桌子的好菜,她雙眼卻真真泛光,但她卻沒有貿然動手,而是怯怯的看了眼秦天。

秦天笑道:「吃吧,想吃多少就此多少!」

「嗯!」

赤兒點點頭,伸手拿過盤子里的一塊凶獸腿,張開小嘴咬了口,一雙眼睛卻是變得亮晶晶。

看得出來,她依舊非常餓,但她吃東西的動作卻很斯文,但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滿桌子三十多個菜,在不到半個時辰居然全部落入了她肚裡,但她的肚子依舊平平。

對此,秦天很是懷疑,她肚裡藏著一隻饕餮。

「還想吃嗎?」

秦天問道。

「想!」

赤兒似乎不掩飾自己的想法,於是,秦天又吩咐酒樓送一桌菜過來。

同時,他再次釋放出了神魂之力籠罩了赤兒的身軀,她的身軀如同篩子,鎖不住神靈之氣,因此無法修行,但她身體中的每個細胞都很神異,能夠從食物中汲取能量。

而且速度極快,這也是赤兒食量大吃不飽的原因。

「她的身體應該經過了某種神秘的改造!」

秦天暗暗猜測,對方在娘胎里停留了百零八年,應該這段時間,赤皇改造了她的身體。

在連吃三桌子菜肴后,赤兒終於吃飽了,應該說,她身體中的細胞暫時飽和了。

一桌菜為十八萬神晶,因為那些菜的材料都是高級,三桌菜就是五十四萬。

一頓就要吃掉五十四萬,如果一天吃三頓的話,豈不是要吃掉一百六十萬,一月就是四千八百萬,一年就是五億六千神晶。

在第二重神域,想胡靈那樣的上位神,一年的純收入也不不到千萬,如果將赤兒給她養,她還真養不起。

在第三重神域,秦天沒有調查過,不知道下部天神的收入。

但估計一年的總收入不會超過百億。

要養赤兒這麼一個饕餮,也很是困難,難怪申屠家那樣的大勢力也會再她父母隕落後將她趕出府邸,畢竟拿數億來養一個廢物,實在不划算啊。

「你以後就跟著我好么?」

秦天道。

但讓秦天意外的是,赤兒卻搖搖頭。

「為什麼不願意?」

「我怕吃窮你!」赤兒如實道。

「哈哈!」秦天笑了:「放心,就算再能吃十倍,也不可能將我吃窮!」

他可不是普通的下部天神,一身財富以萬億計算。

就算她一年吃掉六億,一百年才六十億,一千年才六百億,一萬年才六千億,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那我以後跟著你?」赤兒有些欣喜的道。

秦天大手一揮:「就這麼說定了,這樣,以後你就叫我哥哥!」

「哥哥!」

赤兒乖巧的喊了句。

「嗯!」

秦天十分受用的應答道,心裡卻美嘖嘖的,神皇居然叫我哥哥,一個字,爽,三個字,太爽了!

「天哥,要不,我們帶赤兒去買幾套衣服!」

林祖兒提醒道。

看著赤兒身上破爛的衣衫,秦天點點頭:「好,去買衣服!」

半個時辰后。

秦天帶著赤兒從成衣店出來,對方已經由一個小乞丐變成了小公主,就是瘦了點。

隨後,秦天想了想,又來到了肉乾店,買了數億的凶獸肉乾放入儲物皮袋,再將其交給赤兒,讓她餓了就直接從裡面取肉乾吃。

頓時,赤兒一雙眼睛都眯成了月牙,脆生生的道:「哥哥,你真好!」

晚上,申屠府,房間內。

「天哥,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想要玩蘿莉養成?」林祖兒似笑非笑的問道。

秦天一愣,隨即沒好氣的道:「你想到哪裡去了!」

隨後,他壓低了聲音道:「赤兒應該是某尊大能轉世,她轉世前,對我幫助良多,現在她前世記憶還沒有覺醒,我幫她就當是償還恩情,哪裡有你想的那麼齷蹉!」

「那你還讓她叫你哥哥,萬一她覺醒了前世記憶,豈不是會找你算賬!」林祖兒提醒道。

「沒事,這種小事她怎麼會計較,再說,她現在不是還沒有覺醒嗎!」

秦天不以為然的道。

時間離秦天規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但第三重神域的各大世家都沒有動靜。

果然,十日過去,沒有一家主動獻上財物。

「天哥,你打算怎麼辦?」

林祖兒問道。

「還能怎麼辦,一家一家打上去,覆滅幾家后,他們自然會老實!」秦天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