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

王奇掉進了凌晨精心布置的陷阱當中。

在生死戰鬥當中失去理智……

後果……

「他的攻擊雜亂無章,卻充滿力量,絕對不能硬碰。王奇雖然被激怒,可憤怒卻讓他的速度還有反應能力,提升到另外一個高度。再加上他身上穿有護身的內甲,配合烈焰拳霸道猛烈,戰鬥力確實不俗,但……」

忽然,凌晨身影飄忽不定,形如鬼魅,前一眼你看見他在前方,下一刻卻近在咫尺,根本無法準確判斷他的落腳點。

「並不是不可戰勝。」凌晨再心中默念,與此同時,他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摸到王奇身後。

長劍猶如毒蛇,伺機而出。

一股寒意,刺骨的寒意瞬間籠罩王奇,他下意識的低下身子,向前猛竄,險而又險的躲過了凌晨的偷襲。

「他的速度,變快了。」王奇雖然憤怒,但理智尚存,剛剛凌晨說自己只用了七成實力,這話當真所言非虛。他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如臨大敵一般,已然把凌晨當做一個值得認真對待的敵人。

「烈焰拳」

王奇大吼一聲,瞬間提升不少威勢,拳頭如雨點般,如影隨形,尾隨凌晨的身影。

凌晨手中長劍急速轉動,劍光閃耀,身隨劍行。

王奇認真起來,凌晨能夠進攻的機會驟然減少,只能嘗試正面攻擊。

鏗!

王奇的拳頭打在劍身上,傳出「嗡嗡」的聲音,凌晨手中的劍彷彿是在哀鳴,求饒。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凌晨漸落下風,王奇乘勝追擊,攻擊如影隨形,不給凌晨一點反撲的機會,勝利近在眼前。

王銘緊張的臉色,終於輕鬆下來,他噓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林鎮:「你可養了個好兒子。只可惜,今天卻要死在這場比武招親的擂台上。」

「你……」林鎮面色發白,肩膀忍不住抖了一下,心裡彷彿又上千把鋒利的利器直戳胸膛。

氣過之後,林鎮沉下心來。

忽然,他眼前一亮。

林鎮似乎是想通了什麼,又或許是猜錯了。

林鎮認為,林城的改變,是為了家族,為了林家。

為什麼?

知子莫若父,林城是什麼樣的人,林鎮心裡清楚得很。

可現在的他……

林鎮為這一切變故,找到了一個非常合理的說法,一定是林城背後的世外高人,秘密傳授了一套急速蛻變的修鍊功法給他修鍊,只是這功法的弊端卻是「絕情」。

林穎同樣有所思,她也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這麼一個合理的解釋。

父女兩人的猜測合情合理,天衣無縫,幾乎無懈可擊,但事實卻……

不管事實如何,在親情的牽引下,他們對這個猜測沒有任何懷疑。知道錯怪林城之後,父女二人心裡萬分慚愧,林城為了家族捨棄了自我,拋棄了身軀,墮落了靈魂,這一切究竟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家族?

還不是為了林穎?

一念至此,林穎柔弱的肩膀顫抖起來,眼眶一熱,終於忍不住掉下淚來。一直以來,她都以為自己便是家族的頂樑柱,弟弟天性好玩,個性輕浮,日後擔不起什麼擔子。哪裡想到過,一向在自己庇護下長大的弟弟,今日會獨自力挽狂瀾,將所有的擔子主動扛在肩頭。

林城犧牲這麼大,做姐姐的卻還誤會,那種感受,那種痛苦簡直下油鍋還要難受。

「穎兒。」林鎮握住林穎的手,彷彿有一種偉大的父愛籠罩林穎,向她傳遞無限的溫柔:「誠兒,他不會輸,相信他。」

感受著父愛的溫暖,林穎抹去臉上淚花,眼神堅定,重重「嗯」了一聲,心中開始為凌晨祈禱、祝福,「林城,你不能輸,絕對不能輸。」

上天並沒有因為林穎的祈禱而為凌晨賜福,在對拼的上百招后,凌晨突然失利,被王奇輪番轟擊,火爆、猛烈、急速的烈焰拳盡數打在凌晨身上,「轟」的一聲倒飛出去,若不是他反應快,把長劍插在木製地板上定住身體,真會摔下擂台輸了比賽。

「噗」

凌晨終究是弱了一籌,受傷嚴重,忍不住吐出幾口鮮血,臉色也白了起來。

「林城,真的,你真的讓我很吃驚。沒想到你能在我全力攻擊下堅持這麼長時間。沒錯,你是有點實力。」王奇神色凝重,已經認可了林城的實力,但那種高傲自大的態度卻一點沒變:「可惜,你想打贏我,那根本就是做夢。」

「差不多了。」凌晨脊背筆直,如手中長劍一般,勢不可擋,鋒芒初露。此刻的他面色略微蒼白,呼吸有些紊亂,他緊緊盯著王奇,那種眼神就像是獵人看待獵物一樣。

被那種眼神盯著的感覺非常難受,王奇大聲吼道:「林城,你那什麼眼神啊?」

憤怒再一次席捲王奇腦海,整個人理智全失,唯有胸中如海的怒火,急需找到一個地方發泄。

「該結束了。」凌晨掃了王奇一眼,雙腳有節奏的輕輕跳起,一呼一吸極有頻率,長劍所指,劍鋒凌冽,鋒芒畢露。

又是小碎步……

能夠快人一步半的小碎步。

給讀者的話: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對於凌晨的孤傲,王奇似乎是有了一定的抵抗力,此刻也沒有之前那般強烈反應,但還是從嘴裡發出一陣冷嘲熱諷:「林城啊林城,真不知道你著魔了還是中邪了。你說得不錯,這場戰鬥確實應該該結束了,你的末日到了。」

劍身被刺眼的陽光籠罩,反射出更加璀璨奪目的耀眼白光,像是一潭湖水來迴流淌。與此同時,凌晨體內的真氣也緩緩流動著,完成一圈一圈的周天循環,呼吸、心跳、脈動的頻率漸漸一致。

凌晨展開攻勢,人影遊動,長劍平舉指向王奇,腳下步伐展開,速度越來越快。殘影不斷,幻影層出不窮,虛實結合,真假難分,擂台上儘是凌晨手持長劍的白色身影。到最後,竟只能看見一縷白色從眼前掠過,修為低的人,僅僅看了兩眼便覺得眼睛酸痛,只能用手強制性的把眼皮撐起,來繼續觀看這場戰鬥。

王銘、胡英、林鎮還有李鴻,全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死死盯著場面上的動靜,戰鬥已經引起了他們的興趣,凌晨最後的爆發,再一次讓這一場戰鬥變得不確定起來。

王奇瞳孔一縮,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拳頭表面的火苗陡然升高至五寸,就像是風中搖擺的舞女,看起來美麗耀眼,背後卻充滿不可預知的危險。不光是拳頭,就連身體也燃燒起來火焰來,整個人就像是從灼熱的岩漿里走出來的一樣,搭建擂台的木板瞬間燃燒起來,一層黃色的火苗迅速向四周延伸出去。

王銘驚訝萬分,瞳孔之中盡顯興奮:「奇兒的《烈火訣》突破到第二層了。」

「火浪滔天」

王奇仰天咆哮,火焰蔓延速度一增再增,直到覆蓋住方圓三米範圍這才停止。

「飄渺一劍」

凌晨提前發動攻勢,以速度著稱的《誅神劍法》第一個殺招瞬間寄出,刺向被火焰籠罩著的王奇。

戰局,即將揭曉。

「沒用的,沒用的。」王奇哈哈大笑,一拳轟出,方圓三米之內的火焰像是受到召喚一樣,凝成一隻火焰怪獸,紛紛朝凌晨席捲而去。


火焰未到,凌晨已經感覺臉部傳來灼熱的刺痛感。

這一劍,凌晨集聚了十二分的力量,欲要一鼓作氣拿下王奇,卻不曾想到對方會的能力在這個時候得到提升,瞬間的改變令他措手不及,只能硬著頭皮攻擊。

他鎖定王奇身上唯一的薄弱部位——喉嚨,如同飛蛾撲火一樣,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進攻。他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咻」的一聲進入王奇的火焰範圍,長劍在手,劍光閃動,「嗤」的一聲,似乎是得手了。

很可惜,凌晨遲了一步。


長劍已經觸碰到王奇的皮膚,但此刻卻被王奇雙手握在手心,他利用雙手與長劍的摩擦力讓劍停止前進。血水「滴答,滴答」的順著長劍滴落下來,配合著王奇那猙獰扭曲的面孔,場面顯得有些詭異,台下的觀眾不由得縮了縮脖子,緊了緊衣裳。

說時遲那時快,凌晨突然棄劍不顧,雙手連續變換,或指法,或掌法,或拳法,各種攻擊如春雨般密集,面前的王奇就像是一個人肉沙包,連反應的功夫都沒有。

這是……

詠春拳術,簡單輕鬆易入手。拳快而防守緊密,移動迅速而靈活,注重剛柔並濟,整體氣力消耗量非常少,通過協調左右手的互博,達到攻守兼備及守攻同期的目的,連續打擊對手,不給對手留下任何餘地。

王奇倒退數步,雙手一松,凌晨把長劍接回手中,緊追不捨,劍招連續放出。儘管王奇護住了脖頸,儘管他有內甲護體,儘管修為暴漲,但其他部位並沒有得到保護。

片刻功夫不到,王奇身上多了數十條傷痕,傷口深淺一致,血流不斷。

王奇瞳孔燃燒起憤怒的火焰,他忽然停下腳步,仰天咆哮一聲,聲音震天,天邊的白雲也被震散開來,周圍的火焰突然被他收回體內,成為他自己的力量。

下一刻。

青色的火苗從王奇體內蔓延而出,木製的擂台瞬間被點燃,青色火苗流竄到哪兒,哪裡就成為一片火海。

「什麼?居然,居然突破到凝真階。」王銘哈哈大笑,笑聲傳入九霄,簡直可以用欣喜若狂一詞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林鎮嘴角抽搐,也沒想到王奇居然這般天賦,先是心法得到突破,現在本身修為又晉級到凝真,這場戰鬥還真是一波三折,林城的勝率當真渺茫啊!

胡英微微動容,心中多少有些羨慕,若是胡家也有這般天賦出眾的子弟,何愁家族不旺?

城主李鴻捋了捋鬍鬚,笑容滿面:「越來越有意思了。」

台下的觀眾們,面面相覷,目瞪口呆,誰能想到這場原本以為早就註定結果的戰鬥,居然會橫生出這麼多意外,現在看來贏的人必定是王奇無疑了。

開玩笑,凝真階與凝神階根本無法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凝神階,體內有了真氣的存在,但卻無法外放,如果像王奇這樣修鍊一些特殊心法,確實可以達到真氣外放的效果,但卻不能稱之為凝真階,只能算是半步凝真。

凝真階?

真氣外放,指發劍氣,百步穿楊,攻擊犀利無比。


兩者,本就是兩個不同層次,如何能夠相提並論?

青色的火焰焚燒一切,木製的擂台一點就著,王奇就像是一尊火中之神,彷彿能夠焚盡世間一切。突破到凝真階后,王奇的心情格外的好,身上的痛感覺不到了,有的只是無盡的興奮,以及各種幻想。

在這片大陸,不知道有多少少年英才卡在凝神與凝真這一道關卡外面,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個時候突破凝真階,幸福來得那麼快,那麼突然,恍如夢中一樣。

十七歲,十七歲便有了凝真階的修為,此等天賦,即便是放眼整個龍翔大陸也算得上十分優異的了。

此刻,王奇已然忘記還在比武當中,腦袋裡面已經開始幻想,當京都王城的皇帝聽說這個消息后,我王家必定會得到皇帝陛下的大量賞賜,各種勢力的巴結,從而一躍成為楓葉城第一勢力。

想到這兒,王奇有後悔了,這場戰鬥如果真的贏了,豈不是真要娶了林穎?

林穎確實有幾分姿色,也有點天賦,但此刻的王奇卻看不上了。他覺得自己憑藉這般天賦,就算是帝國的公主,也不是沒有一親芳澤的機會。

「這場戰鬥,還有繼續下去的價值嗎?」王奇思緒一轉,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眼前頓時一亮:「戰鬥的贏家必定是我,到時候把林穎帶回王家好好玩弄,玩膩歪了送還給林家,這般做法豈不妙哉?」

打好算盤后,王奇沖凌晨哈哈一笑:「林城,我真得好好感謝你一番,要不是你,我可能突破到凝真階嗎?你說,我能不好好報答報答你嗎?哈哈,你說,我要怎麼報答你這份大恩情呢?嘿嘿,有了,就讓你見識見識凝真階的威力如何?讓你死在我這個十七歲便進入凝真階的天才手裡,也不算太冤。」

凌晨嘴皮一動,像是要說什麼,但還是咽了回去,只是在心裡嘀咕了一聲:「凝真階?很厲害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是啊,凝真階很厲害嗎?

這個答案?

誰知道呢?

若是無法戰勝,那個穆天又怎會死在凌晨手裡?因此,不到最後一刻,戰鬥輸贏就無法預測,誰能肯定像這種意外不會繼續發生?

這個舞台,屬於凌晨,屬於王奇。

戰鬥進行到此,意外實在太多,儘管現如今還是王奇佔盡優勢,結果還是如同疑雲籠罩,很難知曉。

當兩人又一次碰撞再一起后,戰鬥的激烈,超乎想象。

王奇一拳轟出,真氣肆意而出,如同體表狂躁不安的青色火苗,凌晨長劍相迎。

鏗鏘一聲!

火星四射,亮瞎人眼。

王奇的拳頭,宛如鐵水澆築,堅不可摧,威武不凡,一拳打出,「咔擦」一聲,木製地面頓時被打出一個窟窿。

王奇像是在發泄一樣,攻擊沒有章法,全靠自我意識進攻、防守。

凌晨一直呈防守狀態,躲避著,遊動著,試探著……

「哈哈。」他狂笑,猖狂的笑著,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剛剛突破到凝真階,體內真氣紊亂,修為根本不穩定,更重要的是,體內真氣早就剛剛的戰鬥過程中損耗得所剩無幾。

王奇外強中乾,殊不知危險正在向他逼近。

這一點,老狐狸王銘何嘗不知?

見王奇這種狀態,王銘終於忍不住了,他可是王家的寶貝,這場戰鬥可以輸,但絕對不能讓王奇出一丁點的意外。因此,王銘不假思索的向前走去,想要阻止這場戰鬥的繼續。

突然,林鎮橫掠而出,攔住了他的去路:「王銘兄,急了嗎?」

「林鎮,這場戰鬥我們王家認輸,快,快叫林城停止戰鬥。」王銘有些急了,什麼也不顧了,就怕林城突然亮出什麼底牌扭轉局勢,別看王奇這般勇猛,但很快就會後勁不足。反觀林城,雖然一直處於劣勢,但卻是蓄勢待發,穩紮穩打,有預謀的穩中求勝。

林鎮呵呵一笑,終於輪到自己揚眉吐氣了:「王銘兄,這可是生死決鬥,城主李大人在此,你想終止戰鬥,還得看城主大人的意思。」

王銘急忙朝李鴻請示:「李城主,這場戰鬥我王家認輸,從此以後絕不為此事找林家麻煩。」

李鴻本就是來走走過場的,戰鬥誰贏誰輸他可不關心,只是覺得戰鬥下去很有意思,對結果有一點期待而已,但王銘都這麼說了,那就終止了吧!

得到李鴻的首肯后,王銘大喜,心裡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了地,真怕李鴻不同意。可是,當他轉身,看到場面上那一幕後,整個人如同雷擊,身子僵在那裡,呆若木雞,恍如夢中一樣。

究竟?

他看到了什麼?

竟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戰局,就在王銘眼中。

天地間,一片肅殺,風過無聲,彷彿空氣都降低了幾分。無論是台下還是台上,觀眾們全都一個表情,驚愕、不知所以然,甚至是呆若木雞。

王銘腦子裡「嗡嗡」作響著,上一刻還因為王奇的表現而欣喜若狂的他,下一刻卻差點精神奔潰,心中的喜悅瞬間被如同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洪流,衝垮擊毀,越想越氣,越想越憤怒,強烈的反差讓他氣血翻湧,體內真氣混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