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蘭盈盈一笑:「有比十萬年古聖葯更珍貴的寶物,將會出現在拍賣台上。」

誰都不知道紫蘭只是隨口說說,還是真有逆天的寶物,將會拿出來拍賣,總之,一句「比十萬年古聖葯還要珍貴的寶物」,吊足了在場眾多修士的胃口。

「大哥,你說真的還是假的,天絕閣能夠拿出,比十萬年古聖葯還要珍貴的寶物?難道是至尊聖器,或者是神葯?」項楚南不停舔嘴唇。

張若塵在刻錄空間陣法,沒有搭理他。

第一件寶物,被搬上懸空聖玉台。

寶物,放在一個透明的水晶盒子裡面,是一卷黑色竹簡。

紫蘭開始介紹這件寶物:「這是一種通玄級中階聖術,絕滅印法。」

只是這麼一句,下方的修士,便是發出一大片驚呼聲,無數修士為之激動和震驚。

中階聖術,分普通、精妙、通玄三個級別。

絕大多數聖王,修鍊的都是普通中階聖術。

若是掌握一種精妙級中階聖術,在與同境界修士交手的時候,就會佔據巨大的優勢。

至於通玄級中階聖術,更加了不得,只有掌握一種,幾乎就有跨境界戰鬥的資格。

比如,龍象般若掌修鍊成第十一掌后,就是通玄級中階聖術,威力無窮,同境界,幾乎無人可敵。

修為越高,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越多,掌握通玄級中階聖術的修士佔據的優勢,也就越大。

但是通玄級中階聖術,卻並不是任何宗派都有。

可想而知,那些沒有通玄級中階聖術的宗派,必定會為之瘋狂,花費再多聖石,也要將絕滅印法買下來。

這是戰略性的寶物,不僅可以增強自身的實力,還能讓整個宗派的實力都增強一大截。

不過,紫蘭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在場那些目光火熱的修士,冷靜了幾分。

「絕滅印法有殘缺,只有心法和招式圖錄,但是沒有聖氣運轉圖,需要自己去研究和彌補。」

要知道,施展任何一種聖術,都有不同的聖氣運轉路線。

紫蘭的手指,在透明水晶盒子上面一點。

一道聖氣,打入竹簡。

「嘩」

頓時,竹簡中,逸散出黑色氣霧。

那些氣霧,凝聚成數十道人影,在盒子裡面演練出一種種精妙絕倫的印法招式。不過,那些招式只是一瞬間,便又消失不見。

「通玄級中階聖術,絕滅印法,起拍價三千萬枚聖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枚聖石。」

「三千五百萬枚聖石。」

「三千六百萬枚聖石。」

……

經過數十輪競價,最終,「絕滅印法」被第三層雅間中的一位妖族女修士,以一億七千萬枚聖石的價格買走。

這是通玄級中階聖術的真跡,不是拓印版,有很大研究價值,就算殘缺不全,也能賣出天價。

「第一件拍賣物,就是通玄級中階聖術,後面的寶物不可能是廉價品。」

「說不一定,真有比十萬年古聖葯更加珍貴的寶物。」

……

整個天絕閣,熱鬧沸騰起來。

第二件拍賣品,被呈送上來后,讓天絕閣中的修士再次驚呼,不知多少修士的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

「九萬年年份的聖葯,大陽玉果,即便直接煉化吸收,也能大幅度提升修士的修為,增強修士的體質。若是用來煉製天品聖丹,價值會更加巨大。」

簡單的介紹后,紫蘭道:「起拍價四千萬枚聖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枚。」

「四千萬枚聖石。」

「四千三百萬枚聖石。」

……

九萬年年份的聖葯,與十萬年年份的聖葯,雖然只差一萬年年份,但,價值卻是天差地別。

當然,九萬年年份的聖葯,依舊十分珍貴,特別是對九步聖王的作用最大,可以讓九步聖王的積累變得更加雄厚。

積累得越雄厚,修鍊道域,凝練不朽聖軀,才會更加容易一些。

最終,大陽玉果被幽神殿的來往人,以一億枚聖石的價格買走,沒有人再敢加價。

來往人的修為十分高深,正在為凝練道域做準備,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枚大陽玉果。

張若塵將一座基礎傳送陣布置完成,長長吐出一口氣,道:「臨時布置空間傳送陣,果然是一件很累的事。看來是時候,煉製空間傳送陣圖。」

所謂「空間傳送陣圖」,就是將空間傳送陣,刻錄在圖卷上面。

需要使用的時候,直接打開圖卷,空間傳送陣就會呈現出來,將張若塵傳送到數十萬里,甚至數百萬里之外。

對於空間修士來說,空間傳送陣圖是保命的最佳手段。

以前,張若塵空間造詣不夠,煉製不出空間傳送陣圖,但是現在,已經有煉製成功的可能性。

布置出空間傳送陣,也就進可攻,退可守,張若塵心中大定。

此時,懸空聖玉台上,開始拍賣第六件拍賣品。

拍賣品被裝在一個個刻滿銘紋的玉瓶裡面,玉瓶的數量,竟是達到三十個之多。

「拍賣的是什麼?」張若塵道。

項楚南顯然是對這件拍賣品不感興趣,道:「叫什麼……什麼淚。」

「宇宙虛空淚。」慕容月道。

張若塵微微一怔,隨即露出驚喜之色。

他之所以還沒有幫沉淵古劍的劍靈凝練道體,就是因為,宇宙虛空淚的數額不夠。如此難尋的寶物,竟然在天絕閣遇到,怎能錯過?

天絕閣拿出來拍賣的宇宙虛空淚,一共有三十滴。

此刻,三十滴宇宙虛空淚的價格,已經被抬到一億七千萬枚聖石。

「兩億枚聖石。」張若塵喊出價格。

很多修士的目光,都向第五層北邊雅間望去,知道裡面是一個飛揚跋扈的強者,身邊高手如雲,因此沒有人敢招惹。

天絕閣中,叫價的聲音都消失,變得安靜下來。

紫蘭站在懸空聖玉台上,美眸向第五層北邊雅間瞥了一眼,隨即問道:「兩億枚聖石,還有修士出更高的價格嗎?」

久久沒有加價的聲音。

就在紫蘭準備喊出「成交」二字的時候,第五層東邊雅間中,響起花藏影的聲音:「三億枚聖石。」

整個天絕閣的修士,都露出玩味笑容。

花藏影哪是想要購買宇宙虛空淚,明明就是故意抬價,報先前被羞辱的仇。

直接加了一億枚聖石,還真是夠狠。

張若塵深深皺眉,隨即眼中露出一道冷色,再次叫價:「三億五千萬枚聖石。」 「我讓你睜開眼睛看著我。難道你心裡有鬼不敢面對我嗎?」

元浩軒看到林梓陌故意閉著眼睛不看他,氣得他不由伸手抓住林梓陌的肩膀,惱怒的開口說道。

「你別搖晃了,我頭暈。我不想和你吵架,不是因為我心裡有鬼,而是我知道再這樣吵下去,沒有任何的意義。」

林梓陌面無表情的睜開眼睛看著元浩軒,然後淡淡的開口說道。

「這個時候,娘子你怎麼能做到這麼冷靜的面對我的。」

元浩軒嚴肅著一張俊臉,湊近林梓陌臉上,冷冷的開口說道。

「難道你想讓我哭嗎?」

林梓陌一臉無所謂的開口說道。在現代從小和媽媽兩個人生活,她早早就學會做一個堅強的孩子。林梓陌從對元浩軒付出感情的那天起,早已做好被傷心的準備了,所以她不是真的無所謂,只是提前做好心裡準備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我真希望你哭,那樣我還能感受到你是有一點點在意我的。」

元浩軒勾起唇角,一臉自嘲的開口說道。

「你變態。」

林梓陌伸手用力把元浩軒推開,抬步便想往二姨娘院子走去。這時的元浩軒,又哪裡會讓林梓陌輕易離開呢!只見元浩軒長手一伸,成功把林梓陌拉了回來,然後迅速低頭親上林梓陌微張開的唇,帶著一絲狂野的懲罰,磨得林梓陌的嘴巴生痛。

林梓陌奮力想掙開元浩軒按住她的手,嘴巴被磨得生痛,剛想張開嘴巴去咬他事,卻被他攻破了城門,最後直到林梓陌快喘不過氣來要暈倒時,才不舍的放開了林梓陌。而這一幕剛好給不遠處站著的趙晨陽看到了。

「元浩軒,你混蛋。」

林梓陌嘴巴流血一臉怒氣的抬手,對著元浩軒的臉上打去,只聽啪啦一聲!元浩軒整個腦袋被她打歪到一邊,臉上清楚顯示五個手指印。林梓陌感覺到自己打元浩軒臉上的手,正火辣辣的疼,怒不可收的怒罵著說道。

「反了天了你。」

元浩軒危險的眯著眼睛,伸手抓住林梓陌的手,黑沉著臉便往林府外面走去。

「元大少爺,梓表妹,原來你們在這裡啊!今日難得遇見兩次,不知可否賞臉一起喝杯茶呢?」

趙晨陽抬眼看到元浩軒一臉怒容的抓著林梓陌的手往外走,心裡不由擔心林梓陌會被懲罰,連忙走過來開口說道。

「喝茶有什麼意思,要喝就喝酒如何。」元浩軒冷冷的開口說道。

「妙哉,今日我就捨命陪元大少爺喝幾杯。」

趙晨陽眼睛瞥了一眼元浩軒身邊頭髮有些凌亂的林梓陌,點頭爽快的開口說道。

「奉陪到底。」

元浩軒像是找到發泄口一樣,鬆開抓住林梓陌的手,轉身跟著趙晨陽往大廳里走去。

「少奶奶,你沒事吧?」

平兒見大少爺鬆開抓住少奶奶的手,連忙上前扶著身子有些趔趄的林梓陌,一臉著急的開口說道。

林梓陌感覺到腦袋一陣眩暈,接著胸口悶悶的反胃嘔吐出來。 程主管不在意喬欣兒的態度,得到一聲肯定,眼睛笑的都沒了。

其他人將程主管臉上諂媚的神情落在眼中,便是知道喬欣兒的背景肯定不簡單。

一時,有好幾個人都紛紛圍繞着她,馮函妮也在其中。

如同眾星捧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