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你被戰爭古樹的樹根纏繞,無法移動,持續10秒。

由於不斷受到攻擊,這個狀態還持續地觸發,林岳基本上是無法再移動半步。

不過對此,林岳並沒有慌張,反正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躲避攻擊。

連續被戰爭古樹的樹鞭抽了幾下,即使是屁粗肉厚的林岳此時也狂掉了近千點血量。

林岳早有準備,開怪前早就吩咐好隊里三個牧師把治療全鎖定在他的身上。

+510,+490,+507

三道白光落在林岳頭上,瞬間把他失去的生命值補滿,上次林岳親自掏腰包給他們配的藍裝套這時候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三個牧師的治療量非常的客觀,完全可以抵消boss造成的傷害。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土豪哥,我也來幫你加血。」

小橋流水想起自己也是牧師,顛屁顛股跑到林岳身後揮動那根魔杖。

+79

看到後面飄起的治療數字,林岳扶額道,「你還是幫忙輸出吧,別添亂了。」

林岳現在的輸出,妥妥的站穩了仇恨列表的no1,在確保不會出現ot的情況下,林岳讓其他人一齊對boss發動狂轟濫炸的攻擊。

-65,-107,-89……

張超等人的傷害雖然跟林岳沒法比,不過那麼多人累計下來,造成的傷害還是很可觀,boss頭上的血條開始穩步下降。

「ok,保持這個節奏,牧師給我注意藍量就可以,其他人跟我一起用力干。」

在林岳的指揮下,大家有條不絮地保持住穩定的輸出,看見boss的血量慢慢地減少,大家都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深淵難度的副本boss,他們居然可以打得如此輕鬆?要知道,傳聞天堂之眼在攻略噩夢難度的時候,可是在攻略隊全員配戴紫裝的情況下攻略的,那可是華夏第一公會的真正實力,目前遊戲里沒幾個公會能夠組織如此實力雄厚的攻略隊下副本。

然而,他們土豪霸業這樣一個新成立的公會,居然敢打比噩夢難度更可怕的深淵難度,如果別人知道大概只會恥笑他們白日做夢罷了,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這種「不可能」卻真真實實地在他們的面前發生,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眼前正在以一己之力扛住了boss所有攻擊的林岳——土豪哥。

「土豪哥萬歲。」

配角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這次參與攻略的土豪霸業成員,那些林岳的粉絲居然激動地喊起口號,小橋流水更加誇張居然喊了一句「土豪哥我愛你,我要給你生猴子!」

原本專註輸出的林岳聞言一個趔趄差點撲街,他們發什麼神經?莫名其妙鬼叫什麼?

「土豪哥萬歲!」

「土豪哥太牛逼了!」

粉絲的力量何其大,在林岳這位「偶像」的帶動下,不到半個小時,戰爭古樹這個擁有十萬血量的超級大boss被推倒了,過程不算驚險,只是中間boss放了兩個大範圍技能,秒掉了幾個血薄的布衣職業外,全過程幾乎沒有尿點。

林岳手黑,摸屍的工作交給了張超,張超也不客氣,接過林岳移交過來的隊長許可權後走到戰爭古樹的屍體前摸起來。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古樹權杖(紫)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古藤甲(紫)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樹妖大劍(紫)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古騰腿甲(藍)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古藤樹冠(藍)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紅寶石*8

系統:你的隊友動感超人獲得水晶*24

系統:……

還好,張超的人品中規中矩,作為深淵難度第一次摸屍,出了3件紫裝8件藍裝,n份材料和若干寶石。

除此以外,還有一本技能書。

技能書-自然魔法(主動):使用后自動習得自然魔法根須纏繞。

作為最大的功臣兼公會的會長,林岳對這些戰利品自然擁有最大的話語權和分配權,林岳毫不客氣拿走了三件紫裝,部分的寶石和那本技能書。

對此,包括張超在內所有人沒有任何意見,畢竟深淵難度的副本如果沒有林岳在,他們這些人連門口的怪都打不過。 「這個給你。」林岳走到青鹿撫子的身邊,給她一個交易的申請,然後在交易欄上放了一本技能書。

青鹿撫子看了一下技能書的名字,分明是剛才從boss身上爆出來的根須纏繞,那是目前市場上比較少見的控場技能,價值數百金,林岳居然拿來送她。

「快確認交易吧!」

見這個女人獃獃的看著自己,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動作林岳又開口催促了一句

青鹿撫子回過神來,沒急著按下確認,而是似笑非笑地看著林岳,忽然道,「林岳同學,你該不會是想泡我吧?雖然我剛才說是你的女朋友,但你應該明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林岳沒想到這個女人突然會語出驚人,頓時無語的看著她,送她技能書代表要泡她,這是什麼邏輯?

按下確認,交易完畢,看見林岳一副「受驚過度」的表情,青鹿撫子不禁覺得有趣,換上一個嚴肅的表情,一本正經道:「林岳同學,你的好意老師接受了,不過你可不要胡思亂想,老師是不會接受年紀比自己小的男生的。」

林岳被雷得不輕,想了想還是放棄跟這個妖精般的女人爭辯,因為他知道,爭辯下去的結果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說不清。

等掛掉的幾個隊員回來后,大家重新出發,朝二號boss的方向走去。

群小怪的工作依舊交給小屎丸,過程跟之前群大風樹妖的時候差不多,又一個小時過去,大家很快站在二號boss,一頭渾身黝黑的豹子面前。

月影豹(統領):lv43,hp:98000,mp:4000

二號boss的血量雖然不及一號戰爭古樹,不過它有一個很麻煩的地方,就是移動速度很快,攻擊人的模式也是上挑下串的那種,作為弓箭手,林岳很難瞄準它來攻擊。

不過,運氣之神今天好像註定站在林岳這邊,剛才送給青鹿撫子的技能書很快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根須纏繞(主動):lv1對目標使用,纏繞目標的腳步,讓其無法移動持續3秒,該技能消耗mp20點,冷卻30秒。

非常棚的控場技能,接下來的戰鬥基本上跟推一號boss的時候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青鹿撫子需要在月影豹每次移動的時候使用根須纏繞把它給定住好方便大家瞄準目標。

因為月影豹沒有群攻技能,推倒的過程比剛才還順利,最後甚至沒有出現傷亡。

接下來又是摸屍,又是分配戰利品,再接著出發前往三號boss房。

就在林岳等人忙著下副本的同一個時候,位於紅瑪瑙郡和翡翠郡的交界,一支十來人的騎兵隊正互送一輛豪華馬車在路上疾馳。

坐在馬車上的,正是紅瑪瑙郡的領主,美麗高貴的伊麗莎白夫人。

自從主動提出兼任翡翠郡的政務大臣后,伊麗莎白夫人需經常來往領地,這不,剛剛處理完自己領地的政務,她又馬不停蹄趕往遠在千裡外的翡翠郡,雖然每天舟車勞頓十分辛苦,可是伊麗莎白夫人的臉上卻不見一絲抱怨,這一點連她本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坐在馬車上,伸出一隻皓腕撩起窗帘,看著慢慢接近的翡翠郡,伊麗莎白夫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的期待。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見到他呢?

這個想法剛剛從腦海里閃過,伊麗莎白夫人便羞不可抑,隨即,她暗暗地懊惱,自己明明已經過了少女懷春的年齡,可是每每想到那個少年,她還是忍不住羞意上涌。

那一天,我居然主動提出擔任他領地的政務大臣?我是不是太大膽了點?雖然這樣往後又更多的機會接近他,可是,回頭想想,他是冒險者,又有幾天會回來管理自己的領地。

想到這裡,伊麗莎白夫人的心情變得有那麼一點兒的憂傷。

她承認,自從上次在宮廷酒會上,他為她豪砸百萬,把她從那個昏君的手裡搶回來后,便忍不住對他心懷感激,並且有那麼一點點的心動。

對,是一點點,曾經美麗而高貴的她,絕對不承認自己已經完全淪陷,甚至芳心暗許,因為那實在太羞人了。

然而越是抗拒,伊麗莎白夫人越是發現,那個少年最近越來越頻繁出現在自己的夢境中,甚至有幾次誇張到在夢中,兩人竟然依偎在一起,你儂我儂的好不好親熱。

一想到那個限制級的場面,伊麗莎白夫人不禁心跳加速,素手親不自禁按在微微起伏的高聳,揪住那衣襟,兩朵紅雲浮現在絕美的臉上,同時,對一會兒抵達翡翠郡,多了幾分期待。

這麼多天沒見,不知道他有沒有想我?

伊麗莎白夫人不禁想到,可是很快意識到自己又開始犯花痴了,連忙碎了自己一口,然後準備放下窗帘。

然而就在伊麗莎白夫人放下窗帘的時候,外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車廂劇烈地搖晃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伊麗莎白夫人嚇了一跳,不過作為一名管轄著偌大領地的領主,她很快冷靜下來,等車廂停止搖晃后,打開了車門,對負責互送她的騎士長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想象中的答覆,因為下一秒,伊麗莎白夫人花容失色,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獃獃的看著前方。

一個冒煙的大坑上,站著一名身材極其高大的男人,那人腳下踩著幾具扭曲的屍體,手裡提著一個鮮血淋漓的人頭。

那個人頭,原本屬於今天負責互送她的騎兵隊隊長。

「領主大人,快走!」

幾名還活著的騎兵隊隊員擋在馬車前,對目瞪口呆的伊麗莎白夫人說道。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伊麗莎白夫人當機立斷,咬咬牙對那幾名騎兵隊隊員說了一句小心后,便提著裙擺,毫不猶豫從馬車上跳下來。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是現在她的腦袋裡只剩下一個字那就是「逃」,逃得越遠越好。

直覺告訴伊麗莎白夫人,那個襲擊她的男人非常危險。

為了跑得更快一點,伊麗莎白夫人一邊跑,一邊扯掉了礙事的裙擺,露出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拚命地跑著,儘管被撕掉的是她最愛的一條裙子,不過現在為了活命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這個給你。」林岳走到青鹿撫子的身邊,給她一個交易的申請,然後在交易欄上放了一本技能書。

青鹿撫子看了一下技能書的名字,分明是剛才從boss身上爆出來的根須纏繞,那是目前市場上比較少見的控場技能,價值數百金,林岳居然拿來送她。

「快確認交易吧!」

見這個女人獃獃的看著自己,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動作林岳又開口催促了一句

青鹿撫子回過神來,沒急著按下確認,而是似笑非笑地看著林岳,忽然道,「林岳同學,你該不會是想泡我吧?雖然我剛才說是你的女朋友,但你應該明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林岳沒想到這個女人突然會語出驚人,頓時無語的看著她,送她技能書代表要泡她,這是什麼邏輯?

按下確認,交易完畢,看見林岳一副「受驚過度」的表情,青鹿撫子不禁覺得有趣,換上一個嚴肅的表情,一本正經道:「林岳同學,你的好意老師接受了,不過你可不要胡思亂想,老師是不會接受年紀比自己小的男生的。」

林岳被雷得不輕,想了想還是放棄跟這個妖精般的女人爭辯,因為他知道,爭辯下去的結果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說不清。

等掛掉的幾個隊員回來后,大家重新出發,朝二號boss的方向走去。

群小怪的工作依舊交給小屎丸,過程跟之前群大風樹妖的時候差不多,又一個小時過去,大家很快站在二號boss,一頭渾身黝黑的豹子面前。

月影豹(統領):lv43,hp:98000,mp:4000

二號boss的血量雖然不及一號戰爭古樹,不過它有一個很麻煩的地方,就是移動速度很快,攻擊人的模式也是上挑下串的那種,作為弓箭手,林岳很難瞄準它來攻擊。

不過,運氣之神今天好像註定站在林岳這邊,剛才送給青鹿撫子的技能書很快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根須纏繞(主動):lv1對目標使用,纏繞目標的腳步,讓其無法移動持續3秒,該技能消耗mp20點,冷卻30秒。

非常棚的控場技能,接下來的戰鬥基本上跟推一號boss的時候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青鹿撫子需要在月影豹每次移動的時候使用根須纏繞把它給定住好方便大家瞄準目標。

因為月影豹沒有群攻技能,推倒的過程比剛才還順利,最後甚至沒有出現傷亡。

接下來又是摸屍,又是分配戰利品,再接著出發前往三號boss房。

就在林岳等人忙著下副本的同一個時候,位於紅瑪瑙郡和翡翠郡的交界,一支十來人的騎兵隊正互送一輛豪華馬車在路上疾馳。

坐在馬車上的,正是紅瑪瑙郡的領主,美麗高貴的伊麗莎白夫人。

自從主動提出兼任翡翠郡的政務大臣后,伊麗莎白夫人需經常來往領地,這不,剛剛處理完自己領地的政務,她又馬不停蹄趕往遠在千裡外的翡翠郡,雖然每天舟車勞頓十分辛苦,可是伊麗莎白夫人的臉上卻不見一絲抱怨,這一點連她本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坐在馬車上,伸出一隻皓腕撩起窗帘,看著慢慢接近的翡翠郡,伊麗莎白夫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的期待。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見到他呢?

這個想法剛剛從腦海里閃過,伊麗莎白夫人便羞不可抑,隨即,她暗暗地懊惱,自己明明已經過了少女懷春的年齡,可是每每想到那個少年,她還是忍不住羞意上涌。

那一天,我居然主動提出擔任他領地的政務大臣?我是不是太大膽了點?雖然這樣往後又更多的機會接近他,可是,回頭想想,他是冒險者,又有幾天會回來管理自己的領地。

想到這裡,伊麗莎白夫人的心情變得有那麼一點兒的憂傷。

她承認,自從上次在宮廷酒會上,他為她豪砸百萬,把她從那個昏君的手裡搶回來后,便忍不住對他心懷感激,並且有那麼一點點的心動。

對,是一點點,曾經美麗而高貴的她,絕對不承認自己已經完全淪陷,甚至芳心暗許,因為那實在太羞人了。

然而越是抗拒,伊麗莎白夫人越是發現,那個少年最近越來越頻繁出現在自己的夢境中,甚至有幾次誇張到在夢中,兩人竟然依偎在一起,你儂我儂的好不好親熱。

一想到那個限制級的場面,伊麗莎白夫人不禁心跳加速,素手親不自禁按在微微起伏的高聳,揪住那衣襟,兩朵紅雲浮現在絕美的臉上,同時,對一會兒抵達翡翠郡,多了幾分期待。

這麼多天沒見,不知道他有沒有想我?

伊麗莎白夫人不禁想到,可是很快意識到自己又開始犯花痴了,連忙碎了自己一口,然後準備放下窗帘。

然而就在伊麗莎白夫人放下窗帘的時候,外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車廂劇烈地搖晃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伊麗莎白夫人嚇了一跳,不過作為一名管轄著偌大領地的領主,她很快冷靜下來,等車廂停止搖晃后,打開了車門,對負責互送她的騎士長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想象中的答覆,因為下一秒,伊麗莎白夫人花容失色,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獃獃的看著前方。

一個冒煙的大坑上,站著一名身材極其高大的男人,那人腳下踩著幾具扭曲的屍體,手裡提著一個鮮血淋漓的人頭。

那個人頭,原本屬於今天負責互送她的騎兵隊隊長。

「領主大人,快走!」

幾名還活著的騎兵隊隊員擋在馬車前,對目瞪口呆的伊麗莎白夫人說道。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伊麗莎白夫人當機立斷,咬咬牙對那幾名騎兵隊隊員說了一句小心后,便提著裙擺,毫不猶豫從馬車上跳下來。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是現在她的腦袋裡只剩下一個字那就是「逃」,逃得越遠越好。

直覺告訴伊麗莎白夫人,那個襲擊她的男人非常危險。

為了跑得更快一點,伊麗莎白夫人一邊跑,一邊扯掉了礙事的裙擺,露出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拚命地跑著,儘管被撕掉的是她最愛的一條裙子,不過現在為了活命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不得不說,伊麗莎白夫人是聰明絕頂的她選擇逃跑后,很快看清楚周邊的地形,並且快速地制定好逃跑的方向,從路的兩旁,一個箭步躍入距離自己最近的草叢中。

忍受著那些植物鉤破自己皮膚傳來的頭痛,伊麗莎白夫人很快跑到一個森林裡,此處地勢複雜,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擺脫身後那個恐怖的男人。

踩著林中的腐葉,也跑了一段距離,直到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伊麗莎白夫人才躲到一堆雜草的後邊。

劇烈的奔跑消耗了她很多的體力,作為一個平時只會在家中偶爾修剪一下盆栽或者泡一下紅茶的貴族婦人來說,今天的運動量的確超過了她的極限,來不及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被追殺,伊麗莎白夫人累得直接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著氣,豐滿的胸部誇張地上下起伏。

休息了一會兒,稍微恢復了點體力,伊麗莎白夫人小心翼翼地把腦袋從草叢裡探出去,她要看看那個追殺她的男人有沒有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