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少城突然想到韓一諾是個冒牌的,而且他又不知道韓一諾的另外一個身份,所以一聽說要跟戴家商量,立馬如臨大敵,他趕緊說:「還是低調一點為好,現在孩子畢竟沒有生下來,等出生的時候,你想怎麼慶祝,就怎麼慶祝,好嗎?」

簡母總算是妥協了,她說:「好,好,還是你們年輕人有主意,反正你是孩子的爸爸,一切都聽你的就是了。」

說完后,她又興緻勃勃的拉著韓一諾的手,不停地囑咐這個囑咐那個,讓她好好地注意身體,怎麼才能生出又漂亮又聰明的小寶貝……

說到最後,韓一諾怕簡母累著了,於是趕緊找了個借口哄著她去病床休息一下,然後跟簡少城走了出來。

到了走廊之後,韓一諾有些擔憂地對簡少城說:「跟你媽媽說了后,她是不是有點太開心了,萬一高興過度,對她的身體不好怎麼辦?」

醫生只是說她不能受到刺激,不知道這種「喜悅」的刺激算不算啊。

萬一好心辦了壞事,那可就糟了。

這時候,正好醫生走了過來,簡少城趕緊眼疾手快地把他拉住:「請問,我的母親不能受到刺激,那麼我們剛剛告訴她一個天大的喜訊,她非常開心,不會有事吧?」

醫生擺擺手:「不會不會,開心一點,只要不過分開心,對身體的恢復還有好處,就是千萬不能讓她鬱結於心,否則會對身體非常不好的,嚴重的,還會發生二次昏迷,有可能會永遠醒不過來,所以一定要讓她保持愉快的心情。」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簡少城點點頭:「好,我明白了。」

等簡母休息好了之後,依然念念不忘剛剛的話題,一直在教韓一諾懷孕期間需要注意的事情,說到最後,就連簡少城都怕她會累到,然後好說歹說地哄著她去休息,然後帶著韓一諾回家去了。

從醫院裡走出來后,簡少城看著藍黑色的夜空,有些嘆息般地說道:「如果早就知道這樣的話,我應該早點告訴媽媽,讓她高興高興,說不定好的能快一點。」

韓一諾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笑著說:「現在讓她知道,也一點都不晚啊。」

看到簡母那麼高興的樣子,她的心中也格外的滿足,至少她沒有一無是處,還是有人會因為她而開心的。

坐上車后,簡少城說:「今天想去哪裡吃?如果在家吃夠了的話,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吧?有沒有特別想吃的?」

韓一諾認真的想了想,本著我是孕婦我最大的想法,毫不客氣的對簡少城說:「也沒有特別想吃的,就是很懷念上次你帶我去的私房菜館。」 還記得上次跟簡少城去的時候,因為中間討論起簡少航的緣故,兩人的意見發生分歧,所以中途她就氣走了,很多好吃的都沒有嘗到,真是遺憾終身。

簡少城想了想,記起來韓一諾說的到底是哪家私房菜館,然後突然想起那時候倆人鬧矛盾,韓一諾傲嬌的樣子,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他非常好脾氣的說道:「好,你想去吃,那我們就去那邊。」

「需要預約嗎?現在會不會沒有位置了?」韓一諾有些擔憂的說,畢竟那些地方都是有錢人才吃的起的地方,而且位子又非常的有限,一共就那麼幾個房間,去晚了肯定就沒了。

簡少城故意逗她說:「那我就不知道了,不如我們去碰碰運氣啊。」

「啊,那樣不好吧,這麼晚了,萬一到了那,可是卻沒有位子了,我們豈不是得原路返回?」韓一諾說,「不如還是回家吃吧,隨便吃點就好。」

「為什麼不去碰碰運氣呢?我覺得還是可以試試的。」簡少城對司機說了地址,讓他開往那家私房菜館。

其實簡少城都是逗韓一諾玩的,他跟那家店的老闆非常相熟,就算是沒有位置了,他也能讓老闆把他住的地方空出來伺候他們吃飯,不可能不接待的。

但是他又覺得韓一諾不放心的樣子非常可愛,於是故意逗她玩,看她著急的樣子,他心情會莫名其妙的愉快起來。

今天晚上難得的盛都也不堵車,他們很快就趕到那家私房菜館。

下車后,韓一諾打量了一下這座典雅的小洋樓,民國時期的建築果然格外的有韻味,一下子就讓她有種踏入歷史的厚重感。

因為這次已經是春末夏初,洋樓的周圍都是一片鬱鬱蔥蔥,幾棵高大的法桐遮天蔽日,將白色的舊式洋樓半遮半掩,竟然增添了幾分神秘感,比上次來的時候,還要美上幾分。

畢竟上次還是寒冷的冬日,周圍難免有些蕭條。

韓一諾發自內心地說道:「這裡可真是漂亮。」

簡少城說:「如果你喜歡這種風格的話,我也買一個民國時期風格的別墅給你住就是了。」

「出手能不能別這麼大方?」韓一諾看了他一眼,心中默默地想,真是炫富的土豪啊,應該拖出去斬了的。

他們走進洋樓裡面,依舊是美麗的女服務員們在忙來忙去,簡少城上前詢問有沒有空位子,他們運氣非常好,剛好有一桌客人不久之前才走了,不然還真是都滿了呢!

到了包間裡面,韓一諾看著周圍的畫,每一幅都是那麼的惟妙惟肖,充滿了韻味,而且一些都泛著古舊的感覺,像是有很長的年歲了似的。

就算是韓一諾對這些不懂,她也能看出來,應該都是一些珍品。

她有些感慨地說:「這個老闆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為什麼會想到開這樣一個店?而且還有這麼多珍品。」

簡少城笑了笑:「也沒什麼特別的,他不過是個比較會享受生活的人而已,這些字畫,全部都是真品,而且這些還不算他的全部家當,更加珍貴的,他都藏在自己的私人空間里,每一個都是價值連城。」

「果然是有品位的有錢人。」韓一諾認真地讚歎道,「而且這裡的東西還這麼好吃,真是難得。」 後來的這幾天里,簡少航那邊都沒有什麼動靜,平靜的讓人覺得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然而,就在簡少城以為是自己多心了,以為前幾天,簡少航可能跟白紫菱那天真的是鬧了一個烏龍事件時,他突然接到了簡少航的一個電話。

他的聲音聽起來依然是那麼前奏,聽得簡少城恨不能穿過電話直接把他給拍死。

簡少航就那麼帶著圓滑笑意地說:「我親愛的哥哥,現在我在咱媽媽那邊,前幾天我發現了一些好玩的事情,不知道跟她說了的話,她會不會也開心。」

簡少城的心中劃過一絲非常不好的預感,他厲聲道:「你想幹什麼?去我媽媽那邊幹嘛?」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因為最近簡母的病情非常穩定了,在醫院裡住著也只是調理,所以已經搬回家去了,每天有專業的醫生來給她檢查,漸漸地在恢復健康。

只是要恢復到原來那麼健康的程度,是有些不可能了。

醫生囑咐過很多次,一定不能讓她受刺激,飲食方面更要注意清淡,所以,簡少城跟簡父都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著簡母,讓傭人們也小心照顧他。

現在簡少航突然跑到簡母那邊去,到底有什麼居心,簡少城用腳趾頭想想,都能知道,當時簡母發生意外的時候,這混蛋就在家裡,說不定就是被他給刺激的呢!

簡少城非常冷酷的說道:「你在家裡幹什麼?你又想告訴我媽媽什麼?」

「也沒有什麼,只是一點有趣的事情。」簡少航笑了笑,讓人有些無端的不寒而慄起來。

他繼續說:「我也是無意中知道的,覺得非常有意思,我想媽媽肯定也會很感興趣的,說不定知道后,她的身子會好起來呢!」

簡少城皺起眉頭,冷冷地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最好不要亂來,否則我敢保證你會後悔的。」

簡少航無所謂的說道:「後悔?我這輩子經歷最多的事情,就是後悔了,可是,現在我不在乎了,倒是想嘗嘗後悔的滋味呢。」

「你到底想幹什麼?」簡少城沉聲道,心中卻是已經有了隱隱的答案。

果然,簡少航下一秒就說道:「我剛剛聽到一個有趣的消息,你的好媽媽說,她的寶貝兒子要有孩子了,她的好兒媳婦懷孕了。」

他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你說,如果她老人家知道她的這個兒媳婦,其實是個假的,只不過是個替身的話,她會怎麼想?會不會格外的開心呢?」

聽了他的話,簡少城的心中咯噔一下,他最不願意麵對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當簡少城知道韓一諾是個替身時,就一直在提防著簡少航,生怕他會知道了消息,然而沒想到,紙終究還是包不住火的,過去了這麼久,他還是知道了……

簡少城飛快的冷靜下來,他的聲音非常沉穩的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呵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簡少航冷笑一下,「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把這個天大的喜訊,分享給你的好媽咪知道,我想,她肯定還不知情呢!」 簡少城心中騰的一下子緊張了起來,他知道不管如何,現在都不能讓簡少航亂說話。

不然的話,經過他添油加醋描述的話,誰知道媽媽聽到后,會怎麼想?

他冷聲道:「你最好什麼都不要說。簡少航,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簡少城知道,簡少航打電話給他,絕對不只是因為想勒索他,也不會是只想威脅他的母親。

簡少航低低的一笑,有些得意地說道:「親愛的哥哥,你不要著急,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跟咱們的媽媽分享一點喜悅的小故事而已。」

「你最好放聰明點,識相的話,什麼都不要說。」簡少城冷聲道,「你到底想要什麼,跟我說,只要能做到的,我絕對會滿足你。」

現在簡母剛剛恢復,經不起一點刺激,如果把那件事情告訴了她,誰知道會給她造成什麼樣的打擊?

萬一她受不了,一下子垮掉了怎麼辦?

他們才剛剛把韓一諾懷孕的事情告訴了她,如果簡少航再把替身這件事說出去,她精神上肯定會受不了。

簡少航得意地笑了笑:「哥哥果然是個聰明人,我就喜歡跟你打交道。」

他沉聲道:「現在,把你吞掉的我的股份原封不動的還回來。」

簡少城臉色一沉:「這不可能,萬一你拿回去了,還會告訴我媽怎麼辦?」

「那可就不好辦了,不如你來說,該如何解決這件事情呢?」簡少航轉動著手機,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反正他打定了主意,如果簡少城不肯把股份還給他的話,那麼他一定會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簡母,讓大家一起高興高興,這麼勁爆的消息,他一個人知道實在是太可惜了。

簡少城飛快地思考了一下,然後說:「先還給你百分之四十,以後每年給你百分之二,如果你真的能封口,就一直給你加下去,這樣怎麼樣?」

他想,暫時穩住簡少航就好,只要給他時間,就一定能把這件事解決好。

大不了一切都坦白就是了,只是現在還不是時機。

沒想到那邊的簡少航直接笑了出來,他說:「你以為我那麼好騙是不是?以後還會還給我?」

簡少城也冷笑一聲:「那你以為我那麼好騙?就你這樣的人,如果還給你了,肯定立馬就把事情真相說出去。」

「絕對不會。」簡少航信誓旦旦的說,「我只是想拿回原本就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已,也不算是太過分吧?」

他的東西?簡少城在心中嘲諷的笑了一下,如果當時他不作死的話,這個股份會好端端的一直在他手裡,他哪裡會有機會收購過來?現在一切都成定局了,才來說這些話,也不嫌讓人笑話。

他還沒說話,那邊的簡少航就又開口了,他用商量的口吻說:「如果你覺得全部給我不可以的話,那就先給給百分之六十,以後每年給我百分之五,這樣如何?」

簡少城想了想,現在還是先穩住他比較好,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於是他一口答應下來:「好,那就這麼定了,如果你敢反悔,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按照約定,給了之前從簡少航手中奪走的股份的百分之六十后,簡少航果然沒有亂說話,只是又開始非常自信地在公司里來回進出,底氣也足了不少。

簡少城知道這件事跟白紫菱是脫不開干係的,只是他現在裝傻不說而已。

只是還給簡少航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至於後面的,他還真沒打算還……而且放出去的這些,他也會再想辦法收回來的。

簡少航之前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是現在耍弄點小計謀,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後來的日子裡,簡少城想,還是早點想辦法把這件事跟簡母說了吧,只是一個替身而已,就算不是戴家的女兒,沒有聯姻的資格,那也沒有什麼,只要他喜歡就足夠了。

如果他們好好的說,慢慢的來,應該不會太打擊到簡母的,只要別讓簡少航添油加醋的描述一番,應該就沒事。

所以這天,簡少城在臨近下班的時候,給韓一諾打了個電話。

那邊的韓一諾聽起來心情仍然不錯的樣子,她愉快地說:「喂,少城,突然打電話給我幹什麼?難道今天又要陪朋友應酬,沒有時間回來吃晚飯了嗎?」

聽到她柔軟的聲音后,簡少城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輕聲說道:「不是的,我今天想去媽那邊,你收拾一下,讓司機把你送過去吧,我一會兒自己開車過去,就不回家接你了,不然這個點堵車的厲害。」

韓一諾說:「好,那就等會兒見吧。」

反正也有一陣子沒有去過簡少城的老家了,也不知道那邊怎麼樣了。

簡少城處理完公務后,從電梯直接下到地下停車場,準備開車回老家,然而就在走到車前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沒想到竟然是家裡的司機打來的,司機哆哆嗦嗦地說著:「少……少爺,不好了!少奶奶被綁架了!少奶奶被壞人綁走了啊!」

簡少城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收緊了,他的聲音緊張的都有些變了音調,他急切地說道:「什麼?她到底被誰綁走了?好端端的,怎麼會遇到綁架的?」

司機也急得有些語無倫次了,他著急地解釋道:「我也不清楚,我開車帶著少奶奶去大宅子時,在一條人比較少的路上,突然被人給堵住了,然後就來砸車,把少奶奶給拖走了……」

而且還因為他上來阻攔,想保護少奶奶,還被他們給揍了一頓,現在身上還在流血,渾身上下都要散架了……

不過這些也沒有必要跟少爺說,少奶奶都被人綁走了,他不能再用這些小事去麻煩少爺了。

簡少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後努力做到鎮定不抓狂地問:「對方是什麼人,你看清楚了沒有?把她拖下車后呢?他們把人拐到哪裡去了?」

「這個我就沒看清楚了,因為當時他們都蒙著臉,車牌號也擋起來了,一點線索都沒有,而且車也是非常普通的,他們綁走少奶奶后,就直接往東邊去了。」

「好,我知道了。」簡少城掛掉了電話,想直接去警局去找裴警官,讓他出動力量來幫助自己找回韓一諾。 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綁架她的,他一定要平安無事地把她救回來。

就在這時候,簡少城突然收到了一條簡訊,上面的內容非常言簡意賅:簡少爺,好久不見,如果你想救回愛妻的命的話,就請帶著一百萬的現金,到西郊的樹林去,我們有人跟你接應,到時候條件再面談。

就在他想回復的時候,另外一條信息又進來了,對方說:簡少爺,知道你跟警局的人有關係,不過最好還是希望你能一個人來,最好是不要報警,否則的話,我們也不介意撕票,不要自作聰明,以為所有人都會在你的掌控之中。

簡少城在收到這個消息時,默默地沉思了一下,最後還是回了一個過去:「好,我答應你們的條件,不過你們不要傷害她,只要她掉了一根頭髮,那麼一切都不用談了。」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對方回的非常的迅速又爽快:「好,一言為定,絕不食言。」

簡少城在收起手機后,直接派人去取了一百萬的現金,然後給裴警官說了一下情況,如果他在三個小時內回不去的話,就讓他帶人去西郊的樹林去找他。

裴警官有些擔憂的說:「你最近怎麼這麼倒霉啊,是不是流年不利?為什麼什麼倒霉的事情都往你身上跑?」

簡少城沒有心情跟他談,於是隨便地說了句:「我哪裡知道,不過你小心地留意,如果到時候我回不來,你記得去救人。」

「你一個人前往太危險了,我帶人跟你一起去吧,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還能照應一下。」裴警官關切地說。

簡少城看了看手機上的簡訊,認真地想了想,然後說:「還是算了,你可以帶人跟著,但是……不要太近了,如果被他們發現了,我怕一諾會有危險。」

「你可真是個痴情的苗子。」裴警官嘆息道,「而且我也擔心你會有危險啊……」

簡少城來不及跟他說太多,直接就飛快地往他們所說的地點飛奔而去,至於裴警官說的派人跟在他後面,他也無暇顧及了。

只要韓一諾沒事就好,他們提什麼條件他也會答應的。

絕對不可以傷害她,也不能傷害他們的孩子……

韓一諾從昏迷中悠悠轉醒之後,眼前卻依然是一片漆黑,她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太清醒,一時間有些分辨不清楚現在身在何處。

然而等下一秒,她一下子回憶起來,在路上的時候,突然遇到綁匪,把她給搞暈了,然後……然後大約就是帶到這裡來了。

眼前是一片漆黑,她感覺到眼睛上蒙了一塊不算柔軟的黑色布條,手腳也都綁著,唯一能夠自由的,恐怕只有她的嘴巴了。

她先是仔細地聽了下周圍的動靜,這裡是一片寂靜,似乎遠處有些滴水的聲音,還好現在已經是五月份,整個盛都都熱了起來,就算現在是傍晚(或許已經到晚上了),也不會太冷。

韓一諾深吸一口氣,鎮定地開口喊了一聲:「喂,有人嗎?」

緊接著,她聽到一聲破舊的鐵門被推開的聲音,吱吱呀呀,有些微微刺耳的感覺。 通過這個聲音來判斷,韓一諾大概也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身在何處了,恐怕是郊區廢棄廠房之類的地方,否則也不會如此的陰暗潮濕,又安靜荒涼。

進來的那人帶著些許不耐煩地吼道:「安安靜靜的呆著就是了,你喊什麼喊?等你老公來救你就是了,如果他不願意來,你也沒有辦法。」

韓一諾皺了皺眉,有些分不清他們到底是想要錢還是想要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感覺到過來的人還沒有離開,於是她說:「你們只是想要錢嗎?」

「你只是一個人質而已,那麼多話幹什麼?」對方有些不情願地說,「我們也不知道啊,綁你來這裡,也是老大們的意思,我一個小嘍啰,哪能知道那麼多的機密?」

韓一諾挪動了一下身子,覺得下面有些涼,想著可能會對孩子不好,在感覺到對方可能沒有那麼強烈的想傷害自己的意思,只是想用自己換取利益而已,於是也稍微的沒那麼緊張了。

她再次試探著開口:「坐在這裡太涼了,有沒有個墊子什麼的?」

對方果然炸毛了,他沒好氣地吼道:「臭婆娘要求還挺高的,你只是一個人質而已,不是來享受度假的,哪裡那麼多要求?」

「太涼了,萬一把我的身子給弄壞了,你們得不到一毛錢的好處,恐怕是得不償失了吧!」韓一諾在心裡叫苦不迭,這短短的半年來,竟然會被綁架了兩次。

第一次是被那個腦殘的秦雨薇給坑了,差點就把小命給丟了,然而現在又是誰指使的呢?

她最近安安分分的在家裡養胎,並沒有得罪什麼人,而簡少城那邊,她就有些不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