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寧隨口問,「那部電視劇啊?」

「B市一家人。」

「B市一家人?」簡寧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對啊,你要不要聽聽這個劇本故事?」李娟見簡寧有點興趣,忙在旁邊介紹了起來。

簡寧就說自己為什麼會覺得熟悉,原來這是九十年代比較火的一部內地電視劇,她以前聽說過。

李娟喋喋不休,「現在裡面還剩下一個小女兒的角色,我覺得裡面描述的人物形象,氣質都和你蠻搭的,挺適合你的。」

「可我沒有上過電影學校,沒有學習過演戲,就我這樣的,人導演願意要嗎?」簡寧反問了另一個問題。

「這不是問題,現在演電影電視劇的,也不是人人都是電影學校里出來的」,李娟很淡定的說,「再說,這不會咱們也可以找兩個老師學學,我認識幾個不錯的老師,你要是答應了簽到我這裡,我可以安排你去上課呀。」

看著李娟這麼熱情,簡寧有點蠢蠢欲動,本想這輩子不碰這條路了,這是繞不過去了么,其實心裡還是有點這方面的想法。

「你能先把劇本拿來我看看嗎?」簡寧問,她對這個劇本好奇,想看一看。

「行啊,沒問題」,李娟答應的很爽快,「你這是答應了出演?」

簡寧哭笑不得,「李姐,先讓我看看劇本吧,等看完我再給你答覆怎麼樣?我總得看看這個角色是怎樣的吧。」

「行,行,沒問題,不過你可得快點做決定,我可和你說,想演的人還不少,你要是決定了,我得早點帶你去見導演。」 就在瓏月垂頭喪氣之際,她看到地上兩道人影,在幽暗的燈光下被拉的很長。

瓏月抬頭便看見了兩張熟悉的面孔。紅樓的媽媽和管事。

原來是當官的看見瓏月身上穿著紅樓的衣服,便認定她是從紅樓偷跑出來的,這些官員平時沒事就去紅樓尋花問柳,立馬就通知了紅樓的劉媽媽過來認人。

瓏月以為邱雲已經替自己贖了身,卻沒想到劉媽媽一口咬定瓏月就是從紅樓偷跑出去的,還說他們一頓好找,生怕她尋了短見,哭哭啼啼的,最後還掐了懵懂的瓏月一下,悄悄低下頭說賣身契都還在劉媽媽的梳妝盒裡裝著,如果敢跑,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又繼續開始哭哭啼啼,問瓏月過的怎樣,戲演的甚好。

瓏月冷笑一聲,此時此刻無比的絕望,兜兜轉轉,最終又是回到了紅樓。

瓏月身段本就麵條,又加上臉蛋兒生的好看,紅樓自然不會不要這顆搖錢樹,但邱雲之前已經贖過身,因此這件事情不能走漏風聲,加上之前瓏月第一次待客就存了逃跑的心思,劉媽媽更是命人嚴加看管。

瓏月不吃不喝以示抗議,但這裡是紅樓,折磨人的手段從來都不會少。

劉媽媽看她一直不吃不喝,性子極其倔強,於是喊了數十個壯漢打手,將瓏月綁到了床上。

打手們此刻便覺得這是天大的便宜,對瓏月說道:

「小娘子,你最好一直這麼倔,別等到我們哥們兒真刀實槍要上陣了你突然鬆了口,害得我們哥們兒不能上你,那你以後在我們這,更不會有好果子吃。」

瓏月覺得自己還是清白之身,他們紅樓的目的不就是賺錢的嗎,應該不會真的把她怎麼樣的,但她還是太天真,她一個不從的人,就是天仙,紅樓也得讓她服從。

其中一個領頭的三下五除二就將瓏月的衣服扒的乾乾淨淨,瓏月怎麼掙扎都沒有用,她這個時候哭著求饒,說自己一定會聽話的,但那些打手們聽到瓏月求饒卻更加興奮了,

況且衣服都已經脫完,哪個正常男人受得了,瓏月看著上下齊手的打手,情緒接近崩潰,暈了過去。

但馬上又被一盆冷水潑醒,他們,要讓她親眼看著自己是如何受辱失去清白之身的!

瓏月不再反抗,任由眼淚不住的流,那個領頭的將身體進入的那一瞬間,實際上撕心裂肺的疼,她的臉都變得煞白,但她不喊,咬著牙硬生生扛著。

由於瓏月是處子之身,隨著一聲怒吼,那個人很快便發泄完慾火,瓏月又痛暈了過去,他們繼續把她潑醒。

那個領頭的穿上褲子還在罵:「小娘子舒服是舒服,就是身子跟個死魚一樣,你們可得好好調教調教,得讓她知道該怎麼服侍男人,幹這一行的,這可就是吃飯的本錢」說完其他幾個人便猥瑣的笑了。

事情遠沒有結束,後面提著褲子的還有四個人,都在看著瓏月,等著瓏月,甚至有時候三個人一起糟蹋瓏月的身子,瓏月心如死灰。

五個個人,整整五個人,在這天,輪姦了瓏月。

失去了清白的瓏月更加不吃不喝,她沒了活下去的希望,整日不哭不喊,只是看著窗外的風景發獃。

但打手裡面,有一個人待瓏月特別好,可能是出於對瓏月的愧疚,每次都給瓏月送來上好的燕窩粥,讓她調理身子。

瓏月看得出來,那個叫阿龍的人喜歡上了自己,他眼裡滿是疼惜。

領頭的管事由於上次過早的泄了氣,覺得瓏月的身子實在是吸引人,於是這天摸黑,沒得到媽媽的允許又偷偷跑去關押瓏月的小房間。

瓏月看見他來便知道沒有什麼好事,死死的扯住被子,那個領頭的搓了搓手,用猥瑣的表情說:

「小娘子,上次你沒把爺伺候好,今天爺得討回來,你也不用裝了,都已經是個破鞋了,就別再裝什麼黃花閨女了,今天就使出你的渾身解數來讓我舒服舒服吧。」

瓏月大喊大叫,於是把媽媽引了過來,把領頭的人一頓斥責。

就是這頓斥責讓瓏月之後吃盡了苦頭,那個領頭的以她不接客為由,想盡了辦法折磨她,她背後的那一道道鞭痕便是那個領頭的傑作。

那天,那個領頭的過來,用腳狠狠的踩在瓏月身上,又拿出鞭子,一邊抽一邊罵:

「臭娘們,給臉不要臉!你以為你還是個清白的姑娘嗎,你被人上了,你哪裡還有什麼清白,要知道你的男人可有五個之多呢!」

瓏月聽完眼淚又不爭氣的流,她能反抗命運嗎,反抗了這麼多次有一次是成功的嗎,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太傻太天真。瓏月在內心開始恨自己的無知與懦弱。

等那個人走後,頭髮散亂的瓏月在心裡決定,她一定要報仇,她要變強,一定要殺了這些人!

於是,她開始對小龍的關心給出回應,也開始吃飯,接受那些人所謂的調教。

她偷偷的告訴小龍,自己想要逃出去,但自己一個弱女子,逃不出去。她願意和小龍一起逃出去,兩個人在鄉下生兒育女,他種田,她在家做飯洗衣服。

小龍被她這番話說的心動了。

於是小龍和瓏月約好,等到他們要瓏月正式接客的這一天,瓏月能夠出去這間小房子,自己會請命來看守瓏月去接客的房間,他要帶瓏月走。

轉眼便到了瓏月正式伺候人的那一天。瓏月臉上依舊沒有血色,小龍果然如之前所說是看押自己的人。

二人眼波流轉,本以為事情會像發展的那樣順利進行下去,沒想到小龍找好的內應,就是另一位替瓏月接待客人的姑娘,名喚錦繡,卻沒有如約前來,小龍剛帶著瓏月逃出紅樓,後面追兵立馬就過來了,小龍跳下馬車,對馬車上的瓏月喊到:

「你先走,我隨後便來!」說完便將馬一鞭子抽到,馬車隨即疾馳而去。

瓏月最後看到的,便是小龍孤身一人被紅樓的打手團團圍住,倒在血泊之中。

瓏月之前只是想利用小龍,他也是那五個人之一,他也親手葬送了自己!但看到這一幕,瓏月那顆近乎冰冷的心還是刺痛了一下,她以為他死了她便會開心,甚至會得意的嘲笑,但真的看到他為自己倒下去的那一刻,她還是想哭。

後來,為了不被紅樓的人抓到,她辦成乞丐,聽說熙春酒肆的老闆娘名叫二樂,便想著投奔二樂,只是沒料到剛到熙春酒肆門前便暈了過去。

瓏月將這一切說出來的時候,二樂瞪大了眼睛,瓏月身上遭遇了如此慘無人道的事情,二樂一開始是震驚,這天朝底下竟會有如此待人的畜生,但反應過來之後,身子都氣得忍不住的顫抖。

二樂說:「你把那些人的名字給我,我幫你解決!我一定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瓏月冷笑著搖了搖頭:「不用,這種畜生,我自己親手來解決,我會把他們施加在我身上的,千倍百倍的還回去!我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瓏月在說這話的時候,表情變得猙獰,已經看不到當初在寧王府時那個柔弱又天真的樣子了。 簡寧拿著劇本回了家,翻來覆去把劇本看了幾遍,心下還是很糾結,嘆了口氣,可能是因為上輩子演藝之路不順,這輩子她還是想嘗試下,想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適合,另一方面則是擔心自己的選擇對不對。

在家裡矛盾了兩天,她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跑去找席志源。

她知道席志源不大喜歡她演戲拍廣告,雖然上次席志源說不會阻攔她的決定,會理解她,不過她還是想聽聽對方的想法,如果自己真的打算去演戲,她還是想獲得對方的支持。

簡寧問他,「要是我去演戲?你覺得怎麼樣?不會不喜歡吧?」

「你要是真喜歡,那就去演戲吧」,席志源這次回答的很乾脆,「其實你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問我的時候,心裡不就已經有主意了嗎?」

席志源的支持,也讓簡寧的勇氣大為增加,「這次的劇本很好,我想去試試。」

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后,簡寧就去找李娟了,陪同簡寧一起去的,還有席志源。

席志源為什麼去呢?因為不放心。

李娟的演藝公司不大,就是個兩層樓的居民樓,她一口氣租了五年,大刀闊斧的改造后,就當成了自己的辦公室,當然,公司的人也不多,整個公司里除開她即是老闆又是員工外,還有另外兩個打雜的員工。

席志源對李娟的公司很不滿意,因為這公司看著太不正規了。

李娟哪裡能想到席志源會不滿意,要知道,她這演藝公司條件算好的了,看見簡寧領著個男人進來,高興的給兩人端茶倒水。

「簡寧,這位你不介紹介紹?」李娟朝著簡寧擠眉弄眼,意思很明白,這是不是就是你那對象。

簡寧笑笑,「這是我男朋友席志源,今天聽說我要來你這,特地送我過來的」,其實簡寧今天也沒弄明白席志源為什麼要跟著她過來,她也說過不用席志源送她過來。

李娟把水遞給席志源,「早就聽說簡寧有個男朋友,這不就想著見一見,可這人就藏著掖著,今天見著才發現,是不是因為人太帥了,所以不想讓我見啊?」

「哪裡的話,今天這不是就見著了嘛」,簡寧言笑晏晏回應著李娟的話。

席志源接過李娟遞過來的水杯就放在桌子上,聽著兩人交談,打量著面前的李娟,除了剛開始打招呼說過一句「你好」后,就沒怎麼開過口。

同時李娟也在看席志源,長得模樣是不錯,但以她看慣了帥哥的臉來說,也就一般般,看著年齡應該比簡寧大點,不過這進來就一直板著臉不言苟笑,也讓人熱心不起來。

得知簡寧打算演戲,李娟那是十分的高興,「哎喲,你總算是想通了,這當明星演戲哪一點不好?我之後就帶你去見導演。」

但是在旁邊席志源的眼裡看來,此刻的李娟活像古代怡紅院里的老鴇,勸著良家婦女入紅塵。

簡寧答應了是答應,但是她也有自己的顧慮,「我現在還是學生,而且現在的課還不少,平時可能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拍戲,不知道導演和劇組那邊…」

「這些都不是問題,可以協商的嘛,你放心,到時候我去溝通」,李娟拍著胸脯保證。

李娟和簡寧聊得很歡,等到簡寧去上廁所,剩下她和席志源的時候,場面就迅速的冷了起來。

「席先生是做什麼的啊?」不知道對方的年齡,李娟也不好直呼其名,於是這樣問。

席志源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這家演藝公司是你當老闆?公司正規嗎?不會騙些小姑娘做不良的勾當吧?」

李娟表示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席先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對演藝圈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我家小姑娘年紀小,涉世未深,我怕她上當受騙,畢竟現在外面社會混亂,什麼樣的人都有,做家長的擔心也是正常的對不對?」席志源似笑非笑的說。

咋的?這是把她當做壞人了?

「對,你們擔心我能理解,不過你放心,我這裡是正經公司,做的都是正經的事,不會出現你說的情況」,李娟一本正經的解釋。

席志源點頭,「那是最好的,她想演戲,我能給的只有支持,今天也是陪她過來看看,聽她說,你也是個好人,你剛才不是問我是做什麼的,我單位在城南北的大樓,席家你聽說過吧…麻煩你幫我照顧照顧簡寧,有啥要幫忙的可以吱聲…」

席志源來這趟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給簡寧做後盾,讓人知道她是有背景的,別讓人給欺負了去,說白了,還是擔心。

城南北大樓…席家…李娟腦筋轉得極快,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再結合席志源說的話,哪裡能不知道對方的用意,本來就覺得席志源這人不大好接觸,現下終於知道是為什麼了。

簡寧從廁所出來,沒發現有什麼異常,和李娟敲定了一些簽約的合同細則,約定了見導演的時間,看著時間用了不久,就準備和席志源離開了。

李娟送兩人下樓,等看到席志源的車牌號,更是印證了自己的猜想,席志源去倒車的時候,李娟在簡寧的耳邊說,「你這男朋友對你不錯。」

簡寧微笑點頭,「嗯,是還不錯。」

「上車吧」,席志源倒車出來,對著簡寧說。

簡寧背著小挎包對李娟揮揮手,「李姐,那我就先走了,我們後天見。」

簡寧和席志源一走,李娟也沒嫌著,立馬上樓拿了包出門,找導演去了。

電視劇還處在籌備的階段,演員場地都還處在交涉溝通中,李雲躺在四合院的搖椅上,一張報紙往臉上一蓋,有點暈暈欲睡。

其實也沒真睡著,畢竟心裡裝著事,正想著事情呢,只聽見咚咚的高跟著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呼啦一聲,李雲臉上的報紙就被人給揭下來了。

「哥!」來人喊道。

李雲睜眼看到李娟,白了她一眼,把報紙扯過來,「一天天的,咋咋呼呼的幹什麼。」

「哥,這會子你怎麼還在家裡睡大覺,咋不去籌備電視劇的事情啊,之前你不是說,還有拍攝場地沒協商好嗎?」李娟問。

「這是我的事情,你操心那麼多幹什麼?」李雲站起來,往屋裡走。

如意枝頭 李娟緊跟著李雲進屋,「哥,我記得你那個劇本里還有幾個角色,不是還差人嘛,我給你推薦一個人唄。」

李雲和李娟是親兄妹,兩人的父親是B市製片廠的員工,兩人從小在製片廠長大,深得這方面的熏陶,兄妹兩小的時候,演員不夠的時候,還參演過幾部電影,長大后,兩人都從事了與這方面有關的工作,李雲當了製片廠里的製作人與導演,而李娟則開辦了自己的演藝公司。

「這次你又想把什麼人塞到我這裡?我說你能不能給我省點心?」李雲道,「你看看你上次介紹的是什麼人,那是會演戲的人嗎,站在那裡和木樁似的,我看木樁都比她強點,還罷演,她有臉嗎?」

李娟也知道上次的事情是自己不對,可後來她也不是讓那個人沒演了么。

「是,是,上次是我看走了眼,可這次不一樣,我公司剛簽了一個小姑娘,長的漂亮,臉看著就很高級,就是那種明星臉」,李娟笑眯眯的,「哥,你就把劇本里的小女兒這個角色給她演吧。」

李娟為什麼敢說簡寧只管答應,其他的事情她來搞定,就是因為這個劇本的製作人兼導演是她親哥,親哥都搞不定,那她還混什麼。

李雲不耐煩,「去,去,你當我這裡是什麼,是菜市場買菜啊,挑挑揀揀的,我這裡沒角色,也沒劇本,你呀,上別處地兒去。」

「怎麼就沒呀,你最近不是要籌拍《B市一家人》嗎?」說到這裡,李娟覺得有點不對勁,之前還風風火火的她哥,怎麼今天歇在了家裡。

「哥,不會是你這個劇出啥問題了吧?」

「你就不盼著點我好,行了,我下我的劇拍不了了」,李雲攤手。

李娟張大嘴,「為什麼呀,之前不是還進行的好好的嗎,這咋一會就變了。」

李雲嘆口氣,「領導說我拍的電視劇不受歡迎,所以臨到終了,把我這部劇給砍了,不撥錢了,把錢用到另一部片子的製作上了。」

李雲子承父業,在製片廠幹了快小十來年,學到了不少經驗,想當導演,於是自己寫劇本,製片廠想培養一批年輕的導演,就放手讓李雲導了兩部片子,可片子的受歡迎度不高,結果這部片子他都準備到一半,被砍掉了。

「那你這打算咋整?」李娟聽了后問,心裡想的是,那自己答應簡寧的角色咋辦。

「能咋整,那就不拍了唄」,李雲滿不在意的道,瞧了一眼李娟,「行了,別在我面前杵著了,我這裡也沒角色,你要不去其他人那裡打探打探。」

從小在製片廠混,李娟認識這方面的人是不少,可別人再怎麼好說話,那也不如自家親哥好說話啊。

李雲倒是想拍,這個劇本是他想了近一年才完成的,花了不少的心血,他感覺這部劇和他以往拍的不同,應該會受到觀眾的喜歡,可沒錢怎麼拍?

李娟反覆確認,「真拍不了了?」

問的李雲直翻白眼,「不拍了,拍不了了。」

李娟看他哥心情不好,安慰了幾句,是想幫忙來著,可是她也幫不了啊,於是聊了會兒天,出去又打探最近有沒有什麼劇要開拍,有什麼角色需要人。

簡寧來找李娟簽約,李娟想了想還是說了,「那個,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劇,可能拍不了了,不過我給你另外找了一部戲,你看行嗎?」

「為什麼之前的那部劇拍不了?」簡寧直接問,「是導演不同意嗎?」

「這倒不是」,李娟怕簡寧誤會,乾脆就實話實說,「是因為劇本被砍掉了,製片廠不願意花錢投資這部劇。」

簡寧:「…」

看簡寧不說話,李娟臉上有點尷尬,「其實我給你找的另外一部劇也挺好的,就是角色嘛,沒有這部好,不過咱們也是可以從小角色演起,積累經驗嘛。」

簡寧倒不是看不起另外一部劇,只不過當初她就是被《B市一家人》這部劇的劇本吸引的,她想演的是這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