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芒碰上金光,頓時就像是碰上了剋星似得,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達摩一手向前,引導佛手沖著兩位汗王抓了過去。

兩人頓時臉色一變,知道眼前之人恐怕不好對付,雙雙抽刀,合力前擊。

姜亢見達摩能夠應付,也放下心來,直接向前,花木蘭在後緊緊跟隨而上。

「姜兄他們見事情急迫,所以才讓這小子送回至尊!」

成吉思汗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的念頭,沖著姜子牙說道。

現在他已經出現了疲態,戰到這種焦灼的狀態,如果姜子牙臨陣倒戈的話,那結局幾乎就無法逆轉了。

大好的一盤旗,瞬間被破壞殆盡。

「成吉思汗,你好不要臉!」

姜亢怒罵,揮著金光翅膀從後方追了上來。

下面的人抬頭看著,也是聽得一陣頭暈。

人家好歹也是汗族之主,王者大陸上響噹噹的人物,你小子說話就不能客氣一點?

成吉思汗也讓他氣得咆哮不止,手中烈日刀方向一變,沖著姜亢就砍了下去。

「小輩,你也敢辱我!」

他瞪著雙眼怒喝一聲。

大長老身形急動,瞬間攔在了姜亢面前,手中長槍起舞,將對方的攻擊攔下。

「你讓人沿路阻攔我回來,還好意思在這裡挑撥離間!」

姜亢見大長老吃住了對方,頓時底氣也足了,指著對方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既做婊子又立牌坊,這就是所謂的汗族氣魄嗎!」、

「你!」

成吉思汗怒極,對姜子牙道:「姜兄不要聽他胡言亂語,我殺他本是天經地義!更何況,貴族姜恆之丑尚且未報!」

姜子牙沉默了,盯著姜亢道:「你先將我先祖屍體歸還,姜恆之事,我可以聽你慢慢解釋。」

「好。」

姜亢聞言大喜,大鼎一震,一道昔日氣吞八荒的英雄人物就從鼎中慢慢升騰起來,滿頭的蒼蒼白髮,蒼老而佝僂的身影還蘊藏著那獨吞萬古的氣勢。

至尊屍體一出現,一股威壓自然而然的就出現在眾人的頭頂之上,下方之人立馬變色,那些衝上山鼎的汗族兵馬紛紛停下。

「至尊!」

「這就是至尊嗎!」

「即便死去依舊不朽,氣勢如虹,實在讓人敬仰。」

而姜家之人則是直接拜倒在地,口中高呼先祖二字。

姜子牙立馬動容,嘴唇帶著鬍鬚蠕動起來,老臉上滿是激動之色,在空中就沖著那道人影跪了下去。

見了這一幕,成吉思汗臉色煞白。

轟!

至尊再次落入了大鼎之中。

「項羽,你若是真心歸還至尊屍體,事先為何帶著至尊屍體逃竄呢!」

姜亢瞥了成吉思汗一眼,冷笑道:「實不相瞞,我之所以帶著至尊屍體離去,只是因為覬覦寶物之人實在太多,到時讓他人奪走屍體,我如何向姜家交代,又如何向死去的師父交代?」

「師父?」

聞言,三人都是眉頭一挑,有些奇怪的看著姜亢。

「不錯。」

姜亢點了點頭,臉不紅氣不喘:「至尊死前曾復活過。」

「什麼!」

「至尊真的復活過。」

這個消息像是霹靂一般驚動世間,眾人事先雖然推測到這一結果,但是由於太過驚人,即便是姜子牙自己也不敢相信。

可眼下,姜亢親口承認,卻是這一推測的鐵律證明。

「至尊短暫復活,卻也難以維持長久生機,他生命有限,讓我將其從中帶出來送歸姜家,為了讓我保住性命,他在死前傳我秘術,收我為徒。」

嘩!

眾皆嘩然,一個個不敢相信的看著姜亢。

「至尊之徒!?」

「這小子哪裡來的這麼大的福分,這種好事怎麼不讓我碰上呢?」

「是不是他騙人的?」

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你有何證明!」成吉思汗喝道。

「我何須向你證明。」

姜亢反嗆一句,冷笑連連。

姜子牙壓下心中的激動,抬頭看向姜亢:「先祖確實傳法與你?」

「確實。」

姜亢點頭,他心想如果能夠拉攏姜家的陣營,對於自己的力量又是一種壯大。

現在幾乎人人都惦記著自己身上的寶貝,滿世界都是敵人,能有一個朋友就是多一條生路。

「你證明於我看吧。」姜子牙說道。

成吉思汗冷笑起來,盯著姜亢道:「他信口胡說,如何證明。」

「我們打個賭如何,要是我拿得出證明,你將手中刀給我?」姜亢對著他笑了起來。

成吉思汗臉色微微一變,竟然敢惦記他的至尊之器,換做平日就是一刀下去,奈何大長老厲害,他不得如此。

笑了一聲,姜亢走近了姜子牙,伸出了自己的手,將掌心那火焰印記對準了姜子牙。

隨後掌運玄功,那熾熱的印記便放出一道紅色的光芒。

同時,場中所有姜家之人,包括姜子牙在內,體內血脈呼呼流轉,似乎受到了某種血脈的信號牽引,難以控制自身力量。

「這……是先祖留下來得印記!?」

「不錯。」

姜亢點頭,道:「這便是我口中所說的證明。」

「好!我信你,你將屍體歸還,我從旁觀戰,等你項家解決眼前之事,再和你談談其他問題。」

姜子牙點了點頭,從自己的戰車當中飛出。

姜亢皺眉,看著他那輛車忍不住搖了搖頭道:「至尊鴻威浩蕩,你這車怕是承受不住。」

「可以,你儘管放入其中吧。」

姜子牙手中杏黃旗一招,戰車之上頓時光芒大盛。

對方都這麼說了,姜亢也不再堅持,直接將至尊的屍體從大鼎當中逼了出來。

就在這時候,兩隻巨手從不同方向伸了過來,沖著至尊屍體就抓! 「是誰,好大的膽子!」

姜子牙瞬間暴怒。

任由誰心裡也不會舒坦,這裡剛見著祖先的屍體,就有人敢出手來搶,這也太過分了一點吧?

他抽出了自己的打神鞭,二話不說沖著一隻大手就砸了下去。

大長老皺著眉頭,槍身猛地往前方一送!

那大手立馬被抵住了,猛地一震。

遠處傳來一聲驚咦:「奇怪,你的氣息好熟悉,可是又似乎陌生的緊,怎會有如此古怪的感覺呢?」

大長老臉色豁然一便,凝視著眼前的大手,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是你們?」

「是我們?」

那人的聲音帶著疑惑之色,隨後沉默了下去,點頭道:「我知道了,你一定經歷過,不然你不會知道我們的存在。」

「你說的不錯,是我們。」

那人突然就笑了,手掌再次放大,沖著大長老和姜子牙用力抓來!

「誰他們!」

女神也開口了,聲音分外的沉重:「時間算算也該到了,他們耐不住寂寞了,玄牝之心離開了玄牝之門,讓這個世界發生了變化,也讓這些罪惡冒出了腦袋。」

「他們是誰?」姜亢迷糊了,怎麼平白無故又冒出了敵人?

而且來者強悍異常,大長老幾次轟碎對方的大手,對方卻屢屢再次重組,而姜子牙沒有了杏黃旗,用打神鞭抵抗的十分吃力,似乎要再取法寶,用來相抗對手。

「你注意成吉思汗!」女神突然輕喝了一聲。

姜亢唰的轉頭,發現成吉思汗也沖向了空中的至尊屍體!

他一揚手中陣圖,那陣圖立馬放大成了一張毛毯似得大小,沖著至尊的屍體就卷了過去。

姜亢瞬間就怒了。

「火焰至尊身!」

他直接沖了出去,在陣圖捲住至尊的那一剎那,扯住了至尊的雙腿,將之牽引出來。

「成吉思汗,你敢!」

姜子牙怒吼一聲。

成吉思汗冷笑,盯著姜亢手中的刀猛地往下一劃!

「小輩,就憑你也敢插手這種層次的戰鬥?」

那一刀下來,姜亢頓時寒毛都豎起來了!

「將火焰灌入至尊身體之內!」

女神提醒道。

姜亢聞言立馬照做,至尊火精唰的一下就躥了進去。

等到那刀要落下了,至尊微微張合的嘴忽地一下噴出一道紅色的火焰!

「啊!至尊吐火了!」

下面的人當即炸鍋,一個個不敢相信的盯著上空。

成吉思汗聞言手一哆嗦,刀差點沒飛了出去。

姜亢轉動至尊身體,用他正面對準了成吉思汗。

通過他的身體催動至尊火精,火焰瞬間噴發出來,兇猛異常!

皇禁烈日刀接觸到了火焰,頓時猛地一抖,隔著至尊之器,將成吉思汗的手燙的通紅,臉色頓時大變,身體迅速往後退去!

「怎麼能夠這樣?」

姜亢自己也蒙了。

「至尊火精本就是他體內之物,如今通過至尊身體催動,威力更強。」女神解釋道。

「您……怎麼不早說?」

「我也是臨時想起來的。」女神隨意的說道,姜亢有點不相信,這女神極有可能是故意的。

「大長老,用鼎!」

姜亢吃力的背負著至尊屍體,衝到了霸王鼎前,一腳踹給了大長老。

大長老目光微微一閃,隨即伸手托住了大鼎。

霸王鼎嗡的震了一下,至尊兵威頓時大開!

氣機兩道,一道沖向了面前的大手,另外一道則是直接奔向了想要再次發難的成吉思汗!

「不好!」

成吉思汗慌忙抽動手中皇禁烈日刀,沖著攻來的至尊兵威一劈。

「噗呲!」

招出匆忙,立刻不敵,挂彩吐血,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

另外一道,直接將那大手轟的粉碎,想要再組,卻是難以為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