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一處煉心之地!

「出來罷!」

旋即,麥哈爾的目光,看向某處。

綠髮長裙,翩翩曼妙的輕靈身影,隨著麥哈爾的目光垂落,目光之中泛起無盡的怨毒與仇恨,只是當她看清麥哈爾手中提著的刀帝時,亦是面色駭然,流露出無法置信的神色,有了倉惶驚懼。

此人正是菲兒,幾次三番,想要致麥哈爾於死地的綠髮女子!

失去刀帝依仗的她,在只有千里之域,逃無可逃的苦道崖內,面對神道修為超乎想象的麥哈爾,已然是陷入必死的局面。

報應來的太快!

兩三年之前,氣外化身想要抹殺麥哈爾的時候,就真如抹殺路邊的螻蟻沒有區別,若不是金斯此人點破氣外化身,現在麥哈爾已經隕落。

可就在短短兩三年之後,麥哈爾在與其碰面時,卻已經是超越其幾重境界的准伯爵級強者,具備抹殺她的力量,刀帝插手才得以作罷!

而現在,只是短短几個月後,她的師尊刀帝,伯爵級的絕世人物,已然成為其手中,螻蟻般的手下敗將,即將隕落垂死。

無法想象!

「你這個卑賤的螻蟻,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菲兒尖叫,絕美的面容上猙獰,「你要死,你們要死,通通都要死!」

麥哈爾,金斯,冷眼旁觀。

還未出手,四大伯爵之中,立即有一位白眉伯爵恐怖的目光落在菲兒身上,低聲叱喝:「這裡豈有你說話的地方,給本座,滾過來!」

「轟隆!」

無盡威壓咆哮的元氣大手,幻化,一把抓住菲兒,隆隆捲起狂暴粉碎之力,從遠處提壓著靠近,震濺起噴洒長空的大片血色,猩紅。

菲兒除了是刀帝的弟子這一個身份外,別無他處,白眉伯爵自然不會溫柔的對待,若不是麥哈爾在場,他都想將罪魁禍首抹殺當場。

「砰!」

鮮血飛灑,渾身被元氣大手震出裂痕的菲兒,滾倒在麥哈爾的腳下,痛哼聲不斷,面色因痛苦,而扭結在一起,異常狼狽。

「螻蟻!」金斯淡淡道。

平靜的聲音,卻是異常刺耳扎入菲兒耳中,使其彷彿遭受莫大羞辱一般,面色漲的通紅,痛苦的神色,似都被轉移了注意力。

麥哈爾看了一眼,直接將刀帝扔在了菲兒之旁,淡淡道:「無緣無故,幾次三番的想要殺我,我倒是想聽聽,其中真正的緣由。」

緣由?

滾倒在地的菲兒忽而冷笑,看向麥哈爾面色,愈發變得怨毒與憎恨,就像是面對一個真正的弒親仇人,不共戴天。

「不說?」麥哈爾點點頭。

「嗤!」

彈指間,犀利的星戮劍氣遍布全身,在麥哈爾妙到豪巔的掌控之力下,從毛孔鑽入體內,撕裂寸寸血肉,剎那間,鮮血飛灑。

「啊!」

痛苦的慘嚎迴響,寸寸血肉被撕裂的劇痛清晰,足以讓心神堅定的神道強者發狂,就算是菲兒這樣金核境強者,亦無法抵禦。

所以沒有人著急!

自始自終,麥哈爾和金斯,以及跟來的四大伯爵,都是異常平靜的看著,看著菲兒一介女流慘嚎,鮮血淋漓,爆發出恐怖的腥氣。

這個大叔有點帥 血肉翻飛!

「哈哈哈,踩死一隻路邊的螻蟻,還需要理由嗎?」痛嚎著的菲兒,忍不住仰天狂笑,看向麥哈爾平靜的目光,帶著無盡的嘲弄與仇恨。

「是嗎?」麥哈爾喃喃。

能有仇恨就已經表明了一切,從第一次相見,麥哈爾就知道,其中定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否則菲兒,不會有仇恨之色。

「閣下若真想知道,我等去巫師聯盟請一位伯爵巫師過來,以其手段,就算她不想說,也得吐露實情。」有伯爵在旁忽然開口,「又或者直接種下奴印,從其意識之中讀取,一樣可以輕鬆獲得。」

兩道辦法,都是輕而易舉,能得知真相的手段。

不過,在痛苦之中掙扎的菲兒,根本沒有變化,彷彿這兩種莫測手段,對於她來說根本沒有影響,察言觀色的伯爵,微微皺眉。

庚金伯爵領伯爵想出來的兩個辦法,就算是應對一些伯爵強者,都能讓其吐露實情,只是很顯然,對於眼前的菲兒,無用。

「既然你這麼自信,那我,就從你的物品入手!」麥哈爾淡淡出聲。

.(未完待續。) 不得不說翻找時空內戒的物品,這樣的手段,是十分低劣的一種,就算內里有著帶著重要訊息的物品,都不見得能推測出什麼。

「嘩啦啦!」

一件件寶光奕奕的物品,從時空內戒里倒出,各種兵殺技,神法,以及珍貴至寶,大果果靈石晶,衣服,應有盡有,各色多樣。

可這些東西,毫無吸引力,和丁點價值。

麥哈爾目光環視,幾乎是不放過任何一星半點有價值訊息的東西,只是過了許久,都未曾找到有聯繫的物品,直至翻出了一個玉盒。

玉盒鑲嵌藏匿在一塊玉晶之上,融為一色,根本不起眼。

「嗯?」

當麥哈爾從玉晶上取出這枚玉盒的瞬間,原本還算平靜的菲兒,目光立即被牽引過來,不動神色的面容上,似有了淡淡的緊張之意。

幾位伯爵似乎也注意到,不由,目光亦是望來。

「嗤!」

星光劍氣噴涌,麥哈爾彈指間,迸發劍氣,撞擊粉碎玉盒表面,一層層若隱若現的小型陣法,剎那間,犀利之芒扭轉,破碎防護。

「嘩啦啦!」

就在玉盒開啟的一瞬間,內里爆出一團腥氣撲鼻的綠液,帶著無盡腐蝕之力,就像當初的萬化腐陣氣息,腐化天穹,劃開帶起滋滋不斷的白煙,擴散環繞向麥哈爾,想要讓麥哈爾重倒覆轍。

「太弱!」麥哈爾搖頭。

「嗤拉!」

綠液大霧破碎,劍光划空,其上環繞的數十道本源,一瞬間,將大霧攪成粉碎,迸濺射殺,湮滅在重重虛空之上,直接消失。

而在綠液大霧小時候,玉盒裡,露出一塊五棱形的青玉令牌,上面,刻有種種古迹盎然的痕迹,帶著某種奇異玄妙,與菲兒氣息相引。

「聖庭的身份令牌?」

一瞬之間,麥哈爾與金斯同時巨震,目光凜冽。

「你的神道修為怎麼可能這麼強!」

見綠色腐蝕大霧,沒有能將麥哈爾重創,哀嚎在劍光之下的菲兒,失聲,似乎剛剛的神色,不過是讓麥哈爾掉以輕心的魚餌。

旋即。

麥哈爾波瀾不驚的目光看向菲兒,如看死人,無比冰冷:「聖庭之人,我自問,除開得罪開元,與君清殿下之外,再無他人。」

至於南聖庭的白龍道君,都不算得罪,要知道,在白龍道君的記憶里,他麥哈爾也只是一個煉靈六重,被封印的小人物,不值一提。

「什麼?」菲兒還未反應過來,便聽麥哈爾如此說,立即失聲,「你知道聖庭?你見過君清小姐?這,這怎麼可能?」

話一出口,全場死寂,就連失聲說話的菲兒,都是面色大變,明白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語,已經讓麥哈爾確定某種身份,和她的用意。

而她將再無多大價值!

「君清小姐?」麥哈爾皺眉。

在星辰遺迹時,麥哈爾遭遇楓殿下和開元的圍殺,君清殿下袖手旁觀也就罷了。獲得古老傳承之後,還下令讓伯爵級的絕世強者,來抹殺麥哈爾幾人,至那時起,諸人與他君清殿下,絕不可能善了。

可是菲兒要殺他二人,遠遠早於,遇上君清殿下的時間段!

「看來你是君清殿下一系之人!」麥哈爾道,目中寒芒爆閃,「有這個理由,足夠了,日後的因果,就算在君清殿下頭上罷了!」

麥哈爾的話,讓面色大變的菲兒,不免冷笑。

「你太過於狂妄!」菲兒開口,「你可知道君清殿下是誰?你又知道君清殿下代表多少強者,就憑你區區一個金核境,敢大言不慚的說出這種話,要是在聖庭,現在的你,已經死了百次以上。」

「是嗎?」麥哈爾抬手。

「咔咔咔!!」

普通卻蘊含滔天能量的恐怖手掌拍下,剎那間,骨鳴爆響不斷,直接將有力氣說話的菲兒鎮壓,連半邊身子,都拍入地下,沒有半分留情。

亦或者忌憚!

「既然知道了你代表的勢力,就算你不說,也沒有關係。」麥哈爾淡淡道,「日後,再去找君清殿下問,至於你,現在就先上路。」

「嗤!!」

血光飛灑,菲兒嘶嚎慘叫,血色的身影,在無盡的劍氣撕裂之下,直接爆成一團團血霧,連帶骨髓內臟殘渣,都未在空氣之下殘留半刻。

轉瞬斃命!

無緣無故,菲兒幾次三番想致他麥哈爾於死地,殺掉這樣的敵人,無論是麥哈爾,和金斯,都是神情一暢,沒有任何的憐憫,或者其他。

頂多就是多了個敵人!

況且和君清殿下,來日方長,之前麥哈爾就早有預感,他們之間的事情,絕不會這般輕易就了結,顯然現在已經多了一個理由。

麥哈爾雖不認為自己是天下無敵,沒有任何忌憚,可有些事,明知有阻也要去做。

在麥哈爾滅殺菲兒之後,四大臉色難看的伯爵,立即擋在麥哈爾面前,為首的白眉伯爵看向麥哈爾,冷冷道:「閣下,罪魁禍首已死,想來怒氣已消,還請離去罷。」

四大伯爵儘管在麥哈爾手上吃虧,可他們是庚金伯爵領的伯爵,同氣連枝,若是他們不護刀帝,或許下一個被人殺上門來,誅殺弟子的,就是他們中的其他人,他們絕不允許發生這種事情。

「晚了!」麥哈爾微微搖頭。

「嗤嗤嗤!!」

狂暴無盡的劍光,嗤嗤嗤割裂蒼穹,絞殺縱橫出一片恐怖的劍道地域,迸發出衝天的血光。

刀帝只來得及悶哼一聲,體內早已積蓄的無盡星戮劍氣摧枯拉朽,噴涌浩蕩,將體內五臟六腑,奇經八脈,骨骸通通粉碎,穿透,長劍閃爍,帶著刀帝的屍體,破開四人驚愕的周身,沖向麥哈爾。

煉屍化血!

「嘩啦啦!」

屍體破碎煙消雲散,麥哈爾手劍入鞘,轉身帶著金斯離開。

幾步之間,憑空消失在裂痕之外,身影與氣息半分不存,四大伯爵暴怒的威壓橫掃天地,但麥哈爾與金斯,兩人的氣息半分都未殘留,根本不知用何種手段消失的,詭異的讓人無法追尋。

.(未完待續。) 強者隕落!

生前帶來的威勢,名利,昌盛,通通會在頃刻之間,煙消雲散。

就算四大伯爵在怎麼暴怒,可人死不能復生,刀帝隕落,這是一個改變不了的事實,發泄一通后,四大伯爵各自離開,沒有作出過激之事。

畢竟只是一個已死之人!

「回去罷!」

銀星長發的身影,突兀的顯化,屹立片刻之後,轉身。

「咻!」

長劍破空!

以一種利劍之速,劃開虛空,朝著蛤烈政爵領依靠的混沌邊境而去,比起來時的速度,快了百倍不止,不出數天,就能抵達。

庚金伯爵領的刀帝,菲兒,只是漫長歲月里,微不足道的兩個敵人,抹殺他們,只是一件小事,不過是神道修為精進的體現。

麥哈爾轉眼即忘。

東川伯爵領一行,已經讓他豁然開朗,得知前因後果,現在的目光,已經投向南聖庭的白龍道君,若是他想報六七年之前,麥哈大族和司空大族之仇,又或者想得到劍指七星更高層次的神法。

他都必須去往南聖庭!

去南聖庭,儘管不太可能立即報得大仇,但,在南聖庭,卻能了解大仇之人的近況,進而伺機尋找報仇的機會,所以他必須前去南聖庭。

但在去南聖庭之前,麥哈爾還要回歸混沌邊境的神傾部落一趟,將整個神傾部落遷移至第三層之內,成為妖神古塔世界里,無數年後的第一批土著,供其繁衍生息,發展,擴大,繼而培養強者。

當然這是后話!

將神傾部落遷移進妖神古塔之內,除了給與部落更好的環境之外,麥哈爾也是想少掉一個牽挂,或許未來漫長的一段歲月,麥哈爾都不會在回歸神傾部落,回歸混沌王部佔據的混沌邊境。

蛤烈政爵領,銅鑼侯爵領,和混沌邊境,麥哈爾與金斯除了共同的神傾部落外,就只有葬下米絮的墓碑,值得金斯一人挂念。

無論是麥哈爾還是金斯,都不屬於蛤烈政爵領,銅鑼侯爵領,又或者庚金伯爵領,他們在這裡,也沒有任何的牽挂。

只是一個匆匆過客而已。

「吼吼吼!!」

蛤烈政爵領東邊的混沌邊境森林內,一頭頭瘋狂的妖獸仰天嘶吼,血紅著眼,不顧麥哈爾周身散出的恢宏氣勢,沖向麥哈爾,張開血盆大口,與腥氣四濺的獠牙,撕咬向麥哈爾,萬千妖獸齊出。

但迎接這些妖獸的只有死亡!

「轟轟轟!」

巨響轟鳴,自麥哈爾周身,豁然顯化出蘊含極致力量的恐怖本源,橫掃四周,一頭頭瘋狂的妖獸,還未靠近,就在本源之下,炸裂成團團血氣,摧枯拉朽,破出一塊廣闊的真空地帶,萬獸隕落。

本源到處觸之即亡!

當年麥哈爾神台之境時,面對發瘋的妖獸,妖王們圍殺,麥哈爾或許還會有那麼顧忌,但現在,心念一動,本源過處,萬獸灰飛煙滅。

來多少死多少!

「吼吼吼!」

快速穿行之中的麥哈爾,忽然耳邊傳來妖氣滔天的恐怖獸吼,隨之一道道妖皇之威不知從何處席捲而來,一頭頭龐大的妖軀,從古木參天的森林之內顯化,撲殺向麥哈爾,眸光猩紅,充滿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