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村寨裏的人都出來給星雲他們送行,“真的很抱歉,因爲我們的貪婪纔會發生這種事,實在是對不起。”

“沒關係,都過去了。”星雲撓着頭說,但是想起那被欺騙被利用的感覺他心裏確實是不好受。

“對了,這個是應該付給你們的委託金。”村長把滿滿一袋錢交到星雲的手上一臉歉意地說。

“好的,非常感謝。”

“不過…”村長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又不好意思說出口。

星雲剛接過錢袋就被撒隆一手奪去,他趕忙打開錢袋,“爲什麼都是銀幣,不是說好是金幣的嗎?”撒隆大叫道。

其他人也湊過來看看裏面,果然全都是銀幣。

“那個…其實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多錢。”村長西達臉一紅一臉歉意地說道。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周圍的村民紛紛鞠躬道歉,就連那些孩子都在鞠躬賠罪。

“算…算了,撒隆。”星雲看看村子的人,只要他們真心改過這纔是最重要的,“我們走吧。”說着星雲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順着路走去。


妮悠和清新對笑了一下,也跟着一起出了村子。

“繼續上路。”風嵐高呼一聲,上前摟住星雲的脖子,和夜幽並排着下了村寨。

“就…就這麼算了嘛。”撒隆一臉不甘心,他左右瞧瞧只得嘆了口氣追了上去。

星雲看看兩邊尖尖的木樁,他眨眨眼睛若有所思地說道:“被貪婪的人利用去做壞事,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最可怕的還是人的貪婪吧。”夜幽語氣深長地說道。

“都是我還是相信人性有好的一面。”星雲轉過頭來笑着對村民們擺擺手,他的微笑裏充滿了希望。

“是啊,你就是這樣的傻瓜。”夜幽也看着他笑了笑,眼前的星雲似乎變得成熟了,但又好像還是那個天真的他。 白毅想好一切部署之後,便開始不斷地走動整個四大山峯,更是與每一個首領手下的護衛一一私聊,讓他們結合自己的特長從而進行部署。

猛然間,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都開始急忙的佈置陷阱,凡是白毅走到的地方都會出現一片意想不到的凝聚力,在他們眼中這白毅已然成爲這整個死亡森林之中公認的第五位首領了!

離大戰的時間越來越近,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也是越來越繁忙,有的護衛不僅僅是在自己的山頭設置了一些陷阱,更是設置了連環陷阱!只要有修士經過觸碰到機關,必定亡命!

“白師弟啊,這工程浩大,就算這前來試煉的修士帶了無數寶貝,想必也要夭折在此了,哈哈哈哈!”唐偉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一臉的自信之情。

“這些陷阱與埋伏對待築基境、旋谷境、靈動境的修士還有一定的殺傷力,但是在歸一境面前到顯得有些拙劣了!好在我們量大,如此就算是歸一境的修士也會不得不謹慎!

我想好了,我們需要一條大魚來刺激這些外來的修士!我願做這條魚餌,不僅僅是如此,我更會在四大山峯之中挑選百位修士與我一起成爲魚餌,勾引這些外來的修士踏入我等佈置的陷阱之中!只有這樣我們佈置的陷阱不會提前暴露,也會集中爆發最強的殺傷力!”白毅看了唐偉一眼緩緩而道,唐偉聽到這話也是雙眉一皺,連連點頭,一副明悟之色。

“那你的安全豈不是成了最大的問題?”

“我?哈哈哈,這場試煉對於這些外界修士而言是場試煉,但是對於我而言這又何嘗不是呢?我從碭山來此之時,這儲物戒就一直保留到現在,要是比神通鬱武技我倒還不懼怕這些修士!”白毅仰天大笑,散出一副霸道之氣。

“那就讓我隨你一共加入這百人之中吧!”唐偉連忙說道。

“你?那可不行!我還要唐師兄你操控整個死亡森林的陷阱呢!你就作爲整個死亡森林的天眼,一切的消息由你來傳達,如此也能瞬間匯聚整個四大山峯的修士!這麼重要的任務必須要你來完成,交給別人我還不放心呢!”

“好吧!”唐偉點了點頭,露出了一臉的凝重之情。

時光荏苒,轉眼便又是數月,在這段時間之中,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衆志成城,一心一意的都在佈置陷阱,然而這一切只是爲了十年一次的試煉之戰!

“白辰,明日就是整個死亡森林開啓的日子,這外界會擁入大量的修士,上一次一共進來了數千修士,今年估計也有這麼多的數量!”霍一首領看向白毅緩緩而道。

“沒錯啊,但是我們整個死亡森林之中約有數萬的修士,莫非還懼怕這數千的修士不成,更何況今年的部署又豈是去年能相比的?”杜江首領大聲喝道,一臉的殺伐之意。

“不管來多少修士,這一劫都要我們一同去面對,今日傳令三軍好好休息,明日全力一戰!”白毅冷聲道,神情之中充滿了一股戰意。

“好!就這樣!”郭金首領點了點頭,立馬贊同道。

話雖這麼說,但是這一夜罕有修士能安然入眠,全部都懸着一顆心,在等待明日的到來。

“轟!!!”

一聲巨響猛然想起,整個死亡森林轟然一震,無數修士紛紛露出一臉的震撼之情,看了看四周,看到了無限光芒,此刻已是清晨!

隨着這聲聲響也就意味着試煉一戰開始了!,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看向這前方空曠之地。

“試煉之戰開始!天降珍寶!”一個極爲蒼老的聲音猛然響起,頓時一道金光在天空之中閃耀,隨即只見無數兵器與兵甲還有丹藥都從天而降,撒滿了整個死亡森林。

這些寶物就是修行資源啊,基本是千米可見一處,不僅僅是如此,那蠻荒之地更是生長出了無數參天大樹,整個死亡森林瞬間煥然一新!

“啾啾啾啾••••••”

就在這時,四道靈光一閃即逝,這四道光芒散發着一道紫色,四位首領以及白毅都凝視着光芒,他們心中清楚,這四道光芒就是此次試煉的四個最珍貴的寶物!

“霍一首領,要是這四大珍寶同時擁有會如何?”白毅看向霍一首領急忙的問道。

“這•••至今爲止還沒有一個修士能同時得到四大珍寶,因此這結果我們也是不知曉!”霍一首領搖了搖頭,一臉的無知。

“哼!”聽到這話,白毅心中更是燃燒起了一道熊熊烈焰,心中更是記下了這四道靈力散落的方向,講白了這是四大山峯各有一件珍寶!

因此四大山峯之中都會被屠洗,應該是如此才造成了這外界修士的瘋狂殺戮。

“試煉開始!!!”這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猛然整個死亡森林再次一顫,憑空出現了一個個旋渦,這一個個旋渦之中都出現了一個個修士,這些修士無疑都是參加此次試煉的!

這一個個修士皆是修爲精湛,罕有築基境與旋谷境的修士,這放眼一看竟是靈動境的修士,這一個個修士也都是家族之中的天驕,爲了磨練自己而特地來此!

“恩?這就是死亡森林?”一個修士浮在半空看向整個死亡森林則是一臉的凝重之情。


他麼看見的只有一個唄大霧瀰漫的森林,這森林之中又是極爲安靜,但是這越是安靜則越是代表充滿了殺機!

“你們看這些修士手臂之上都有一個棕色的標記,這標記是一道光環,應該是爲了區分我們與他們的標記!否則真的就是一場混亂的廝殺了!”白毅指了指,身旁的修士也是連連點頭。

這旋渦越來越多,這出現的修士也是越來越多,放眼一看密密麻麻,這一個個修士不是靈動境三重天就是歸一境一重天,看的只叫人心中發麻,這進來的修士修爲越是精湛,那麼自己等人的安危就越是危險。

“白毅看到了一些他認識的修士,那徐家的徐麗、徐峯、徐然、南宮洛還有那華家、馬家、袁家、王家•••的子嗣都在其中,這些人白毅都認識一些,幸好參加了這秦家的比試,因此這些修士自己也能知曉。”

但是這些修士也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修士白毅都不曾見過!一個個都是一副傲慢之情!

“今年的死亡森林爲何不太一樣了?起了如此大的霧?莫非是這死亡森林中的修士在搗鬼?”說話之人乃是嵐家修士嵐風,這嵐風已然歸一境一重天大圓滿的修爲了。

“哈哈,不管如何,今年的新星必定是我!”站在旁邊的一位王家子嗣大聲笑道。

“你可拉倒吧!待我將這煙霧吹散,以便尋找獵物!”馬家的子嗣斜嘴一笑,連忙大袖一甩,頓時掀起了一陣狂風,這道狂風席捲着死亡森林的大地之上,轉眼這漫天的煙霧消散了。

衆修士看見的是漫山的花草,漫山的草藥,漫山的生機勃勃之景!帶着到狂風散去之時,那無邊無際的煙霧再次籠罩整個死亡森林。

“什麼?這••••••”這修士看到這一幕則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

“這死亡森林應該並無任何的修行之物,爲何看見的是漫山的草藥?莫非這死亡森林的這一道平衡被打破了?”

“不可能,這死亡森林的修士都是手無寸鐵的修士,要是一個個都有修行之物,那這後果不敢想象啊••••••”

這一言猛然引起無數修士的關注,一個個修士紛紛落於地面,謹慎的觀察着四周,但是四周依舊是一片安靜,並沒有出現任何死亡森林的修士,這眼前看得見的就只有從天而降的靈石與兵器。

“這死亡森林與去年相比卻是改變了很多,大家定要小心尋寶啊!絕不能獨自行動,要知曉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約有數萬!”

“哼,就算數十萬我也不怕!告辭”袁家修士五人冷聲一笑,便向這南邊疾馳而去,衆修士看見這一幕也開始蠢蠢欲動,紛紛向這四面八方開始行走而去。

這一路走一路收集地上的靈石與兵器,雖然這些靈石與兵器是最爲普通的,但是有誰會覺得這些東西多呢?

“迎戰!!”白毅大聲一喝,四大山峯的修士齊齊喝道。

“殺!!”

這聲音震天,更是傳遍了四大山峯,直至整個死亡森林的每一角,聽到這漫天的殺意,這無數前來試煉的修士也是一個個緊鎖起了眉頭!

“上次試煉大戰之時,我還是靈動境的修爲,當日這一進來便就開始了殺戮,如今爲何這死亡森林變的如此有紀律?莫非這四大首領達成了一致不成?不在各自迎戰了?”嵐風遲疑道。

“嵐哥,他們都走了,就剩我們嵐家的子嗣了,我們不前行麼?”

“哈哈哈,你沒來過這死亡森林,因此你不知曉這其中的事情!如今這死亡森林變成這般模樣定是有人刻意而爲,因此我們更是不能心急,讓這些家族的修士爲我們探路也可,我們也省的去尋寶,不如就在此地等候他們的出現,我們在奪他們的寶就是!


反正這一地的靈石也是取之不盡!你們覺得呢?”嵐風緩緩笑道。

“高!實在是高啊!那我們初次來這死亡森林也要看看吧?”

“恩,方圓十里的範圍,絕不能走遠,莫非出現危險,我來不及前往!”嵐風神情凝重道。

“好!”嵐家子嗣異口同聲道。 「你…」崔尹尊者看到楊恆突然出手,而且一劍就殺了一個神人境巔峰的修士,立即變得目瞪口呆起來。

圍住楊恆他們的那些修士也同時愣了一下,這純陽鏡的修士,絕對有至尊境界修士的實力。

陂修尊者看到楊恆強勢出手,心中也是震驚不已。

他沒想到楊恆僅僅是突破了一個小境界,實力卻是暴漲了這麼多。

僅僅是那一劍,他想要接下來都不會這麼簡單。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會害怕。

上次他是因為楊恆和鳳冶尊者在一起才會落荒而逃,現在即使楊恆要殺他,也只能是一個人,他也不見得會落敗。

「動手!」崔尹尊者回過神來之後,臉色馬上變得猙獰,主動把黑星尊者給攔了下來。


一些中立的修士看到崔尹尊者他們真的打起來了,立即退的遠遠的。

楊恆手裡的巨劍舉起,朝著陂修尊者劈了過去。

這裡這麼多修士,跟他的仇最大的就是陂修尊者,他最先要對付的自然就是陂修尊者。

紫色劍芒凝成的漩渦,有如一個空間黑洞,帶起一道強烈的颶風朝著陂修尊者卷了過去。

陂修尊者一聲冷哼,把金色權杖拿了出來,一道刺眼的金光傾瀉而出,將前面的劍芒全部裹住。

金光在紫芒的吞噬下,迅速變得暗淡下去,同時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聲。

陂修尊者知道自己小看了這一道劍芒的威力,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同時源源不斷地將神元注入到金色權杖裡面。

漫天的金光再次凝實起來,很快就將紫色劍芒蠶食一空。

「我看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陂修尊者冷喝道,把手裡的金色權杖收了起來,拿出一根綠色的藤蔓。

「尊級上品法寶!」楊恆看到對方手裡的法寶,知道對方是想要這一招就搞定他。

不過憑陂修尊者的修為,想用一件尊級上品法寶就將他搞定,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神元即使要比陂修尊者少,但也少不了多少。他修鍊先天之氣和神識攻擊的優勢,完全可以把這個差距拉小。

如果兩人都使用尊級上品法寶的情況下,他的練體修為還佔據了更大的優勢。

雖然他很有信心在施展「道靈九變」的狀態完敗陂修尊者,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他不可能使用「道靈九變」。就連和陂修尊者拼得兩敗俱傷也不行。

他現在主要的目的已經不是要殺陂修尊者,而且要趁機進入到前面的那個大廳里。

「不是只有你才有尊級上品法寶的!」楊恆一聲冷哼,把天火圈拿了出來。

「沒想到你一個神人境的小子,居然有這麼多尊級上品法寶。我今天就殺了你,看看你身上有多少好東西!」陂修尊者眼神一愣,手裡的藤蔓飛了出去。

綠色的藤蔓在空中不斷的生長蔓延,瞬間就長出了千萬根枝條,有如一張巨大的天網。

緊接著,一朵朵金燦燦的花蕊從枝條上長了出來,然後迅速的綻放,栩栩如生,和一朵朵真實的鮮花無異。

楊恆看著前面的花網,不僅好看,同時也隱藏了無盡的殺機。

他立即將神元注入到了天火圈中,一團團紫色火焰形成的一個火環騰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