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阮阮說,「寶貝們,我知道你們心裡肯定很奇怪,我會跟你們解釋的。」

她轉過頭,看了一眼慕淵臨,而慕淵臨已經朝他們走了過來,「喬喬嘯卿,我給你們解釋,我和你們媽咪……」天涯微小說

「媽咪,」童嘯卿打斷了慕淵臨的話,對童阮阮說,「伯尼叔叔和爺爺不見了。」

「什麼?」童阮阮一聽,有些詫異,「他們怎麼不見了?是不是出去吃飯了?」

「爺爺」慕淵臨聽到這兩個字,覺得奇怪,「我爸怎麼會跟伯尼一起不見了?你為什麼這麼說?」

童阮阮站起身,說道,「不是你爸,是我爸。」

「你爸?童澤華,你認他了?」阮阮連童澤華那種父親都認,居然不認他這個老公?

慕淵臨要瘋了。

「我說的是盧卡斯,他是我乾爹。」

慕淵臨瞭然,「原來說的是他。」

慕淵臨剛剛快要瘋了,關鍵時刻終於穩住了。

不過,兩個小傢伙怎麼能隨便叫爺爺?

「只有我爸才是他們爺爺。」慕淵臨有些吃醋,他們都沒有叫過他爹地,居然叫別人爺爺了,真是可惡。

童阮阮知道慕淵臨在吃乾醋,也懶得跟他說。

「寶貝們,沒關係的,他們兩個是大人了,不會不見的。」童阮阮安慰道。

「不是的,」童嘯卿說,「他們昨天半夜就不見了。」

「你說什麼?」童阮阮皺了皺眉頭,「你怎麼知道他們半夜不見了?」

童嘯卿乖巧的回答道,「昨天晚上半夜,我起來上洗手間,但發現馬桶堵住了,於是我就出來,看到伯尼叔叔的房間門居然開著,我走過去看,裡面沒有人,我就去裡面用了一下洗手間,出來之後我找了一下伯尼叔叔,發現他不見了,還有爺爺的房間也是空的,沒有人。」

「……」

孩子這麼一說,童阮阮也覺得奇怪。

「就是呀,」童蘇喬說,「伯尼叔叔答應人家,今天要把人家抱抱舉高高呢,還要帶我們出去玩,突然就不見了,說話不算話,大騙子。」

「伯尼不會這樣的,我打電話問問。」童阮阮拿出手機撥通了伯尼的號碼。

可是手機那一頭是一陣關機的聲音。

童阮阮疑惑不已,緊接著她又撥打了盧卡斯的號碼,手機那頭依然是關機。

見鬼了,他們兩個怎麼都關機玩消失?

天哪,他們該不會私奔了吧!

童阮阮甩了甩腦袋。

自己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怎麼可以這樣想?

他們有什麼事情去處理了嗎?可是怎麼會一起呢?而且還不說一聲。

慕淵臨走上前說道,「他們兩個都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或許有什麼事情不方便告訴你,等忙完了就回來了,你不用擔心。」

「別站著說話不腰疼。」童阮阮沒好氣的說,「要是我和孩子們消失了,你也會這麼說嗎?」

「我……」慕淵臨很委屈,他只是安慰她,真是動不動就撞槍口。

他乖乖的閉了嘴,轉而看向兩個小傢伙,「寶貝們,過來讓爹地抱抱好不好?」

「……」

兩個小傢伙站在原地,兩雙烏溜溜的眼睛盯著他,但是沒有一個人行動。

慕淵臨的兩隻手懸在半空,最後尷尬的縮了回去。

「爹地今天來,是帶來一個好消息給你們。」慕淵臨胸中澎湃。

「奇怪,他們去哪裡了?」童阮阮的聲音再次傳來,不過是自言自語,緊接著她轉身離開。

「你去哪裡?」慕淵臨問。

童阮阮沒有理他,走出了客廳。

阮阮不在,正好他好好跟兩個小傢伙宣布好消息,小傢伙們就可以盡情的興奮,不用顧忌媽咪了。

「寶貝們,你們的媽咪和我和好了,今天我們兩個正式來見你們。」說完之後,慕淵臨整個人心胸舒暢。 「……」

兩個小傢伙眨了眨眼睛,互相望了一眼彼此。

然後,神同步的轉過身,童蘇喬撿起了地上的娃娃,童嘯卿撿起了遊戲機,各玩各的不理他。

「……」

什麼情況?

慕淵臨愣在原地有些尷尬,「寶貝們,這是個好消息,你們難道不開心嗎?」

說好的盡情興奮呢,他們兩個怎麼這麼安靜?

童蘇喬跟娃娃玩的真開心,軟萌萌的說道,「大騙子,媽咪才不會跟你和好,你就看我們年紀小,欺騙我們。」

「怎麼會呢?」慕淵臨來到童蘇喬身邊,「我真的跟你們媽咪和好了,不信你們問她。」

童蘇喬將娃娃舉起,放在慕淵臨眼前,「娃娃,你告訴我,大壞蛋說的是真是假?」

「大壞蛋說的是假的,他在騙你哦。」童蘇喬模仿娃娃的聲音。

模仿完之後,童蘇喬對慕淵臨說,「聽到了沒有?我的寶貝娃娃都說你在騙我。」

「……」

女兒不相信,還扎了他一刀,慕淵臨的視線又看向童嘯卿,「兒子,我說的是真的,我沒騙你們。」

「除非媽咪親口告訴我,要不然我不會相信你。」童嘯卿跟童蘇喬一樣,他們兩個一點都沒有因為這個消息而驚喜。

慕淵臨整顆心碎成了碎片。

他盼望著他說出這個好消息之後,兩個小傢伙興高采烈的叫他爹地,撲進他懷裡,他們來一個感人的相認。

之前因為阮阮的緣故,她擋在中間,所以兩個小傢伙不好認他,可是現在阮阮終於跟他和好了,兩個小傢伙終於可以認他這個爹地了,他們會很開心,可沒想到現實怎麼這麼骨感。

過了一會兒,童阮阮走了過來。

「奇怪,僕人們都沒有看到他們,電話也打不通,去哪兒了呢?」

「阮阮。」慕淵臨衝上去握住她的手,「你快告訴他們,我們兩個人和好了,你讓他們叫我爹地。」

他等爹地兩個字都等瘋了。

童阮阮甩開他的手,「慕淵臨,我的好朋友和我的乾爹不見了,你現在就顧著認孩子,合適嗎?」

「……」

慕淵臨委屈的要命,他也不敢跟阮阮反駁,生怕惹她生氣,於是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接通后說道,「以最快的速度,把伯尼和盧卡斯找到。」

說完,慕淵臨掛了手機,「行了,我已經讓巽風門去做這件事了,他們很快就能找到。」

巽風門!

聽到這三個字,童阮阮眼底閃過一絲精光,隨後笑道,「既然咱倆現在暫時和好,那你是不是要帶我認識一下,你私下裡的這個門,那個門,這個人,那個人,好讓我混個熟臉。」

雖然阮阮在笑,可是慕淵臨卻感覺到一股冷颼颼的感覺。

她從來都沒有這樣主動過,一主動准沒好事。

不過慕淵臨不願意把她往壞處想。

「你確定對這些有興趣?」慕淵臨問。

「我當然有興趣了,」童阮阮說,「聽說他們的消息很厲害,說不定以後我也有事想找他們幫忙呢,你說是不是?」

「阮阮,你不用親自出馬,你需要什麼可以告訴我,我會為你做的。」

「慕淵臨,你是不是不想?如果你不想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童阮阮不耐煩的說。

慕淵臨心頭一驚,現在他可是把童阮阮捧在手心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好,我都答應你,過兩天我帶你去認識一下他們。」文筆書吧

「那你所有的一切,我就想知道。我不想你對我有秘密。」童阮阮步步緊逼。

「我的一切?」慕淵臨聽到她這麼說,心裡並沒有反感,反而覺得開心,阮阮居然對他的一切有興趣。

如果阮阮對他一點都不感興趣,他才會傷心呢。

他笑道,「只要你想,我什麼都願意告訴你。」

「你說的,要是說話不算話,那咱倆就一拍兩散,我帶兩個孩子離開,我們……」

「別說。」慕淵臨修長的手指堵住她的唇,「不許再說下去,我不會讓你有這個機會的,我的一切都會給你,我都會讓你知道的。」

童阮阮抓住他的大手推開。

不知什麼時候,兩個小傢伙已經來到他們身邊。

「媽咪,他說你跟他和好了,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慕淵臨說,。

「人家在問媽咪呢,才不是問你。」童蘇喬有些不高興,抱住童阮阮的腿,「親親媽咪,是不是呀?」

童阮阮笑了笑,溫柔的說道,「媽咪只是暫時和他交往一段時間,如果他表現不好,媽咪還是會離開的。」

「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說大壞蛋在騙人呢」童蘇喬靠在了童阮阮的腿上,可是不知怎麼了,心裡有點小激動。

慕淵臨眉頭一皺,「你之前不是這麼說的。」

「是嗎?那我是怎麼說的?我的意思不就是這樣嗎?」

「……」

慕淵臨仔細想了想之前的話,意思的確是這樣,可是他想極力的扭曲。

算了,和他交往一段時間,已經是他很大的進步了,他不會給她離開的機會。

到時候她要是離開,他就把她鎖在房子里,里三層外三層,保鏢把守。

慕淵臨腦子裡湧出很多邪惡的念頭。

很快到了中午吃午飯的時間,廚師已經做好午餐放上桌。

慕淵臨將兩個小傢伙抱在了他身邊,他坐在他們兩個人中間,童阮阮坐在主位,慕淵臨一刻都不想跟兩個小傢伙分開。

「放開人家啦,人家要去媽咪那裡。」童蘇喬從小椅子上跳了下來,然後屁顛屁顛的跑到她的身邊,「媽咪,人家要坐在你身邊。」

「真乖。」童阮阮將童蘇喬抱了起來,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

慕淵臨有些難過,「喬喬,你天天跟媽咪住在一起,好不容易跟爹地在一起,跑那麼快乾什麼?」

「人家就是愛媽咪,」童蘇喬傲嬌的說,「你要是不高興的話,就別在這裡啊。」

童蘇喬這小嘴可傷人了,慕淵臨拿她沒辦法,轉過頭看向童嘯卿,「嘯卿,你呢?願意坐在爹地這裡嗎?」

「哥哥快來這裡,」童蘇喬朝他揮了揮小手,「來喬喬這裡坐呢,喬喬需要你,喬喬最愛哥哥和媽咪了,哥哥你千萬不要背叛我們呦。」

明明是那麼軟萌可愛的聲音,卻充滿了警告。

童嘯卿從椅子上下來,坐在了童阮阮的身邊,兩個小傢伙將童阮阮圍住了。

慕淵臨孤零零的坐在那裡,心裡難受不已。

好尷尬,又好難過。

童蘇喬也嗅到了一絲尷尬,她有點坐立不安。

終於,菜上齊了,童阮阮和兩個小傢伙說,「趕緊吃吧,吃完飯之後,先去睡個午覺。」

「好的,媽咪,人家最聽你的話了呢,你讓人家幹什麼人家就幹什麼。」童蘇喬向慕淵臨炫耀,揚起小腦袋,得意的看著她。

慕淵臨吃著美食,卻如同嚼蠟。

為什麼今天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他還以為是大團圓呢,沒想到自己被冷落成這個樣子。 「……」

童阮阮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要狠下心來,可是看到慕淵臨這副失落的樣子,就好像她和孩子組團欺負他似的。

她轉過頭分別跟兩個小傢伙說道,「你們到他那裡坐一會兒,跟他說說話,最重要的是,告訴他,要好好對媽咪,千萬不要欺負媽咪。」

兩個小傢伙一聽,立刻得到了一個巨大任務,童蘇喬喬舉起了小手,「人家立刻就去警告他。」

她從自己的椅上下來,然後跑到了慕淵臨身邊,「大壞蛋,人家要好好警告你一下。」

慕淵臨欣喜若狂,她感激的目光看向阮阮,他知道阮阮故意這麼說,是把兩個孩子推到他這裡了,不至於讓他失落,這個女人就是嘴硬心軟,他就知道。

他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獎勵她,讓她深刻的明白,作為一個女人可以有多快樂。

他立刻將小東西抱了起來,坐在了他旁邊的椅子上。

「嘯卿,「慕淵臨問道,「你要不要來警告一下爹地?」

童嘯卿看了一眼媽咪,童阮阮點點頭,讓他過去,然後童嘯卿過去了。

童嘯卿歪著腦袋看著他。

慕淵臨也將他抱了起來,坐在他的另一邊。

這會兒,兩個小傢伙將他圍住了,慕淵臨的心情從陰轉晴。

「大壞蛋,我告訴你哦,」童蘇喬率先開口,「媽咪是人家最愛的媽咪哦,你要是欺負媽咪的話,人家就畫個小圈圈詛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