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毅皺起了眉頭看向前方,目光所及之處有好幾棵大樹都被擠的東倒西歪,只見這巨大身體從古木中竄出出,好似在追逐什麼,體長足足有二十來丈,其高就有五丈有餘,這巨獸竟是傳說中的毒魔蜥!它那巨大而肥碩的身體,看起來無比笨拙,但是爬行的速度卻並不慢,黑色的疙瘩粗糙的皮膚上冒著一陣陣污濁的氣體。一路蠕動,發出陣陣難聽的吼叫之聲,令人聽起來無比駭人,甚是駭人。童毅此時身體更是泛起了一層層的小疙瘩。

最令童毅驚奇的是它所追逐的居然是一枚卵蛋!

它通體為紫,晶瑩剔透,讓童毅看起來就想咬一口,哈喇子更是離譜的流了滿地。它能有三寸那麼大,宛若一塊天地所雕刻而成,剔透而燦爛,讓人感覺奧妙無比。

最為可怕的是它所散發的生命波動,無比強大。僅一瞬間而已,童毅就知道,這枚蛋了不得,甚至遠遠的超越了自己所盜的青隼鷹卵蛋。這枚蛋說價值連城也不為過,不由讓他眼睛發直,他原本只是為了那遠古鱷龍遺體而來,不曾想竟能遇上這樣一枚卵,實在是超出自己預料。

「真是上天的厚賜啊!」童毅舔了舔嘴唇,不禁嘆道,眼神火熱,這枚蛋味道看起來就知道絕對是無比美味!

最令童毅驚奇的是這枚蛋居然好似長腿一般飛快的逃跑,令那毒魔蜥不斷憤怒的嘶吼。

「我靠,這蛋成精了!居然自己跑!看來我吃了絕對會大有益處,絕對不可便宜那畜生!」童毅滿臉震驚,直勾勾的盯著那不遠處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神蛋。

童毅此時哈喇子流了一地,直接看著那蛋,面不改色大喊道:「成精的蛋,往我這裡跑!我絕對不想吃你。」

神蛋看著這人類居然對自己滿嘴流哈喇子,還說絕對不想吃自己,而且如此淡定的說出,不禁感嘆,這人類小小年紀居然如此厚臉皮,他日前途,可謂是不可限量了,不過又後頭看著那毒魔蜥,不往這人類少年哪裡跑,自己往哪裡跑?隨即直接向著童毅跑去。

童毅此時雙眼放光,舔了舔嘴角,心中喃喃道,「明天就讓我把你吃了,當成救你一命的謝禮吧。」

童毅腳踏奧義步伐極速而行,行如鬼魅一般,直接向著神蛋跑去,那蛋也是極其配合,直接一躍直接跳到了童毅懷中,童毅也是不敢有絲毫停頓,直接向著山谷內狂逃而去。

毒魔蜥見自己即將到嘴的神蛋此時居然被一個卑微的人類所搶走,頓時氣憤的向著童毅一陣嘶吼,刺耳聲音隨即響徹雲霄。蠕動那極其笨重的身體再次向著童毅追逐而去。

在這樣一追一逃的情形下,數個時辰悄然而逝,此時的童毅不斷破開大罵,這毒魔蜥有完沒完了,不就是一枚蛋嘛,這還追的越來越上癮了。

……

一轉眼,皎月也是悄然升起,皎潔的月輝灑落而下,月華如水波一般柔和,蠻山深處的一片朦朧,像是披上了一層薄紗。此時的童毅慵懶的仰躺在蒼天古木上,久久無語。因為此時的他在認真思考,怎樣對待才能對得起自己辛辛苦苦從毒魔蜥口中搶奪的神蛋。左思右想決定還是吃了好。

童毅將神碗祭出,敲了神蛋敲,道:「你看我也是救你一次了,而且還是冒著生命危險,我把你吃了咱倆就算扯平了你看如何?」

神蛋一聽,連忙搖蛋表示不同意。笑話,自己好歹也是神獸蛋了,怎麼可能被人吃了呢。

「沒事,我不想讓別人欠我的,所以還是讓我解解饞吧。」童毅哈喇子流了一地,雙眼放光,勸解道。

也不等人家神蛋反抗,直接扔進神碗,口中喃喃有語:「冰糖葫蘆五加皮,燃燒吧!」

「冰糖葫蘆五加皮,燃燒吧!」

「冰糖葫蘆五加皮,燃燒吧!」

「冰糖葫蘆五加皮,燃燒吧!」

……

「我靠,怎麼回事?」童毅拍了拍神碗滿臉不解,自己可是說了幾百次咒語,這丫的神碗怎麼不好使呢。

與此同時……

「碗哥,謝謝你了啊!」

「沒事,這丫的我早看他不爽了,再說你好歹也是神獸蛋怎麼能被食呢,不過你可要小心這傢伙肯定會想別的辦法。」



「嗯。」

「唉,看來吃不了蛋啊。」童毅有些無奈的看著神蛋嘆了口氣。

神蛋聽了也是送了口氣,可是隨即小傢伙的一句話讓它險些差點打算直接自己跑去找毒魔蜥。

「算了,還是生吃吧,蛋生吃也是比較有營養的嘛!」

童毅直接強行把神蛋抓住,直接開始破殼,各種方式,皆是無果,這蛋殼實在是太過堅硬,任童毅怎樣就是無法打破,神蛋此時也很是得意,這些方法怎能奈何自己?要不是因為怕毒魔蜥髒了自己,否則怎需逃跑?

「我靠,這還是蛋么?算了不吃了。」童毅無論怎樣都打不破這蛋殼,最終只得無奈作罷。隨即很是不甘的看著神蛋說道:「哼,算你丫的命大,等你出來我在把你烤了。」

神蛋心中也是不屑的撇撇嘴,「待我破殼之日,這個世間有幾人能奈何得了我?」 一夜無話,翌日,童毅繼續向著蠻山深處緩緩前行,偶爾碰到一些蠻獸童毅藉助古霸王龍的威壓,可以說是一路暢通無阻。

突然童毅腳步停了下來,一眼望去,猩紅的血液此時已經將這片地方都染成了血紅色,此處更是充斥著血腥之味,淡淡血霧繚繞四方,還未消散,從血跡來看這些屍體不足一天的時間!這些屍體掩映在林草間,顯得格外恐怖。

最令童毅驚訝的是這些屍體他們的服侍竟然並非全是大山中的獸皮服飾,還有一些很是華麗的衣衫,那麼這些人顯然是來自於大山之外,可是他們怎麼能知道遠古鱷龍剛剛坐化的呢?

童毅不禁警惕起來,也沒有稍作停歇繼續向著深處掠去奔行出去,沒過多久忽然一道勁風撲向童毅的心臟,那冰冷的寒光彷彿來自地獄,懾人心魄。從那力道來看這是一把質量極好的弓箭,迅如閃電,可殺人於無形。而且剛剛那箭的力道來,並非屬於這大山之內的產物!

一箭實在是太突然了,在深山老林之中這樣一支可怕的冷箭射來,令人防不勝防,好在童毅反應迅速,翻身躲過。險而又險,直到這時,尖銳的呼嘯聲才傳來,那是箭桿劃破長空的聲音,遠遠慢於鐵箭本身,可見其速度有多麼的可怕。

「鏘——」

銀箭直接射進遠處一塊古木之中,隨即直接射穿,可見這一箭的威力,無比恐怖。這麼強大的力道,穿破人的身體可謂是輕而易舉,童毅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只差了一點,自己就要被人一箭斃命。要知道在這蠻山中自己生活了數年向來都是欺負別人的份,如今竟有人想射殺自己,他怎能不怒?

遠處的高地上間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年持弓而立,神色冰冷,眼眸中充滿了蔑視與不屑,眼中沒有絲毫波瀾,直盯著逃竄的童毅。

這是看起來有十幾歲的少年,身材高挑,髮絲飄逸,整個人顯得很是俊美。

「別讓我抓到你!」童毅盯著那少年暴怒道,眼中殺意不減。

「呀,這下賤的人居然威脅你呢!」一旁人聽了也是一愣,隨即看著那俊美少年,眼神中充滿了一絲嘲諷之色。

那俊美的少年,眸中冷芒一閃,一言不發,迅速拉開手中精緻的大弓,迅速張開弓弦,搭上鐵箭,直接向著童毅射了出去。

「嗡——」弓弦顫動,瞬息即至。

童毅一個側身,揚手抓住那飛來弓箭,好似擲矛一般,直接向著那俊美少年投去。俊美少年微微一愣,眼神中充滿了不屑,也是直接試圖徒手接去。鐵箭直接擦過他的手掌,帶起血花飛了出去,手中血液流淌開來。

「嗖——」

銀箭沒入其身後不遠處的巨石中,直接穿進,甚是恐怖。這麼強大的力道,有幾人敢硬接?若是真要被射中,那就是一個透心涼!

對面眾人當場倒吸了一口冷氣,滿臉驚訝,他們可是熟知俊美少年的肉身,然而對面那個只是一個大山中的下賤的土著人而已,年齡這麼小就能有這樣的驚人神力,著實令這些人心中有了某些想法。

「喂,前面的小土著,我看你是有特殊體質之人,從今天開始,你就跟在我身邊,我帶你去外面見見視野,保你吃穿不愁。」

那俊美的少年旁邊的一名容貌姣好的少女高高在上的說道,聲音很好聽。此時的她宛如公主般的驕傲,等待著童毅的回答,在她的認知中,這種條件,足以讓任何人為之瘋狂……

「真的吃喝不愁么?」童毅眨了眨眼睛,很是單純的問道。

「當然!」

少女一聽很爽快的保證道,顯然在她眼中童毅這個單純的小土著已經馬上就要被自己忽悠過來了,到時候到了自己的家族還不是自己說了算么?

「那太好了,只要天天有純血的遠古凶獸肉就好了,太古魔獸也是可以的。」小傢伙臉上大喜,黑亮的大眼眯成了月牙狀,生怕少女聽不見而特意提高嗓音大聲說道。

少女黛眉怒挑,臉色發青,厲喝道:「你個土著居然敢耍我!」

「我就是耍你!就你這樣的給我當丫鬟都不夠格!」童毅彷彿看一個白痴一樣,盯著那少女,不屑道。

「找死!」

俊美少年一聲輕叱,眼中光束爆射,像兩道閃電般的盯著童毅,顯然他對那少女有意思,隨即張開大弓,接連開箭。

「嗖——」、「嗖——」……銀箭劃破長空,厲嘯之聲傳出,箭頭散發著讓人心悸的金屬冷光,極速飛去,駭人之極。


俊美少年更是不斷的張弓搭箭,連續足足射出五支銀箭,呼嘯而至,每一箭都非常可怕,直指童毅各處要害!

童毅很是風騷的舒展四肢,動作自然,如同靈猴一般躲閃並將所有向自己射來的箭矢全部接住,而且接住的方式,實在是讓人驚嘆,十支箭矢,雙手分別接了兩支,嘴裡叼著一支,那種力道的箭矢可以說更不不肯能被接住的情況下,他卻生生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小小的年紀竟能如此,給人很不真實的感覺。童毅將嘴中箭矢輕輕咬斷挑釁的看著了一眼俊美少年。

俊美少年頓時大怒,隨即瘋狂張弓搭箭,箭矢疾如同暴雨般,成片地傾瀉過來,一支又一支箭矢向著童毅鋪天蓋地射去。

童毅雖然很小,但是速度卻極快,一次次的躲避箭矢,更是挑釁的時不時的抓住箭矢,他的敏捷速度根本不像是一個孩子,更像是遠古凶禽的後裔。

「咚!」亂箭如暴雨,越來越密集。童毅在途中將一塊千斤巨石踢起,一腳向著俊美少年踢去。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這可是一個看起來不足六歲的孩子啊。」人們悚然,這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俊美少年眸子一冷,停止了放箭,一拳猛力砸向那塊巨石,轟的一聲,這麼沉重的一塊山石頓時崩裂,散落四方!

而童毅更也已抓住機會,撲到了近前,大罵道:「你娘的,居然無緣無故想射殺我,不把你殺了的話我就是你爹!」

俊美少年不屑一聲冷哼,將一把利劍取到手中,奮力刺向童毅的胸膛。而此時童毅身在半空中,正好迎向前方,很難躲避。然而童毅隨即右手化掌,「鏘」的一聲將利劍劈成為兩截,而那白嫩嫩的小手卻無絲毫損傷。

這個結果令人目瞪口呆,要知道那把寶劍可是玄階下品!竟然被一個看起來不足六歲的幼童所劈成兩半,與這俊美少年不落下風甚至稍佔上風。

俊美少年此時原本俊郎的面孔已經很是猙獰,猛然身處雙指直插向童毅的右眼,果斷而凌厲,相距這麼近著實危險之極。也足以證明這俊美少年真是陰險與無恥,對付一個比自己小許多的幼童也下的去如此狠手,哪怕是那少女也是眉頭微皺。

偏頭躲避,跳躍了接近十米的高度,身體在下落的時候快速的翻轉,整個人猶如一個圓鋸一樣,在落地那一瞬間,童毅右腿直接旋擺了下來,一腳狠狠的踢在了俊美少年的臉部,並帶著一股強烈的風勁。直接將其原本俊美的臉蛋踢的狼狽不堪。

人群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他們深知俊美少年實力,雖然不是多麼頂尖,但是也是年輕一輩的翹楚了。而現在卻完全不能佔據上風。反而還被一個看起來不足六歲的幼童所踢在了臉部!甚至有些壓制的傾向,要知道兩者足足相差十歲以上啊!

此時的俊美少年很是生氣,臉色陰冷,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唯有以殺才能一血恥辱,要知道他已經十七歲了,而對方卻還不到六歲的樣子,不分勝負都已經對他來說是一種恥辱,可是更是被一腳踢在了臉部。使得他以後如何立足?

「轟——」

俊美少年身體修長,如一個龐然大物向著童毅撞去,顯然他要憑藉自己強悍的肉身而碾壓童毅,試圖找回場面。

童毅身體倒退,他看著眼前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少年臉上滿是嘲諷,居然和自己比肉身強悍!自己可是從小便食純血蠻獸,如今的肉身強度與遠古凶獸幼崽已經沒有多大區別,如今眼前的他居然試圖和自己比肉身。真的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啊!

童毅一後退就是數丈,隨即如同蠻牛一般向著那無知可悲的少年狠狠撞擊了過去。

「轟——」

兩人像是一大一小的蠻獸一般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令這裡飛沙走石,煙塵衝天,亂葉凋零。俊美少年身體劇震,然而童毅卻不動如石,俊美少年眉頭一蹙,他顯然他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如同瓷娃娃的小孩子居然肉身如此強悍,已經可以與遠古凶獸幼崽相提並論。

隨即一腿狠狠的向著童毅踢去,童毅側身輕鬆閃過,哪一腳直接將石童毅背後那株直徑一米多粗的大樹踢斷了,俊美少年肉身顯然也是強悍異常。 美女老闆太勾人 ,大樹折斷,倒在了山地中,發出一陣大響,聲勢驚人。 最過於吃驚的顯然是那些與俊美少年相識的人了,他們可是熟知俊美少年的肉身強悍,同代之中肉身能與其比肩的不足一手之數。然而這個看起來如同瓷娃娃的幼童居然能硬悍俊美少年,不禁有一種踢到硬板的感覺,而且兩人相差足足十來歲啊!如果童毅與其同齡呢? 又雙叒叕上熱搜了

一腳踢斷巨樹后,俊美少年凌厲氣勢不改,對童毅的進攻更加猛烈。

「轟——」

俊美少年拳風如雷鳴,一拳擊出,童毅避過後,擊在一塊數千斤重的山石上,直接將其打爆,數百斤乃至上千斤的石塊四分五裂,飛向四方。這個景象極其驚人,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居然有這種恐怖的巨力,絕對是一名天才。

兩人動作極快,每一擊都很可怕,拳風如雷,兩拳相對,隆隆作響,震的樹木倒伏,山石崩裂。交手數十招后,俊美少年神色陰寒,他可以說是一個天縱之才也不為過,如今卻不曾想在一個看起來不足六歲的孩子都身上占不到上風,讓他情何以堪?以後更是那憑什麼問鼎至尊?

他猛地躍起數丈之高,以高高在上以勢不可擋之勢向著童毅踏去。

「呼——」

童毅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已經不打算與他嬉戲了,腳尖微點,輕輕一躍,一聲大喝:「碎山拳!」童毅那小小的拳頭蘊含著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向著俊美少年迅猛的轟出!

「噗——」

俊美少年猛然大口噴血,身子橫飛了出去,撞斷許多大樹的枝杈,墜落在地上。而童毅也是則瞬間跟進!

俊美少年剛要站起身來,童毅如一頭大鵬般直接踏空追去,然後一腳落下,一腳踏在了他的臉上,眼睛冰冷,俯視著他。

「轟」的一聲,山地都輕顫了一下,那個「強大的少年」直接狼狽的躺了下去。

俊美少年一行人也是已經完全的震驚,那少年哪怕是他們也都有些敬畏,不曾想就這麼敗了,而且是被一個幼小的孩子輕易擊敗。

「呼」的一聲,童毅抓住俊美少年的衣領,將他硬是提了起來,不屑的望著他:「就憑你這種垃圾也敢和我放肆?我殺的蠻獸都輕易的碾壓你,我原本打算好好陪你玩玩沒想到你居然如此差勁,唉,你真是叫人失望啊。」

俊美少年大怒,平日以冷靜自居的他再也剋制不住,今日真是一場奇恥大辱,被這樣一個小屁孩抓住,真比殺了他都難受,奮力掙扎,拳頭轟向童毅。

童毅伸出左手輕易擋住,一腳踢在了落敗少年的胸口,讓他身體猛然劇震,口中鮮血湧出,徹底癱瘓。與此前那個俊美、冷酷的少年比起來,實在是天地之差,此時的他狼狽不堪。

這個時候落敗少年的族人也是趕了過來,一個枯柴老頭看著童毅大喝:「孽畜,還不趕緊放了風少!要不然老夫滅你全族!」

童毅怒極反笑,盯著那老婦冷聲質問道:「畜生罵誰呢?」

「畜生罵你呢!」老頭想也沒想大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