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一棵樹上,四個小腦瓜看著他們的反應,一起捂著嘴笑了起來。 第二天,周天就去了劉家,劉順正和聞坐在院子里喝茶。

「師傅!聞師叔!」周天鄭重其事的給兩人拱手行禮。

「你這孩子,怎麼忽然這麼正式!過來坐吧!」劉順心裡一跳,心裡想到了什麼,但是還是和平常一樣招呼周天。

「是啊!快坐下,好好說說你去仙府的事情!」聞也笑著說道。

「好!」周天起身,走到了茶桌前坐了下來,接過鬼眼手裡泡茶的活,親手給兩人泡茶。

劉順一直看著周天做完一整套泡茶動作,最後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

周天不一樣了!

這是劉順的第一感覺,內心裡不僅嘆了一口氣,自己這個徒弟註定是不平凡的。

「師傅!聞師叔!」周天開口道,「讓你們受驚了!」

劉順笑了,搖搖頭,「你這話說的,別繞彎子了,想說什麼直接說就行!」

聞也笑著點點頭。

嘿,總裁別囂張! 周天也笑了,劉順智謀無雙,只憑一雙眼睛就能洞穿所有人的心思,這一點,從一開始的時候周天就知道。

周天又給二人倒了一杯茶,開始慢慢說起他去仙府後的事情。

周天說的很詳細,包括遇到自己真正的師傅昊的事情也沒有隱瞞,最後還說到了黑鷹被抓到黑獄里遇到那些仙人。

「你說我大哥……」聞有些激動,聲音不高,像是有些不敢問似的。

「沒錯!」周天點頭,臉上露出悲戚之色,「在我和李文柏最後決戰的時候,師傅他,再一次犧牲了自己……」說完,周天從懷裡掏出那個碎成兩半的翠玉葫蘆遞給聞。

昊這一生,可圈可點,先是為了霸國子民飛升失敗,差點灰飛煙滅。

之後到了仙界,又幫助仙界的人共同建設家園,最後也為了他們犧牲了自己。

而最後,他再一次犧牲了自己,成全了周天。

究其一生,昊都是天地間最偉大的存在。

聞一時間從最開始的大喜大悲到現在激動了片刻冷靜下來,他已經對於昊的一切完全能夠接受了。

「好!好好!」聞連連說了好幾聲,最後又把翠玉葫蘆還給了周天,「他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枉此生!」

周天默默接過翠玉葫蘆,收了起來。

他現在,完全可以在眨眼間把翠玉葫蘆修復如初,但他並沒有,他會把這隻兩半的翠玉葫蘆一直放在身上,以此來紀念這位一直被他稱為便宜師傅的昊。

劉順則是一直在想著周天遇到的另一位「佛爺」,

他不清楚這究竟是巧合還是因果循環,但是仙界的劉家為了仙界的仙人,幾乎犧牲了家族裡所有的人,而自己所在的這個劉家,相差真是太遠了。

「周天!那些仙人現在暫時安置在了四大家裡!那以後你打算怎麼辦?」劉順問道。

周天道:「今天我來,也是要和師傅師叔商量一下這件事情。現在四大修門的掌權者已經不在了,我想,那就還恢復以前仙界的本來的樣子吧!四大修門分由現在的四大家來掌管,我會讓邵晨接管修堂的管理,黑鷹掌管落仙樓!至於我師兄嘛!」周天笑了下,「仙界商業集團董事長非他莫屬了!」

劉順和聞都笑了,周天想的很周到,他們也沒有什麼反對意見,但是提點一下還是有的。

「想怎麼做就去做吧!只是有一點你要注意!」劉順說道,「四大修門管理過渡一定要慎重,畢竟之前那些什麼北君南君的積威甚久,難免會有人心懷不軌和你們作對!」

「我會注意的!」周天虛心受教。

在劉家陪著劉順和聞吃過午飯後,周天就離開去了大富豪。

仙界最大的隱患解決了,所有的事情百廢待興,他還要和廖亦剛他們商量一下後面的事情如何繼續。

周天到的時候,廖亦剛剛剛陪著邵清和邊鋒他們參觀完,在大飯店吃過飯回到他們經常呆著的房間里。

「感覺如何?」周天笑著問道,「邵大哥還有什麼好建議,現在也不用掖著藏著了,後面我們就可以完全放開手腳了!」

邵清點點頭,「沒想到這裡會是這個樣子,和大本營遺棄之地完全不一樣,倒是和我們之前想象的仙界差不多!」

廖亦剛拿了一盒新茶葉出來,邊鋒主動接了過去,「我來我來,我已經學會了,讓你們嘗嘗我泡的茶!」

廖亦剛隨他去,坐下后說道:「是啊,周天你說吧!是不是早就有了什麼好的打算了?等會兒白衣和小樹也過來,到時候大家再說說,以後我們想怎麼建設就怎麼建設!」

邵清笑了,指著廖亦剛跟周天說道:「看到沒,典型的職業病,看到塊地就想蓋房子!」

周天也笑了,廖亦剛主管商業這一塊兒真的是太合適了,「我上午還和師傅提過,以後四大修門就跟以前一樣,交給四大家管理,師兄就成立一個仙界商業集團公司,整個商業和建設都交給你了!」

其實這個想法,最開始他們來仙界在遺棄之地的時候就提出來過,只不過剛剛到北修門,還沒來得及往其他修門發展,就被李文柏的事情給打斷了。

現在再提出來,也就修門的管理者換了,其他的還照常進行。

「這個沒問題!」廖亦剛道。

邵清沒說話,他在想著自己是不是也搬來這裡,一旁的周天彷彿能聽到他的心聲似的。

「邵大哥!我們準備挑選一處合適的懸浮峰,幫你建設一個研究基地!你也可以自己挑,正好邊鋒也是第一次過來,回頭就讓黑鷹帶著你們到處去逛逛!」

「那感情好啊!遺棄之地其實也不錯,就是距離這裡太遠了,還是搬到這裡方便一些!」邵清眼睛一亮說道。

「回頭讓邵晨帶著人跟你們回去一趟,想來的都讓他們來吧!」周天說道,「等到把所有人都安置好了,我也想帶著家人出去好好走一圈!」

說到這個,廖亦剛心裡也有些不好受,一直以來,周天都是走在最前面給他們趟好了路,還真的沒有什麼時間安穩下來。

現在最大的問題解決了,他也的確該好好休息休息,陪陪家人了。

他們這裡說著事情,宋白衣和陶小樹來了,幾個人又開始為了將來商量起更多的計劃來。

而外面,無銘身後跟著一串孩子,一臉無奈的樣子,任誰看了都覺得有些好笑。

除了晨晨他們四個,旁邊還跟著白澤和大黑兩個。

這些人走在街上,格外的顯眼。

「大師兄,你帶我們去仙府看看去唄!都說了那邊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還特別漂亮,我們就去看一眼!」晨晨說道。

無銘看向其他人,都是一臉渴望的看著他,他嘆了口氣,「行吧!」

「好呀!」幾個孩子立刻興奮的叫了起來。

「但是,我們先要去跟我師父說一聲,不能再一聲不吭的跑了,知道嗎?」無銘又說道,尤其是晨晨,他還特意指了指他。

晨晨心虛的趕緊點頭,「知道了,知道了!大師兄你放心,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也要去跟媽媽她們說一聲!」沐沐懂事的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晨晨趕緊點頭,「我們先去跟爸爸說一聲,然後回家跟媽媽說一聲,我們再去!」

無銘這才滿意,點點頭,「走吧!」

一串從高到低的人,一起去了大富豪,惹得認識他們的人都忍不住打趣,「呦!這是幹什麼啊?怎麼都排著隊過來了!」

「我們來找爸爸!」丟丟立刻說道。

「哦哦,去吧!在樓上!」那人給他們指了方向,然後笑著看他們離開,之後搖搖頭,「看看周天這孩子這徒弟,我家那個就該扔了!」

周天聽到無銘說要帶著這幫孩子去仙府看看,並沒有反對,而是讓黑五和黑雨跟著他們一起,之後還叮囑了一聲:「別到了那裡不知道回來!」

「我們知道了!」孩子們趕緊答應,無銘又說道:「師傅,那我就帶他們去了,先回家跟師娘們說一聲,省得她們找不到人著急!」

「好,去吧!」

無銘帶著一串小尾巴離開了,所有人幾乎同時感嘆了一句:「孩子們都長大了!」

周天回過頭看向他們幾個感慨的目光,「似乎,」他開口道,「我們忙活了這麼久,也該有點喜事讓大家樂呵樂呵了。」

廖亦剛第一個回神,看著周天眨了下眼睛,宋白衣耳尖有點紅,低頭喝茶,陶小樹眼神有些閃爍,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當初吳煒來那麼一招,他心裡就很難受,現在周天一提起來,心裡彆扭的不行了。

他們幾個人的反應周天都看在眼裡,也不說破,倒是一邊的邊鋒先忍不住了。

「喜事?什麼喜事?是不是有人要結婚了?」

邊鋒的眼神里充滿了好奇,讓其他三人更是有些不自在了。

這個時候,門一響,又有人來了。

幾個人同時扭頭,見是黑一,就趕緊沒話找話的喊他過來一起喝茶。

黑一也不客氣,坐下后先喝了口茶,但是抬起頭看著周圍幾個人怎麼都有些奇怪。

「怎麼了?」黑一不明所以的問道。

還沒等宋白衣他們攔著,邊鋒嘴快的說道:「剛才周天說現在沒事了,可以辦喜事了,我們正說著這個呢!」

黑一「哦」了一聲,也不看其他人現在什麼狀態,還真的認真說起了這件事情。

「也是,廖先生和洛瑤的事情也該辦了,之前人家什麼都沒說就跟著大家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黑一道,「還有吳煒,要不是他後來自己選擇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恐怕也不會讓大家全都安全離開,我早上還遇到他的,說去接家人回來了!」

陶小樹愣住了,之前的事情他並不是很清楚,當初離開北修門去仙府,回來也只是聽人說起了四大家被落仙樓殺手追殺的事情,後來遇到了邵清帶著大部隊來救援,也沒人跟他提過吳煒的事情啊!

怎麼黑一說的事情,他半點不知道?

「我回來聽人說了!」宋白衣接著黑一的話跟陶小樹說道,「當時吳煒要是不來的話,我們所有家人都很難逃走!」

陶小樹的心情更複雜了,周天說道:「小樹,這種事情還要你主動些,畢竟之前吳煒也曾經猶豫過,他心裡愧疚,你就不能把這件事情擺在心上了,要不然吳櫻……」

房間里,周天的話還沒說完,陶小樹已經不見了,周天忍不住失笑,還真是急性子。

「白衣,你是聽楊家柳兒說的吧!」廖亦剛忽然幽幽的來了一句,「今早上楊家家主碰到我還特意跟我說今天要去你家裡……」

一陣風過後,宋白衣也消失在了房間里。 無銘優哉游哉的帶著一串兒孩子和黑五、黑雨聊著天,跟郊遊似的,也沒有坐飛行球,就那麼往仙府去了。

一路上,幾個孩子玩的很開心,尤其是白澤和大黑。

他們雖然來了仙界,但是這邊還是第一次來,很快就脫離了大隊伍往旁邊的樹林和懸浮峰上竄去。

兩人本究竟是靈獸,更喜歡這樣自然的地方。

但是晨晨他們,卻被無銘盯得很緊,雖然也很想跟白澤大黑一樣去玩個痛快,無奈只好跟著無銘老實的在大路上走著。

但是他們的雙眼一直都往路兩邊不停的瞄著。

不久后,白澤和大黑玩累了,跑了回來,幾個人就坐在路邊休息了一會兒,吃了點東西。

等休息夠了,幾個孩子也有些累了,無銘乾脆讓大家拿出飛行球來。

這麼一來,速度就快了,沒出一天就到了仙府。

仙府現在真的和以往不一樣了,美輪美奐的景色讓幾個孩子一起跳了起來。

「哇!這裡簡直太美了!」沐沐眼睛亮亮的,凡是女孩子,就沒有不喜歡仙霧繚繞的亭台樓閣的。

更何況,這裡已經被周天改造的更加完美。

高高的懸浮峰上,一道道瀑布奔流而下,帶著氤氳的仙霧將周圍的景緻包圍著,尤其是中間那處水潭,更是鮮花盛開,不時就會有水生的靈獸躍出。

幾個孩子頓時撒了歡,快速的飛了過去,咯咯的笑聲灑滿了各處。

仙府雖然沒有了圍牆,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默契的沒有進入到裡面,彷彿這裡就應該是給某個重要的人物留著的。

幾個孩子在各處看來看去,說著這裡好,那裡更好的話,開心的樣子讓無銘和黑五、黑雨也受到了感染。

這種地方,光是看著就讓人舒服的不想離開。

「回去就跟老闆說,讓他搬到這裡來住!」黑五說道。

「我覺得也不錯!」黑雨點頭贊同。

無銘心裡也有些意動,這種地方,就應該是師傅師娘們該住的地方。

他們玩的忘乎所以,北修門那邊,廖亦剛和周天他們已經開始有了動作。

他們把四大家主事的人和從黑獄里救出來的仙人裡面受人尊重的四大家的代表,都請到了大飯店裡。

周天簡單的把之前的打算說了一遍,所有人都沒有出言反對。

「所以,四大修門從今天開始,正式交給四大家管理,邵晨和黑鷹配合,清理四大門遺留下來的隱患!」最後,周天說道。

四大家所有人包括劉順在內,都拱手對著周天行禮,「謹遵周天之令!」

而那些在場的從黑獄里回來的仙人,早已經淚流滿面,拱手行禮的格外真誠,甚至直接用了仙君的尊稱稱呼周天,「謹遵仙君之令!」

周天沒有推脫他們對自己的尊重,也沒有阻攔他們對自己的稱呼,從這一天起,他就是名副其實的仙君了。

沒有人反對對於周天地位的肯定,沒有周天,就沒有所有人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周天,他值得!

事情說完了,周天就離開了,留下他們四大家相互商量著後面如何搬遷的問題。

他則一轉眼來到了仙府之外,看著裡面四處開心玩耍的孩子們,笑容浮現。

「爸爸!」丟丟剛從一個懸浮峰上露出頭來,頭頂上還頂著一根草葉,一眼就看到了周天。

周天飛過去,把丟丟拉起來,摘掉他頭頂的草葉,「玩的開心嗎?」

「開心!」丟丟開心的說道,然後對著另一頭喊道:「爸爸來了!」

很快,晨晨他們就從好幾個地方飛了過來。

無銘和黑五、黑雨就在水池邊上看著周天他們,黑五喊了一句:「老闆! 英雄聯盟至高王座 這裡不錯,搬過來住吧!」

周天回頭看著黑五笑了,「好啊!」

「你聽到沒?」黑五聽了,立刻跟黑雨嘚瑟了起來,「我一說老闆就同意了!」

無銘翻了他一個白眼,黑雨則是看向別處,黑五依舊嘚瑟,「你們就是嫉妒我!」

周天帶著孩子們來到水池邊上,「好了,玩夠了嗎?玩夠了我們就回去吧!」

「可是爸爸!」丟丟說道,「你不答應搬過來住了嗎?為什麼還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