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程一時間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只能是傻笑。

「行了,笑的太傻,你去吧,好好想想,哪裡有問題來找我。」

易陽沒有直接考驗他,他打算一切都是戲里見,盡自己的努力讓他的演技提升一些。

「孫導,開機儀式結束我要出去一下,晚上就不陪你們了。」

「有事嗎?需不需要幫忙?」

「不用,一些小事兒。」

易陽笑著回了一聲,他也真的沒什麼事情,就是想起來自己曾經帶著愛人來過這裡,不過現在想想,好多年的事情了,如果不是他內心堅定,可能會懷疑自己只不過是做了一場夢。

「去酒吧。」

易陽讓王健開車帶著他直接去了一家比較出名的酒吧,這裡說是酒吧,但是沒有那些亂糟糟,裡面跳舞的都是一些上流人士,說是上流,就是裝的比較好,來這裡,不少人可不僅僅是來跳舞,至於什麼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孫浩去找一個地方,然後我們直接過去。」

易陽出門拍戲就是兩個人,一個是孫浩,一個是王健,目前來說他用著順手的還是他們兩個。

孫浩進去溝通了一下,明顯這個酒吧也沒少接待明星大腕,都有預留的位置,畢竟有明星來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宣傳,他們不怕來,就怕不來。

「這個地方還不錯。」

酒吧經理給他們安排在了二樓的一個包廂,可以直接看到下面,其實到二樓的基本上都是怕人認出來的,在樓上就是享受一下這種氛圍,不會親自下場。

王健和孫浩是不喝酒的人,孫浩是滴酒不沾,用他的話說喝酒誤事,王健是只要工作,就不會喝酒,不管別人說什麼,除非是非工作時間,部隊出來的,還是那個兵種,說不會喝酒,誰信啊。

易陽也知道他們兩個是什麼人,所以也不勸,一邊聽著熱鬧的音樂,一邊自己喝著,喝著喝著就醉了,在夢裡,他又回到了那個沒有煩心事的時候。

「老大,馬上開始上妝了,您起來洗漱吧。」

八點上妝,易陽七點多還沒醒,孫浩只能進去把人喊起來,易陽起床氣非常嚴重,所有人都知道,所以除了孫浩沒有人敢去叫,孫浩也是經過一個月的磨練才成功適應的。

「這麼快,去幫我把葯拿來。」

易陽敲了一下腦袋,醉酒頭痛的問題真是難纏。

起來準備好了,其他人都到了,女主角也挺漂亮的一姑娘,易陽不太認識,導演幫忙介紹了一下,易陽才知道,這位也是當紅團體出來的,叫舒心,現在也比較紅,上了很多節目。

「易陽老師好。」

「你好。」

簡單的打了個招呼,易陽就去上妝了,他雖然不是主角,但是在劇組的地位比主角還要高,有演技有熱度和導演熟悉,這幾點加起來就足以讓大家對他尊重,只有演技的話,那還真不一定有這個待遇。

易陽的妝好弄,簡單的處理一下投影,眉毛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用弄,半個小時易陽就弄好結束了,其他人還沒有弄完。

「易陽,沒吃飯吧,過來吃點兒東西。」

孫導看他出來了,喊了他一下。

「你這當導演的就是有特權,我看看吃什麼呢。」

易陽笑著走過去,看見導演面前挺多好吃的,都是當地的小吃,他也不客氣,坐下來就開始吃。

「一會兒演戲你可收著點兒,我知道難為你了,但是沒有辦法,年輕人沒經驗,還需要你多幫忙。」

「放心吧,我在你們眼裡那麼可怕嗎?」

「還成。」

導演沒說,在導演眼裡覺得易陽哪都好,還不出幺蛾子,但是在演員眼裡就不一樣了,誰不知道易陽演戲如果真要壓著誰,這戲恐怕一個月也過不去,好在易陽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不過要是哪位演員入了易陽的眼,那好處也是不少,誰不知道橫店有個群眾演員,因為和易陽相處的比較好,然後學了很多東西,之後幾部戲導演看他不錯,就給了他有台詞的角色,今年聽說都已經是男三了,這位不管到哪兒都說忘不了易陽對他的教導,至於有人說他蹭熱度,他本人根本不在意,也有人問過易陽這個問題,易陽就說了一句:

「他確實努力。」

一句話就承認了這位演員,別看現在易陽年紀不大,但是對於演戲這塊兒來說,很多前輩導演對他也是讚不絕口的,所以他的這句話做作用可不小。 「放心吧,我盡量帶他們一下。」

冷帝的小寵妃 聽到易陽說這句話,導演眼睛都亮了,其實好演員有沒有,有,而且還不少,但是為什麼現在的一些演員都沒有什麼實力,就是因為沒有人願意帶他們,有實力的演員拍攝完自己的就不管了,有的是很忙,別看他們沒流量,但是每部戲都是不能缺少他們的,還有就是不願意惹麻煩,之前有一位著名的老戲骨,就因為說了一位年輕演員的一些問題,然後就被網上罵了好久,都上了熱搜,雖然最後演員道歉,公司道歉,粉絲後援會道歉,但是都沒有得到老人家的講解,這位歲數大了,不在乎別人說什麼。

有的時候粉絲不一定多就是好,粉絲惹事兒的也不少,有多少流量明星因為粉絲導致自己被抵制,這就是公司不管理,本人也沒權管理的弊端,大家看到他們表面風光,實際上可能發個微博都需要好幾個人審核,甚至是你看到他們發的一些東西,都不是本人發的。

話題扯遠了,導演眼前一亮就是因為沒想到易陽竟然願意幫自己帶演員,雖然這不是他的公司的人,但是他是間接受益的,演員們演的好,到時候他也不挨罵不是。

「那太謝謝你了,等這部戲結束之後,我一定想辦法給你安排個男主角,你放心,這話我放在這兒,兩年以內必定實現。」

易陽相信導演說的是真的,但是他本人覺得應該用不到兩年,他就會踏入導演這個行業,其實,他現在更喜歡在幕後,不過心裡不管怎麼想,說不能直接這麼說。

「那我就等著了,這包子不錯,你不吃我都吃了。」

「別啊,我還沒吃飽呢。」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很多演員只能看著,包括兩位主角,沒辦法,這就是圈子,他們一時半會兒融入不進來。

吃完了,該弄的弄好了,這就要拍戲了,易陽第一天沒有戲份,今天化妝就是為了拍照,同時過來熟悉一下場地,他和導演一個起坐在監控器後面看著演員表演,看了半個小時,聽了六十多遍卡,再來一次之後終於是坐不住了。

「停一下吧,他們沒理解人物,你在拍下去也是一個結果。」

孫導聽了,拿下耳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要不是這兩位後面的人答應給他投資一部電影,打死他也不受這個氣,有的時候當導演也是挺無奈,特別是他們這種想從電視劇跨界到電影的導演,別看他們拍電視劇特別容易拉來投資,但是真要說拍電影,以前的投資人就會推三阻四了,因為電視導演跨界到電影的,成功的真的比較少,好像是一個魔咒,打破很不容易。

「我和他們說一下戲吧,你休息一下。」

「行,辛苦了。」

導演都懶得客氣了,他現在也不想看見這兩位年輕的演員,實在是讓人頭大。

聽到導演說休息一會,這兩位明顯也知道自己演的不好,惹導演生氣了,他們在被喊了幾次重來之後就一點兒信心都沒有了。

「易陽老師。」

看到易陽過來,兩個人趕緊上來問好,感覺就像救星來了。

「坐下吧,喝點水放鬆一下,這些人是?」

易陽看著兩個人跟前跟了好幾個人。

「我們的工作人員。」

「讓他們離開吧,這是拍戲,又不是來度假。」

易陽說完,程程和舒心就讓工作人員先離開了,其實他們也不喜歡,但是又不好意思說,要不是易陽說了,他們還是說不出口。

「劇本在家看了嗎?」

「看了。」

兩個人回答的倒是異口同聲。

「說說自己對角色的理解,程程先來吧。」

程程還真是看了,聽到易陽的問題也沒想,直接就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就是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然後在實習過程中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這中間經歷了好多事情,然後慢慢成熟的這樣一個人。」

話很簡短,算是個總結,易陽沒說什麼,看向舒心。

「我這個角色是一個已經工作,但是在公司只是一個跑腿的人,在工作中遇到了愛人然後慢慢變強的角色。」

易陽點點頭沒說話,其實他們在大意上理解了這個人物,但是從細節上來說並沒有理解。

「程程,你剛才拍的這部戲應該是你還沒有出大學校門,正在應聘的一個大學生,但是剛才你的表演,不管是導演還是我都不能相信你是一個大學生,倒像是個富二代遊戲人間。」

「易陽老師,那我該怎麼做?」

易陽也沒時間和他說什麼你自己揣摩的話,時間不等人,還不如直接說出來,現在他這個階段不太適合用誘導教學的辦法。

「不要演,把你心中亂七八糟的想法全都忘掉,按照你自己來演,就是現在的自己,其實現在的你現實中的狀態就很符合人物,對社會抱著美好憧憬,但是又有一點兒傻傻地感覺,你自己試一下。」

說要易陽又看向舒心,這位屬於贈品,總不能給程程說完了,和她什麼都不說。

「你剛才的表演讓我看到了一位可愛的女孩,但是,這部戲你永遠不可能可愛,到了你們在一起的戲份你們可以甜蜜,但是不能可愛,可愛也只能表現一個點兒這種,剛才你的戲是被公司派來發傳單,但是你並不是人事相關的人員,這時候你應該是有一點兒不開心的,或者說是難過的,但是剛才我看你特別高興,好像是發完傳單你就能當上領導了,這個情緒是有問題的……」

易陽把兩個人的戲從頭到尾說了一遍,說完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導演也沒過來催,他知道易陽這麼做是為了這部戲好,全都說完了後面如果拍攝順暢一些,那今天一上午的時間付出完全是值得的。

「怎麼樣,還有救嗎?」

易陽過來喝了一大口水,導演忍不住問了一下。

「你這話就有問題,沒救怎麼辦?你還能換演員?」

導演笑了一下,他也不生氣,易陽能出手他就很感激了,對於這些話自然不可能生氣。

中午吃了飯,拍攝繼續開始,兩個人也是真聽了易陽的話,雖然還是有很多次再來一個,但是感覺對了,導演對於易陽也是服氣的,短短一上午的時間,就能讓演員知道怎麼表現自己的人物,這個就不得了了。

可能有人說任何一個有經驗的老演員都可以做到,沒錯,老演員確實可以做到,前提是他要熟悉劇本,不只熟悉自己的戲,還要去熟悉別人的,現在演員看劇本,看完整體劇情,主要就琢磨自己的人物,別的人物也就是看看承上啟下的部分。

易陽能夠沒有準備的就去告訴程程和舒心他們的人物問題,說明他在接到劇本的時候,已經把整個劇本的人物吃透了,起碼主要人物是吃透的,所以才能直接根據整個劇情告訴他們每個時期自己的人物應該是什麼樣的表現。

「易陽老師,我能和您睡一個房間嗎?」

面對這個問題,易陽有點兒不知所措,他這輩子可沒有和別人一起睡過,更別說和男人了。

「老師,我的意思是想隨時和您請教問題。」

可能是看出來易陽誤會了,程程趕緊解釋了一下,易陽抓著被子的手鬆開了一下,剛才他都有把王健喊過來的衝動了。

「你是想今天和我來個徹夜長談?」

程程點了點頭,收工之後,他飯都沒吃,一直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這是他第一次演男主角,以前配角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是這次不一樣,只要他演的不好,所有人都能看出來,而且因為他,今天進度沒有完成,所以心裡特別內疚,想了好久,才鼓起勇氣來找易陽,希望能夠得到易陽的一些指點。

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子,易陽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想拒絕倒是沒說出口。

「算了,那你就睡沙發吧。」

「行,那我回去拿被子。」

然後就高興的走了,他剛出去王健就進來了,他聽到有聲音,特意來看看。

「沒事兒吧老大?」

重生之贖愛 「沒事兒。」

易陽把情況說了一下,王健知道情況就回去接著休息了,幾分鐘程程拿著被子枕頭回來了,在沙發上弄好了,幸好,易陽的房間比較大,他自己額外給劇組加錢升級的,劇組的人都知道,所以他這個沙發睡人也沒問題。

「老師,今天我演戲的時候覺得……」

剛坐下來程程就拿出來一個小本,上面密密麻麻寫了不少東西,易陽一看,腦袋嗡了一下,明顯今天晚上是不能睡覺了。

果然不出易陽所料,兩個人一說就一個晚上,凌晨四點易陽實在是挺不住了,睡著了,程程自己說了十多分鐘,發現沒人回答他,才發現易陽已經睡了。

財迷千金,腹黑總裁求放過 「老大,起來了,老大。」

「知道了,十五分鐘之後叫我。」

易陽努力了,但是他的眼睛告訴他不行,必須還要休息十五分鐘,他的大腦心臟等器官也選擇了同意,所以他只能選擇妥協。

時間到了,易陽還是強撐著起來洗漱,今天有他一場戲,其實拍戲不是循序漸進的,而是到了那個場景就拍哪一部分的戲,新演員喜歡循序漸進,因為這樣他們能夠隨著劇情進入人物,但是老演員或者有經驗的演員就無所謂了,隨時都可以。

「學校今天有事兒,我們今天不能在學校拍攝,所以轉辦公室的環節,今天有易陽老師的戲,沒有戲的都去學著點兒。」

導演不說大家也是這個想法,不過只有正視演員有這個待遇,室內戲地方小,沒辦法容納那麼多人。

易陽在這部戲扮演的的是女主角的上司,當然也就是男主角的上司,他劇情開始是不小心發現女主角,就看上了這個人,同時他自己又是有家室的,但是沒想到女主角喜歡上了男主角,他就想盡辦法拆散他們,最後結果嗎……當然只能是個炮灰。

「菲菲,老大讓你過去,我來列印吧。」

「好,那我馬上過去。」

劇情開始,舒心扮演的菲菲見到了老大,敲門進入辦公室,她抬頭看著易陽,沒等說台詞,易陽眉頭就皺了一下,他知道,要重新拍了。果然,導演喊了停。

「舒心,你是沒腦子嗎?你見到頂頭上司就這樣看著嗎?不應該低著頭不安嗎?現在你是個被欺負的新人,照你這麼嚴,觀眾看了都覺得你是主動去勾引他的。」

導演昨天的火還沒發出去,今天是忍無可忍了,劈頭蓋臉就是一通罵,易陽看著舒心眼淚就要眼睛里轉,還不敢說話。

「孫導,是我沒帶好,重來一條吧。」

易陽說話就是給大家一個緩和情緒的時間。

「一分鐘后再來一條。」

「別哭了,趕緊過來,一會兒進來的時候……」

一分鐘的時間,易陽講了一下她進來應該是什麼反應,該怎麼做,舒心一直點頭,努力的在聽。

果然再開始,這種感覺好了很多。

「別動,頭髮上有個東西。」

易陽伸手要去拿掉那個東西,這時候按道理應該是女主角害怕的後退一步,但是舒心被易陽帶入到劇情了,她在易陽的眼睛中看到了欣賞,還有愛慕,分不清真假的那種,一時間就愣在了原地。

「停,休息五分鐘,易陽過來一下。」

「易陽老師我……」

顯然舒心也知道自己闖禍了,剛才老師都說了這裡應該怎麼處理,但是她還是沒有處理好。

「易陽,唉,難為你了,但是還是要壓一壓,她接不住你。」

導演也看出來易陽已經收了太多,其實這種情況演員不過癮,他也不舒服,之前易陽和老演員對戲,所有人都圍著看,為什麼,因為有看頭,這種對手戲,別說他了,就是打燈光的都不願意看,要不是易陽撐著,這會兒他都不知道罵多少回了。

「行,我盡量吧,但是我覺得還是要保證戲的質量,不行……」

易陽沒說後面的話,但是導演懂了,易陽的意思不是把她換掉,意思是讓演員去重新學習,先拍別人的戲,但是這可能對演員會有一定的影響,還需要徵求對方經紀公司的意見。 某間五星級酒店的豪華房間內。

床墊上,秦天懵懵懂懂睜開雙眼。

頓時,一張嬌俏可人的美麗容顏映入眼帘。

「是林祖兒!」

秦天一驚,目光飛快往四周一掃,從這個房間的裝扮來看,應該是酒店。

「自己怎麼會在酒店,還和她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