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焰蛇妖血紅的雙瞳凶光熾烈的凝視著眾修士,突然張開血盆大口,一個碧幽光芒閃爍的小蛇芒爆射出來。這條碧幽小蛇滴溜溜一轉,瘋狂的碧幽烈焰,從小蛇上迸射出來,鋪天蓋地之勢。

「豁!」這妖火不但霸道無比,而且夾著火毒。

「妖嬰毒火,不好,快退!」金不敗不禁猛然變色,幾乎是想也不想,便調頭往古洞府外衝出。這妖火是大範圍的攻擊,威力跟靈嬰修士的嬰火沒什麼區別,不但能灼燒肉身,還會自炙燒法力,需要法力極力壓制,致使中火毒者戰力大減,在激戰中極為危險。在如此狹小的古洞府內,根本無處躲避。如果是靈嬰修士,倒也無所畏懼,能強行抗住妖火。但他們是金丹修士,防禦力太弱,不敢硬抗。

「走!」金不敗動作快,王宏、武破仙等修士的動作也不慢,早就提防著碧焰妖蛇拚命,一見情況不對,哪肯跟將死的碧焰妖蛇做困獸之鬥,立刻沖向洞府外。

落在最後面的一名修士,沾染上了一點飛濺的赤焰,幾乎是呼吸間」護身罩差點被燒穿,要不是附近的紫狂雲,朱凡等人及時相救,幾道水系高階法術打過去撲滅那一點妖火,他恐怕當場就要被碧焰妖火焚燒為重傷。幾個閃身之間眾修士飛射逃出了古洞府。

王宏回頭一看一團洶洶的妖火,已經將整個古洞府給吞噬。洞府內的古符文,突然閃耀陣陣白色光芒,妖火竟然未能將洞府燒起來,反而熄滅不少。

身形巨長的碧焰妖蛇,也夾著團團洶洶碧焰,從裡面猛衝了出來,所過之處岩石熔化。它頭頂上,一條碧幽小蛇正迸射出赤焰,嘶啞厲嘯。放出妖嬰禦敵致使它的肉身變得更加虛弱。

躲過碧焰妖蛇的嬰火,「諸位全力出手,有什麼手段都拿出來,先殺了此妖再說!!!」金不敗大吼,手中震天法珠爆射出一道厲芒,打向碧焰妖蛇。!~!

見過王宏一種修士躲過自己的嬰火,碧焰妖蛇面色大驚,驚惶逃命,試圖衝出眾修士的包圍圈,瘋狂舞動巨型蛇軀,蛇尾掃過之處,山石滾滾,地動山搖。可是,金不敗手中那枚奇異的七重震天珠,哪有那麼容易讓它逃脫。

這道綠色霞光瞬息將它籠罩,下一瞬間,它馬上發現,綠色厲芒所照耀之處的蛇皮鱗甲,居然開始迅速木化,咔嚓咔嚓化成一塊塊枯黃老樹皮,隨之而來的是蛇軀僵硬,靈活姓大減。

好在,只是一個呼吸時間,綠色厲芒便消失了。碧焰妖蛇被木化的只是一層最表層的蛇皮鱗甲,血肉筋骨並未被木化。如果這道綠色厲芒能再多照那麼片刻,它甚至可能完全木化成為一尊巨型的木蛇雕,無法動彈。

眾金丹修士見狀,相視一眼,一咬牙,紛紛御劍朝身軀僵硬的碧焰妖蛇衝殺了上去。十名頂尖的金丹後期修士出手,數十件法寶狂攻,碧焰妖蛇哪裡撐得住,渾身被斬出大大小小數百計的傷口,遍體木化鱗甲,被斬的寸寸崩裂,血光四濺。

若非它是化形期後期妖修,一身血肉筋骨極為堅韌,恐怕早就被眾修士的法寶斬成肉沫了。碧焰妖蛇遍體鱗傷,激鬥了一會兒,死活沖不出眾修士的圍殺,它嘶叫厲吼一聲,尾巴一甩掃開圍攻過來的數道法寶,突然掉頭往玄滄洞衝去。衝出包圍圈已經沒有指望,也只有玄滄洞,可以暫時避開王宏等人的攻殺。

碧焰妖蛇倉惶逃入洞府,穿過大廳,便沿著一條通道往古洞府深處疾遁。這玄滄洞的通道,極深。洞壁閃爍著淡淡的古老符文光芒,這些封印,似乎高階符文封印,存在極久,卻仍然在起作用。

眾修士追殺,進入古洞府,追到了通道的盡頭。一道古老的青石門,堵住了去路。這石門上刻滿了符文封印,隱隱的靈氣波動。碧焰妖蛇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追來的眾修士,它巨大的尾巴,瘋狂狠命的撞向石門。

這道石門的後面是什麼,它並不清楚。事實上,它從進入這古洞府內,便一直休眠養傷,並未深入探查這座古洞府。擔心觸動洞府內的禁制,也不敢隨意碰觸這些封印。現在,它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轟」石門封印被碧焰妖蛇給強行撞碎,崩裂開來。碧焰妖蛇大喜,沖了進去,可是進去一看之下,它眼中露出絕望。

這是一個封閉的石房,數百丈的空間,這房間四壁都是堅硬無比的岩石,還有令石壁堅硬的符文古咒,沒有任何逃生的出口。

似乎是一個大型儲藏室,放置著一些書架和玉石箱子,書架和箱子內凌亂放置少量的紙質書籍、捲軸等物品。眾修士已經沖了進來,將碧焰妖蛇給死死的堵在了這個石房內。

碧焰妖蛇已經非常虛弱,萎靡不振的縮在石房一角。碧幽妖嬰黯淡無光,巨大的蛇軀遍布眾多大大小小傷口,長的數丈,渾身沒有一處完好,其中不少是傷及內腹、筋骨的重傷,更是耗盡了它的妖力。

碧焰妖蛇已經窮途末路,退縮到石房的角落,露出哀鳴求饒的眼神。不要說十名金丹修士,就算這裡只有三五名金丹修士,也足以將它斬殺。金不敗手握震天法珠,堵著石門,他一人便能將碧焰妖蛇堵在石房內,令其毫無機會逃出去

眾修士陸續進入石房內,發現這是一間大儲藏室,有些意外。「古籍?」李羽凡飛快的掃了一眼石房,目光落在了那些書架、玉石箱子上。

他隨手撿起地上的一冊古籍。是一冊傳記,是用古老的文字,在金絲書頁上記載不少修仙界修士逸聞。「上古大能修士,玄滄真人。上古大能修士?……有資格冠以『大能』這二字的,那絕對曾是修仙界霸主一般的強大存在。這座古洞府,是玄滄真人曾經居住隱修之地?」李羽凡翻了翻,訝然說道。

「這些古籍是獵妖任務途中所得之物,自然歸我們所有,不過在分配這些古籍之前,還是先把碧焰妖蛇殺了再說。」金不敗監視著碧焰妖蛇的動靜,又掃過石室這些典籍,震驚之後,心思很快沉靜下來,目光閃爍了幾下,沉聲道。

石室內的氣氛,一下冷凝了起來。眾修士隨後紛紛出聲道」既然不敗兄說了,那就依不敗兄的意思辦吧!「碧焰妖蛇縮在石室角落裡,露出恐懼之色

眾修士紛紛射出法寶,圍攻碧焰妖蛇。碧焰蛇妖不願坐以待斃,張開巨大的血盆蛇口,吐出萎靡不振的妖嬰,妖嬰噴湧出洶洶烈焰,形成一道十餘丈大的碧焰護盾,阻擋眾多法寶的圍攻。

兇猛的火焰,逼得眾修士紛紛倒退,不敢過於逼近。不過碧焰妖蛇的妖嬰噴射而出的火焰雖然厲害,但妖蛇畢竟身受重傷,兇猛的火焰沒有持續多久,變消散而去。

如此機會,王宏等一眾修士自然不會放過,手中的法寶在精純的法力催動下紛紛激射而出,朝著妖蛇妖獸而去,「嘶…」數十柄法寶讓碧焰蛇妖龐大的蛇軀無處躲避,硬挨了一擊,吃痛的整個身子都崩了起來,傷口外露的皮肉被撕下一大塊,。

碧焰蛇妖驚駭欲絕,怒嘶厲嘯,蛇尾猛甩,拚命的想躲避法寶的攻擊。

數十柄法寶的威力過於巨大直接擊破了碧焰妖蛇的烈焰護盾,隨即眾修士全力發動驅使法寶猛攻,妖嬰期妖獸的肉身雖然強悍但也至於普通的法寶相等而已,然而王宏等十名金丹後期手中的法寶,大都是上品,極品法寶,數十件飛劍、法刀極品法寶瘋狂圍攻之下,把它砍的碎成數十段。

在王宏等十人的聯手圍攻下,這隻妖嬰後期實力的碧焰妖獸終於形消神滅,別眾人滅殺,看著碧焰妖蛇的龐大妖屍,金不敗雙眸之中精光一閃,隨即單手一揮,一道金光激射而出,直接把妖蛇的妖屍收入到了儲物袋之中。

看著金不敗如此動作,武破仙,李羽凡,紫狂雲等一眾修士,只是雙拳緊緊一握,便又鬆開來,對著金不敗道」不敗兄,既然這隻妖蛇已經伏誅,你看我們是不是把這洞府之中的估計分配一下呢!「

看到眾人並沒有因為自己收走妖蛇的妖屍有任何的不滿之處,金不敗神情一松微微笑道「既然妖蛇一滅,那就分配一下這洞府之中的古籍吧!真是想不到,此次前來滅殺這隻妖蛇竟然還有如此機遇!」看著洞府之中的典籍,金不敗微微笑道。隨即拿起一枚玉簡開始查看起來。

「《赤陽火典》天吶,這是修真界內頂級的火系修仙法典之一,我曾在古傳記中看到過此書的記載,早已經失傳萬年。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一看手中的玉簡,,金不敗頓時驚呼失聲,甚至手在微微發顫。

「《血影遁法》……這是血靈門鎮派秘法,瞬息能血遁千里之外,是血靈門是不傳之秘,這裡怎麼會有?」武破仙很快找出一冊古典,卻是咂舌,臉上同樣是難以置信。

王宏動作也不慢,掃過一口玉石箱子,突然看到其中,瞳孔一縮。裡面一塊詭異的甲骨,森然冷冽的幽色光澤,透著絲絲陰厲氣息。他想都沒想,手一招,便將那塊詭異的甲骨收入手中。


這詭異的甲骨散發出的氣息,他太熟悉了,竟然是鬼道之物特有的氣息神識從這塊詭異甲骨掃過,這一塊上面記載的卻是鬼系**秘法。王宏不是太懂鬼系**,但是這樣極品的寶物,先收著再說。他又朝書架古籍中掃去。

這間儲藏室早已經廢棄,書架和玉石箱子大部分都是空的。凌亂遺落下來的古籍大約有上百冊,眾修士很快從這些凌亂的典籍中,找到不少頂尖的修仙法典。其中至少有十多冊屬於煉神期以上,極為珍稀的修仙古籍,價值都難以計數。還有一些傳記古聞之類,價值相對較低。

這間儲藏室內殘存的古籍雖有上百冊,但是真正有價值的靈嬰級以上古籍不會超過十餘冊,每人大約也就能分到一冊,基本上是誰先拿到歸誰。

王宏直接將那塊詭異的甲骨收了,武破仙得了《血影遁法》,金不敗拿走的是《赤陽火典》,紫狂雲找到的是《乾坤劍訣》,其餘眾人各挑選一件,也沒什麼不滿。(未完待續。) 分配完洞府之中的古籍,又再次的搜尋了一番,沒有發現任何其他之物,金不敗,王宏等人就準備離開之時,異變突生,洞府竟然轟隆的震動起來。

隨之而來的則是,一股詭異的黑色霧氣,緩緩升起,開始籠罩整個洞府,如此一幕,讓身在洞府之中的金不敗,王宏等人安然心驚,全身戒備的打量著四周。

同時,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著洞府之外退去,然而還沒等他們一行人退出十丈遠,忽然洞府之中的正中央的大地,忽然裂開一道丈許的裂縫。

幾個眨眼間的功夫,裂縫就變作三丈大小,裂縫之中詭異的光芒閃爍,散發出道道綠芒,厲芒擴散的速度極為迅猛,沒等王宏等人衝出通向外面的通道,綠芒便已經充斥了整個洞府。

隨著厲芒充斥整個洞府,洞府內銘刻下的各種禁製法陣也全都被激活了,開始散發出微弱的光芒,沒一會,這些銘刻的禁制陣法就形成了一層防禦力驚人的光罩,把王宏眾人困在洞府之中。

看著如此情景,王宏,金不敗等人心中驚懼不已,目光紛紛投向洞府之中裂開的地面,只見此時一個碩大的丈許祭壇緩慢的從地底顯現出來,祭壇極其怪異,散發著古怪的陰柔光芒,讓王宏等人新中國疑惑的是,在祭壇之上竟然有一口玉棺。

幾個瞬息的功夫,祭壇就露出了全貌,一口一丈左右大小的玉棺赫然聳立其上,看著這突入出現的祭壇一擊玉棺,王宏,金不敗,武破仙鄧然相互望了一眼雙眸之中儘是震驚之色,「這地方怎生如此古怪,一個破敗的洞府之中,竟然好端端的會出現一個祭壇和一口玉棺!」看著祭壇之上的玉棺,紫狂雲輕聲呢喃道。

聽了紫狂雲的話還沒等眾人來得及回應,祭壇之上的玉棺,咔嚓一聲竟然緩慢的打開了,一個驚人的強大威勢從中散發出來,感受到玉棺之中的威勢,即使金不敗,武破仙這等修為,實力的修士也是面色大變,紛紛祭出戰戟,仙劍防身。

隨著玉棺的不斷開啟,玉棺之中散發出來的威勢也更加的驚人,等到玉棺開啟一半之時,玉棺之中竟然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怨念,怨念迅速的轉化成洞府中法陣威能的一部分,這種怨念並非一些超級大能肉身隕落和神魂不滅的神念,而是普通凡人和修士的一些殘留意識,

沒過多久,玉棺已經開啟,然而讓王宏,金不敗等人驚愕的是,玉棺之中竟然沒有任何東西存在,「沒有屍身…這…。」

王紅光等人同時看到,玉棺之上的厲芒消隱了下去。裡面沒有任何的東西,只有在底部,有一個血紅色人影般的符紋。

「這具棺材,像是法寶…似乎是煉神,洞虛期大能修士,得到了高階煉體修士的肉身,用高階煉體修士的血肉,布置了法陣。」朱凡這位陣道閣的修士雙眸中金光劇烈的閃動了一陣,說道

「高階煉體修士的氣血煉製的法寶?這具棺材是件法寶?」王宏等人聞言頓時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朱凡兄,你不是再跟我們開玩笑嘛!什麼樣的煉體修士的肉身,法寶,看著玉棺散發出來的威勢至少也是靈寶級別的存在,修真界之中有這等境界的煉體修士存在嗎!「聽到朱凡的話,李羽凡,紫狂雲顯然不信紛紛質疑道。

」這我倒不是太過清楚,不過據我以前所查看的古籍記載,在數萬年前,卻是存在一些極為厲害的煉體修士,這些煉體修士極為厲害,通過修鍊同樣能夠修鍊到,煉神,洞虛期,實力極為強大,而且修鍊到此等境界的煉體修士,肉身之強大,絲毫不比靈寶弱小,法寶根本無法傷害他們分毫!」

「有這等強大的煉體修士存在/」聽到朱凡的話,金不敗,武破仙也是紛紛面露震驚之色的問道,同時目光看向不遠處一名身穿灰色服飾的修士道「楚雲道友,你身為器神宗的修士,可知道這玉棺從用何等材質煉製而成?」

「這玉棺的煉製之法以及煉製材質我也沒有見過,十分獨特,不像是真元貫注就能激發的法寶,似是有什麼獨特用途。」楚雲神色凝重道。

「轟隆」就在此時,整個洞府忽然顫抖了一下,怵然一道光影嗖的一下,從眾人面前一閃而過,穿過籠罩洞府的大陣光罩不見了蹤影。

「什麼東西,鬼鬼祟祟的!」光影的一掠而過讓眾人心中出聲道,然而等了好一會並沒有任何回應,這不免讓眾人心中驚異,

眾人同時將神識放開,探索著周圍的一切。忽然,金不敗神色一動,朝著洞府的一處角落,伸手一抓,將十餘丈外的一件東西攝入手中,臉上閃現出狂喜之色。

看著金不敗的動作武破仙眉頭微蹙,問道:「不敗兄,有何發現?」金不敗不答,卻將手中之物拋給了武破仙,面露喜色的說道:「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武破仙接過此物,仔細一看,卻是半顆核桃果殼類的東西,灰不溜秋的毫不起眼。武破仙見了此物,卻驚喜的說道:「這似乎是陰葵果的果殼!」


「陰葵果?這是何物,在下見識淺薄,還請二位道友指點一二。」王宏皺眉問道,這東西他是第一次見到,陰葵果的名稱也是第一次聽說。

「呵呵,王宏道友沒聽說過也屬稀鬆平常。在下十餘年前曾專門查找過有關一種靈物仙靈芝的資料,曾在一本上古典籍中看到,仙靈芝化形后的仙靈鳩,最喜歡啄食一種叫做陰葵果的果實。雖然那陰葵果稀鬆平常,用處不大,但在此處發現這似乎還新鮮著的果殼,說明此處定有那仙靈芝的存在。」武破仙喜形於色,耐心的向王宏解釋道

「仙靈芝,真是沒有想到這古洞府之中竟然有仙靈芝這等逆天之物存在,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啊!看來剛剛那道光影定是仙靈芝留下的!」紫狂雲也隨手探拿以一枚陰葵果面色大喜道。

「據傳仙靈芝,乃是煉製仙靈丹的主葯,而仙靈丹的功效相信諸位道友都心中清楚,如此的的機緣,即使此地兇險,我等也不能錯過啊!」看著手中的陰葵果,李羽凡眸中靈光閃爍,四周巡視了一番道。

「如此說來這仙靈芝乃是極為罕見之物了,就是不知道這仙靈芝我等能否尋到!」聽著眾人言語王宏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后,反而沉吟起來。

「仙靈芝乃是天地奇物,極具靈姓,以剛才的情形看,這仙靈芝肯定是修鍊多年的靈物,雖然沒有任何的攻擊之力但是,向捕捉此物,也是不太容易啊!」想到剛才匆匆一閃而過的光影,金不敗面色沉吟道。

「不錯!不過趁那仙靈芝還沒逃遠,我們趕快追及吧!不然真就晚了」武破仙顯得有些激動起來,白光一閃,就往靈光消失的方向飛去。

金不敗緊隨其後,王宏等人也只能跟上,洞府之內的光罩暗含玄妙,只見世道身形穿過光罩便不見了蹤影,出現在一處通道之中。

進入通道不多久,中人又發現了一塊陰葵果的果殼,上面似乎還殘留著一些濕濕的唾液,聞起來隱約有一種幽幽的葯香。「應該是仙靈芝剛剛食用過的!」武破仙判斷道,飛行速度加快了幾分。眾人一路飛去,先後發現了四五塊陰葵果的果殼,證明眾人飛行的方向沒有錯。

而此時,這王宏等人已經來到了一處陰氣濃密異常的巨大山洞中,視線和神識都受阻嚴重。「難道是那仙靈芝故意留下線索,引我等進入此間!」王宏心念急轉之下,隱隱的感覺到了不妙!」

「王宏道友,那仙靈芝應該就在眼前,道友為何止步不前武破仙見王宏忽然神色凝重的停下遁光,遂也停下問道。金不敗也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王宏。

若不是王宏擁有滅殺化形期妖獸的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段,金不敗,武破仙兩人絕不會因為此人而停留片刻的。但是此時,王宏的態度,因為其深不可測的實力,顯得重要起來。

「二位道友,難道沒有發覺,這一路上都太順利了么!不但一路上都有線索指點,而且沒有絲毫阻攔,似乎那隻仙靈芝所化的陰鳩,有意引我們到此。」王宏說出了心中的懷疑。

「那仙靈芝所化的陰鳩,除了飛行速度不錯外,實力微不足道,又能布下什麼陷阱,不足為懼!」隨之停下來的李羽凡不以為然的說道,寶物近在眼前,他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陰鳩的確微不足道,但在下擔心,這裡還有更可怕的存在。」王宏皺眉說道

「更可怕的存在!」眾人先是一驚,但隨即緊皺的眉頭的微微展開,笑著說道:「若是真有這種可怕的存在,恐怕早已經來追殺我等了,又何必故作懸疑的一步步留下線索引誘,純粹多此一舉!」

王宏點點頭:「此事在下也想不通,但走出於謹慎考慮,還是請朱凡道友再次先在此處布置一套法陣,以免發生意外時,還有逃命的機會!」

「布下法陣?能應付可怕存在的法陣,那要花費多長時間布置,這麼長的時間,恐怕那仙靈芝早不知飛到何處了!」李羽凡不悅的說道。

「不知陣法大概需要一兩個時辰的時間,不知道各位島嶼能夠再次等候一兩個時辰呢?」聽著王宏的話,朱凡稍微沉思了一番,淡淡道。

「一兩個時辰!恐怕足以讓那玄陰芝逃之天天了。」李羽凡眉頭一皺,向其他幾名修士遞了一個眼神。

其中一名修士心念急轉然後說道:「這樣吧,我等與不敗友前去追擊這仙靈芝,若是遇到了可怕存在,也可以通過這玉羅盤通知王宏和朱凡道友」

「如此也只有這樣了,那麼此時就麻煩朱凡道友,王宏道友了!」

「這樣也好!」王宏微微一笑,他相信自己展露出部分實力和朱凡的實力,金不敗等人不會幹出獨吞仙靈芝這類傻事,何況他們能不能捉住仙靈芝還是另一碼事呢。

「事不宜遲,不敗都有走吧!」李羽凡等人頗為心急,率先化為一道白光而去,紫狂雲,金不敗緊跟其後。

「開始布陣吧!」眾人走遠走遠后,王宏對著朱凡道。這裡相對而言地形較窄,適合布置法陣。若是遇到了可怕之極的存在,他們可以拼盡全力用千羽鶴逃至此處,借法陣之力暫時延擋對方」然後逃之天天。

仙靈芝固然重要,但危險也是要盡量規避的。一套隱匿法陣,兩套防禦法陣,都是最常用的高階法陣,僅僅一個時辰,朱凡便布置完成,由此可見朱凡這名陣道閣金丹修士的陣法造詣。

王宏,朱凡兩人駕御著法器,朝眾人飛去的方向急速追趕,雖然幾率不大,但是他們也不想讓眾人先發現玄陰芝而商謀私吞,與金不敗他們不同,由於有他們在前,王宏兩人一路高歌猛進,很快就趕上了眾人。

。「咦,兩位好快的速度,這麼快就趕過來了!」紫狂雲驚奇的向剛剛顯露身形的王宏兩人說道。

「呵呵,在下粗粗布置了一套法陣,沒有用多少時間」就向此處全力趕來,怎麼諸位道友尚未發現那玄陰芝的下落?」朱凡含笑說道。

「沒有,線索在這裡就徹底失去了。此處陰氣極濃,神識難以極遠,即使是不敗,破仙兩位道友神識也只能探測到里許,所以查探起來頗為麻煩。」楚雲有點無可奈何。

王宏點頭不語,也在四處尋覓起來。邊分邊找十人的距離漸漸的擴散開來,這樣的效率更高。不多久眾人都發現土玉羅盤上紫色光點閃動,急忙向那處飛去。果然,只見王宏手舉一枚灰色果殼說道:「這裡好像也有一塊陰葵果的果殼。

「的確不錯,原來是這個方向,走!」紫狂雲,李羽凡兩人急不可待的率先飛去。金不敗,武破仙兩人則是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宏一眼,心中思量道:「此人究竟是無意中尋到的,還是他神識驚人之極,遠遠的查探到了。

眾人一路飛行了幾十里,忽然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嘰嘰喳喳」的雀鳴聲。這普通之極的鳥叫,在眾人聽來,卻如同仙音在耳,驚喜不已「陰鳩,果然找到了!」紫狂雲等人遁光猛一提速,甩開了王宏,金不敗幾人,直衝聲音傳來的方向衝去。

「仙靈芝,果然是仙靈芝的本體!」一炷香的時間后,前方傳來了眾人欣喜異常的聲音。王宏,金不敗,武破仙三人先後趕到,果然見到了那心懷已久的傳聞中的寶物。

一口資霧蒙蒙的平靜泉水邊,有一株尺許大小的靈芝。這靈芝通體烏黑髮亮,但靈芝的表面卻鑲嵌有一粒粒如璀璨星空般點綴的耀眼靈團,顏色五彩繽紛,絢麗無比。

烏黑的芝體,乃是凝聚陰氣所化,而上面點綴的靈團,正是天地間的靈氣,被陰氣包裹壓縮后,形成的最精華的所在!即使隔著百餘夾眾人似乎都聞到了靈芝傳來的一絲幽幽的清香。

這便是傳聞中的仙靈芝,從這靈團散發的靈光和數量來看,最少也是有數千年年份的仙靈芝了。陰鳩嘰嗤之聲,就在數百丈外,如死灰的泉水,散發著一股股濃密的陰氣,源源不絕,偶爾還傳來泉水的叮咚聲。但眾人卻不理會,瞬間都一眼不眨的盯上了這神奇而絢麗的仙靈芝。

「呵呵,你們十人不請自來,果然是看中了本座的淘氣仙靈芝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彷彿在眾人耳邊輕聲述說一般,讓三人嚇了一大跳!一陣無形陰風吹過,百餘丈外,不知何時,竟多出了一名碧綠長衫的老者,臉色灰白,五官標誌但唯獨雙目慘白無瞳,駭人之極!而此老者黑色指甲森森林立的右手中,有一隻渾身羽翅烏黑但雙目顏色絢麗的陰鵲,正在低頭啄食著一枚核桃般大小的灰色果實。

此老者的突然出現,讓王宏等十人一驚之下,紛紛做好防禦準備並打探其修為

「閣下是什麼人,為何會出現在此地?」王宏朗聲問道。


「呵呵,你們來到本座的地盤,本座還沒有質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本座的地盤,你們倒好竟然竟然還問本座是什麼人!」

「什麼,這是你的地盤?難道你是玄滄上人不成!「聽到老者的話,王宏面露震驚之色道。

不錯,本座就是玄滄上人,此地的主人,你們擅闖此地,就以一身精血、金丹作為代價吧!」老者冰寒徹骨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未完待續。) 王宏心中鬆了一口氣,微微一笑,不再言語,眼前的玄滄上人,不過是靈嬰中期的境界,比他擔心的靈嬰後期,或者煉神期的修為,要低了許多,無需過於擔心了。

金不敗嘿嘿一笑的說道:「閣下也只不過是修為比我等高一層,相當於靈嬰中期的境界而已,如今以一敵十,何必這麼大的口氣!要知道與我們作對可是沒有好下場啊!」

「不錯,只要閣下割讓這株仙靈芝,我們絕不找閣下的麻煩!」武破仙看清老者的修為後也胸有成竹的說道。

一名靈嬰中期的修士,也就是兩三名靈嬰初期修士的喜體實力,何況以少敵多,己方個個實力不俗,並有金不敗,王宏這種深不可測的修士存在,勝算極高!

「找本座的麻煩,哈哈,哈哈!」老者掩口大笑,不經意露出一口森白的長牙利齒,可怖之極。他忽然笑聲一停,森寒的說道:「本座既然敢稱上人,你們難道以為,本座可以和普通的靈嬰期修士相提並論么!呵呵,本座的手段展現出來,至少有七八種方法,可以將你們十人統統滅殺!」

「七八種手段!閣下手段如此之多,為何不親自迎敵,而是讓這陰鶻一路引誘,如此做法,難道閣下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無法離開這處山洞太遠?」王宏心念急轉,眉頭微皺的問道。

「唔,你這個倒是不笨,一下子就猜到了。不錯,本座的確因為修習某種功法,無法離開這冥泉太遠。不過現在來說已經晚了,你們既然來到了這玄滄洞中,就別想出去!既然你們如此心思靈活,想必那心肝血肉,也是美味之極吧!」老者含笑看著王宏,慘白的雙目、陰森的笑容,讓王宏心中一個冷顫。

「廢話太多,我來讓你形神俱滅!」李羽凡長嘯一聲,化作手中的靈劍一頭數丈長的火龍,大口一張,身軀一震,瞬間便有無數火舌朝著老者激射而去,同時揮動著靈劍朝著老者撲射而去

老者女冷笑一聲,不閃不避,待李羽凡和火舌及近后,忽然小口一張,「啊!」的一聲刺耳之極的鬼嚎聲傳出。一股無形音波傳出,火舌盡數擊打在一堵無形罡風風牆之上,紛紛化為灰燼,而李羽凡則瞬間身形一晃,七竅流血。

而稍遠一些的幾名修士,則在這尖銳的鬼嚎之後,同樣的七竅流血、身形一栽,竟就此暈厥。老者趁機抬起暴漲數丈之長的利爪向李羽凡身軀抓來,漆黑的鋒利指甲也有尺許長,閃動著森寒的黑光!

被老者一聲尖叫,擾亂心神、神智暫時不清的李羽凡,毫無抵抗的被老者的利爪直接抓破腹部,一顆拳頭多大的透明金丹被其攝入手中,而李羽凡也就此斷氣!僅僅是一聲尖叫之後,十人一死六暈,瞬間沒有了大半的戰鬥力。


「咦,你們三個有點意思,竟然在本座的鬼嚎之下,沒有昏厥過去!」老者笑呵呵笑嘻嘻的看著百餘丈外,口角流出一絲血跡的王宏三人,陰森的說道。

王宏在看到老者張嘴的一剎那,立即運轉法訣護住心神,才幾乎絲毫無損的抵抗下來,而胸口卻不免血氣洶湧,吐出了一口暗紅血液。然後,僅僅一個呼吸間,以十敵一、原本大佔上風的局面,就成了自己三人獨自迎戰的情形,王宏第一瞬間的想法就是轉身而逃。

但他並沒有逃走,仙靈芝就在眼前,如此大的機緣,豈能因膽怯而錯過!如果對方只是鬼嚎這種手段,雖然霸道無比、殺傷範圍大,但他也自認為有辦法抵擋。王宏祭出噴出三陽神火劍劍,冷冷的盯著老者,一眼不眨。

「你們沒暈,卻不逃,也不傻,難道是覺得責辦法對付本座!哈哈哈!」老者輕笑一聲,彷彿聽到了一個極好笑的笑話。

老者的動作,雍容淡雅,仿若一位富貴老者,但偏偏周身陰氣沉沉,白目嚇人,十分詭異。此時王宏手心背上冷汗淋漓卻不自知,他心中極為緊張,眼前的這個老者,其實力,遠勝於他見過的任何對手!

不僅王宏,就是金不敗,武破仙兩人看著眼前的老者雙眸中也僅是忌憚之意,戰戟,仙劍祭出,準備隨時與眼前的老者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