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原本紅暈的臉立刻變成了鐵青色,隨後又緩緩的變白。

當小女孩轉過頭的時候,林有緣已經一臉煞白的蹲在那裡。面無血色的他看起來十分虛弱。

「小哥哥你真厲害,一下子就找到了。啊!小哥哥你怎麼了?」

小女孩扶著看起來有些萎靡不振的林有緣坐到床邊,接著踮起腳尖去夠櫥櫃頂上的碗。

林有緣頓時喘了口氣。

「這傷害太大了,以後還是少用為好」林有緣暗看著被自己傷到了的下體,頓時心中一陣惡寒。

這到底得多牛逼才能想到這個辦法?

「不行,我還沒查清楚呢。絕對不能半途而廢」

林有緣強忍著超過了十二級的痛苦,看來剛才他給自己的那一下子沒收住力。他像只企鵝一樣夾緊雙腿,一步一步的挪向小女孩。

小女孩正在夠櫥柜上的東西,可是自己的身高有限,夠不著啊。但是這小姑娘沒有放棄,繼續用手夠著。

於是林有緣抱著不去打擾別人的態度,站在小女孩的身後轉來轉去,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小女孩。

「不光長的漂亮,身材也是一級棒!假如這個世界的姑娘個個都是這麼漂亮,那麼小爺我就不回去了。」

「哎呀,都怪爹爹,把我生的那麼矮。」小女孩雙手叉腰,腮幫子氣的鼓鼓的。

她到沒什麼,關鍵是林有緣忍不住笑了。

兵法有雲先下手為強。

「要不,還是我來幫你吧」林有緣提議道。

「不用,小哥哥你還是坐在那裡坐一會兒吧。對哦,我可以踩在板凳上唉。」

小姑娘找了個板凳,踩在上面,可是依舊是夠不著。

林有緣覺得自己出手的時候到了,站在她的身後,踮起腳尖,把手伸到小女孩的肩膀上。輕輕的挑開小女孩的衣服。

「卧槽,竟然是紋身?」林有緣這次終於看清楚了那黑色條紋狀的東西是什麼了,竟然是一塊黑色的紋身。

「你們在幹什麼?」突然,門外進來一個中年漢子,怒目嗔視林有緣。

「爹爹!」小女孩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一臉歡喜的回過頭。哪成想,看到了手腳不老實的林有緣。

「小哥哥,你想看嗎?」小女孩瞪大眼睛,笑嘻嘻的說道。

「誤會~誤會~」林有緣嚇得猛地往回一退,但是他忘了送來挑起小女孩衣服的手。小女孩被她這麼一拉,身體失去重心,整個的直接倒在了林有緣的懷中。

現在的林有緣,不過孩童之力。被她這麼一壓,兩個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哎呦卧槽,尼瑪可疼死我了」

林有緣迅速的坐起身子,隨手抓起一塊東西就擦起額頭上的冷汗。

等他注意到門口中年漢子鐵青的臉和老和尚頗有深意的微笑時,一切都晚了。

林有緣這才發現,他手中拿的,竟然是小女孩的衣服。

他竟然把人家女孩子的衣服扒了,還是當著人家老子的面前扒的!

「咕咚」

林有緣吞下一口口水,僵硬的轉過脖子,見小女孩趴在地上,露出後背給林有緣看。

後背上是大片的紋身,紋的是一條黑色的龍。

只是奇怪的是,龍的爪子有八個。

「尼瑪!這…這…這條龍!這個小女孩!」林有緣瞠目結舌,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了。

「哎呦我的姥姥」林有緣慘叫一聲,隨即又一次的昏了過去。

「行了,桃子趕緊穿好過來吧。」中年漢子見林有緣真的昏過去后,臉上的鐵青色瞬間變成了微笑。

「老爹,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人嗎?連女孩子都不敢扒,最後還得我動手。 腹黑萌寶:總裁爹地好給力 他真的行嗎?」小女孩一改剛才的可愛,反倒是有些壞壞的笑容掛在嘴邊。 「行了桃子,這小子能和你比嗎?」不歸劍客和眾人出去,獨自留下昏倒在地上的林有緣。

「師兄?師兄?」等眾人走遠后,小和尚靈秀鬼鬼祟祟的來到林有緣待的禪房中。他見林有緣一個人趴在地上,周圍一片狼藉。 如果你早點發現我 摔碎的碗,斷了一條腿的板凳,倒下的櫥櫃。

「師兄!你沒事吧師兄?」靈秀趕緊跑到林有緣身邊,查看一番之後,靈秀長長的刮出一口氣。

「阿彌陀佛,佛祖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看來是我奉獻出去的時候了」

靈秀嘴角抽了抽,盯著林有緣緊閉的唇瓣,他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mua~」

「啪!孽障,看我降龍十八掌!」

突然間,林有緣像是殭屍一般直立起身子。一掌直接拍在靈秀的胸口處。靈秀直接穿過窗戶飛了出去。

「方丈救命啊!師兄他殺人了!」只聽見外面傳來靈秀殺豬般的嚎叫,這才驚醒閉上雙眼的林有緣。

「尼瑪,打錯人了。不是那條龍」

「師弟!師弟!你聽師兄解釋啊」

林有緣提起褲腳就是一個頭的往外衝去。

他一邊跑,一邊心中在想著那個小姑娘背後的黑龍紋身。

那麼大的一條龍,難道就這樣被她收了?這也太扯淡了吧。

「靈緣,你和靈秀在鬧什麼?」

老和尚的聲音傳來,林有緣本能的停下了腳步。

靈山寺,從哪裡來這麼大棵樹?

林有緣這才發現,他現在所在的靈山寺和那座「靈山寺」簡直有天壤之別。

除了半山腰的寺門有些相似之外,後山上另有玄機。

首當其衝的,便是靈山寺中這棵又數丈大小的古樹。

老和尚和那個獅虎相大和尚還有兩個男子正坐在樹下的石凳上喝茶。正好看見林有緣著急忙慌的從禪房中跑出來。

「阿彌陀佛,我在找靈秀師弟,找他談談感情。」林有緣先是對著老和尚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接著又是裝模作樣的四處尋找靈秀的影子。

「靈秀~靈秀~靈秀你別躲了,師兄有好東西給你」

「靈凈,你看到靈秀了嗎?」老和尚手握著禪杖,也忍不住問了一句。

「弟子一直隨南宮施主在寺中遊玩,然後就是和方丈在這菩提樹下,並沒有見到靈秀師弟」獅虎相大和尚雙手合掌放在胸前言道。

「師兄,方丈,我在樹上」這時候,熟悉的聲音傳來,眾人紛紛把頭看向頭頂。

只見靈秀被卡在了樹杈上,只露個腦袋在外面。

「師弟,你怎麼跑樹上去了?」林有緣好奇道,他那一掌雖然用了全力,但是他現在畢竟剛從另一個世界穿過來,自身實力還沒有做到完全融合的地步。想把一個人打飛到這麼高的樹上那是不可能的。

「我也不知道啊,本來我是在地上坐著的,但是突然我腦袋一暈,不知怎的就上來了。」靈秀向林有緣訴苦道。

林有緣忍住不笑,可是躲在不歸劍客身後的小女孩忍不住笑了。

眾人把目光轉向小女孩,她倒是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眾人。

不歸劍客拍了拍腦袋,接著做了一個劍指。樹枝應聲而斷,老和尚禪杖輕點地面,一團金光包裹住了靈秀,緩緩的落在地上。

「這菩提古樹可是難得一見的神物,殷兄還是愛惜點為好」南宮青雨泯了一口茶道。

「桃子!你太過分了!」突然,不歸劍客怒斥那個小女孩。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剛才你去耍靈緣我就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看見,現在你又去耍靈秀。快點給我跪下!」

看樣子,不歸劍客是真的生氣了。虎目瞪的老大,死死的盯著名叫桃子的小姑娘。

「你知不知道你是怎麼渡過造化雷劫的?如果不是靈秀和靈緣,雷劫早就將你吞噬。到時候連神魂都會被吞噬,誰都救不了你」

「他們兩個這麼弱,能做什麼?」桃子小聲的嘀咕道。可是她太小看三界大天尊實力的不歸劍客了。

「你再說一遍?!」不歸劍客眉頭深鎖。

「說就說,他們兩個這麼弱能做什麼啊」

瞬間,不歸劍客揚起了巴掌,桃子本能的扭過頭去,巴掌卻遲遲沒有落下。

「打啊!你打啊!直接把我打死算了,這樣我就能去見見娘親了」桃子一臉倔強的言道。

「殷施主,小施主還是個孩子,孩子喜歡玩也是正常的。老衲在這給靈秀和靈緣賠罪了」老和尚立馬就要下跪。

「老菩薩,這可使不得」不歸劍客趕緊扶起已經一隻膝蓋落地的老和尚。

「桃子!還不跪下?難道要爹跪給你看嗎?」

桃子聽了之後理都沒理不歸劍客,繼續一副我行我素的態度。

「行,你不跪,我跪!」這時候,位列三界大天尊,黃泉的首領不歸劍客跪下了。

不歸劍客一生從來沒給別人跪過,哪怕是傲立九天之上的凌雲天主都不能讓不歸劍客跪下。今天,不歸劍客朝兩個孩子跪下了。

「請兩位小高僧原諒殷某管教無方!」不歸劍客聲如洪鐘,崩碎了桃子玻璃般的內心。

「師兄,你做了什麼?」靈秀一臉蒙圈的看著林有緣。

林有緣也是一樣的蒙圈「我也不知道啊,不是你乾的嗎?」

「爹爹,你快起來!這兩個小禿驢有什麼值得你給他們下跪的」桃子用力的拉著不歸劍客的胳膊,但是三界大天尊的他若是不想動,又豈是一個小女孩能夠拉動的?

「爹爹,既然你不起來,那我就殺了他們!」這時候,小女孩不知從哪裡變出一把匕首。劍客的女兒,竟然使的是匕首。

「混賬!」不歸劍客一聲怒斥,桃子手中的匕首應聲斷成兩截。

「給我跪下!你昨天不是問身上的不動明王印從哪裡來的嗎?現在我告訴你,就是靈秀小高僧和靈緣小高僧耗費修為為你鎮壓造化雷靈的。你竟然還對你的救命恩人起了殺心,簡直是不可饒恕!」不歸劍客怒目圓睜道。 「給我跪下!」不歸劍客語氣變得冰冷,話語中彷彿帶著寒氣。

當一個人真真正正的怒了,他是不會用太過激烈的語氣,反倒是沉默加冷漠。冷漠的看著一切。

名為桃子的小女孩極不情願的跪下,但是,她的雙眸死死的盯著林有緣,靈秀也不好意思看桃子,但是他還是護在林有緣的身前。

「大叔,你還是趕快起來吧。這小姑娘叫桃子對吧?其實桃子並沒有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所以大叔你這麼做讓我和師弟真的磨不開面子啊。」林有緣上前扶起了桃子。

不歸劍客一臉詫異的看著林有緣,此情此景,這番話根本不像是一個孩子能說出來的。

「我姓殷,你可以直接叫我殷叔。」不歸劍客站起身子,來到身後菩提樹下的凳子上坐下。

「既然沒什麼事,那麼在下就告辭了。」這時候,一臉尷尬的南宮青雨起身,朝眾人一拜接著走到林有緣身前。

從懷中取出兩塊碧綠色的玉佩,玉佩做工精美,上面鏤空出一把青色的劍。

「如果以後兩位小高僧下山遇到了麻煩,就把這塊亮給別人看。西天界,你們兩個可以橫著走了!」南宮青雨笑道。

「卧槽,這塊玉,玻璃種帝王綠啊!尼瑪,發財了發財了」

南宮青雨殊不知林有緣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他認為這兩塊玉的用處只有一個,換錢。

「行,沒問題。那啥,師弟的那塊也給我吧。為人兄長嘛,我就先替靈秀收下了」林有緣一臉奸笑的收下了那兩塊價值連城的玉佩。

修仙從沙漠開始 南宮青雨的嘴角抽了抽,怎麼覺得自己被騙了呢?林有緣這小子怎麼看怎麼像個奸商。尤其是剛才「邪魅一笑」,很有感覺。

「靈凈,去送送南宮施主。靈緣你跟我過來」老和尚發話了,他手持禪杖,不歸劍客緊跟其後回到大雄寶殿。

「師兄,我的那塊玉佩呢?」靈秀跟上林有緣的腳步道。

「你呆在這,陪桃子說會話。」林有緣擺了擺手道。

靈山寺門,南宮青雨朝獅虎相大和尚拱了拱手。

「伏虎羅漢,日後有機會一定討教幾招!」

「一定一定,能得到南宮施主的指教,也是佛祖保佑了」

二人相視一笑。從此,那座不知名的酒館里,那位不知名的說書先生又回來了。

大雄寶殿,佛門禪院中最為重要的部分。普天下的大雄寶殿,供奉的都是大日如來。唯獨靈山寺供奉的是地藏菩薩。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不歸劍客看著老和尚的眼睛,老和尚點了點頭,不歸劍客這才給佛像上了柱香。

林有緣同樣取了柱香。

「靈緣,這具皮囊可適合你?」老和尚緩緩言道。

林有緣一驚,手中的香被他折斷,雙眼中透露出來的是無邊的恐懼。

再次看老和尚的眼睛,彷彿能洞穿一切。

「你…你全都知道了?」林有緣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是天意!老衲豈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