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送羅陽來到祭壇入口處,羅陽辭別了大家,一個人走進裡面。

早就聽說祭壇裡面有無面人,而且還有其他更厲害的東西。

一直以來,羅陽覺得無面人應該是血煞子弄出來的幻象。

進了祭壇,羅陽在心裡問道:「莫邪小姐,你知道無面人的事吧?」

莫邪說道:「那是另一種黑暗力量,跟我沒有關係!」

聽了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那會起伏變化的地面,是你的傑作吧?」羅陽又問。

這次血煞子承認了。

「我已幾乎跟祭壇融合成一體了,我能控制裡面的大多數地方。」血煞子說道。

「除了無面人之外,還有什麼東西?」羅陽感興趣道。

若那些東西不是血煞子弄出來的,羅陽不想再往裡面走。

不然,遇上危險,說不定就出不來了。

「在祭壇最深處,那裡還有很多我都無法控制的暗黑力量。」血煞子說道。

羅陽在想,若是能把那些暗黑力量收服為己所用,那也不錯。

「莫邪小姐,以你的能力也不能將那些黑暗力量征服?」羅陽問道。

「很難。除非我能利用魂珠的力量。你答應過我,要把魂珠給我的!快把魂珠給我!」莫邪怒道。

當時羅陽確實是說過,但他也有顧慮。

就此時的血煞子而言,力量都很大了。

若把魂珠給了血煞子,莫說羅陽,就是十三姨花襲伊花花公子等人一起聯手,恐怕都遠不是血煞子的對手。

是以,能拖就拖。

日後若要用魂珠來對付第十塊木炭,那到時再說。

「莫邪小姐,你現在在混沌球里,也能吸收魂珠的力量?」羅陽問。

「當然能!」血煞子冷道。

聽了后,羅陽暗暗叫苦。

還道血煞子被困在混沌球里不能使用魂珠的力量。

「莫邪小姐,這幾日內,我會給你的。但我們還要再談一談。等談妥了,魂珠就是你的了。我們還要相處很長時間,不要急。魂珠遲早是你的。」羅陽說道。

「現在就給我!」血煞子急道。

不用多想,也知道血煞子是想吸了魂珠的力量,然後就去找仇人報仇。

羅陽還需要血煞子幫忙修鍊,以後使用飛劍劍術,也要血煞子相助。

換言之,他是不可能讓血煞子輕易離開的。

「莫邪小姐,等出了祭壇再說。我會滿足你的。」羅陽說道。

「現在給!」血煞子催道。

魂珠在羅陽手裡,血煞子被困在混沌球里。

羅陽說了算。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莫邪小姐,你想得到魂珠就聽我的,我說了會給你就給你。你再鬧,我讓你要混沌球里住一千年!」

血煞子聽了怒道:「你再威脅我,我不會放過你!」 雖說羅陽更有話語權,但他也不想激怒血煞子。

畢竟彼此還要在將來的日子裡共事。

「莫邪小姐,我不是說了,我還要幫你尋找幹將先生,沒有我,你很難找到幹將先生。」羅陽說道。

果然一提幹將,就讓莫邪平靜下來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要是你食言,我就殺了你!」莫邪冷道。

「無面人的戰鬥力有多強?」羅陽問。

只聽血煞子輕輕哼了一聲。

「不要隨便去惹那些虛無的東西,會影響你的陰魂的。」血煞子提醒道。

羅陽確實想去挑戰一下無面人,聽血煞子那樣說,只好作罷。

在祭壇裡面呆了大半個小時,羅陽打算出去。

只是能否用假血煞子騙過眾人,則還是個未知數。

若血煞子肯幫忙,成功機率則要提升許多。

「莫邪小姐,我想請你幫個忙。」羅陽說道。

「什麼事?」血煞子冷道。

假的血煞子是無法現出幻象的,若真的血煞子能在適當的時候現一現幻象,就有機會瞞住眾人了。

血煞子被困在混沌球里了,本事被限制了。

不過血煞子的分身影還能活動。

「待會我要你用你的分身來嚇一嚇那些人。」羅陽說道。

「你想清楚了?」血煞子冷道。

若假的血煞子騙不了人,而真的血煞子又現象了,眾人自然會懷疑羅陽得到了血煞子。

不用假血煞子去騙十三姨等人,羅陽又脫不了身。

日後被十三姨等人天天逼著尋找血煞子,那也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

明知祭壇裡面已沒有血煞子了,還要經常進去。

想要把這個麻煩擺脫,就得冒險做點事。

「我想用假的血煞子騙過那些人,有沒有可能成功?」羅陽問。

「騙不了多久。」血煞子說道。

若能消停個一年半載,那已很好了。

就怕當場被發現是假血煞子,事情就更麻煩。

當然,羅陽也可以堅持說找到假的血煞子。

「那請你幫我。」羅陽下了決心。

有些事不去處理,錯失了機會,就難以再遇到。

只要偷得些空閑,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修鍊成功了,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跟血煞子商量妥當了,羅陽就退出祭壇。

來到唯一的出入口處,從眾人那期待的眼神,便可知每人都在等羅陽的好消息。

羅陽微微一笑,說道:「下午再找吧。剛才被嚇了一下。」

本來想自己把假血煞子取出來的,可那樣做容易招人懷疑。

被搜出來,那效果會更好一些。

見眾人臉上的希望之光消失了,換上了失望的線條,羅陽又說道:「下午我再往裡面走,可能會有收穫。」

一面說,一面要走人。

「哪裡走!」花花公子擋住去路。

「回去休息一下。」羅陽說道。

當時彼此約好,羅陽從祭壇里出來,那是要受眾人搜身的。

「年輕人,別裝不記得!」霹靂男冷道。

「知道。 夜色溫柔,你卻冷漠 我說了讓花姐或十三姨來搜身,在這裡搜,好像不雅觀,等回到酒店,她們再搜,怎樣?」羅陽說道。

花襲伊和十三姨當然沒問題,其他人則不會同意。

「就在這裡搜!」花花公子冷道。

約好了的,花襲伊和十三姨也不便說什麼。

「呵呵,把你的背包給我。」花襲伊說道。

羅陽只好把背包卸下,遞給花襲伊。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羅陽在心裡說道:「莫邪小姐,該你表現了。」

忽然之間,只見一道人影現了出來。

不提防之下,花襲伊都大吃一驚,丟了背包,暴退數步。

其他人也倒抽涼氣,不約而同的急退幾米。

只見那道人影閃爍了幾下,便漸漸退進了背包里。

那正是血煞子的分身影。

「看到了吧?!要不是我要求搜身,血煞子就被他拿走了!」花花公子冷道。

眾人都把目光投向羅陽,顯是看他有什麼話要說。

羅陽說道:「既然被你們發現了,我說什麼也沒有用了。我不是想佔有血煞子,我只是想向你們要個報酬。」

此時在場的人都以為真血煞子在羅陽的背包里,各自懷著鬼胎。

「呵呵,好在寶寶反應敏捷!」花襲伊冷笑道。

「花姐,一言難盡。你和十三姨都托我找血煞子,現在找到了,我把血煞子留在這裡。血煞子歸誰,那你們商量吧。與我沒有關係了。」羅陽說道。

正要走,可花花公子依然攔住不讓走。

他掀了我的紅蓋頭 「你敢騙我們,想走?」花花公子似乎找到了理由來欺負羅陽。

「我又沒拿走血煞子,你想怎樣?」羅陽冷道。

莫說還有花襲伊和十三姨在場的情況下,就算只羅陽一人,也不懼花花公子。

除非花花公子會很厲害的術法,不然也拿懂影拳的羅陽沒辦法。

「你們說怎樣處置他?」花花公子在尋找同盟。

除了他之外,霹靂男也想教訓一下羅陽。

不過眼下更重要的事是得到血煞子。

是以,沒人應聲。

花花公子冷笑道:「你抽自己十個耳光!」

羅陽不屑道:「你再說,我要抽你十個耳光!」

正當二人要動粗時,花襲伊和十三姨都有話要說。

「呵呵,想欺負我弟?先過寶寶這一關!」花襲伊盯著花花公子。

「他沒有帶走血煞子,不必為難他。」十三姨也說道。

有兩位美人幫羅陽說話,其他人不便再多說。

花花公子沒有台階下,怒道:「你們還幫他?要不是我,他早就把血煞子帶走了!」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我們會搜他的身,你說不說,都沒什麼關係!」

只見花花公子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羅陽還想儘早抽身走人,好找個機會打電話給堡主,向她彙報一下情況,就說差點拿到了血煞子,卻被花花公子壞了事。

若堡主相信了,那就大吉大利。

「血煞子我已幫你們找出來了。剩下的事由你們解決。 億萬總裁戀上我 我不方便聽你們商量的話,我先回酒店。花姐,十三姨,麻煩你們待會把背包帶回去給我,謝謝。」羅陽說道。

花花公子見沒找到人附和,也不便再攔著羅陽。

畢竟眾人都把心思放在爭奪血煞子上了。

羅陽向莎莎使了眼色,要她也跟他走。

除了羅陽和莎莎之外,其他人都留在了祭壇的入口處,顯是想分一杯羹。 上到地面,曬著日陽兒,羅陽感到一身輕鬆。

現今只剩下堡主那一關了。

莎莎問道:「那是真的血煞子?」

畢竟有幻象出現,莎莎都不得不懷疑了。

羅陽說道:「我本想用假血煞子來騙那些人,結果還真找到了真的血煞子!唉,我想帶出來,卻沒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