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間,那氣浪便是撞擊在林毅的腰上,被撞個正着的林毅只感覺全身一熱,旋即便是被拋飛出去。

強大的撞擊之力根本讓他沒法在空中保持身形,再加上那一陣陣的刺痛,幾乎暈厥過去。

“巴拉拉你個臭疤瘌!”被擊飛的林毅一時心中怒氣升騰,不禁是怪罵起來,而同時身子也是重重砸在了身後的石壁之上。

頓時火焰的灼傷,再加上後背的撞傷,多種疼痛傳遍全身。無法忍受這巨大痛苦的林毅居然是鼻尖一酸,絲絲眼淚流了出來。

這倒不是他個人沒什麼男子氣概,而是這撞擊實在是太過於疼痛了,眼淚也是不經意地流了下來,就連自己都沒有察覺道。

周圍的陰風似乎是顯得更盛,被撞擊在地的林毅只感覺全身痠軟乏力,根本沒有力氣再次站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紫芒也在林毅的周身開始縈繞,不斷地修復着林毅身上的傷勢,正是體內的噬魂,雖然實力遭到了極大的削弱,但現在的噬魂進行基本的傷勢修復還是能夠做到的。


受到噬魂氣息保護的林毅,頓時只覺身上的傷勢緩解了不少,雖然不至於立馬恢復,但好歹疼痛感還是削減了不少。

心念之下,林毅反倒是索性閉上雙目開始冥思起來,心中不住地總結起剛纔所發生的一切,尋找其中的不足之處。

如此,約莫一個時辰,林毅再次睜開雙陽,此時已是烏雲盡散,月朗星稀,明亮的月光潑灑在背後高達百餘丈的石壁之上,顯得極爲寂靜。

此刻,林毅感覺身體已是恢復了不少,心中一念,頓時坐將起來,先前吞噬的魂石也是煉化的差不多了,一縷魂力自魂體之內散發而出,朝着全身各處經脈而去。

魂力所過之處,皆是能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情況,卻是已是好的差不多了。

舒展了一下筋骨,對着識海之內的噬魂道了一聲:“謝啦”。旋即讓噬魂收回力量,自己魂體之內的魂力如潮水一般涌向身體各處,開始自己着手修復體內的傷勢。

雖然噬魂來幫助自己修復傷勢要快上許多,但現在的林毅卻是心有不忍,這噬魂上次爲了幫助自己已是遭到了巨大的打擊,現在的林毅寧願像供老祖宗一般供着他,也不願意這尊大佛再有什麼閃失。

如此,周圍再次進入無聲之中,百鳥不鳴,陰風再起,卻是沒有了此前的陰寒之意,現在的林毅可謂是如魚得水,魂力不斷穿梭於體內各處經脈。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此時已是到了一夜最爲黑暗是時分,那天空之中的彎月此時也是完全被隱藏在了雲層之後。

大地一片平靜,周圍的世界完全是黑漆漆的一片,又因爲是在山崖之下,故此顯得更加的陰寒。

黑暗之中的林毅驀地睜開了雙眼,手中的玉淵劍突然顯現,旋即便是一股火焰再次出現在眼前,輕手一揮,便將那玉淵劍上的一縷火焰拋向了不遠處額一顆枯木之上。

登時,枯木如同被澆上了焦油一般,竟是“噼噼啪啪”地燃燒了起來。周圍的景象也在這火焰的照耀之下顯得明亮了不少。

看着自己的傑作,林毅不住點點頭,旋即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經過幾個小時的恢復,之前因爲爆炸而受的傷勢也是好的個七七八八,現在的林毅只感覺全身充滿力量。

但有了此前的經驗,現在卻是並沒有急着再次進行四象火訣的修煉,而是自空間指戒中取出數塊魂石,吞噬煉化。

待得將所有的魂石煉化完畢,林毅又再次從空間指戒之中取出數塊魂石,這一次並沒有煉化,而是依靠着自身的能力讓那魂石緩慢被吸收,如此,林毅知道,待得自己需要魂力時,體內的這些魂石恐怕也是煉化的差不多了。

擡頭望了望再次被烏雲籠罩的夜空,漆黑一片,數只舒展着黑色大翼的飛禽從空中劃過,沒有一絲的聲響。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自認爲已是準備的差不多的林毅心中一蕩,旋即再次如法炮製。

這一次,有了上次經驗的沉澱,林毅的速度顯然加快不少,而在凝結那魂力層時也是從容無比, 一股腦的直接將全部魂力爆發而出,這一次的魂力層相比於上次的顯然也強上了不少。

但林毅卻依然是不爲所動,此刻先前的那些魂石也是被吸收的差不多了,林毅再次將這一份魂力注入手心之內。而左手再次伸入空間指戒,卻出數塊魂石,如先前一般讓其自動吸收。

一切準備妥當,似乎是老天給的暗示一般,只見半空之中一陣狂風再次將那層層烏雲掀開,而高懸於蒼穹的彎月此時也是顯現了出來。周圍的密林之中也再次響起了唧唧咋咋的鳥鳴。

沒有再猶豫,時間極爲有限,林毅心中微微一祈禱,旋即控制着那火焰朝着手心之處而去。

這一次,一切都如同水到渠成一般,也許是因爲此前的準備足夠充分,手心出的魂力層比上一次的要強上不少。

約莫半刻鐘,林毅心中登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而,還未等其完全放鬆,再次感覺手心之中的魂力層一顫,似乎又要破裂!

“媽蛋!”再次遇上和此前一樣感覺的林毅心中暗罵,這種感覺確實不是自己最爲希望的,旋即不再有絲毫的猶豫,好在此前吞噬的魂石現在也被吸收的差不多了。

雖然不想全盛時期那樣魂力灌滿魂體,但這幾塊魂石所創造的魂力也不少,隨着林毅的調動,頓時,如同滔滔江水的魂力開始朝着手心出的魂力層涌去。

魂力一道,原本不住顫抖的魂力層此時也如天助一般,竟是逐漸地安分起來。

又是約莫半刻鐘的時間,林毅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那手掌之中的魂力層上,見其竟是和火焰開始緩慢地融合,心中方纔是舒暢了起來,暗道:看來這第一步算是完成了!

待得魂力層和火焰完全融合,林毅頓時心潮澎湃,手心一轉,竟是把玩起了手中的火焰來。

倒不是林毅玩心大起,反而是因爲現在並不能確定這火焰和手掌之間的融合到底到了什麼層次,故此才用這樣的方法來檢驗一下罷了。

……


彎月西沉,不知不覺中竟是到了破曉時分,此時彎月和那初生的曜日同時出現在了天際,林毅心中一顫,只見魚肚白下,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芒透過雲層照射在山崖之上。

山風呼嘯,將這山崖周圍的不少樹木吹動的斑駁搖曳,而不少飛禽也是在林間上下翻飛着,是不是的還有着一兩隻山野之物從那山崖上掠過,速度極快,看得林毅又驚又喜。

此時手中的火焰依然是熊熊燃燒,經過一整夜的奮鬥,火焰和自己的手掌可以說是已經完全融合,不僅如此,現在的林毅還能將那火焰收放自如,輕手信捻之際就是數丈的距離。

“看來是時候進行第二步的修煉了!”

感受着清晨的氣息,林毅嘴角微喃,相比於之前的頹喪,這一次心情明顯好上了許多。 朝陽初現,滴滴晨露自林葉之間滲透到地面,不到片刻便將青嵐劍宗的奇峯五穀沾染的一片溼潤!


此刻,林毅手持着火焰,臉上神色儼然,接下來的修煉雖是不如前一步危險,但林毅也知道想要完成這一步並不容易!

這第二步最爲重要的就是對於力量的提升,現在的火焰雖然極具威力,但根據四象火訣來說,想要完成第三式顯然不夠!

提升火焰威力看似容易,卻是對林毅耐力爆發力的綜合考驗。除此之外,林毅在訓練的過程中還需要對火焰進行更加靈活的掌握!

烈日已擡頭,周圍的晨露業已殆盡,此刻林毅雙手成拳,凝視着身前這高達百丈的陡崖。天已放亮,原本在黑夜之中看起來漆黑一片的山崖此時竟是黑青色。

立於山崖之底的林毅倒是顯的有些渺小,而手中的火焰也顯得不那麼明顯。

沉默片刻,林毅終於心中一定,登時磅礴的魂力如濤濤江水一般向全身涌去,通達生身的各處筋脈!

魂力所過之處,如雨露一般滋潤着林毅全身各處的細胞,受到魂力洗禮的林毅頓時感覺全身一陣清爽,片刻之後,磅礴的魂力又從林毅身體合處涌向手心,最終沒如火焰之內。

霎時,原本還顯得相對溫和的火焰立即如嬰孩一般跳躍起來。

看着火焰變得更加暴躁的林毅心中一沉,意念迅速傳入火焰之間,極力地控制着火焰的威勢。火焰威勢極強,即便林毅現在全力控制,牙根緊咬,臉色鐵青,豆大的汗珠滴滴自額頭流下,滲入雙眼之中,將雙眼沾染的生疼。

火與人相互抗衡,誰也不相承讓,看着跳動的火焰,林毅雖是倍感艱難,但體內的魂力卻依然波濤洶涌地向手心之中的火焰度卷而去。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林毅方纔是逐漸佔據上鋒,最終將手中的火焰完全壓制!

氣喘吁吁的看着手中的火焰,卻是並不敢就此放鬆,生怕一不留神手中的傢伙又再次跳動起來。林毅自空間指戒中取出數塊魂石吞噬,加速煉化!

不知過了多久,只知道此時已是豔陽高照,無數的飛禽自空中掠過。林毅卻是無心去觀賞,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火焰猛地暴起,沒有絲毫猶豫,右手成拳,帶着猛烈的勁氣朝着那身前不過數尺的山崖瘋狂砸去!

拳勁似鋼,帶着呼呼的風聲朝着那崖壁瘋狂而去,林毅的身子陡然成爲弓形,普通利箭一般彈向那就石壁。

距離石壁不到半尺,只見原本還是爆射而出的林毅突然雙腿一伸,在那石壁上一蹬,與此同時,手中的火焰卻是普通炮彈一般,砸向那陡峭的石壁,而同時,借用腳蹬石壁的力量,林毅的整個身子皆是朝着後面飛速倒退。

山林寂靜,只行得“轟隆”一聲,似是地動山搖一般,整個森林的鳥獸盡皆驚一飛而起,哀轉嘶鳴地朝着天際逃飛而去。

而此時,倒飛出去的林毅身心倍感疲倦,但眼神卻是死死盯着身前數餘丈的山崖。

山崖之上,碎屑酥酥地掉落而下,而火焰也是四散爆開,形成一股股炎熱的氣浪,讓得林毅衣袂飛舞。感受着巨大的熱氣撲在臉上,林毅心中也是大駭,看來昨日一晚上的爭扎倒還有點好處,至少讓這火焰的威力增強了不少。

不到片刻,周圍的聲音已是完全沉澱,而不少的飛禽走獸也是被剛纔的那一聲炸響給驚得嘶鳴逃竄。

林毅雖然有些疲憊,但相比於看到這一擊的結果,卻是並沒有就此歇息,半刻鐘過去,那火焰激起的 熱浪方纔是逐漸消散。

此刻,林毅卻是雙眼瞪得斗大,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

只見那石壁之上碎屑消散,一片焦黑,再看看石壁之上被轟擊的裂痕,卻是發現不過嬰兒般拳頭大小。

對於這樣的結果,林毅實在是無法接受,自己的全力一擊,竟是隻能起到這麼小的效果,頓時感覺心中似乎是涼山了半截子。

然而,林毅哪裏知道,這山崖上的岩石已經形成了萬年,而整塊岩石又經過千鈞之力的碾壓,時間的洗禮,一塊塊岩石在這裏已是屹立了上萬年,遠比一般的岩石要堅硬多了。

而此前林毅到達此地時也用手中的玉淵劍試探過這地方岩石的堅硬程度,期初並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看來,的確沒有他想象的那般簡單。

沉默數刻,周圍的樹木在炎炎夏日的照射之下卻是顯得有些垂頭喪氣,但不少的枯木卻是極爲高傲地屹立在這山崖之下。

原本頹喪的林毅卻是突然睜開雙眼,手中的火焰再起,心道:“既然現在的威力這麼小,那就說明練成之後的四象火訣會有着自己都難以想象的效果!”

林毅如此一想,雖然只是在心中有些自我安慰罷了,但倒也附和他那不屈的行至,轉眼之間,這個倔強的男人再次朝着那石壁轟擊而去。

……

轟隆隆之聲不絕於耳,在這雲痕峯的峯麓下顯得有些不合,而森林之中的不少獸類更是被這一聲聲的爆炸之聲嚇得四處逃竄。

一心撲在修煉上的林毅卻是並不知道自己的修煉方式已是讓周圍數百米的距離之內無一活物,可以想象這樣轟擊之下的威力到底有多強悍了。

夕陽西陲,在這山間之中,陰影開始聚合,周圍炎炎的灼浪也是開始慢慢的消散,不少林中的生靈都已開始朝着自己的住處而去,然而,唯獨那崖底之下的生靈卻是落得個有家不能回的下場。

只見右手持着火焰的林毅,雙眼通紅,全身魂力充斥於其間,不到片刻便是涌向了手中的火焰,從第一次到現在,林毅已是對着那巖壁轟擊了數百次,而每一次的轟擊都能在那巖壁之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印記。

知道此時,諾大的巖壁之下,已是被林毅留下了一片大大小小的淺坑。

只聽林毅一聲怒吼,手中的拳頭突然暴起,整個身子更是熟練地彈起,與此前想必,現在的彈跳能力也是強上了不少。

雙眼欲裂,一拳轟下,身子迅速倒退,胸膛不住地起伏,氣喘吁吁地看着那石壁之上不住燃燒的火焰,林毅心中顯得有些激動,這一拳下去,比上以前的威力都要強上很多,想必也能產生不小的成果。

果然,待得焰消塵散,林毅臉上頓時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只見那石壁之上現在顏色變得更爲深沉了,漆黑的一片焦炭痕跡中間,潔白一片,正是自己這一拳轟擊之下的效果。

這一拳先去,饒是那石壁如此堅硬,林毅砸出去的火焰還是在其中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坑印。

這坑印一被砸出,周圍的石壁登時如龜裂,一條條白紋出現,將石壁內部展現在林毅的眼前。

看着自己的成果,林毅雖然心中頗爲順暢,但對於這樣的成就還是不太滿意,微微點頭,在心中道:“還不夠,再來!”

旋即吞噬數塊魂石,身體也是迅速暴起,再次進行着那機械般的動作,轟隆之聲在這密林之處四處傳開,可是苦了那些森林之中的獸類了。

……

夜色如魅,一陣陣山風在這雲痕峯的四周肆虐着,山間的層層雲霧被四散吹開,留下那蒼穹之頂的一彎明月。

月朗星稀,而此時的雲痕峯山麓,一道火光在夜色之間顯得極爲耀眼,走進一看,正是不斷修煉的林毅。

爲了在夜晚能夠訓練,林毅聚集了大量的枯木,將其點着,如此,倒也將周圍的黑夜照的一片通亮。

而手中捏着火焰的林毅依然沒有停止,體內如同擁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一次又一次地朝着眼前的石壁轟擊而去。

現在算來,林毅已是在這石壁之上轟擊下了不少於千次,可手中火焰所能造成的威力依然不是太理想。

心狠之下,林毅再次機械行動而起。

一夜無眠,今夜的雲痕峯衆生靈註定要過上一個不安分的夜晚了。

……

天空之上,點點星辰逐漸變得黯淡起來,不到數刻,只見東方天際,一抹魚肚白出現在眼前,微微清風吹拂而來。

此時的林毅已是兩天兩夜沒有進入過睡眠了,要是放在常人,恐怕早就崩潰了吧,但現在的林毅依然是爆發出一陣陣的怒吼。

只聽得一聲震天大吼,整個山際似乎都在爲其顫抖,一拳轟下,林毅雙眼欲裂,身子連連後退數步方纔是穩住了身形。

許久,方纔是氣喘吁吁的看着那石壁,雙眼卻是充滿了喜悅,淡淡一笑。

只見那石壁之上竟是出現了大大小小水桶般的坑洞,細一數來,少說也有十餘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