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凌柯掃視到東邊的時候,就看到有幾隻醜陋的變異獸向這邊走來,它們還沒發現這邊有人,正慢悠悠地在廢墟和道路上嗅聞着,如同小狗一般。

「大家注意,東面有變異獸正向這邊靠近。」凌柯打開對講,說道,「羅爾,楚夕,車怎麼樣?」

羅爾道:「不行,沒油了。」

楚夕說:「我這邊也不行,輪胎都癟了。」

「那走吧,去別的地方看看。」凌柯飛到路邊的路燈之上,極目遠眺,給眾人指著南邊說道,「去那邊,有幾輛大貨車。」 ,

第20章

迷人的大眼睛,含着閃亮的淚。

這個大姨子,也是我見猶憐的大美人,比蘇有容略差一分毫。

她也害怕,萬一哪天杜海平又出差,無恥的宋三喜又來了……

去甜甜的房間里,再看看她。

可愛的小丫頭,睡得很香。

臉上被揪的傷,已經快消失了,還有些痕迹。

蘇有晴暗罵:高小玲,你真是個畜生!這麼對待一個不到四歲的孩子,和那人渣有什麼區別?別讓姐碰見你!

她倒是從甜甜嘴裏知道,高小玲辭職了。

宋三喜,也總算是幹了件人事。

轉身要回去睡的時候,甜甜居然說着夢話。

「你要說到做到……不欺負麻麻,不……打甜甜,不罵甜甜……不和大姨父打架,不像壞蛋一樣看着大姨,和她頂嘴……不打牌輸錢錢,給甜甜買糖葫蘆,做好多好多好吃的,我就叫你耙耙……」

說着,小丫頭的眼淚流了下來,嚶嚶泣泣。

脆弱弱的聲音,讓大姨蘇有晴的心啊,揪緊了。

多可憐的孩子!

宋三喜啊,你這個人渣到底能不能變好啊?

甜甜需要一個好爸爸啊!

蘇有晴掩面哭泣,趕緊上去。

輕輕的,拍哄著甜甜,擦着她的淚。

直到甜甜再一次熟睡,她才回房……

杜海平,在書房電腦上搜索著。

當然是那個……宋三喜說的,國外有一種人工助力技術。

他是個年輕力壯的男人,能不渴望幸福生活?

可結果出來之後,杜海平嚇倒了。

「我的娘啊,這要六十萬!還要去德國……」

他和蘇有晴手裏,只有六萬塊。

本來,是打算再湊些,給蘇有晴買輛車的。

算上宋三喜給的五萬,那也還差老遠。

且不說,來回機票,食宿,請翻譯什麼的。

杜海平愁了。

抽了好多煙,想起宋三喜來。

他,真的炒股賺著錢了?

如果是的話,也許……

莫名的,他把希望寄托在仇人的身上。

男人,有時候就為了幸福生活,進門,出門……

第二天早上6點,杜海平就出門了。

習慣早起,跑步晨練,鍛煉,然後去廠里吃早飯。

論身體素質,他還是杠杠的。

在寧海湖邊停車,6點15分。

剛剛在熱身活動,發現宋三喜已經在跑了。

杜海平驚呆了。

吃喝嫖賭的玩意兒,他居然會晨練?

從頭到腳,嶄新的運動套裝,都是牌子貨。

人渣真的有錢了?

杜海平心頭浮想連篇,但壓在心底。

不能被一時的表象迷惑,不能向他低頭。他會炒個屁的股!

這種人渣,永遠不可原諒!

宋三喜也老遠就看到他了,一邊跑來,一邊笑着招呼。

「大姐夫,早啊!鍛煉呢?」

杜海平冷著臉,沒理他,自顧做着熱身。

宋三喜搖搖頭,跑到近前。

一邊原地跑,一邊喘著大氣,微笑道:「大姐夫,請原諒,別再生氣了。以後……」

「滾!」杜海平揚著拳頭,咆哮著,「再廢話,老子打你啊!」

宋三喜一撒腿就跑了,丟了句:「我最後一圈了,回見啊大姐夫!」

杜海平心頭,總算是平衡了點。

人渣,你還是怕老子的拳頭吧?

不過,他真不敢想像,這個人渣這就跑完了,得起多早?

杜海平更想不到的是,宋三喜在湖那邊騎上摩托車,去他家了。

早上6點40分,宋三喜走向主卧室。

剛到門外,蘇有晴拉開了門。

四目相對!

「大姐,早啊!」宋三喜一臉微笑,像個紳士。

蘇有晴,嚇的腿都軟了,接連後退,「你……你要幹什麼?」 「嘻嘻,哥哥,嫂子,快走啊!我在紫霄宮快無聊死了。」

後面出現一個小女孩的聲音,讓原先氣氛比較嚴肅的瑤池莞爾一笑。

「好好好,我們這就去新家。」

昊天也面露笑容,拉着瑤姬的手,往天界的方向走去。

……

「師兄,天皇之師你們有什麼選擇?」女媧對着三清說道。

「天皇之位,我打算給我的兄長伏羲,這也是他的遺願。」

說到伏羲的時候,女媧面露悲傷,把周圍的空氣都感染了。

「伏羲道友,道德高尚,可當天皇一位,至於他的老師,玄都可以教地皇,不適合教天皇。」

太上道尊推算了一下,發現與自己無緣,就不打算爭奪了。

「天皇一職,我也不打算爭奪,讓給通天吧,我要人皇之師。」

元始天尊推算了一下,發現這份差事果然不好,難怪太上道尊推辭。

「大哥,二哥,你們倆個無恥了點吧,你們把好差事都自己拿了,留下這些一些不太好的給我。」

「通天,五帝之師不錯了,而且天皇之師也給你了,還不好嗎?」元始有點不太敢看通天,因為他們倆個確實有點不厚道。

「師兄,我有個人選,命格能承載天皇之師的位格。」

為什麼三個聖人都不想這個天皇之師的最主要原因是,鴻鈞已經發話了,作為三皇五帝之師,只能作為旁觀者。

引導人類社會的進程,不能干涉人類社會的發展,這證明他們不能用法術這類東西改變人類的生活。

而第一個天皇,承載着把人類生活從無序引導向穩定,這個差事不好做,因為那些弟子不像通天他們,一旦做錯,導致的影響是巨大的。

所以天皇之師,這個位置太重要了,以至於元始和太上都不敢輕易接下來,這出問題,會導致人道的反噬,就算是聖人也遭不住。

「師妹有何人選?」通天好奇地問道,因為他也不覺得自己的門下有這種奇才,大多數都腦袋不是特別靈活。

「劉雲!」女媧說這話的時候,雙眼閃過一絲亮光。

「對啊,他可以,但是他只是記名弟子,有點不太配了,這樣吧,我把他收為親傳弟子吧。」

……

時間往前推移一點,在眾聖補天完畢后,在下方調息的劉雲他們,看着眼前多出來的這條浩浩蕩蕩的河流。

這條河流由混沌之氣經過四聖獸的阻攔,化為天河之水,蘊含着暴烈的靈氣,一般都妖怪都很難吸收這靈氣。

但是隨着時間推移,這裏的靈氣平穩下來,這裏不亞於昆崙山的洞天福地。

這讓劉雲有點想在這裏建一處洞府,以現在劉雲的陣法造詣,基本上他的陣法只要靈氣不竭,金仙以下就別想撼動了。

劉雲是個行動派,按照這裏河流的流向,在其河底一處水眼處,用剛才在戰場上收拾到的星辰陣旗,擺出一副小型的星辰陣法,接引天上的星辰之力。

一般這種洞府最好的做法就是種植一些草藥和擺放一些材料。

這裏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戰場上到處都是一些兵器法寶殘骸。

多寶他們嫌棄這些,不想去撿,覺得有失自己大教傳人的身份。

但是劉雲不介意這些,將這片戰場上數量最多的星辰陣旗收集了三萬多支,這是帝俊用來佈置周天星辰大陣的陣旗。

雖然有點略顯破舊,但是這東西對於劉雲來說不亞於至寶,因為上面的陣文有助於劉雲推演出完整的星辰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