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突然望過來的幾雙眼睛.她吞了吞口水.眼眸里一片冰冷.彷彿他們看到的不是她這個活生生的人.而是死人.她暗叫一聲糟糕.趕緊拔腿就跑.

身後幾人突然提劍向她沖來.她用餘光也可以看到後面來人距離她很近了.她只得繼續逃.若停下被這七人圍住.那真是死路一條了.

其他人.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金牙的確是回了一下頭就變成這樣了.

而她和流雲回頭卻只是看到不一樣的景象.找不到墨無塵和流雲.身後的人又馬上追了上來.

夕月咬了咬牙.突然調過頭.向另一邊跑去.那幾人也是身體靈活的一個調頭.跟了上去.

望著近在咫尺的石門.夕月把臉上的面紗往眼睛上一蒙.向裡面衝去.

身後那幾道身影沒有一絲阻礙也跟著沖了進去.

過了半晌.夕月從角落裡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向外挪去.她的手摸著牆壁.小心翼翼的向外走.卻不敢睜開眼睛.

「墨公子.快想辦法救師妹出來啊.」

流雲跺著腳.站在墨無塵旁邊.望著前方.

只見一塊晶石上.顯示出來的.正是夕月此刻的景象.

一個長長的晶石通道里.夕月亦步向前挪步.眼睛被黑紗蒙住.她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難.似乎呼吸都有些不對.

最主要的是.她身前、身邊和身後跟著幾個人.他們正用一種死魚似的眼睛盯著她.雙手皆舉在胸前.彷彿隨時要撲上去抓她.

她挪一步.他們就跟著挪動.但眼睛卻緊緊的盯著她.

墨無塵不言不語.站在原地.像石化了般.眼眸平靜無波.淡淡的看著.

見他不說話.流雲又轉過身去喚金牙.金牙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問她怎麼了.不待她說話.表示夕月的事情他無能為力.

淡淡琉光閃耀的通道里.夕月還在一步步的向前走.突然似有一雙手拉住了她的衣擺.她心裡一驚.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她隨手一揮.似乎打在了什麼上面.柔軟的.卻沒有一絲溫度.像是冰冷的蛇.然而那瞬間的觸碰.她卻明白.那並不是蛇.

所幸衣擺上那絲拉扯之力也消掉了.

不等她再動.突然腳似乎也被什麼碰了一下.濕濕滑滑的.像……一隻舌頭.這個念頭只是在心裡一走.她便全身發顫.好想睜開眼看看眼前的景象.

她只能忽略掉那抹不快和噁心.繼續向前扒去.然而.她的手一動.再次落下時.就感覺摸到的不是晶壁.而是毛髮之類的東西.她快速收回手.她想大叫.卻發現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身邊突然出現陌生的東西.她第一時間便是想睜開眼睛.手剛伸到臉上.卻感覺.眼睛上的黑紗突然被扯了下來.

而她的手還伸在半空.不容她多想.突然呼吸一窒.一股熱浪近在咫尺.直撲鼻息間.


同時.她的手上多了一些東西.她知道是那抹黑紗.

從心底突然范起一股涼意.直衝心頭.緊接著全身上下都冰冷一片.

她想睜開眼睛看一下.卻突然想到自己是怎麼進來的.

剛才.她被葉青城他們追殺的無處可逃時.又不見墨無塵和流雲.只得把這些人引進石門后.那個通道里.

她記得那通道是不可以往後看的.所以她一進門.就朝著門后一躲.蹲了下來.而她只在這裡呆了一小會兒.如今再起身.向前也走了幾步了.為何還未走到門口.

這是不可能的.她記得右手邊就是石門.而葉青城等人一進入石門就沒有任何動靜了.

那麼.在自己身邊的會是他們嗎.

可他們為何不說話.只是在扯她身上的東西.甚至連頭髮都不放過.但奇怪的是.她卻沒有感受到一絲疼痛.

突然她靈機一動.是不是這些都是幻覺.是假的.

那她是不是只要忽略掉這些感覺.她就能走出去.

外面.流雲看著眼前的一幕.只覺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夕月竟然扭頭向裡面走去.

「墨無塵.你到是想想辦法呀.」

氣極了.流雲便直呼其名.也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了.

旁邊金牙小聲嘀咕道:「這是迷魂陣.誰進去也沒辦法.只會再賠上一個人而已.」

見流雲瞪來.他又小心翼翼的低頭弄自己的東西.

就在這時.身後的山洞有聲音傳來.墨無塵眉頭微蹙.吩咐道:「你出去看看.把他們攔在外面.」

流雲本不想理他.可見夕月還在裡面.墨無塵也走不開.便拂袖而去.金牙左看看右看看.又尷尬的一笑.跟著流雲走了出去.

墨無塵站在原地.自語道:「夕月.你一定要加油.塵哥哥會在這裡一直等你出來的.」

剛才他們一同走出來.誰想.夕月一腳踏錯.掉了下去.他雖然反應很快.卻只來得及扯下她的一片衣角.而當他再次踏上去時.卻沒有一點反應.

就在他們無措的時候.身後的石門突然關起.而晶壁上便出現了裡面這一幕.

這是什麼原理.他不清楚.卻知道.夕月正在經歷她心中的那一關.

「你一定要好好的……」

此時的夕月.心中充滿了恐懼.人在黑暗中會沒有平衡感.只是走在平坦的路上.她的腳步也是深一腳淺一腳.

儘管她的步伐不快.但那身上不時傳來的拉扯和近在咫尺的呼吸聲.熱氣.都無不說明了她的眼前有很多.嗯.很多人.

知道這種情況.她便把他們當成假象.如果這些不存在.她就能平靜的走出去了.

只是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道聲音.似有似無.又彷彿近在咫尺.

「小夕.小夕.你終於來看娘了嗎.」 作爲一個學渣,周浩很有學渣的覺悟,他從來都不爲自己考了多少分而頭疼。

反正從來也沒有人對他的成績有過任何期待,包括老師、同學、甚至他自己。

周浩很喜歡觀察同學們拿到成績單時,幾家歡喜幾家愁的表情。

這個回家又有什麼獎勵,那個回家不知道又要挨多少雞毛撣子了……


不過最讓周浩好奇的,還是他們班的李青軒。

李青軒那傢伙上學期還和自己一路貨,是個名副其實的學渣。

這學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就從學渣隊伍華麗轉身,擠進了學霸的隊伍,讓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鏡。

周浩觀察李青軒很久了,這貨上課也沒怎麼聽課,下課、放學該玩還是玩,居然成績越來越好,實在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如果李青軒僅僅是因爲成績突飛猛進,還不足以引起周浩的注意。

那貨作爲學渣的時候是個悶葫蘆,被欺負了也不敢吭聲,這自然也就成了壞學生們經常欺負、調侃取樂的對象。

但不曾想,這傢伙成績好了以後,似乎連性格都變得風趣幽默了,時不時還能說幾句看似深奧的話,叫人完全搞不懂他。

特別是青春期的少女,最容易被李青軒這樣健談的人吸引了。

就連班花鐘夏軒近來都似乎和他走的很近,這纔是最讓周浩羨慕嫉妒恨的原因。

作爲班花的忠實追求者之一,周浩費盡了各種心思,至今都沒有約成功過一次。

如今眼看着鍾夏軒要被李青軒這貨捷足先登了,周浩怎能甘心?

開始周浩覺得,李青軒父母肯定給他請了家教什麼的了,不過據他了解,李青軒的家境也一般。

後來又覺得,這貨是不是被外星人綁架換了腦子?要麼就是天神相助,靈光乍現了!

今天還聽說鍾夏軒居然答應李青軒放學後一起走了,這貨不是在赤果果的挑戰自己的接受極限麼?

李青軒身形瘦弱,其貌不揚,以前又是唯唯諾諾的個性,正是像周浩這種壞學生欺負的主要對象。

本來周浩準備教訓李青軒一頓,就和上學期一樣,自己只要揮揮拳頭,李青軒就嚇的滿頭冒汗,不敢說話了。

但他最終沒這麼做,女生普遍都討厭暴力,自己一旦動手,不但沒機會讓鍾夏軒回心轉意,甚至可能推波助瀾的幫了李青軒,便宜了這小子。

絞盡腦汁的想了一下午,也沒想到具體的解決方案,眼看着放學後,女神就要跟李青軒走了,周浩焦急不已。

“叮鈴鈴……”放學鈴聲依然如期而至。

李青軒收拾好書包後,就走到了鍾夏軒的課桌前,在所有男同學的羨慕眼神中和班花一起離開了班級。

周浩和鍾夏軒的其他忠實追求者一樣,用嫉恨的眼神各種虐殺李青軒。

等他回過神來追出去的時候,李青軒和鍾夏軒已經到了校門口了,他連忙加快了步伐跟在他們身後。


看着前面兩人有說有笑,視若無人的樣子,周浩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對着李青軒的臉猛踹。


就在周浩腦補虐殺李青軒情節的時候,卻注意到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一個人也在跟着李青軒和鍾夏軒。

那個跟蹤者身形高佻,一身黑色的風衣包裹的嚴嚴實實,不過即便如此,周浩還是能從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看出她是個女生。

那女生正走在自己和趙、鍾兩人之間,似乎和自己一樣,從出校門開始,就一直跟在他們後面了。

見跟蹤者是個女人,周浩好奇心起,暗想難道是李青軒這貨勾搭的其他女生,這貨腳踏兩隻船?


自己想了一下午都沒想到辦法,沒想到李青軒這貨自己沾花惹草的,作繭自縛,接下來肯定要上演一場好戲。

一直跟着三人走了許久,路上的人也越來越少,天色也越來越昏暗,周浩有些焦急了,還不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李青軒突然轉身,“你跟了我半天了,到底想做什麼?”

周浩立刻側身躲在一側的牆角,難掩心中的興奮,期待了這麼久的三角撕逼大戲總算要上演了。

而跟在李青軒身後的風衣女子也停住了腳步,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鍾夏軒此時也回頭看向身後的風衣女子,臉色微微一動,“你不是三六班的方穎麼?”

周浩心下一動,三六班的方穎?

之前他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後面沒敢靠近,所以也沒太注意,如今看到了那風衣女子的側臉。

雖然有些昏暗,但是依稀還是看清那女子白皙如玉的臉,一雙俏目陰冷至極,看上去似乎真是三六班的方穎。

周浩見狀心中又是各種恨啊,班花鐘夏軒給李青軒勾搭走了也就算了。

這個方穎不僅是三六班的班花,還是校花,全校多少男生的夢中女神啊!

看眼前這架勢,又想到自己YY的那些情節,難道李青軒這小子勾搭完了校花就甩,現在校花來找他算賬了?

周浩真是越想越不平衡,這李青軒到底有了什麼奇遇?這小半學期居然屌絲逆襲,剛甩了校花,又來勾搭班花?

“不對啊!”

周浩也看過不少YY小說,按着正常劇情的邏輯推演,不是應該先拿下班花,再拿下校花麼?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細想呢,突然就聽前面傳來了一陣尖叫聲。

周浩朝前定睛一看,發現鍾夏軒早已經嚇得面無人色了,而讓她害怕的卻是方穎手裏指着李青軒的物件。

離的太遠,加上天色昏暗,周浩也看的不是很清楚,本能的朝着前面走了幾步。

周浩看清後也是嚇了一跳,方穎手裏拿着的居然是一把手槍。

“我去!”